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乌木灵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九章 乌木灵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拼尽全力的一搏,不成功便成仁,三人的眼神无比坚定,白欣能起到的作用很小,可是她也拼尽了自己的全力,可以看到她的俏脸煞白,身体似乎摇摇欲坠。

    楼乙以防御护符,将三人笼罩在内,白头翁一马当先,以极其恐怖的速度,踏空入天,青色长枪笔直刺向上方的瘴云,狂风形成一片真空区域,呼啸的插入进了瘴云之中。

    那半空中跌落下来的生物尸体,在触碰到青色光枪的一瞬间,就被风压绞成齑粉,他们速度极快的冲破了重重瘴雾,向着高处急飞冲天。

    护罩快速的被消耗,原本厚达数米的护罩,此刻已经衰减到不足一米的厚度,而且随着高度的提升,速度还在不断加快。

    楼乙猛的咬碎含在嘴里的回灵丹,冒着爆体而亡的危险,引导着这些狂暴的灵气,在空荡荡的丹湖内,走了一个循环,这些刚刚循环而回的灵气,被他汇聚到手掌之上,随后他大吼一声,“天地玄清,道法无常,青花护体,木正青泽!”

    随着声音的传荡,一朵巨大的青白色花朵,以惊人的速度将几人笼罩在内,而此时恰巧是符咒完全消失之时,可谓是千钧一发之际。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楼乙显然低估了这瘴云的厉害,他的青正之花,根本挡不住瘴云的侵蚀,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一瞬间就要被抽个精光。

    而回灵丹的药效此刻刚刚过去,此时就算吃再多的丹药,也将于事无补,眼看就要功亏一篑之际,下方一道九彩虹光,突然急速而来。

    随后他感觉一股惊人的灵气,渡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处于崩溃边缘的楼乙,咬着牙继续为青正注入灵气,原本千疮百孔,几与破裂的青花,终于再次绽放出青白色的光芒。

    随后白头翁消失在了他的人眼前,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人就一下子穿透了厚厚的瘴云,出现在了一片巨大的穹空之下。

    楼乙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的获救,就赶紧回过头来看向背后,这时他看到许唯依虚弱无比的倒在他的身后,此刻已经昏迷不醒了。

    楼乙的心情格外复杂,自己阴差阳错救了她一次,可是自己却被对方救了好几次,这笔情债到底怎么来还,他稍微检查了一下许唯依的状况,结果发现她此刻格外的虚弱。

    竟然比当初她守护自己肉身时,还要虚弱百倍,楼乙看着她苍白的脸,内心又一次为之悸动,他甚至在想,她真的是妖吗?这世上有如此不顾一切的妖吗……

    下方传来剧烈的冲击声,想必那吞虚蚺已经冲开了下方的通道,正在寻找众人的踪迹吧,不过这里应该十分的安全,因为有着天然的屏障作为保护。

    那些一同跟着他们冲过来的妖兽跟异虫,无一例外的全都死在了瘴云之中,它们只是凭着记忆在寻求活路,这也是楼乙为何孤注一掷的原因。

    他看着不远处,一个巨大无比的庞然大物,那是一棵早已枯死的树木,死气沉沉的毫无生机可言,这其实就是失踪了数百年之久的乌木灵树。

    之所以这么久以来没人再发现它,恐怕也是因为瘴云的存在,要让一棵标志性的树木消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乌木谷永远都有人来,不可能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楼乙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测,那就是乌木灵树,就隐藏在瘴云之中,而它之所以没有被人发现,恐怕也是因为那只死去的吞虚蚺。

    当年它死的十分冤枉,被那巨大的铁壁,刺穿了头颅而亡,妖丹又恰好被铁壁封印,因此造成极长一段时间内,乌木谷无人敢来。

    乌木灵树也应该就在这个时候死去了,至于它为何会死去,楼乙猜不到,也不想去猜,乌木灵树的死,导致了一系列的异变,这厚厚的瘴云,恐怕也是其中之一。

    肯定有不止一批人,想要一窥瘴云内的场景,然而他们都死在了瘴云之中,无人能够来到此地,而那些元婴大能,也不愿意以身犯险,所以导致了数百年内,再也无人得见乌木灵树的死躯。

    此刻楼乙看着这株巨大无比的枯树,看着它腐朽破烂的树身,不知为何,他竟然想到了松神,当初松神也是如此的模样,那么乌木灵树,是否也像松神爷爷那样孤独,明知道天命不可违,只能默默的迎接终结的到来。

    楼乙神情有些哀伤,他默默的向着乌木灵树所在的方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岂料他的身体,突然被一团褐色的光芒笼罩,瞬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消失,因为其余三人都因消耗过度,陷入了昏迷当中。

    楼乙此刻身在一片奇幻的空间之中,一棵苍老年迈的大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树枝繁杂,树叶稀少,树皮破裂,树根断开。

    一股腐朽的气息,弥漫在这周围的每一个角落,楼乙平静的站在大树面前,手掌轻轻的触碰在它的树身之上。

    “孩子”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在楼乙的脑海中响起。

    他抬头看向树冠的方向,这乌木灵树实在是太巨大了,一眼根本望不到头,错综交汇的树枝与树根,连绵不断数十里,笼罩在这乌木灵谷的每一个角落。

    楼乙这才发现,其实乌木灵树生长在乌木谷的正上方,它的树根扎根在两旁的巨大山崖之上,之所以没人发现,是因为厚厚的瘴云掩盖了这个事实。

    以往的人们,看到的乌木灵树,不过只是它的一些分枝而已,真正的乌木灵树,要远比大家看到的更为壮观,它的个头,丝毫不亚于松神,应该属于同一时期的木灵。

    越是远古的树种,越受到天道的制约,它们几乎拥有无限的生长空间,可是却不能够幻化成型,这是上天的恩赐,也是上天的枷锁。

    终其一生,它们也无法离开自己生长的地方,即便是法力通神,也终将无计可施,当它们生长到这一界所能允许的最大限度后,迎接它们的就只有死亡一徒。

    最为强大的时刻,就是它们将死的征兆,多么讽刺的一幕,多么可笑的结局。

    楼乙没有资格去评论天道,因为天道本就无情,它只是一种意志,一种无上的意志,而想要反抗这股意志,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

    楼乙听到乌木灵树声音之时,眼泪也随之滴落下来,当初的松神,也是这么呼唤过自己,只是当初经历的那一幕,他实在是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孩子不要悲伤,天道轮回,因果循环,本就是命运使然,你也无需如此。”那苍老的声音安慰道。

    楼乙抬头望着天,大声的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乌木灵树的树身发出不堪的声响,仿佛随时可能断裂的样子,过了没一会,它的声音,再次传入道楼乙的耳中,“寻一个合适的机会,将希望的种子种下,让它们生根发芽。”

    一个奇异的树种凭空出现在了楼乙面前,它的外壳是半透明状的,能够看到里面封印着几棵小树苗,楼乙将它握在手里,问道,“我该怎么去做?什么才是合适的契机?”

    “秉持本心即可,什么时候合适,到时你自然会知道的”苍老的声音,低声呢喃道。

    楼乙将树种小心翼翼的收在了储物戒指之中,将它同那两块铁片安置在同一位置上,可想而知他对此树种的重视程度。

    “您要走了吗?”楼乙问道。

    这一次时间持续的有些久,仿佛乌木灵树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楼乙静静的等候着,等着它做出回答,又过了一会,楼乙的面前,凭空多了许多东西,这些东西散发着不俗的气息,甚至有一些让他都感到呼吸困难。

    不过这些都不是乌木灵树自身的产物,而是伴生在它身上的一些珍贵灵才,其中就有李敢跟他说过的紫乌何首根。

    原本他以为这紫乌何首根乃是这乌木灵树的根须,现在他才明白过来,那不过是伴生在它树根旁的一种灵药,品阶不低于六品,比墨玉金莲还要珍贵的多。

    他知道这些不过是乌木灵树对自己的一些馈赠,而自己还并没有为他做成哪怕一丁点的事情,就如同当初的松神一样,它们总是先付出,至于是否能有回报,它们都只相信命运的安排,这一点两者是完全一样的。

    乌木灵树似乎能够感受到,松神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过了半响后,一股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随后楼乙看到他的手背处,有着一个褐色的印记,缓缓出现后,又缓缓的消失不见了。

    还未等他来得及询问,乌木灵树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在其脑海中回荡开来,“孩子,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就让我再最后帮你一次吧……”

    声音到达这里后就消失了,随后他的身体被一团褐色光团包裹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同一时间内,身在乌木谷的所有人,都在一瞬间被传送了出去,不管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去的。

    吞虚蚺前一刻准备吞掉察洱斯,下一秒察洱斯就消失的不影无踪,它抬起头来,对着天空发出刺耳的咆哮声,这时上空传来一声苍老的呢喃,“尘归尘,土归土,孽畜你该应劫了”

    天空突然塌了下来,巨大无比的乌木灵树,在空中解体,如同巨大无比的陨石从天而降,吞虚蚺前一秒还异常愤怒,后一秒却像是受惊的鱼儿,开始抱头鼠窜,然而乌木灵树的残躯实在太过庞大。

    终于一截树身砸在了吞虚蚺的身体之上,将其拦腰碾成两段,随后被无数树枝,掩埋在了灵谷的废墟之中。

    乌木灵谷自此消失不见,只有一处巨大的峡谷,常年被瘴云所笼罩,没有人能够靠近这里,这里成为了天然的禁区,被后人称为死瘴大峡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