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零五章 元婴之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五章 元婴之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抬头望去,一股惊人的气息,自虚空中散发出来,随后他就看到一道身影,狼狈的从天儿降,这时石殿内光影一闪而过,一道魁梧的身影,稳稳的将那被从天上击落的修士接住了。

    楼乙定睛一看,这从天而降之人,正是当初跟那黑背山雕缠斗的结丹修士,不过现在再看,对方已然昏迷不醒。

    楼乙感到一阵咂舌,他的推测此刻被证实了,能够轻而易举的击晕一名结丹期中后期的修士,修为肯定超越结丹,他偷偷的往上看去。

    结果只发现那头巨大的黑背山雕,悬浮在半空中,不过它的脑袋不住的蹭着后背,楼乙顺着这个望去,终于发现了山雕背上载着一人,一个看上去皱巴巴的干瘦小老头。

    这老头长相十分奇特,一双眼睛奇大无比,这一点像极了身边的黑背山雕,开阖间精光闪烁,十分的锐利。

    光秃秃的头顶上方,偏偏两侧长着冲天的白发,两条扫帚眉斜插向天,硕大的鹰钩鼻子十分扎眼。

    他的嘴唇很薄,咧嘴一笑满嘴的黄牙,看上去十分狰狞,这副尊容真有点让楼乙觉得,他是一头黑背山雕幻化成的人形。

    可是他身上的确有人类的气息,这一点是无容置疑的,而且此人极强,楼乙能从他那不高的小身板里,感应到如同火山喷发般的恐怖力量。

    与此对应的则是一直呆在石殿中的那个人,那个被对方称为囚五的人,此人身高足有九尺,古铜色的肌肤下,流淌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他的背后是一柄超过两米的巨剑,而且同北武宗弟子背上的那些重剑不同,此剑呈现古铜色,整柄剑上没有剑锋。

    剑身的上端,隐约能够看到两个大字,果然是剑如其名,重剑无锋

    此剑虽无锋,可是楼乙却从剑身之上,感应到了无坚不摧的力量,无锋重剑上面刻画着无数的奇异花纹,这些花纹时不时闪耀着隐晦的乌光,那惊人的力量就是从这些不起眼的花纹上迸发出来的。

    楼乙禁不住猛吞一口口水,两位元婴期修士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悍,他身在其中有一股置身风暴漩涡中的感觉,他就如同在狂风暴雨中的一片树叶,感觉随时都会被风雨绞杀。

    不过好在两人并没有立刻在此起冲突,原本之前交手的人,纷纷停手回到各自的阵营,黑背山雕身边,总共只有二十几个人,可是每一个人身上都涌动着不亚于筑基期修士的气息波动。

    可以想象这些人必定都是这片山泽中,数一数二的头目,此刻他们心甘情愿的站在那干瘦老头的身后,显然是将他推举为龙头大哥了。

    “三爷,不若让大马棒我先去会一会他如何?”

    “刚才打的有些不过瘾呐……”许明远咧着嘴笑道。

    他嘴中的三爷自然就是张乐山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来不许别人叫他这个名字,这附近的山头,凡是跟他有接触,有联系的,都会管他叫一声崔三爷,至于为什么,只有他手底下最信任的八个人才知道。

    张乐山看了他一眼,嘴角带着坏笑道,“你可小心点,这北囚五可是个了不得的人呐……”

    张乐山有三样宝贝,眼睛,腿脚跟枪法,他的眼睛异于常人,不使用任何术法可以目视十余里外的一草一木,即便在黑夜中也不影响,这使他不论看什么事物,总能找到其最本质的东西,尤其是在看人这方面,尤为的准,任何人在他的眼前,都不能隐藏身份。

    其次就是腿脚,如果说眼睛是用来辨明是非的,那么腿脚功夫就纯粹是用来逃命的了,当初他还弱小的时候,就凭借着一套迷踪步,屡屡从追杀中逃脱,根本无人能够追踪到他,也成为了一段神奇的故事。

    最后就是他的枪术,据说看到他出枪之人,都已经死了,当然这只是个传说,用来证明他的枪法出神入化。

    不过楼乙并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上面这个干巴老头,绝对不是容易对付的主,至少一百个自己,也不是其对手。

    至于下面这位身背无锋重剑的大汉,那就更加不得了了,楼乙清晰的看到,大汉每一次呼吸,周围的空气都会莫名的跟着震动。

    他是风灵脉修士,对于气息的感知极为灵敏,他感应到此人周围五米范围内的空气,随着他的呼吸而抖动,寻常人恐怕连靠近他都做不到,足以证明这家伙的实力之强。

    许明远一声暴喝,携手中杀威棒呼啸而来,如猛虎出山,直取北囚五脑袋。

    可是令所有人没有预料到的是,后者纹丝未动,一道乌光突起,随后就看到许明远在一声巨响后,远远的飞了出去。

    速度竟然比他落下时,足足快了数倍不止,更甚者楼乙看到他的兵器,竟然诡异的弯曲了。

    “哈哈哈哈哈”

    一众山匪发出肆意的狂笑声,楼乙感到不寒而栗,他们自己的同伴生死未卜,他们还能笑的如此开心,这时刘黑七也上前一步,手中哭丧棒闪耀着乌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老七还是算了吧,你不是他对手”张乐山开口道。

    “是,三爷!”刘黑七慢慢退后到一边。

    这时远处一道身影快速赶了回来,正是刚才被击飞出去的许明远,只见他此时非常凄惨,双手手臂都有些扭曲了,手里的武器也弯成了拐棍,一回到人群当中,就咧着嘴说道,“呵!这丧气劲,差点颠了……”

    “哈哈哈哈哈”

    砰!

    “笑你奶奶个腿!”人群再次肆意大笑,站在许明远身边一人,直接被一脚踹飞了出去,连人间衣服角都没有碰到,就被对方差点弄死,看来他也觉得老脸有些兜不住。

    张乐山挥了挥手,所有人停止大笑,识相的往后退了退,张乐山摸了摸黑背山雕的脑袋,对着下方的北囚五说道,“上次一战过去二十年了吧?”

    “这次老哥突破,略有心得,老弟不会不赏脸吧?”

    北囚五冷哼一声,身影突然消失,随后高空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道,“上来受死!”

    张乐山嘿嘿一笑,那眼睛闪耀着皎洁的光芒,身影也瞬间消失在原地,随后高空之上,传来惊天动地的碰撞声。

    这还是楼乙第一次看到元婴期修士对决,不由得将神识放到最大,他不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天空之上北囚五屹立当空,双手空空如也,似乎并没有将对面的张乐山放在眼里。

    张乐山在空中腾挪,他的速度异常的快,楼乙这才发现,他竟然也是异风灵脉,而且他对风的运用,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的身影在空中分出数十道青色幻影,每一息发出成百上千次踢击。

    而北囚五似乎纹丝未动,可是空气中却传荡着两人交手时发出的声响,灵元的剧烈波动,让楼乙心潮澎湃,空气的震荡,形成道道飓风,撕扯着两人四周的空间。

    只是无论风有多大,两人却丝毫未受影响,北囚五冷漠的看着对方,开口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心得?”

    张乐山嘿嘿一笑道,“总要先热热身嘛……”

    北囚五冷哼一声,手往背后一伸,就听到天空反出一声闷雷般的声响,乌光大放,空气形成飓风席卷而来,吹的下面这些人几乎站不稳当。

    “娘哎,还真是个怪物!”许明远咧着嘴说道。

    “要不你以为这些年,咱们兄弟为啥东躲西藏的。”刘黑七不阴不阳的说道。

    重剑无锋一出,张乐山那笑脸瞬间凝重起来,他同北囚五斗了半生,从未在对手手里讨过一丝便宜,主要的原因就是这无锋重剑,这东西要是落在别人手里,他还不会如此忌惮。

    只是这东西到了北囚五手里,这家伙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无论自己怎么躲,都逃不过这无锋重剑的攻击,这一次他修为再做突破,所以想再来试试,成功了自然皆大欢喜,不成的话大不了接着逃走,反正打不过逃跑的本事,他自认没人比的了他。

    突然楼乙感觉眼前一花,张乐山的身影诡异消失,随后就看到一道青光裹着一道黑色闪电,直接刺向对面的北囚五,此时北囚五身体微微一颤,就看到一道乌光,呼啸着迎向这道黑色闪电。

    青色的风旋,夹杂着橙色的光芒,在天空炸裂开来,半空中的这些山匪,突然齐齐向后逃窜,楼乙看到无数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坠落向他们这边。

    此时北武宗的那几个结丹修士,共同组成了防护,将这些巨石跟狂风阻挡了下来,楼乙看的眼花缭乱,眼中全是他们两人的幻影,即便是他将精神使用到极致,也只是看到一片幻影在高空快速瞬移。

    楼乙有些失望的收回了目光,因为他很清楚,单凭自己目前的修为,根本理解不了这个层次的战斗,可是他多多少少还是能感受得到,北囚五的实力,要明显高出张乐山一筹。

    但是他又看出来,北囚五虽然实力强悍,却似乎奈何不得张乐山,主要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如果说北囚五是不动如山的话,那张乐山就是鹏游太虚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让楼乙对于自己,又增添了一份自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