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赫梅铁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一章 赫梅铁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路漫无目的的乱闯,很快他就带着高大力走进了赫梅山脉的深处,赫梅山脉三十七处区域,有五处是绝对不能涉足的,而楼乙目前恰巧就处在其中一处危险区域的外围。^^%^''

    他寻了一处还算宽敞的岩洞,背着高大力就躲了进去,高大力伤的极重,主要原因就是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吃了华溢海全力一击,胸骨碎的七七八八,心脏跟肺部也是受伤严重,有些碎骨刺穿了他的肺部,楼乙也只能先用丹药为其吊命。

    现在终于暂时安全了,楼乙将高大力轻轻的从身上放下来,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些灵米梗,简单的搭建了一张简单的稻草床,才又将他小心翼翼的挪到了床上。

    此时高大力身体已经完全被血浸湿,如果不是丹药吊着一口气,恐怕现在也没救了,楼乙神识慢慢侵入到他的身体之中,结果发现内部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华溢海那一掌竟然还暗含了毒素在里面,此时高大力的心肝脾肺肾均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毒伤,看来华溢海那一掌是奔着要他命去的,根本就没考虑过手下留情。

    楼乙叹了口气,身体涌动着木灵气,开始先从内部梳理高大力的五脏六腑,将毒素顺着破损的脏器往外推。

    高大力虽然仍处在昏迷之中,可是这种拔毒的过程十分痛苦,当初端木青其实也是如此,只不过他情况更严重一些,然而高大力是刚刚如此,受到的伤害可想而知。

    一丝丝蓝绿色的毒素顺着高大力裸露在体外的碎骨排泄出来,楼乙以灵气形成容器,将这些毒素收集起来,他必须十分的小心,毒素一旦外泄,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万一被华溢海追踪到的话,他感觉自己未必能有机会再次逃脱。

    高大力在昏迷中哼哼唧唧,豆大的汗滴不断的从身体滑落,浸湿了身下的稻草,楼乙尽量不太刺激他的伤势,可是却事与愿违,他如果要治疗高大力,就必须排出他体内的毒素,只有这样才不会留下后遗症。

    即便他再疼,也只能当做无视了,排毒整整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总算是将体内的毒素拔除了,可是五脏六腑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损伤,需要时间来调理。

    楼乙左手操控着水灵气不断去抚平对方的伤口,右手的木灵气则游走他周身的经脉,让他能够自行恢复灵气循环。

    然而有一个意外情况发生了,高大力的体内有一股十分奇异的火焰,同自己这两股灵气都产生了冲突,再加上高大力受伤,它们自发开始护主,楼乙努力了好几次,都无法帮他建立灵气循环。

    事情陷入到了困境之中,无法建立灵气循环,对方就无法自愈,仅靠丹药是不能一直维持机能的,毕竟丹药内也是蕴含毒素的。

    他还不敢强行冲击高大力的经脉,他不确定对方在这种状态下,能否承受住他的灵气灌体,楼乙看着痛苦"shen yin"的高大力,陷入到了一筹莫展的境地之中。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楼乙再次将高大力背在身上,他不敢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唯恐别人寻找到他们,现在虽然解决不了高大力的灵气循环,至少体外伤都已经无碍了。

    楼乙带着高大力稀里糊涂的就走进了旁边这片危险的区域之中,只是刚刚走进来,楼乙就感觉到了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本能的就想要逃走,可是就在这时外面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甚至他还感知到有不少人,正在向着这里聚集,他一下子陷入到了两难之中。

    两边都很危险,最终他还是想选择了继续往里走,因为外面是必死之路,至少往里走可能还有一线生机,然而楼乙却没有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诡异的从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出现,而后又诡异的一闪消失不见。

    看它的动向,似乎是追着楼乙而去的,对此楼乙并不清楚,因为他突然感觉到周围涌起了冰雾,而且越来越厚重,寒冷的冬霜肆虐在周围,阻碍了他的视线,让他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而就在这个时候,空中传来一个声音,“咕咕咕”

    “咕咕咕”

    声音一直持续在四周,楼乙却分辨不出声音具体的方位,猛的他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快速接近,楼乙猛的往左一闪,他眼睁睁的看着一道诡异的白色影子,呼啸着从他身边一冲而过。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臂传来疼痛感,测过头来一看,脸色瞬间一变,因为他看到自己的肩头不知何时多了三道血口子,而之前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受伤。

    “到底什么鬼东西”楼乙小声嘟囔道。

    他回头看了一眼背上的高大力,发现他没受伤,这才悄悄松了口气,而就在这时那白影突然再次降临,这一次来自他的正上方。

    刺骨的冬霜夹杂着大量的寒雾,呼啸着砸在他的脸上,楼乙想要阻挡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好在这关键时刻,腰侧的金色饲育袋突然金光大胜,一道紫光冲天而起,与那白影撞到了一起。

    楼乙听到小紫跟那诡异的白影,同时发出惨叫声,比起小紫来,楼乙更在意,希冀自己的到底是何物,为何追着他不放。

    那生物似乎是禽类,声音有点像姑获鸟,可是姑获鸟乃是上古异兽,而且姑获鸟应该是红色的,叫声若婴儿啼哭,这家伙叫起来却如同老妇,而且它的颜色如雪一样。

    楼乙又仔细想了一下,刚刚好像隐约间还看到了许多的黑点一闪而过,他将这些结合到了一起,结果还是没有搞清楚对方是什么,不过从刚才的啼鸣来看,那家伙应该是受伤了。

    楼乙去查看了一下小紫的伤势,发现它的身上竟然多了七八道一尺多长的伤口,几乎从头到尾一贯而过,而且伤口很深,此刻正流着紫色的血液。

    楼乙赶紧帮它止了血,同时喂了几粒丹药跟饲育丹,这小家伙才慢慢不抽搐了,楼乙心疼的将它送回了饲育袋,自从收服了小紫,它已经好几次帮他挡了威胁他生命的攻击。

    都说兽无人性,那小紫的行为,又算是什么呢?自己不过才刚刚收服它,它就已经救过他数次了,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楼乙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背着高大力往前面赶,不知道是不是那白色影子不在的关系,风霜明显的停了下来,楼乙的眼睛勉强辨别了一下方向,快速的向着东面移动,他需要在日落之前,寻到安全的地方落脚。

    突然他的脚下被什么东西隔了一下,让他差点摔倒,他稳住身体后,抄手一摸,摸到一些东西,他面色明显一怔,将脚下的雪扫空之后,面前的脚下,多出来五六个黑色的铁疙瘩。

    正是之前怎么找也再没有找到的铁梅树花骨朵,楼乙来不及思考这里为何会有此物,就将它们收起后带走了,经过半个多时辰的折腾,楼乙总算是寻到了一处满意的避难所。

    这是一处避风的山石,由两大四小六块岩石构成,两块巨大的岩石一直向上延伸,一眼看不到头,剩余几块岩石则深埋在地底,楼乙看不到它们具体的模样,不过似乎在它们中间有个洞,正适合他避难之用。

    他将高大力安置在了洞口内的空间里,他则整夜都守在洞外,生怕白日那鬼影子突然袭击,伤害到高大力。

    就这样一夜无眠,整夜他都在研究那几颗铁梅树的花骨朵,不断的用木灵气对其进行催化,虽然并没有具体的收获,但是却让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这些被催化后的花骨朵,每个上面残留的碧绿色的花纹各不相同,仿佛冥冥中预示着什么一样。

    他绞尽脑汁也没搞清楚这里面蕴含着什么秘密,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缕朝阳顺着洞口位置照射了进来,楼乙的眼睛被晃了一下,连忙抬头往外看,只一眼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昨天寻到的这个地方,那里是什么石洞,分明是一处树洞,他原本以为的那两处大的岩石,竟然是一颗真正的赫梅铁树,而那四块所谓的小岩石,却是它的树根罢了。

    楼乙激动的走出树洞的洞口,抬头望去,只见一颗巨大无比的铁梅树,傲然矗立在白雪之中,黑褐色的树枝在白雪的覆盖下,不时的能够看到一丝蛛丝马迹,粗大的树干错综复杂的交错在一起。

    这竟然是两棵缠绕生长的铁梅树,难怪自己会错误的以为这是两块巨大的山岩,实在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看着巨大无比的铁梅树,楼乙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只是他不明白,这消失了无数载岁月的铁梅树,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突然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楼乙激动的喊了出来,“花骨朵,对!没错的……一定是花骨朵的缘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