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兄弟再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兄弟再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站在谷口,却始终不敢开启禁止,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如今的楼山,想着数年前发生的那一幕,楼乙就感到不寒而栗。

    这几年他一直都在麻痹自己,让自己觉得当初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是如今他再次看到楼山,那可怕的一幕就再次浮上心头。

    九年前的某一天,楼乙刚刚成为外门弟子,抱着兄弟团聚的想法,他来到了楼山所在的地方,原本以为两人许久未见,应当是一番激动相拥的场景。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楼山那冷漠的眼神,以及他眼神深处释放出来的森冷杀意,他不是自己的大哥吗?为什么会想要杀掉他。

    楼乙带着侮辱与不解,从楼山的住所逃了出来,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讲过对方,而楼山也再也没有来看过他,两兄弟就此疏远,从此断了联系。

    可是九年过去了,楼山又出现在了他面前,而且是作为宋承基的说客,他觉得自己接受不了,他宁愿自己从来都没有过这个哥哥。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并堂而皇之的将禁止去掉了,楼乙转头看去,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八师兄卓飞。

    卓飞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了,将楼乙晾在了原地,楼乙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宋承基的手已经伸的如此长吗?除了钱贵之外,卓飞竟然也被其收服了。

    那么是不是代表,如今自己这边,早已经被对方完全渗透了,宋承基如此做法,是不是等于告诉他,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下。

    楼乙突然苦笑起来,自己实在是太年轻了一些,不过想想也是,自己才不过十来岁,怎么跟这些已经活了快百年的老家伙相提并论,恐怕不只是宋承基,公孙弘估计也安排了人在里面吧……

    两兄弟就这样见面了,楼山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径直走到他的面前,笑着说道,“我的好弟弟,这么多年没见,你就这么招呼亲哥哥的吗?”

    楼乙叹了口气道,“大哥”

    两人僵在原地,楼山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楼乙摇了摇头,“不方便!”

    楼山自嘲的笑了笑道,“也罢,也罢……”

    楼山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谷内的风光,楼乙则心情复杂的跟在其后面,两人的身份倒像是换过来了一样,反倒是楼山更像是主,而他自己却像是客人。

    楼山虽然是在观看风景,可是神识却始终都在楼乙身上,他这次来的目的有两个,一个自然是充当说客,让楼乙归附到宋承基这边,另外一个目的是宋家也不知道的。

    楼山原本对于自己这个弟弟早就失望透了,因为他这个弟弟,资质平平,早在数年前他就断定,自己这个弟弟,恐怕一辈子只能止步与褪凡期。

    可是当他再次听到楼乙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经过多方了解后,他才发现,自己这个弟弟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不仅筑基成功,更成为了阚冬的左膀右臂,而且还不止如此,他竟然还身怀许多秘密,这就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十分好奇了。

    当然这一切其实都不是他的本意,楼山的身体之中沉睡着另外一个灵魂,而他的性格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这个灵魂在作祟,它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楼山的性格。

    这一切他自己并不知道,而楼乙虽然也觉得奇怪,为何他这位哥哥性格变化如此大,却始终找不到原因,而这灵魂却在利用楼山,加快自己苏醒的脚步。

    他其实对于楼山的身体并不满意,甚至都不愿意去夺舍对方,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楼山的资质同楼乙一样,资质平淡无奇,如果不是它小小的使了些手段,恐怕他也混不到今时今日的地位。

    宋承基能够修为突破,也是他的功劳,只不过它这么做有自己的判断,如果想要灵魂完全复苏,它必须要一具更好的肉身,而宋承基能够帮助他找到合适的肉身。

    两者的交易是私下的,就连楼山本人都不知道,这两个家伙狼狈为奸,什么道义,什么廉耻,早就抛诸脑后,这次安排它来这里,也有它自己的意图。

    它感觉到这个小家伙身上,寄宿着不得了的东西,只是究竟是什么,它还没有弄清楚。

    更为重要的是,它看不透这个小家伙,它的身上仿佛有什么,能够屏蔽它的窥视,要知道它即便现在虚弱,可仍然是元婴期的灵魂,对付一个筑基期的小鬼,却看不透他,这本身就非常奇怪了。

    楼山在打量他的同时,楼乙也在默默的观察对方,他总感觉楼山的气息怪怪的,让他十分的不舒服,甚至有一些熟悉,又有一些陌生。

    两人走到一片凸起的石壁旁,楼山转过身来说道,“宋长老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你没得选择。”

    楼乙看着他道,“你帮我告诉宋承基,人各有志,恕难从命!”

    楼山咧着嘴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蠢,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点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

    楼乙摇了摇头道,“别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就在这时楼山突然将手伸了过来,一股诡异的气息,透过他的手掌,想要渗透到他的身体之中,这股气息十分邪恶,让他身体产生巨大的反应。

    他本能的想要逃离,可是却发现被这股气息给锁定了,他竟然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这股气息在体内流转。

    楼乙心中万般焦急,楼山正在窥探他的秘密,而且他能够感受到,那股诡异的气息,正在沿着经脉向上运转,想要进入到他的识海当中。

    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的哥哥,是从什么地方,学的如此诡异的招数,这不像是浩雪宗的功法,倒像是什么邪门歪道。

    可是他却反抗不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缕金光从其眉心处浮现而出,随后无数金文快速笼罩他整个身体,楼乙身体猛的一震,随后他仿佛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当他张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一缕血气逃进了楼山的嘴里,楼山本人则痛苦的抱着脑袋,像是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一般。

    楼山满头大汗,突然双手紧紧抓住楼乙,用尽力气说道,“远离我,远离我,永远不要啊!”

    此时的楼乙处于震惊之中,因为他发现楼山的眼神不一样了,他好像万分的痛苦,可是他的话语没有说完,他整个人的气质又发生变化了,之前的他又回来了。

    楼山什么也没说,就快速离开了,这一点让楼乙十分不解,可是他心里突然觉得慌慌的,尤其是当楼山用近乎哀求的语气,求着自己远离他的时候,不知为何楼乙感觉自己非常难过。

    这种感觉十分诡异,让他久久立于原地,直到过了很久,他才茫然的看着四周,这时他才发现,楼山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带着满肚子的狐疑,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盘膝坐在练功室里,只是特别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总也入定不了。

    而此时此刻,楼山也回到了他的洞府之中,他像是疯了一样,甩着一根鞭子,拼命的抽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抽还一边狞笑道,“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次日清晨楼乙神不守舍的走出了洞府,外出前往炼丹阁之时,听到有人在议论什么事情,凑近之后一打听,才听说昨夜有两个内门的弟子,莫名其妙的死了。

    而且听他们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这两人的魂不见了,要知道人的三魂七魄乃是缺一不可的,这影响到来生的转世,可是这两人魂不见了,就失去了转生的机会。

    楼乙没来由的觉得心里有些慌乱,这时他又听到了一个奇怪的传言,据说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有发生,几乎每隔一个月就会发生一次,不过至今都找不到原因。

    事情上报给长老会,到现在也没有任何音讯,弄的整个浩雪宗上上下下人心惶惶的,楼乙一颗心沉了下去,他想到了当初楼山对自己所作所为,没来由的将这两件事情结合到了一起。

    他决定抽时间问问阚冬,看他是否知道楼山用的是什么招数,不过他来的不巧,阚冬有事外出至今未回,楼乙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走进了炼丹室。

    结果因为心事重重,这一整天都不在状态,连续毁了几炉丹药后,他还是放弃了继续炼丹的念头,打开门正要离开,却恰巧看到阚冬推门进来。

    楼乙随后就把当时的情形跟他一说,谁知道阚冬听后脸色大变,上下仔细的打量了许久,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位哥哥应该是被人操控了,而且此人修为极高,不然断然不会使用这摄魂之法……”

    楼乙看到阚冬如此紧张,自然明白这摄魂之法非同小可,只可惜阚冬也是一知半解,楼乙只能前往典籍阁,看看能否从典籍中,寻找到关于这摄魂之法的线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