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蛇魔之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八章 蛇魔之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股极其森冷的气息,伴着诡异的气氛,瞬间笼罩向楼乙所在的位置,随后甏姑蚵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身体竟然在一瞬间裂开,献血糅合着血肉,化作一只诡异的黑色眼球。

    “少主!”

    “少主不可啊!”

    “少主啊……”

    那些跟随他的驭兽宫修士,竟然放弃白头翁,全部冲向甏姑蚵所在的位置,除了那个被楼乙抢去饲育袋的家伙。

    不过他们还没有冲过去,恐怖的一幕就发生了,只见这些人的身上,突然浮现出诡异的蛇纹,而且这些蛇纹竟然在这几个人身上快速蠕动。

    当它们游走到这些人的脖颈处,突然蛇纹快速化开,形成一个诡异的蛇眼图案,这几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化为血水,随后被抽取到了那由甏姑蚵血肉化作的蛇目之中。

    哀嚎,惨叫,回荡在这片沼泽地内,让人听了毛骨悚然,那唯一幸存下来的驭兽宫修士,看上去也是魂不守舍的样子,此刻他已经被白头翁控制住了。

    楼乙要他留对方一命,毕竟他是小紫前一任的主人,小家伙曾经为了他,给自己制造了不少的麻烦,忠宠通灵,如果小紫知道自己杀了对方,恐怕心里也会责怪自己的吧……

    不过他的注意力目前并不在那人身上,而是死死的盯着血冠王蛇,它的样子十分奇怪,庞大的蛇躯,不断的膨胀再收缩,它看上去非常的痛苦,不断的抽打着身体。

    这种不正常的行为,让楼乙感觉到了威胁,血冠王蛇虽然眼珠被摘,可是它此刻却分明能够察觉到楼乙的存在,它看上去十分的疯狂,仿佛失去了理智一样。

    楼乙凝重的看着半空,那妖异的血目,正死死的瞪着他,楼乙感觉浑身不自在,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正透过这只蛇眼,窥视着他。

    虽然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他总有一种感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突然一股很恐怖的气息,在血目中一闪而逝,楼乙整个人差点被这股气息压扁,这时冰螭兽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楼乙赶紧询问。

    “这是一种诅咒,这是一种蛇族的诅咒,你现在眼前的这枚蛇瞳,就是诅咒的化物,它将你的气息与样貌,印在瞳孔内,同时连接着方圆百里范围内,所有的蛇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冰螭兽的话,让楼乙陷入了深深的惊骇之中,这甏姑蚵竟然为了杀死自己,强行献祭了自身,并让他带来的手下们,也全部成为了祭品。

    不仅如此,他还将自己的灵宠,也一并进行了献祭,只是血冠王蛇品阶很高,此刻正在强行摆脱束缚,但是楼乙关系的不是这个。

    方圆百里内,算不得太广袤,这里的蛇族,也不会太多,只是楼乙却很清楚他的目的是什么。

    吞虚蚺……

    那条沉睡在乌木灵谷内的绝对霸主,刚才那让他几乎被气势压垮的存在,就在刚刚,他感觉自己被盯上了,也就是说,吞虚蚺它醒了……

    被甏姑蚵的献祭,强行给唤醒了,这代表着什么,相信不用其他人说,他也明白该如何去做。

    “前辈!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楼乙急忙出声道。

    “那这个人怎么办?”白头翁指了指被制住的那个青年。

    “放了他吧,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的造化了,带上白姑娘赶紧走!”楼乙焦急的说道。

    楼乙身体突然猛的一颤,他感觉自己虚弱了很多,力量以惊人的速度衰退了,他异常的郁闷,不用想也知道妖灵融合的时间到了。

    冰螭兽慢慢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不过体形一下子小了百倍不止,变成了一只手掌大小的蓝色冰蟾,楼乙白了它一眼,想要将它丢进金色饲育袋内。

    结果这家伙竟然一脸嫌弃的传音道,“你就让本大爷住这种狗窝吗?”

    楼乙回道,“你爱住不住!”

    岂料这冰螭兽闹起了脾气,蹦蹦哒哒的离开了,楼乙心里着急,却又无计可施。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家伙溜达了一圈又回来了,跑到他的面前时,张开嘴吐出几样东西来,楼乙看到有三个储物戒指跟大大小小好些个饲育袋。

    它自己选了其中一个最大的饲育袋,一脸嫌弃的说道,“先说好了,等你以后有条件了,必须给我弄个驭兽环,这个只能先将就一下了。”

    楼乙看着它消失在金色的饲育袋中,那是甏姑蚵用来装血冠王蛇的,看上面的花纹,比自己那个饲育袋等级还高,当他不小心露出金色饲育袋时,那个被白头翁制住的青年突然开口道,“是你!”

    此时也是非常时期,楼乙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活下去,眼见被对方识破了身份,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没错,是我。”

    那青年的表情很是复杂,他看了一眼那个原本属于他的饲育袋,小声问道,“紫黎还好吗?”

    紫黎?什么紫黎?

    而后他就明白过来了,原来小紫叫做紫黎啊,楼乙点点头道,“它很好,而且快要进阶了。”

    青年像是松了一口气,开口道,“我叫察洱斯,希望你善待它,这是我祖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它”

    嘶!呷!

    青年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整个乌木灵谷,传来一声震慑灵魂的声音,随后整个乌木灵谷如同发生了剧烈的地震一般,到处都是疯狂逃生的异虫跟妖兽。

    那青年眼整整的看着楼乙跟白头翁他们,从他的视线内快速消失了,他呆呆地留在了原地,看着那颗血目,一点点的在风中解体。

    甏姑蚵死了,血冠王蛇最终逃脱了,不过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甏姑蚵带来的所有人,除了他以外全都死光了,察洱斯呆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没有选择逃走,是因为他觉得,逃是没有用的。

    甏姑蚵以献祭的方式,以蛇魔之眼,将他们在场的所有人,映入到了蛇瞳之中,不论他们逃到哪里,方圆百里内的蛇族,都能够感应到他的位置,所以他不准备逃了。

    整个乌木灵谷并不是特别庞大,三条通道内的妖兽跟异虫,在听到吞虚蚺发出的嘶吼时,都本能的选择了逃亡,它们要尽快的离开乌木灵谷,或者寻求庇护所,用来躲避吞虚蚺。

    只是明明还不到吞虚蚺醒来的时机,为何它会突然醒过来呢?

    恐怕除了楼乙这几个人外,谁也不会明白到底是发声了什么,大地在剧烈的轰鸣,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快速碾压而来。

    大家抱头鼠窜,那些乌木沼蛙,也顾不得眼前的猎物,它们是吞虚蚺最喜欢的食物,此刻它们也是逃的最疯狂的生物。

    这些体长超过过三米的庞然大物,如同一座座肉山,将通道彻底堵塞,它们的视力并不是很好,加之体形臃肿的缘故,此刻一个叠着一个,将通道堵的死死的。

    楼乙跟白头翁以及白欣三个人,被堵在了通道的这一头,上方就是厚厚的瘴气云层,那些瘴气不是一日两日才形成的,而是经过了成百上千年的积累,才形成的如此规模的范围。

    天空不时有尸体滑落下来,那都是慌不择路,撞入瘴气云层的牺牲品,一个个硕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如同巨大的陨石,震荡着他们四周的地面。

    楼乙眉头紧紧的皱着,如此一来的话,他们根本别想能逃的出去,恐怕都要死在这里了。

    可是突然他好像发现了那里不对劲了,不管是乌木沼蛙还是其他的一些异虫,它们都在疯狂的冲向瘴气云层,前仆后继,根本不顾死活。

    如果说它们是因为丧失了理智才这么做,那么死了如此多的同伴,怎么也该知道,冲进去也是必死无疑了吧。

    可是怪就怪在,明明知道必死无疑,它们还不断的往上冲,不仅是这些异虫,就连那些号称清道夫的泥沼鱼,也一只接着一只的往上冲。

    楼乙突然想到了什么,刚准备对白头翁说,就听到前方的通道,突然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声响,随后凄厉的惨叫声,伴着恐怖的咀嚼声,在四周传荡开来。

    楼乙感觉灵魂都颤抖起来了,不用想也知道,正主来了……

    “前辈我把全身灵气都送给你,你待会什么也不要想只管拼命往上冲。”楼乙大声的吼道。

    楼乙将身上所有的符咒拿在手里,同时激发出来,一道厚达数米的护罩,在一瞬间形成,楼乙不管不顾的取了一把回灵丹,像是吃炒豆一样的塞进嘴里,猛的激发全身的风灵气,注入到白头翁的身体之中。

    白头翁此刻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往上冲?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可是此时此刻容不得他多想,既然逃也逃不出去,也许听这小子的话,能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

    白头翁满头白发肆意飞舞,他拼尽全力施展自己最得意的招式,一根巨大的青色长枪,在这一刻显现而出,不过它并非完全凝实的,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它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十分的强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