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炼六藜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二章 炼六藜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虽然都说千百次的试验,不如一次实战来的重要,然而没有这千百次的模拟,又如何能够找出炼丹过程中,无数次细微的差别,而这些差别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炼丹失败。

    而这一切都是端木青教他的,而教他的契机,就是他将问仙楼的炼丹室炸了个遍,让他这个做师傅的实在看不下去了……

    墨玉金莲,伏魔花,解忧草,杏岐枝,怜星草,苦陀根,这些药材被整整齐齐的码在他四周放置的药箱之中,方便他随时取用。

    同时他又打坐一番,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因为有墨玉金莲的存在,所以待会灵气消耗必然极大,他必须让自身丹湖的灵气变的充盈才行。

    重新换了一次染香,等香气满溢之时,楼乙深吸一口气,开始了第一次的尝试。

    只见他娴熟的将怜星草的根茎剪除,同时以双掌揉搓灵草,使得怜星草的草穗裂开,露出里面如同小星星一般的草籽,这些才是真正要入药的东西。

    随后他取过杏岐枝,先将其对折后,丢入到了丹炉之中,这些药材需要提前煅烧,楼乙一丝不苟的将它们烧的通红,待得冷却之时,原本褐黄色的枝条,已经涂抹上了厚厚一层橘色的汁液。

    楼乙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汁液剐下来,收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容器之中,这一切做得行云流水,丝毫没有拖沓。

    之后他又将伏魔花放入石臼内碾碎,将碾碎后的伏魔花,放到一旁,再取过解忧草来,投入到一个酒壶一样的容器当中,再将伏魔花的花泥,倒入其中。

    此时楼乙以灵气封印此壶,将其丢在一旁不管,只是这壶状的容器内,不时发出如同炒豆般的声响,沉闷而有力,不过楼乙对此视而不见。

    他此刻手拿着苦陀根,此物汁液有毒,不过带着外面这层表皮的话,是不会沾染到毒素的,只是楼乙需要的恰巧是剥了外皮的苦陀根,他需要非常小心的去掉那层皮才行。

    这苦陀根看上去有点像淮山,只是淮山的表皮是浅褐色,它的表皮却是浅金色的,楼乙以灵气御使流风短刃,小心翼翼的切开苦陀根的表皮。

    呲

    刚一下刀,就看到一道汁液,顺着切口喷涌而出,直冲他的面门而来,不过他早有准备,一道水幕恰在此时展开,将那些青色的汁液挡在了外面。

    这苦陀根的汁液毒素十分凶猛,虽然不致命,可是却让人痛不欲生,他会让人浑身生满红疮,奇痒难忍,一旦沾染此毒,八日之内受尽折磨,这就如同佛家所说的人生八苦,苦陀根也因此得名。

    小心翼翼的处理完苦陀根,一根青幽幽的块茎物,就出现在了一旁的盘子内,不过这还不算完,因为苦陀根的毒素仍在,需要另外一物,来将其毒素中和掉。

    楼乙深吸一口气,取出一朵墨玉金莲,以前的时候,他都是将墨玉金莲,直接给端木青服下,可是现在不行了。

    白头翁受伤的是在丹湖,如果直接服用墨玉金莲,非但起不到解毒的效果,反而会因为药效过猛,让原本就千疮百孔的丹湖碎掉。

    白头翁苦撑了这么多年,根本受不了这个刺激,所以楼乙才需要如此麻烦的去帮他解毒,并尽量让他能够承受,解毒时所带来的痛苦。

    他慢慢的撕下一片莲叶,将其丢入到丹炉之中,丹炉在合上的一瞬间,他大喝一声,一身灵气瞬间喷薄而出,地火受到灵气催使,疯了一样的燃烧起来。

    丹炉很快就散发出极高的温度,上方的排气口发出刺耳的嗡鸣声,幸好这丹室内布有隔音禁止,否则的话恐怕丹室的主人,就要冲进来查看他到底在做什么了。

    不过楼乙对于这刺耳的声响,充耳不闻,他的精神只专注在丹炉内的墨玉金莲的莲叶之上,看着它慢慢的变软,看着金丝慢慢融化,看着黑色的莲叶与金丝融为一体。

    可突然楼乙身体一颤,地火嗖的一下落了回去,就听到丹炉内一声闷响,紧接着排气口出黑烟弥漫,第一次的熔炼失败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竟然只是他在换气的时候,稍为有些许的懈怠,导致经脉膨胀,让他抖动了一下。

    他叹了口气,吃了一粒回灵丹,盘膝打了回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气息已经完全恢复,不过这也已经让他又耗去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

    再次发力之时,地火咆哮依旧,这一次一气呵成,莲叶与金丝完美融为一体,楼乙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溶液取出,慢慢的倒在苦陀根的块茎之上。

    就听到哧哧哧的声响,犹如烧红的烙铁丢进了凉水之中,块茎在黑金色的溶液包裹下,慢慢的溶解开来,三种颜色慢慢融为一体。

    楼乙的精神高度集中,生怕期间出现任何一次意外,当他看到最终所有的块茎融化,同黑金色的溶液混为一体之时,他才终于松了口气。

    此时前期要做的事情,都已经顺利完成,接下来他需要六个时辰的等待,让所有的材料慢慢沉淀下来,期间他也没有闲着,丹炉的火仍在燃烧,不过这一次他开始炼制别的丹药。

    去了一趟乌木谷,将身上的塑基丹一口气都喂了冰螭兽,他现在身上一粒塑基丹都没剩下,怎么也要补充一些才是,六个时辰足够他炼制两炉出来了。

    楼乙也很纳闷,这冰螭兽自从钻进了甏姑蚵那个上品饲育袋后,似乎就再也没了动静,这货不会是在里面冬眠了吧……

    他可是需要对方帮助自己,有了这家伙的帮忙,一般的结丹期修士,都不会是他的对手,只要不碰到结丹后期的修士,他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

    可是如果这家伙真的冬眠了,那他就失去了一大助力,毕竟小紫刚刚开始进阶,什么时候醒来也是个未知数,现在他手里能失望的,好像也就是冰螭兽了。

    净梵天蛛只能用来困敌,毕竟品阶有些低了,他暂时也没有心思让这些家伙进阶,那需要耗费他更多的时间,而他现在最缺的恰恰就是时间,一想到还要去寻找空猴果,他就觉得脑袋疼。

    现在无数的事情叠加在了一起,让他感觉分身乏术,他恨不得把自己劈开八瓣,来处理这些让他焦头烂额的事情。

    放空了一下思绪,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塑基丹是二品顶尖的丹药,楼乙目前的成功率是一半对一半,好在药材方面,并不是特别昂贵,倒也能够接受。

    只是他炼来炼去,最好的也只是炼制出凡品的塑基丹,这比端木青差了十万八千里了,不过他也没办法,要自食其力啊……

    六个时辰一晃而过,楼乙头晕眼花,倒在了地上,他身上此刻终于有了半个月的塑基丹,足够他这些日子服用了。

    甩了甩嗡嗡响的脑袋,他开始盘膝调息起来,大约又过了个把时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气息已经恢复如常,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情绪。

    他开始炼制六藜归元丹,首先要将怜星草的草籽炼化,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可是难就难在,一旦第一步开始了,后面所有步骤,必须一气呵成,否则成丹无望。

    这也是三品丹药最难的地方,而楼乙想成为三品炼丹师,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必须要承受跟经历的。

    怜星草的草籽丢入丹炉后,迅速被地火包裹,烈火舔舐之下,星籽开始融化为晶莹的液体,这时楼乙猛的打开酒壶状的容器,将伏魔花跟忘忧草结合起来的东西,倒入了丹炉之中。

    那是一个看上去黑白相间的块状物,一入丹炉后,竟然如同猪油一般,迅速融化开来,随后与怜星草的溶液混合在了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声音很快变小,当最后一声消失的一瞬间,楼乙将混有墨玉金莲跟苦陀根的溶液,倒入了丹炉之中,同时迅速关闭丹炉。

    就听到丹炉内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震颤了起来,楼乙额角有汗水滑落,他现在精神高度集中,汗水不断顺着额角低落下来。

    溶液在丹炉内不断碰撞,被地火疯狂煅烧,慢慢的溶液开始凝固,并被分化成大量的粉末,楼乙没有选择收手,反而加大了灵气的注入。

    地火更为凶猛的燃烧起来,楼乙能够感觉到,粉末内的一些杂质,不断的被排挤出来,经过地火的疯狂煅烧,化为灰烬消失无踪。

    此时的楼乙全身抽搐,他甚至已经开始站不稳脚步了,在一声怒吼声中,地火瞬间充斥整个丹炉,丹炉发出及其刺耳的嘶鸣声,随后一切归于平静。

    两声清脆的声响,落入到了玉盘之中,而楼乙却早已虚脱,昏倒在了他原本站立的位置。

    地火失去灵气的注入,慢慢缩回到了地底下,丹炉内两枚滚圆的丹药,紧挨着呆在玉盘中央,其中一枚上面有一道丹纹,另外一枚没有丹纹。

    楼乙第一次尝试三品灵丹的炼制,竟然一下子炼制出了两枚三品灵丹,其中有一枚还是下品灵丹,这简直不可思议,太过匪夷所思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