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零四章 战阵对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四章 战阵对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面对着越来越强的气场压迫感,楼乙只能以绝对的冷静来应对,藤妖经过木灵气的加持,再加上青花的防御护体,在面对对方的攻击时,也不至于被一剑毁掉。

    法豆分五级,越是高级的法豆,越需要修为的支持,楼乙手里的法豆为绿色,也是最为低级的法豆,而更高级的法豆还有四种,分别对应元婴期,炼虚期,大乘期,真仙期。

    然而浩雪宗别说是炼虚期了,就是元婴期的青色法豆都没有。

    法豆更分五色,最低级的就是楼乙现在使用的绿色,上面缠绕三道法咒,能够召唤的也不过只是最普通的藤妖,不过好在这个级别的法豆,消耗的灵气有限,用起来也比较方便。

    再高一级的就是元婴期使用的青色法豆,此豆上面有六道法咒,可以召唤林精,这林精除了不错的防御外,还可以使用木箭进行远程射击。

    炼虚期的法豆,颜色玄黑,上面刻有九道法咒,可以召唤林卫,一种非常强悍的树精,不仅攻击范围广,还能够使用木系功法。

    至于大乘期的法豆为紫色,上刻一十八道法咒,据说能召唤可以化形的降龙木卫,只是没有人见到过,因为无人能够制作四级的法豆。

    至于真仙期的法豆,那更是传说中的存在,据说达到真仙期的仙人,只需一口仙气,一把普通黄豆,都可以瞬间刻画三十六道天罡秘纹,撒豆成兵,召唤天兵天将助战,只是传说就是传说,只存在于神话故事里。

    而楼乙现在却在使用最低级的撒豆成兵,被许多修士所不齿的术法,因为藤妖本身十分脆弱,即便数量够多,也不过只是被用来当作炮灰使用。

    而这个术法最大的用处,也只是用来收拾那些修为不高的修士,对于同阶修士而言,同鸡肋无疑。

    可是面对着北武宗修士的剑阵,楼乙所施展出来的撒豆成兵,并没有看上去的这般脆弱,甚至在楼乙以青花跟风阳阵的加持下,竟然能够硬扛住对面的攻击。

    庞大的铁剑,在空中舞出阵阵狂风,宽大的剑身如同一块块硕大的铁板,无情的拍向藤妖,而后者却如同鬼魅一般,让人看得见摸不着。

    青光不断围绕在这些北武宗的修士之中,他们赖以自豪的力量,对于这些轻飘飘,如同鬼魅一般的存在,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

    楼乙跟李敢位于中心位置,被藤妖紧紧的保护起来,北武宗的修士几次想要冲破束缚,都被一根根碧绿色的短矛给逼退了回来。

    每当他们冲过来,中央位置就会空出一大块来,可是当有人顺着空出来的位置前行,就会受到来自两边藤妖的攻击,它们不针对修士,却偏偏抱着他们手里的铁剑下手。

    藤妖看似脆弱,实则力量十分强大,短矛与铁剑碰撞,发出剧烈的撞击,量他们体格再壮硕,在十几根短矛的集中冲击下,也会身不由己的倒飞而回。

    而令这些人更加气愤的还有,这如同扇形的阵法中,有着极强的气流来回滚动,当他们避开短矛前进的时候,强悍的气流,形成了青色的龙卷风,这些龙卷风就只有一个作用,将他们包裹着掀飞出去。

    不管他们使用什么办法,却都难以突破这层由藤妖构筑的阵法,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场面也变的更为胶着,不过就结果来看,北武宗还是占据上风的。

    看来这也得益于提前得到消息的缘故,不过这帮各山头的山匪头子,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天空之上那如同雷霆一般的轰鸣,伴随着阵阵能量的倾泻,还是让下面广场上的人,感到无比的压抑。

    石殿里面说话的那个人,始终都没有出现,而撕破上层网罩的那只黑背山雕,此刻也被一名北武宗的结丹修士阻挡起来,看上去一切都在可控的范围之中。

    只是楼乙想不明白的是,既然局面已经明朗,为何殿内之人不出手呢?他既然拥有话语权,当是这些人里最厉害的了,他亲自出手的话,岂不是很快结束战斗?

    楼乙随后就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之前他所说的张乐山,因为从刚才的许明远到刘黑七,再到后来加入战斗的人,都没有让他出过手,而那个他所说的张乐山,似乎也没有出现。

    这让楼乙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些山匪既然敢公然挑衅北武宗,甚至不惧北武宗元婴期大能修士,那么恐怕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张乐山修为突破了。

    他应该也成为了元婴期的大能修士,不然实在解释不了,这些傲气十足的山匪头子们,为何甘愿受其驱使,成为与北武宗开战的马前卒,楼乙想到这里就有些不寒而栗。

    能与一宗之主抗衡的修士,他们还是打起来,那该是一种什么样子,楼乙不由得想起了白头金雕在清平县犯下的滔天血案,以及当初清平浩劫之时,那个自称血婴老祖的元婴修士。

    元婴代表着北域这片贫瘠之地的巅峰力量,可以在北域这片地界横行无忌的存在,而现在一个山匪头子,竟然成为了元婴大能,楼乙突然感觉自己把身价压在这里,是不是过于冒险了。

    不过很快他的胡思乱想就被打断了,因为北武宗的突然变化,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束手无措的北武宗修士,突然想是疯了一样,手中铁剑笼罩着一层惊人的大地能量,以排山倒海之势倾泻而来,恐怖的震荡之力,瞬间让他站立不稳,重心失去了平衡,他的失去平衡,直接影响着风扬阵的发挥。

    只见数道乌光闪过,前面的数只藤妖,直接被拍成了藤泥,前端瞬间被突破,更有两人旋转着手中的巨剑,以螺旋剑刃风暴,直冲着他而来。

    重剑旋风横扫千军,原本的青色旋风跟碧绿色短矛,在靠近它们的同时,就被强大的力量碾成齑粉,而他们距离楼乙的速度也是越来越近。

    情急之下李敢突然冲了出去,在楼乙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举起火红的双斧杀了过去,李敢属于勤奋吃苦型的修士,这也是当初楼乙看好他的原因。

    这些年来为了问仙楼,他可谓是尽职尽责,所以在修炼资源方面,楼乙从来都不吝啬,也让他在短短的时间内,突破到了筑基八层。

    可是当他的大斧,同那黝黑的重剑撞击在一起的瞬间,李敢就觉得自己的手臂仿佛报废了一般,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斧头,在一阵剧烈的火花闪动下,化作了碎片飞向四周。

    而他也被一股惊人的巨力拉扯着,向着两道剑刃旋风的中央位置飞去,眼看着就要被利刃绞成肉泥,他心里有那么一丝的懊悔,怪自己有些不自量力。

    可是他更多的还是释怀,觉得就这样死了也不错,至少能为楼主阻挡对方一点时间……

    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一副慷慨就死的模样,然而突然一道青风袭来,缠绕着他将他猛力的拽了回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楼乙嘴角有血流出,一身白袍都被利刃切割成了布条,甚至后面有血渗出来,将白袍慢慢染成血袍。

    “楼主!是我没用!”李敢懊恼的吼道。

    楼乙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笑容,用手掌擦去嘴角的血渍,轻描淡写的说道,“你是我的人,我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李敢激动的浑身颤抖,一腔热血在胸中奔腾,这一刻他甚至觉得买就算是死了也值了,不过他现在武器碎了,空手的他,可不认为能够挡下这恐怖的剑刃风暴。

    而这个时候,就看到数道青风席卷而来,随后看到六七个藤妖,随着青风快速舞动,在两个剑刃风暴的外层,又建立起了一道高速旋转的风。

    狂风舞动抽取着剑刃旋风之中的空气,没过多久风缓缓散开,剑刃风暴停息了,两个北武宗的弟子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不过看上去只是昏迷了,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几个北武宗的弟子,忌惮的将昏迷的弟子抬了出去,期间并没有受到藤妖的攻击,楼乙这么做只是为了不进一步加深误会,毕竟自己这次来是有求与北武宗的。

    那围攻楼乙的北武宗弟子,似乎也发觉了其中的异样,他们不再主动进攻,而是严密的将楼乙围困在内,楼乙也旁若无人的走向广场的边缘,大大咧咧的坐下里疗伤。

    李敢紧张的注视着周围,生怕这些北武宗的修士,再突然发动攻击,不过有青正的保护,楼乙道也没有太过担心,他倒是对北武宗刚才施展的剑刃风暴十分的感兴趣。

    这还只是两个弟子使用,如同数百弟子一同施展,那威力兼职就如同一头吞天巨兽,不说所向披靡,至少也是摧枯拉朽一般。

    就在楼乙饶有兴致的研究之时,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自虚空传来,“囚五老弟,老哥我实在是太闷了,不若咱们也比划比划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