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大师铁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大师铁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此刻整个人都震惊了,因为他在刚才分明看到那老仆黄忠,使出来的术法,乃是以石造山,乃是元婴期修士的本领,而竹楼里的这家伙,只用了一击,不但震碎了石山,更是打上了对方。^^%^''

    逼迫着对方仓促逃离了这里,带给楼乙的震撼可想而知,他摸了摸下巴道,“果然是不讲道理啊……”

    结果被身后的壮汉听到了,他噌的站起来,就要找楼乙理论,楼乙叹了口气,几步就甩开了对方,抢先一步走进了竹楼内。

    而后壮汉紧随其后,怀着无比虔诚的心,一步步的走进了竹楼内,四周顿时空荡荡的,远处山上白烨心有余悸的站在半山腰,刚才的战斗他可是清楚的看到了,不免为楼乙的鲁莽行为感到担心。

    而此刻楼乙却一身轻松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紧张,他还饶有兴致的,品评着竹楼里的摆设。

    只是这竹楼里,除了竹具之外,什么都没有,总体上空荡荡的,他扫了两眼就没了兴致,顺着竹楼的楼梯,一步步的往外走,来到了竹楼后方的院子里。

    这里倒是有些看透,一条宛然的竹筒管道,连接着东西南北各处,几根响声竹制成的水漏,不时发出悦耳的声响,想必这铁大师,也是凭借着这些声音,来判断外面的时辰。

    环顾四周,院子并不是太宽敞,东西长约十丈,左右宽约五丈,院子里除了竹子之外,还种了一些挽挽花,只是这些花儿也跟主人一样,任性的生长着,有的长在道路中央,有的长在竹林边缘,更甚者生长在石凳附近。

    楼乙觉得有些好笑,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凭空出现,震的楼乙耳朵嗡鸣不止。

    “小子,你似乎一点不怕我啊。”

    楼乙赶紧恭敬的站好,笑着说道,“铁前辈说笑了,晚辈是真正尊敬您的人,只是我不想跟其他人那样做作,秉持本性活着,难道不比带着一张假面具,更显洒脱吗?”

    “哈哈哈哈哈”

    空气中传来爽朗的笑声,楼乙的话让对方很是高兴,过了片刻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楼乙面前,笑着说道,“你小子对老子胃口,不错,很不错!”

    随后他又看了一眼后面的壮汉,叹了口气道,“比那个木头疙瘩强太多了,可惜啊,可惜”

    楼乙仔细的打量着出来的这位,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此人半边身子都是金属构成,金属与肉身夹缝内,布满了狰狞的疤痕,他的半边脸都遮挡在面具之中,面具上的眼睛位置,闪耀着刺目的血光,看上去十分狰狞。

    楼乙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仿佛想通了很多事情,他不动声色的问道,“可惜什么?”

    这位炼器大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指着后面的壮汉道,“可惜他不是你啊……”

    楼乙先是一愣,而后笑了起来,开口道,“铁前辈说笑了,就算您收晚辈为徒,晚辈只怕也驾驭不了这些,您这是说笑了。”

    “哼,怎么?”

    “你这是看不起老子吗?”

    这人猛的一瞪眼睛,楼乙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要被他的气势压垮了,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他长出一口气,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晚辈我是分身乏术,有心无力罢了。”

    铁大师黝黑的皮肤下,肌肉强劲有力,他扫了一眼楼乙,嗅了嗅空气,而后问道,“你学了丹道?”

    楼乙点头称是,他又问道,“几品?”

    “三品”楼乙回答道。

    铁大师眼神闪过一丝赞许,又有一些失望,如此天赋异禀的孩子,怎么就不是火系灵脉,实在是太可惜了,他最终只得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后面跪着的壮汉,开口道,“傻小子,别跪着了,给老子站起来。”

    那壮汉连忙站起来,恭敬的说道,“晚辈霍炎,拜见铁大师!”

    “行了,行了,别大师大师的叫唤了,老子铁炮,铁家排行老三,熟悉老子的都管老子叫铁三炮。”

    听着铁大师的自我介绍,楼乙在心里偷着乐,这名字着实给力,铁三炮……”

    看着楼乙一脸坏笑的模样,他加重语气说道,“小子,我知道你心里面在想什么,老子耳朵出了名的灵,如果让我听到你背后说出那三个字,老子一掌活劈了你小子。”

    楼乙赶紧陪笑道,“不敢,不敢,晚辈怎么敢呢……”

    铁炮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东西呢?拿出来吧。”

    楼乙赶紧将完整的紫乌何首根取出,交到铁炮的手上,楼乙看到他接过紫乌何首根的时候,喉头分明剧烈的颤了一下,这个细节被他捕捉到,更加印证了之前的猜测。

    趁着他还没将其收起来,开口道,“铁大师,想不想做个交易啊?”

    “不想!”铁炮很干脆的拒绝了,他根本不想跟楼乙多费唇舌,因为他看得出楼乙鬼灵精一样,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楼乙被反将一军,差点憋过气去,他顺了口气,笑着说道,“我跟您说个事,你听完后再决定不迟……”

    铁炮看着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要吃亏,可是偏又被勾起了好奇心,装作不耐烦的说道,“有话说,有屁放,别磨磨唧唧的。”

    楼乙也不管他言语粗鲁,将乌木谷消失的事情,告诉了他,结果铁炮听完后根本不信,岂料那壮汉,却为楼乙的话做了证,证明乌木谷的确消失了,现在那里常年瘴云环绕,成为了一个禁区平原。

    铁炮眼珠子瞪的溜圆,吼道,“哪个兔崽子干的!这不是要了老子的命吗!”

    楼乙心中一动,难道这紫乌何首根对他非常重要?并不只是酿酒这么简单?他看着铁炮如今的模样,再结合到他刚才说的话,楼乙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他装作镇定的问道,“少了这紫乌何首根,您大不了换种酒喝啊,世间美酒这么多,何必就好这一口呢?”

    结果铁炮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说他懂个屁,一激动就说吐露了嘴,让楼乙知道了他是用这紫乌何首根,用酒酿的方式,配合其他灵药,制成一种药酿,来吊着他这条命。

    他在脑海中快速分析了利弊后,终于再次说道,“那如果我能保证您,以后日日有此酿的话,是不是可以谈谈这交易之事?”

    一股凛冽的杀意,突然而至,毫无征兆,楼乙只感觉下一瞬就会死,随后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你敢消遣老子?!!”

    楼乙强作镇定道,“您听晚辈把话说完!”

    “你说!”铁炮的声音十分冰冷,不含丝毫温度,楼乙这才意识到,与这么一个人谈条件,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不过他又了解到了对方的一个性格,那就是喜怒无常……

    楼乙将自己早已演练了无数遍的说辞,一口气说了出来,铁炮从之前的愤怒,慢慢的平复下来,再到眼底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

    他盯着楼乙,认真的问道,“你有把握吗?”

    楼乙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铁炮痛快的说道,“好,你说的事情,老子答应了!”

    楼乙目的达成,心里这块巨石算是落到了地上,铁炮将紫乌何首根又丢了回来,开口道,“东西你先拿回去,给你三年时间,三年后带着你的成果再来,剩下的到时候再说。”

    楼乙点点头,将紫乌何首根收了起来,虽然没有弄到酿酒的方子,但是初步的交易已经达成,剩下的就是怎么培育出新的紫乌何首根了。

    之前楼乙交给李闯的,应该足够铁炮使用一段时间,否则他也不会以三年为限,而铁炮只字不提之前他的恶作剧,应该是将那事应承下来了。

    “三年吗?也好,也好”楼乙喃喃自语道。

    这一切发生的可谓是跌宕起伏,看的楼乙身后的霍炎一愣一愣的,他刚才也感受到了铁炮那不加掩饰的杀意,紧张的都快停止呼吸了。

    可是现在,突然又云淡风轻了,让他整个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看着事情解决了,他努力张了张嘴,鼓足了勇气说道,“铁大师,晚辈晚辈想拜您为师,请您收下弟子吧。”

    楼乙扶额,心里暗暗想到,“这家伙怎么就不开窍呢?”

    既然铁炮都让他跟着进来了,显然是被他的诚意打动了,而且这霍炎身上的气息浓烈,分明是火灵脉无疑了,再加上他秉性坚韧不屈,十分符合炼器所具备的条件。

    现在他这么开口说话,岂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果然,铁炮没好气的说道,“你想拜我为师?”

    “是,请大师成全!”霍炎无比坚定的说道。

    “那好,你去把院子里所有的竹子的竹叶数一遍,只要你数对了,老子就收你为徒!”铁炮刁难道。

    楼乙已经不忍直视了,正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霍炎真的开始数起竹叶来了,“一,二,三,四”

    楼乙摇了摇头,怜悯的看了一眼霍炎,转身往外走去,铁炮吹胡子瞪眼睛,哼了一声,而后消失在了原地,空荡荡的院子里,只剩下霍炎站在原地,嘴里数着,“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