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三十章 返程遇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章 返程遇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醒来之时,一切早已终结,他的身边躺着不少人,甚至又几人,连他都感到十分害怕,而且他竟然在这群人中,发现了追杀过自己的契尔克,以及当初那个在远处挥动大棒的恐怖汉子。

    另外楼乙也发现了察洱斯,他竟然还活着,这时楼乙没想到的,他有种很想干掉契尔克跟那可怕长老的冲动,可是这些人都是乌木灵树救出来的,他不想违背了古树最后的善意。

    于是将昏迷不醒的白头翁,白欣以及许唯依,放到如意菩提珠幻化而成的画卷上,化作一道光影,向着远处离开了。

    此次乌木谷之行,可谓是危机重重,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是太过羸弱,这一次如果没有许唯依,没有冰螭兽的认主,恐怕他自己在这里,至少也死过好几回了。

    不过好在大家都还活着,而且这次的收获巨大,这一次回到北山堡,如果他将到手的东西倒卖一番,恐怕真要引起轩然大波了。

    然而他自然不会这么愚蠢,毕竟脚跟还没站稳,群狼环伺之地,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修士,一旦不小心露了财,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这批财富,可以用来扩建问仙楼,让大家一段时间内,不用再为修炼资源担忧了,这都要感谢冰螭兽以及乌木灵树的馈赠。

    当然其中让他最开心的,就是馈赠之中除了紫乌何首根外,还有他酿制人生八苦中的枯藤树的花朵,只是这些花朵并不是青色的,而是年份更加久远的紫色花蕾,价值无法衡量。

    毕竟凭他自己的本事,也不过只是搞到了几株墨玉金莲,跟一些个莲子罢了,这墨玉金莲的销路并不好,不然也不会积压在列药堂,那么长的时间。

    说到列药堂,楼乙眼神闪耀着光芒,他觉得是时候将孙思药弄回来了,他走之前曾告诉孙思药,让他耐心等上一些时日,会有人去带他走,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如何,应该很艰苦才对……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宋家摆明了是要独霸一方,而卓飞一家投靠了宋家,自然要做好马前卒份内的是,只可惜赵玉颖,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如此简单的伎俩都看不透。

    列药堂他还是要保住的,毕竟那是赵家的心血,也是孙思药付出一生换来的,而更为重要的是,那是自己救命恩人赵宝乐唯一留下的财富。

    俗话说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是个知恩图报之人,所以不管赵玉颖是什么态度,赵家的这份祖产,他是一定要保留下来的。

    地方被抢了没关系,他们可以另外再选,这列药堂的招牌,必须要保留下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路疾行,没过多久,白头翁首先醒了过来,他诧异的看了一眼四周,开口问道,“咱们这是出来了?”

    楼乙点了点头道,“我们现在回北山堡,我亲自为前辈炼制疗伤的丹药。”

    白头翁心里一阵激动,他很想询问一下,当初冲破瘴云后,又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他还是选择了沉默,默默的坐在画卷之上打坐。

    有些事情,不知道远比知道要好,所以他选择不问,楼乙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专心的驾驭着画卷,在空中平稳的飞行。

    可能是归心似箭的关系,画卷飞行的速度奇快,同时楼乙也是担心,那几个修为惊人的家伙,万一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会不会一路追上来,毕竟那个叫做察洱斯的驭兽宫修士,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而且他也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察洱斯随后什么都没说,他的身份也很特殊,就连骨喉长老,对他也是没有办法,甏姑蚵究竟是怎么死的,成为了一个谜团,恐怕一时半会也查不出来了。

    其实逃出生天的不光只有他们这些人,那只血冠王蛇也逃出来了,而且还亲眼看着楼乙,带着其他人离开,它的蛇瞳闪耀着异样的光芒,将几人的样子,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之中。

    因为甏姑蚵的原因,它遭受了不小的创伤,不过因为血沸丹的缘故,这一症状又抵消了很多,它现在解除了契约,甏姑蚵又死了,契约的收益一方变成了它,如此一来,相信用不了多久,它就可以选择一处地方,做好晋级元婴期的准备了。

    不过这一切楼乙并不知晓,被一个能够晋级元婴期的妖兽惦记,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一番长途跋涉之后,楼乙终于看到了连绵起伏的山脉,这里是北武宗统治区域的地貌特点,也预示着他们已经来到了北武宗所在的范围,距离北山堡也不会远了。

    突然前方不远处传来打斗声音,楼乙看到许多修士在半空中颤抖,下方能够听到驮兽在悲鸣,楼乙意识到,可能有人遇到山匪洗劫了。

    这北武宗地界上的山匪十分猖獗,以张乐山为首的飞鹰堡,许明远为首的马棒屯,刘黑七为首的黑水旗最为凶残无道。

    剩余的山匪多是占山为王,只要按照规矩缴纳供奉,一般是不会做出杀人越货这个勾当的,北武宗虽然强悍,却也对这些人无能为力。

    北武宗四面八方都是山,对于这些山匪来说,就是天然的庇护所,再加上山匪凶残,逼急了什么都做得出来,因此北武宗表面上积极剿匪,实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让匪患更加猖獗。

    如今张乐山成功突破结丹期的枷锁,成为了元婴期的大能修士,这更助长了这些山匪的嚣张气焰,如今这北武地界,已经快成了山匪们的游乐场,越发的残忍无道了。

    两道青光自画卷上一飞而下,白头翁冲向上方人群之中,而楼乙则到下面救助那些随车的妇孺。

    山匪的数量要远远超过护车的修士,此时地面上已经躺着许多尸体,几辆驮兽搭载的车辆,被数百人团团围困,车边上几十个人,正拼尽全力保护这些车辆。

    这些人身上都带着伤,有几个看起来伤的还挺重,可是一个个的都杀红了眼,他们很清楚,一旦他们放弃抵抗,这些人就会杀光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楼乙突然从天而降,楼乙嘴中念念有词,挥手一撒,几十只妖藤出现在了双方之间,在楼乙的意识下,杀向了外面的这些山匪。

    天空之上一个声音咆哮道,“谁敢挡栾大爷的买卖,活腻了嘛?”

    楼乙心中一凛,此人修为极高,应该是结丹期初期修为,楼乙没想到这些山匪里,竟然还有结丹修士,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

    因为他发现这位姓栾的对面,也有一位结丹期的修士,浓眉大眼,出手风雷,修为不弱于对方,此刻就是他死死的缠住对方,不让他有进一步的行动。

    白头翁跟他的加入,很快改变了局势的走向,那些山匪大部分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而且自身实力十分有限,楼乙的撒豆成兵,妖藤往往能够以一敌三。

    别看对方数百人,在他的眼里,不过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上方的白头翁也是如同猛虎出山,天空之上的修士,修为都要高一些,不过白头翁毕竟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为,此刻面对这些筑基七八层的修士,在自身风灵脉的加持下,拥有着绝对的优势。

    战斗变成了一面倒的状况,地上又多了百余具尸体,不过却都是山匪的,那些保护车马的修士,从绝望中又燃起了希望,开始配合妖藤,展开了反围剿。

    许多山贼眼见大事不妙,就准备逃跑,却碍于上空首领的淫威,只能疯了一般的往前冲,寄希望于人数,将剩余这些人杀个精光。

    岂料楼乙早已做好了万全之策,战斗开始之时,楼乙就将净梵天蛛释放出来,不论这些人是战是逃,今天绝对没有人能活着离开,周围早已布下天罗地网。

    直待他一声令下,净梵天蛛的蛛网,就会将这些人一网打尽,至于那些想要逃走的,也会落入蛛网陷阱之中,成为蛛网毒丝下的牺牲品。

    他现在已经脱离了战团,死死的盯着空中那结丹初期的修士,手掌悄悄摸到流风短刃之上,忽然一道光自下方一闪而过,半空之中一道微光一闪而过。

    原本激烈战斗的两人,那栾姓的山匪头子,突然身体僵硬,被对面的结丹期修士,一刀在胸口处刺了个对穿,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那栾姓山匪的脑袋,就齐平的掉落下去,随后是他的身体,半空中一道画卷飞来,随后一道青色身影,稳稳地落在了画卷之上。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中完成,甚至说双方人马都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白头翁当然清楚事实的真相,他冲着保护车马的修士吼道,“愣着做甚,杀光他们!”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个结丹期的汉子,他连忙大声吼道,“栾平已死,杀光他们这群畜生!”

    “快跑啊,栾老爷死啦!”有山匪吓破了胆,嗷嚎一嗓子,转身就想跑。

    然而现在想跑也已经晚了,楼乙,白头翁,加上结丹期的汉子,三人呈犄角之势,将所有的山匪围在中央,不过片刻功夫,就将这伙山匪全歼。

    同时下方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上方的人一加入到下方的战斗,效果立竿见影,那些想要逃走的山匪,不是被净梵天蛛干掉,就是被隐藏在密林里的蛛网缠住,死于毒丝之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