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章 世态炎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章 世态炎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一路没做停留,直接来到了当初列药堂所在的位置,这里原本暂时应该归为花家管理,可是他一来到这条原本热闹的交易街,就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事情。

    街道还是那条街道,却已经大不相同了,原本这里的热闹,已经不复存在,并且能够明显的看出,此地多了许多浩雪宗的弟子。

    他们就像是这里的执法者,隐藏在暗处,监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楼乙刚刚来到这里,就被几个隐藏在暗处的哨子盯上了,只不过看他身穿浩雪宗的弟子服,很快就撤去了神识的窥探。

    但是让楼乙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这里监视他的人,不是花家的,当初为了保全列药堂,他亲自将其放在了花家的小门下,难道出事了不成。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楼乙来到了列药堂的门前,结果让他更吃惊的事情出现了,那就是原本属于列药堂的门头不见了,却换成了卓毅堂的招牌。

    卓毅堂是什么,他并不清楚,于是迈步就往里走,这时有两个人从里面往外走,楼乙顿时愣住了,而对方也同样愣住了。

    里面这两人楼乙都认识,其中一个是他八师兄卓飞,而另外一个则是依附于宋家的马裕长老,不过马裕此人楼乙仅见过他一面,在当初管季带人以长老会的名义,想要进入阚冬洞府所在地的时候。

    现在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再加上之前卓飞帮楼山打开洞府禁止,可想而知,卓飞应该是已经跟定宋承基了。

    楼乙在感叹对方手腕厉害的同时,又开始担忧起列药堂的处境了,原本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去之时,卓飞开口道,“小师弟刚来就要走吗?”

    楼乙转过身来,抱拳道,“见过八师兄。”

    卓飞跟马裕走上前来,对他说道,“师弟,现在的形势已经明朗,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宋长老的手段,你还没有见识过,一旦他真的出手,一切就都晚了。”

    楼乙没有接话,而是问道,“你这么做,师傅他知道吗?”

    卓飞微微一顿,不过还是开口道,“人各有志,相信师傅他应该明白,而且我意已决……”

    “明白了,那楼乙在这里先预祝卓师兄能飞黄腾达,一鸣惊人,师弟还有事,先告辞了。”

    楼乙转身又要走,这是卓飞有又开口道,“等等!”

    楼乙不得不再次回过头来,此时卓飞笑着说道,“还有一个人,我希望你也能见上一见。”

    楼乙眉头微微一挑,马裕转身走进了卓毅堂,过了不一会,里面有一个身影,慢慢走了出来,楼乙看到它的同时,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七师姐赵玉颖……

    “玉颖师姐!”楼乙抱拳道。

    赵玉颖看着他,似乎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不过她还是上前回礼道,“楼师弟。”

    楼乙看着她问道,“你不后悔吗?”

    赵玉颖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而后站在了卓飞的身边,后者抓住她的手,好让楼乙清楚的看到两人之间的关系。

    殊不知当初在风谷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两人的关系了,只是楼乙没有想到的是,赵玉颖会为了卓飞,放弃赵家最后的这份产业,拱手让给了对方。

    卓毅堂吗?原来如此啊……”楼乙喃喃自语道。

    他在心底默默的叹息,阚冬的徒弟,一个接着一个离他而去,先是三师姐离开了宗门,后是二师哥失踪,再后来的大师哥跟四师哥分别离开,现在又轮到七师姐跟八师哥。

    阚冬的这些徒弟,在他之前的就只剩下五师兄韩宝跟六师兄韩陆了,如果连他俩也被弄走的话,阚冬势必会受到不小的打击,这个宋承基实在是太厉害,这一手使得干净利落。

    既能釜底抽薪,又能让人产生阚冬人望不行,导致众叛亲离的下场,而他跟高大力都是后来加入的,即便站出来为阚冬说话,恐怕也没多少公信力,还可能被人当成是阚冬请来的托。

    楼乙心中百感交集,最终他选择了沉默,不过在临走之前,楼乙问了句孙管事人去哪里了,这让赵玉颖感到奇怪。

    列药堂虽然一直都是孙思药在掌管,可是他每次都会将发生的事情详细上报给自己,可是孙思药从来没有汇报过,他跟自己这位师弟的关系,这一点十分奇怪,让她不由得怀疑起楼乙的身份来。

    不过最终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指了指街角的尽头,丢下一句他被辞退了,就转身先行离去了。

    楼乙跟卓飞告辞后,径直走向了街道的尽头,这时马裕从后面走过来,卓飞跟他说了些什么,马裕随后也走向了街道尽头,并且暗中还指使了几个浩雪宗的弟子。

    楼乙沿着街道走去,沿途原本属于列药堂的十三家铺子,现在全部换上了卓毅堂的招牌,里面所有的伙计,大部分都换成了生人,至少楼乙从未见过这些人。

    当他走到最后一件铺子的时候,楼乙终于看到了列药堂的招牌,只是这块招牌,已经被摔成了三瓣,虽然又被粘合在了一起,可是那长长的裂痕,穿插在招牌上,格外的显眼。

    现在的列药堂一个伙计都没有,整个药堂看上去破烂不堪,甚至有被砸过的痕迹,一个老者颓然的坐在掌柜的位置上,唉声叹气。

    楼乙刚迈步走进列药堂,就听到那老者气息虚弱的说道,“客官请回吧,列药堂暂时不营业……”

    楼乙看着这位仿佛老了一二十岁的老者,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孙思药是一个愚忠之人,心心念念的都是当初赵家的救命之恩,即便是在赵家岌岌可危之际,他也是想办法来保全赵家这最后一份产业。

    然而他恐怕做梦也没想到,最后列药堂会被赵玉颖拱手送给卓飞,他一辈子的心愿付之东流,可以想象他此刻必定哀莫大于心死。

    孙思药见对方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抬起头来看了过来,结果看到了楼乙身上穿着的浩雪宗服饰,整个人瞬间激动起来,他颤巍巍的站起来,冲着他吼道,“只要老夫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们夺走列药堂的招牌!”

    楼乙瞬间明白过来,看来孙思药身上的伤,以及门外的招牌,再加上这里的一片狼藉,都是出自卓飞之手,然而令他心寒的是,赵玉颖竟然对此无动于衷。

    当初她那句辞退了,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就足以证明,她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孙思药以及如今列药堂的局面。

    楼乙感觉一团火在胸口燃烧,很想现在就去把卓毅堂砸个稀巴烂,然而他也明白,自己不能这么做,当下最要紧的就是带孙思药离开这里。

    空守着一个名存实亡的破招牌,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是他的话,楼乙宁愿牺牲掉所有,而保住这衷心的老仆,这样的人才是最珍贵的,些许财富又算得了什么。

    他不能去怪赵玉颖目光短浅,正如卓飞说的,人各有志,他无权干涉对方的决定,毕竟孙思药心系的都是赵家的这块祖产。

    就在他准备宽慰对方几句,顺便把自己想法说一说之时,门口被粗暴的推开,同时几个人推门而入,他们像是没有看到楼乙一样,抓起身边能砸的一切物件,开始疯狂的摔打。

    孙思药看上去伤的很重,几次想要站起来,却都无力的跌坐回去,楼乙始终冷眼看着这一切,因为他的神识发现了一个人。

    此人正是马裕,此刻就躲在不远处的一处位置,暗中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显然这一切都是卓飞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了解,自己跟这孙思药是否有联系。

    当初列药堂被问仙楼收购,这件事赵玉颖应该告诉了卓飞,而问仙楼的余孽到现在都没有捉到,这件事一直都是一根刺,死死的卡在宋家的喉咙上。

    如果让卓飞寻到任何蛛丝马迹,那他就算是立了大功,同时还能趁机除掉自己,那岂不是一石二鸟,名利双收吗。

    不过楼乙始终无动于衷,让马裕多少有些失望,楼乙没有跟他说任何话,而是转身离开了,他又回到了卓毅堂,并将自己需要的两味药材买到手,随后就离开了。

    自始至终他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直到出了清平县百余里之后,那跟踪他的人,才折返回去,将见到的情况告知了卓飞。

    卓飞并没有说什么,马裕倒是发了几句牢骚,说大好的机会就这么溜掉了,要是能趁机做掉楼乙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是大功一件。

    楼乙没有回宗门,而是直接去了安乐县,同时命令所有问仙楼现在所有的人,马上离开安乐县,他见到了列药堂如今的样子,终于让他下定决心,从花家的地盘离开。

    一个连自己地盘都能轻易舍弃的家族,很难想象如果宋家连续施压下,他们为了保全自己的家族,会不会最终将问仙楼给出卖了。

    家族历来都是如此,对于他们来说利益大于情谊,任何事情都必须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而楼乙不愿意这样做,他不想受制于人,所以他必须要寻求改变,离开安乐县,就是寻求改变的第一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