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零二章 北武山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二章 北武山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带着李敢来到了最底层所在的位置,来到这里,他才发现这里的与众不同。

    楼乙发现这里的入口非常的多,且十分的宽敞,外面看上去如普通的山岩差不多,可是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他抬头往上看去,山体的上层悬挂着无数的明光石,这些明光石最小的都有海碗般大小,北武宗地处山川大泽之中,盛产各种奇石异矿,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

    而让他真正感到惊讶的却是,北武宗以这些明光石,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将整个底层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丝毫看不到一丝阴暗的角落。

    通道四通八达,最宽的地方竟然有四五丈,一根根巨大无比的金属柱子,成为了支撑山梁的基石,地面也不是普通的山岩,而是以赤耀钢岩所铺设。

    这金刚耀岩以坚硬著称,一般但凡大型的楼宇建造都是以它们作为地基,因为经久耐用不易损害,而这金刚耀岩,又以赤耀最为坚固,当初楼乙建造问仙楼,也不过只是使用了黄耀钢岩,可见北武宗对这北山堡的重视程度。

    不过最让楼乙唏嘘不已的还是这里火爆的炼器铺子,当初在浩雪宗地界,哪里见过这等场面,走了一路几乎每隔几步就能看到一家铺子,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不绝于耳。

    往来的商贾比比皆是,成捆的灵器就像大白菜一样堆放在铺子里,任由过往的客人挑选。

    楼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别在腰后的流风短刃,无奈的笑出了声。

    “楼主?怎么了?”李敢问道。

    楼乙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觉得有些好笑罢了……”

    李敢没有多问,不过眼神之中有光在闪烁,他好像有话想说,却不知如何开口,楼乙察觉到后问他,“有心事?”

    李敢摇了摇头,没有将心里想说的说出来,楼乙看他有时会看向某个铺子,楼乙发现这些铺子里摆放的都是防具。

    他没有多想,以为李敢是想要一套防具,不过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又不是,这让楼乙不太好把握,只能等他自己开口跟自己说了。

    最下面的一层,基本上都是铁匠铺子,多以兵器跟防具为主,也有为灵兽打造的护具,不过价格参差不齐,质量也是一样。

    楼乙大抵留意了几家,他的生意里,漕运这一项占比虽然不是很重,却十分吃人手,不过周围多山地,也没什么大江大河的,走水路显然是走不通了。

    如果要想在这里继续做生意,就只能走陆路这一条途径,不过还有一条途径就是大型的飞行灵器,只是这种大型飞行灵器,就算是宗门也不轻易示人,毕竟有些太过招摇,再者消耗的灵气也十分巨大。

    普通修士根本操控不了,所以这种大型的飞行器具,一般都是以灵晶来操纵,如此一来成本实在太高。

    所以聪明的商人,就发明了以灵兽牵引普通灵器的办法,其中最成功的就算是驮兽。

    驮兽是一种十分奇特的生物,力大无穷却又十分胆小,它们天生能够飞行,可是却极为容易受到惊吓,如果其一旦受伤,将会陷入癫狂状态,不管身上有什么,都会撞个稀巴烂。

    因为驮兽受惊而损失惨重的商贾比比皆是,可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要挣钱,损失什么的都在可控范围之内,毕竟不是每个修士都有储物戒指,即便是有也不可能装得下大宗的货物。

    更何况谁会无聊的用珍贵的储物戒指,来做搬运工的工作,岂不是大才小用,杀鸡用了宰牛刀……

    既然水路走不通,就只能从陆路跟空中着手,楼乙没有接触过驮兽,可是他觉得驮兽太不可靠,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必定损失惨重。

    走陆路的话耗费的人手较多,速度较慢,可是胜在平稳安全,只要负责驮运的灵兽,护甲达到一定数量,人员配置齐全,应该就不必担心货物被劫持。

    而且目前来说,楼乙也并不打算立刻开展漕运业务,毕竟他对这里还不熟悉,哪里能走,哪里不能走他一概不知,需要人手去探查,寻找较为安全的路线,能碰到捷径自然更好。

    想着想着他就走到了底层的尽头,前面出现了几条蜿蜒向上的通道,周围似乎是一片非常宽大的区域,用以暂时存放灵兽以及物资。

    这里有专门人员照料,倒是不用担心灵兽会被偷走,楼乙跟李敢并没有什么寄存的东西,于是沿着通道走向上面一层。

    上去之后他才发现,这里大部分都是客栈,楼乙随便找了一间进去看了看,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大部分都是石桌石凳,菜色也比较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楼乙心中大定,如果这里的客栈装饰比较奢华,菜色比较多样的话,那就证明北武宗也涉及其中,那对于他的计划会有很大的影响,现在看到这里的一切,他的心稍稍落回去了一些。

    要了一个雅间,随便点了几样拿手好菜,点了一壶最贵的酒,结果无论是雅间还是菜都非常普通,至于那酒更是辛辣无味。

    两人不动声色的离开了这家客栈,再次启程向上走,再上面一层比较全面,做什么生意的都有,不过最多的还是药铺,不过人数明显不如下面的多。

    再往上走走就到了北山堡的核心区域,这里是不允许做生意的,来来往往的也都是北武宗的弟子,他们的警惕性很高,周围都是供他们日常训练或者休息的区域。

    周围到处都是禁止,以阻止外人进入,楼乙沿着通道继续向上走,期间也有人跟他同行,不过大家各自都不认识,既然是来申请开拓的,很可能会是竞争对手。

    大家心照不宣,没有做过多的接触,楼乙也不愿意太过显眼,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北山堡的最上层,这里有一片巨大的广场,四周竖着许多的铜柱,上面刻画着北武宗的标志,一把巨大的铁剑斜插在大地之上,上面以古篆书写着两个大字。

    宽大的广场之上,外围铺着黑钢岩,中央位置以赤耀钢岩拼凑成一把硕大无比的巨阙剑,边缘区域则是以剩余六耀言形成的光圈,看上去十分恢弘大气。

    一队队的北武宗修士,分列两旁,广场上寂静无声,没有丝毫喧哗声,修士们庄严肃穆,排列整齐,冷冷的注视着过往的修士。

    每个来到这里的修士,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气势,这是北武宗所释放出来的威吓,是它们宣誓自己地盘的方式。

    楼乙跟李敢走在各色耀石形成的地砖之上,心里也是惴惴不安。

    不过这种威吓也只是在开始的时候,走过大约两三百米后,这种压迫的气息就消失了,大家没来由的全都松了一口气。

    楼乙能够感受到,四周虽然没有了压迫感,但是笼罩在身上的气息,似乎一直都在,这是另外一种方式,让敌人感觉到自己压力消失了,让他们觉得有机可乘了。

    只是楼乙不明白的是,一路走来,碰到的种种,都不像是一个大宗门应有的气度,因为这种一路监视的手法,不像是针对他一个人,而是针对所有这次前来的修士。

    在第一次进入北山堡的时候,楼乙就感觉到了被人监视,而且一路走来,若有若无的气息,始终都笼罩着他,哪怕他跟李敢进入到客栈,这气息也一直没有消散过。

    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李敢突然开口道,“楼主,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啊……”

    李敢做过血手堂的杀手,天生就有敏锐的观察力,他虽然感受不到那股奇怪的气息,可是他透过四周的环境,也已经察觉到了其中的异样。

    “怎么说?”楼乙问道。

    “楼主,这似乎是一个瓮中捉鳖之局,你仔细看看四周跟天上。”李敢悄悄用手指指了指上面。

    楼乙这才发现,看似晴朗的天空,一层淡若透明的网笼罩在上空,如果不是仔细去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还有四周的巨大铜柱,原本楼乙只当其是装饰品,可是在李敢的指引下,楼乙这才发现,每根铜柱的顶端,都有一名北武宗修士,这些网就是由他们操控的。

    再加上之前上来的时候,那些神情冷漠的北武宗修士,那凛冽的气息,现在看起来,不就是一种如临大敌的警示吗?

    自己只当他们是在恐吓自己,看来凡事不能都只看一面,要从更多的方向去想一下原因才行。

    如果这一切都成立的话,也就是说,北山堡正面临敌人的进攻,而且敌人都混在他们这批人当中,自己无意中被卷入到了一场谋杀之中,楼乙顿时觉得无比郁闷。

    他悄悄的放慢了脚步,想与这群人拉开距离,结果队伍里也有人做了同样的事,楼乙暗道一声,“不好!”

    就听到前方的石殿之中,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既然敢来,为何又急着走呢?你说是不是啊,张乐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