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浑水摸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四章 浑水摸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冰螭兽算是龙族的一个分支,它其实早就从楼乙身上,察觉到了一些异样,不过它不愿意相信,一个小小的人类,能够得到龙族的传承,要知道龙族是非常讨厌人类的。

    当年万界之战,战死的龙族不胜繁多,因此龙族十分厌恶人族这种背信弃义的种族,人族的贪婪,导致各族联合征讨,虽然现在大家处在和平时期,可是当年那一战的仇恨,至今没有平息。

    如果问龙族最讨厌哪个种族,恐怕就要数妖族了,当初龙族的真龙消失,据传闻就与妖族鲲鹏妖师有关,而第二个讨厌的种族,非人族莫属。

    人族明明羸弱,却贪婪无比,在它们眼里,人类这种贪婪的生物,不配同它们这种高贵的生灵存在一处,即便是再强大的人族,在面对龙族之时,也要礼让三分。

    不过龙族也并不是铁板一块,青龙孟章就十分喜欢人族,并与三位人皇交情深厚,先后辅佐过伏羲跟遂人,与炎帝神农氏也交情匪浅。

    冰螭兽之所以没有选择干掉眼前这两个可恶的人类,也是因为楼乙身上有孟章一族的气息,它拿不准状况,正巧甏姑蚵发出声响,让它有了发泄的目标。

    庞大的冰螭兽,看似臃肿,实则速度极快,这让那始终保持警惕的结丹期修士,只能上前保护自己家的少主,甏姑蚵的身份可不一般,乃是西州之地一族的少爷,不然以血冠王蛇这种顶级灵兽,也不会轮到他的手上。

    甏姑蚵十分恼怒,除了那白头翁坏事之外,更让他不舒服的,是这冰螭兽散发出来的气息。

    正如冰螭兽不喜欢他身上的气息一样,蛇与蛙乃是宿敌,只要碰到就会不死不休,然而两者都不是普通的生物,都是血统高贵的灵兽。

    甏姑蚵手一挥,血冠王蛇从金色的饲育袋中飞出,水桶粗细的身体,嗖的一下直冲冰螭兽而去,甏姑蚵看了楼乙一眼,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也给我上,否则我现在就要你们的命!”

    楼乙跟白头翁使了个眼色,后者心头一凛,他自然记得楼乙说过,让他注意楼乙的动向,然后见机行事。

    现在看来这小子,是准备要动手了,他佯装加入战团,实则只是利用速度,不停的在四周游走,不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反而间接的干扰了驭兽宫的围剿,气的这些驭兽宫的修士破口大骂。

    然而现在冰螭兽大发神威,加上血冠王蛇的霸道无匹,这些人也只能在外围装装样子,只有白头翁跟那结丹期的修士,才敢真正上去硬碰硬。

    甏姑蚵始终注意的都是楼乙,他打从心底里讨厌这个年轻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如果他知道楼乙就是当初皮坎子山上的那个小子,恐怕他不顾一切也得要了他的命。

    当初那一战,让他格外没面子,不尽受到了骨喉长老的责罚,甚至还让他的威信扫地,最不能容忍的还是,他的好友身上的饲育袋,连同里面的紫黎兽都一同被夺走了。

    那紫黎兽他可是垂涎很久了,一直在想办法弄到手,岂料竟然被人半路截胡,这件事直到现在都让他十分的不爽。

    甏姑蚵出现在楼乙面前,抬起脚来一脚踹了过去,楼乙身影一晃,巧妙的闪避了过去,同时转过身来看着他,装出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甚至脸色都煞白一片,双腿更是抖个不停,就差没尿裤子了。

    甏姑蚵看到他这一副没出息的样子,不知为何反而心情大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不屑的嘲笑道,“废物就是废物,只配被踩在脚下。”

    说完一脚又踹了过去,这一次楼乙没躲,被他结实的踹在了地上,甏姑蚵冲他啐了一口,转身去对付冰螭兽了。

    楼乙背对着后方,悄悄的抹去吐在脖子上的唾液,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从开始他就注意到,那结丹期的修士,神识一直都在锁定着自己,生怕自己会突然暴起,对自己家的少主人不利,而他也没有预料到,楼乙的精神力如此精纯,竟然能够察觉到他的一缕神识。

    而当甏姑蚵转身离开的时候,对方也一并收回了神识,可能是想要在自己家少主人面前表现自己,他开始专心致志的对付冰螭兽。

    有血冠王蛇的加入,再加上那结丹期修士的阻挠,还有一批驭兽宫的家伙在一旁掩护,冰螭兽就只剩下招架之力,甚至对面还隐隐占了上风,让它感觉自身受到了威胁,气息开始变的越来越强。

    寒风肆虐,冰爽从天而降,幽蓝色的冰晶,闪耀着森寒的气息,那些修为不够的人,已经招架不住,抱着快要冻僵的身体,慢慢的退出了包围圈。

    而楼乙的精神始终都死死的锁定在那结丹期修士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他的精神变的无比集中,这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一旦自己失败,三个人的命就算交代在这里了。

    那结丹期修士,开始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的透来视线探查,除了他之外,还关注白头翁的一举一动,不管什么时候,少主人的命都是最重要的,一点也马虎不得。

    可是冰螭兽被打出了真火,虽然它皮糙肉厚,体魄强悍,可是被一群蝼蚁一样的人类围攻,对它来说,就是最大的侮辱。

    如果不是血冠王蛇的难缠,再加上那结丹期修士的正面阻击,恐怕这里剩余的人,都要被它一口吞掉。

    它背后的疙瘩,开始爆发出刺目的蓝光,一道龙形虚影,慢慢开始在它身上浮现而出,冰螭兽的气息节节攀升,体格也比之前更大了。

    结丹修士除了要保护甏姑蚵,更是冰螭兽主要的攻击对象,如此一来,他再也没有心思三心二意,而是腾出手来,专心对付冰螭兽,以保护甏姑蚵的安全。

    这甏姑蚵也是狂妄,血冠王蛇帮他对付冰螭兽也就罢了,他自己还亲自上阵,好几次都差点被冰螭兽的寒气伤到,如果不是那结丹期修士及时保护他,恐怕他早就被冰螭兽打成重伤。

    楼乙的气息越发收敛,他的身体就如同山岳一般,静静的杵在原地,可是体内的灵气,却在不断的壮大起来,他的脚上贴上了数道疾风咒,就是为了增加哪怕一丝成功的机会。

    这是他第一次要实战龙牙刃击,而且对手还是一位结丹期修士,他绝对要成功才可以,因此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大意。

    此时的楼乙,精神完全沉静下来,周围的打斗声他充耳不闻,目标只有结丹修士一人,如果现在谁走过来给他一剑,恐怕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是精神专注到极致的表现,他的眼里只有结丹期修士一人,他将对方牢牢的锁定在自己的眼中,当他的手握住流风短刃的一瞬间,他的人竟然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冰螭兽跟那结丹修士战斗的正酣,突然同时预感到了危险的出现,冰螭兽本能的想要离开,而那结丹期修士,却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气。

    此时他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竟然有人要杀自己,是谁?到底是谁?!

    只是他再也找寻不到答案了,只见一道青光绕着他的脖颈转了一圈,他就感觉眼前的一切,为什么开始倾斜了,随后血柱喷涌而出,他甚至都没感觉到疼,就莫名其妙的被人摘了首级。

    楼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除了靠近结丹期修士的冰螭兽,其他人都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

    不过白头翁记得楼乙之前的传音,他的一缕神识,始终都放在楼乙身上,此时他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楼乙会以这种方式,要了那结丹期修士的命,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这到底是这么招式!

    为何会如此的迅捷,无声无息间,就要了一个结丹期修士的姓名,如果这招对付的是他,他是否能够反应的过来。

    不过此刻容不得他胡思乱想,趁着周围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白头翁先发制人,一道青光呼啸而出,顿时身边四五个驭兽宫的修士,脑袋齐齐爆开。

    对于白头翁来说,威胁其实只有那结丹期修士,剩余的这些人,他丝毫都不放在眼中。

    连续的突如其来,让我甏姑蚵睚眦欲裂,他大吼一声,“给我干掉他们两个!”

    冰螭兽也没想到,怎么关键时刻,这帮人类自己内讧起来了,不过这对于它来说,是件好事。

    比起甏姑蚵这边来说,明显有着孟章一族气息的楼乙,更招它喜欢。

    于是冰螭兽加入到了楼乙这一方,别看驭兽宫的人虽然多,可是面对它这么个庞然大物,一点机会都是没有的。

    没有了那烦人的结丹期修士,它终于可以大开杀戒,只见它寻了一个几乎,肚子猛的鼓了起来,一股极强的气流,在它身体四周涌动,它的两个巨大的爪子死死的抓住地面,后脚的脚蹼则充当根基。

    吼!!!!

    这一声怒吼的杀伤力,实在是太过恐怖,冰螭兽正面位置的十几个人,瞬间就被音波击中,这音波内蕴含着极致的冻气,只一瞬间就将所有人冻成冰块,在余波的震荡中,化为了齑粉。

    冰螭兽的前方,形成了一条宽达十数米,长约数百米的冰路,幽蓝色的冰晶,闪耀着妖异的光芒。

    这一击就干掉了甏姑蚵带来的半数人,让他再次损失惨重,他现在恨极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只见他瞪着血红色眼瞳,冲着楼乙吼道,“混蛋,我要你死无全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