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六月之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六月之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刚走到典籍阁,就有人上前迎接,这让他越发觉得这阁主有些神秘了,跟着引路的再次来到后殿,一如既往的脏乱差,不过有了第一次的打击,这一次他倒是淡定了许多。

    薛忘情仍旧躺在案子上,时不时的来上几口,不过这一次他可没给自己喝,楼乙反而觉得他有些小气了。

    薛忘情睁着一双醉眼,瞥了他一眼,楼乙连忙恭敬的行礼道,“弟子楼乙,见过薛阁主。”

    薛忘情摆了摆手,随手丢给他一样东西,随后就让他离开了,不过离开前仍旧催促他,赶紧着手酿造之法,楼乙无奈的带着东西离开了,回到洞府之后立刻将其打开。

    结果他发现这东西上面记载了一种功法的介绍。

    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楼乙的心就剧烈的颤抖起来,当初清平浩劫,那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手,听肖管肖爷爷跟他说过,那人自称血婴老祖,使用的是一门十分残忍的功法,好像叫做。

    而据刘元后来说,这所谓的吞婴术,很可能就是化婴**的残篇,这化婴**乃是当初造成过滔天浩劫的功法,当时以此凶厉功法,还曾创建过一个盛极一时的邪宗。

    后来因为此功法荼毒生灵,天理不容,与数千年前,被大能者围剿,最终泯灭在了中州,至于那些党羽也做鸟兽散,自此之后再没听说过有化婴功的出现。

    这血婴老祖也是机缘巧合下,误闯入一座年代久远的古墓,从里面夺得半部经书,参悟后领悟了一套吞婴决,后来借此屡屡作案。

    只是此人生性凶残,作案从不留活口,因此即便想要捉拿他,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且此人还擅长炼制血尸,将被摄取灵魂的尸体,精血抽干之后,以密法操控,让它们出去为其采集血食。

    如此一来,即便是被人发现,也能够通过牺牲血尸来规避风险,只是有一次他在残杀平民之时,不小心被北州一个姓萧的大能修士撞破,两人发生大战,最终被他重伤逃逸,这才有了北域的无妄之灾。

    楼乙看着这上面记载的东西,再结合到楼山当初施展的诡异术法,心中已经大半肯定,这就是化婴**,或者说是吞婴术。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他大哥为何会如此邪恶的功法,而且再想到宗门不时有人遇害,都是灵魂被摄走,看来这件事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了。

    再想到长老会的推诿,让楼乙更加肯定,这楼山必定就是宗门修士失踪的罪魁祸首,然而当他又想到楼山当初那悲痛欲绝的眼神,苦苦哀求自己离开的声音,楼乙一颗心又有些犹豫了。

    他必须要搞清楚,他大哥楼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这个样子。

    想通了这一切后,楼乙开始派人盯着楼山的一举一动,等待着对方再次上门,然而自从上次见面后,楼山就再也没有来找过自己,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

    他不得不再次去了一次典籍阁,这件事情相信薛忘情,能够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结果过他吃了闭门羹,薛忘情找人告诉他,没有酿造好人生八苦之前,不要再来这里。

    楼乙满肚子郁闷的回到了洞府,他去找了高大力,不过对方没空见他,说是要专心酿造人生八苦,楼乙没有办法,也只能等着。

    按照高大力的说法,这酒至少需要六个月的时间才行,而且需要的东西十分的多,材料这方面,就只能拜托楼乙来搞定了。

    楼乙扶额一阵头疼,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只得着手去准备材料。

    所谓的人生八苦,说白了就是以八种材料酿造的米酒,主料就是灵米灵谷,这个他手里有的是,但是高大力强调,品阶越高的灵米灵谷,酿造出来的人生八苦越好,耗时也越短。

    说起来他们两个倒腾灵田已经不断的时间了,也是时候研究一下上品灵米的杂配之法了。

    不过高大力告诉他,目前他还在研究酒方,灵米灵谷的事情,他可能抽不出时间来,所以后续的一切,都成为了楼乙自己的事情,让他颇感郁闷。

    首先人生八苦需要一种枯藤树的花,而且还必须是百年年份的青花,花蕊至少要有十芯才行,此花也名爱别离,悄悄对应着人生八苦之一,可谓是应情应景。

    其次就是黑白天麻子,这是一种十分奇特的草籽,古有混沌分阴阳之说,这黑白天麻子,乃是一种十分奇特的灵草,天生黑白两色,果实也是黑白分明,而且草籽非常奇特,当初被发现的时候,有人曾经做过实验,被喂食的灵禽,无论单独服用白色或者黑色的草籽,灵禽都会死于非命。

    一段时间以来,它也被当成毒草对待,直到很久之后,有人尝试将其一同研磨后入药,这才发现两种草籽能够完美互补,成为了救命良药,因此它也被称为生死草。

    不过这天麻子不太好寻找,需要深入赫连山脉当中,这东西就连花家也没有存货,因为它是炼制还魂丹的必备材料,楼乙甚至想过去找薛忘情讨要。

    然而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不明白薛忘情为何非要让他酿造这人生八苦,这分明是在给他出难题啊……

    剩余的几种材料倒还好说,只是有一味材料比较麻烦,空猴果

    所谓的空猴果,生长于悬崖峭壁之上,而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悬崖峭壁之上有一种灵猴,名字叫做醉猴。

    顾名思义这猴子,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好酒,而空猴果原本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猴儿果。

    只是后来人们发现,猴儿果的果壳内,蕴藏着甘甜芬芳的果液,而这种果液十分适合酿酒,可是大家还发现,猴儿树十分稀少,且都把持在一些强大的灵猴手中。

    寻常修士根本靠近不得,更何况这灵猴之中还有猴王的存在,那可是媲美元婴期修士的存在,有谁胆敢触其眉头。

    而且除了灵猴之外,这猴儿树四周,也并不太平,常有猛禽毒蛇环伺,一不小心就会尸骨无存,因此这空猴果又被戏称为看得见,取不着,求而不得。

    楼乙需要在六个月内凑齐这八种材料,交给高大力酿制人生八苦,时间看上去很久,可是实际运作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就拿灵米这件事来说,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酿造一坛人生八苦,就需要上百斤的灵米。

    要知道上品灵米,不比中品灵米,出现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一,他现在虽然能够收获中品灵米,可是要种出上品灵米,还是非常困难的。

    他也不是没想过以中品灵米凑数,可是根据高大力的解释,如果以中品灵米酿造,酒的品质会大幅下降,而且酿制的时间也会变长,六个月的时间,绝对酿制不出十坛人生八苦。

    而薛忘情既然让他酿造十坛人生八苦,应该早就算准了这一切,他总感觉对方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他这么去做,这个薛阁主太过神秘,他不想有任何的疏忽大意。

    上品灵米,空猴果,枯藤青花,黑白天麻籽,这五种需要他亲自去弄,至于剩余的三种离怨草,伤寒花,金刚藤果他都有了出处。

    离怨草跟伤寒花都能从列药堂寻得,至于金刚藤果,花家就有现成的。

    其他的东西一时也急不得,他决定先去一趟列药堂,将离怨草跟伤寒花先搞到手再说,至于金刚藤果,他会让阚冬亲自去取,在心里的芥蒂没消除之前,他暂时不太想跟花家的人有所接触。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装,楼乙就动身出发了,只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次的清平之旅一点也不太平……

    自从有了上次的事情之后,清平县已经大不如前,原本聚集而来的民众,渐渐的逃离了这片区域,楼乙在前往的途中,发现原本依山而建的山村,竟然十室九空,村民全都不见了。

    更有甚者整个村庄死气沉沉,像是好久没人居住了的模样,而且这些空了的村子,到处能够看到刀斧留下的痕迹,破烂的围墙以及坍塌的房屋。

    当初那些打着寻找问仙楼余孽的不法之徒,将清平县周边村落祸害的不成样子,那些山民为了躲避暴行,有的躲进了深山,有的干脆撇家舍业逃往外地,好端端的一片祥和之地,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楼乙心中感概万分,也为当初白头金雕所做之事感到愤慨,只是凭他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又如何奈何得了已经结婴化形的白头金雕。

    带着满肚子的郁闷,他落到了清平县的北门,此时的清平县到处都是浩雪宗的修士。

    上次时间之后,公孙家强势入驻,引得宋家不得不做出调整,于是只要是跟浩雪宗搭上边的修士家族,都涌进了清平县中,于是就造成了这百家争鸣的景象,只不过大家都很清楚,如今的清平县,还是掌控在公孙跟宋家这两大巨头手里,公孙家掌控者原本属于问仙楼的东西区域,而宋家则掌控者乾家当初所在的南北区域。

    剩余的世家只能忍气吞声,蕴藏在两家的羽翼之下,即便是花家也不例外,楼乙没有去管这些事情,因为清平县的一切,暂时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