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请神容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请神容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回到问仙楼,剩余的事情都交给了高大力跟李敢,两人带着问仙楼仅剩的人,开始大肆搜刮乾家的地库,将那些打包好的货物细软,统统运向了问仙楼。

    花家的几位长老目光闪烁,要知道这笔财富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花家现在正在图谋钱家所在的安乐县,手头正缺少一笔资金,这次来清平县帮忙,其实也是打了捞一笔好处的打算,顺带将问仙楼纳入自己的家族之下。

    然而他们的这个举动,其实早就落在了楼乙的眼里,不过好在目前来说,花家心里还有忌惮,毕竟之前的惨烈让他们摸不清楚楼乙真正的底牌是什么。

    而楼乙也从端木青那里得知了金甲女子对他的警告,如若不然的话,他真的不介意再浪费一根翎羽,震慑一下这些意图不轨的花家长老们。

    花舞月看着面无表情的楼乙从身边走过,就明白楼乙这是对他们有了成见,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宴席,花家如此劳师动众,自然不会就这么空手而回。

    如果楼乙不拿出足够的诚意出来,恐怕就算是她也无法说服这些长老,毕竟无利不起早啊……

    古语有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楼乙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现在问仙楼遭受重创,大量人员的伤亡,需要大笔资源用于安抚,然而这次花家如此兴师动众,虽然实质上并没有帮到他们什么,但是毕竟双方还是盟友,而他对花舞月本人也是十分敬重的。

    楼乙坐在问仙楼的议事厅内,有些头疼的按着自己的额头,白头金雕的屠杀,让他已经失去了与宋家缓冲的机会,最重要的是,他也失去了继续留在清平县的资格。

    因为浩雪宗不会任由外来势力屠杀自己宗门的长老与弟子,这一次宋家鼓捣这么多人前来,目的就是为了寻一个动手的由头,好将他们连根拔起。

    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不禁楼乙没想到,就连宋家这边也是始料未及吧……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寻找下一个栖居地,这里是肯定呆不下去了,而且让楼乙还很头疼的是,一旦离开了浩雪宗所掌控的地界,到时候问仙楼所要面对的生存环境就将更加严峻。

    面具下的双眼深邃无比,楼乙陷入到了沉思当中,这时议事厅外传来了侍卫的通报,随后花舞月带着花如眉从外面走了进来,楼乙的神色微微有一些不悦,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花长老来啦,这次真要多亏花家的帮助,不然还真不知如何收场了。”楼乙说话的时候神情十分冷漠,没有丝毫的面部变化,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说反话。

    花舞月原本微笑着的脸,也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她看着楼乙,看的楼乙有些难受,可是楼乙心里的确是有怨气的,于是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花如眉想要调和这尴尬的气氛,这时花舞月突然开口说道,“小子你有一些让我失望了。”

    楼乙深吸一口气,头慢慢的低了下去,花舞月说的没错,现在问仙楼岌岌可危,争一时的嘴痛快,丝毫解决不了现在的困境,他相当于同时得罪了三个庞然大物,乾回宗,浩雪宗跟宋家,前两者还好说,毕竟不是一手遮天的一言堂,然而宋家这个庞然大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现在需要一个实际的靠山,楼乙感到十分烦躁,主要的原因就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初他想要在宗门内出人头地,结果恰逢宋家扩张势力,现在的浩雪宗三足鼎立,他如果此时公布身份,公孙弘那边不会帮他,问仙楼还是得不到浩雪宗的庇护,相反必定会被宋家针对。

    而这一次的事件,他原本想要将损失降到最小,可是白头金雕的残忍嗜血,杀光了所有围攻问仙楼的修士,几乎算是把该犯的忌讳都犯光了,他已无回头路可走。

    是自己引来的花家,他应该早就算到了现在的结果,那么自己又何必冷嘲热讽,楼乙苦笑一声,还是自己太年轻了,没有拎清楚现实啊……

    楼乙抱拳对着花舞月说道,“对不起花长老,是小子不好,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小子一般见识。”

    花舞月看了他一眼,拉着花如眉做到了椅子上,慢悠悠的说道,“总算还不算太蠢,还有得救。”

    楼乙说道,“请花长老指条明路给小子吧。”

    花舞月用手指敲着桌子,看着楼乙说道,“现在最完美的解决办法,就是你入赘我花家,成为我花家的姑爷,到时候花家会成为你最强的后盾,你也可以放手去施展抱负。”

    楼乙苦笑着说道,“还有第二种办法吗?”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花如眉的身子明显的颤动了一下,楼乙心里虽然觉得有些残忍,可是他目前对花如眉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他也知道花舞月的真实想法,可是感情这东西,是需要看缘分的,强求的情感,只能是一方欢喜一方痛苦罢了,久而久之也只能使双方都痛苦,这又是何必呢。

    花舞月幽幽叹了口气,心里也是颇为不爽,自己女儿金枝玉叶,相貌也是上上之选,你这毛头小子竟然还不乐意,如果不是真的为了自己的女儿幸福,恐怕她早就答应跟宋家联姻了,因为这样做才是一个掌权者应该考虑的事情,而不是将自己的女儿塞给一个像他这样的毛头小子。

    花舞月顺了顺气,说道,“原本我已经想好了第二条,不过我料想你也不会同意,那么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同花家合作,可是如此一来你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才行……”

    楼乙叹了口气,花舞月所说的诚意,自然也是楼乙心里觉得难办的地方,可是他没有办法,要么放弃问仙楼,带着剩余的资源离开,将所有问仙楼的人遣散,要么答应她的要求,除此之外再无更好的办法了。

    楼乙试探着问道,“那花长老以为,多少诚意才算足够?”

    花舞月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来回翻了翻,楼乙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就按照花长老所说的吧,不过长老一定要确保我问仙楼不受到各方袭扰,能够安稳的度过这段时期。”

    花舞月深深的看了一眼楼乙,这小子如此淡定,想必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她为自己没有看错人而感到欣慰,拿得起放得下,方为大丈夫所为,此子日后必定不凡,只是尚需时日磨练罢了。

    花舞月起身告辞,让花如眉留下来陪着她,然而第一次花如眉没有遵循她娘亲的意愿,在花舞月离开后不久,就一个人掩面离去了。

    楼乙于心不忍,悄悄的跟了上去,结果发现她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偷偷的抹眼泪,不知为何她的眼泪让楼乙有一种做错事的感觉,犹豫再三后,还是走过去做到了她的身边。

    “你来干什么?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说完花如眉就打算起身离开,却被楼乙一把抓住她的手,她身体颤动了一下,更是用力的想要挣脱出来。

    楼乙尴尬的松开了手掌,看着她几步就消失在了视线里,楼乙低下头叹了口气道,“对不起花师妹,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

    在花舞月的努力下,花家众人最终同意了与问仙楼的合作,楼乙不知道她具体用了什么办法,但是恐怕还是在拿他与自己女儿做了文章的吧,想到这里他就更加感叹自己的渺小,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最终问仙楼在花家的帮助下,整体的迁出了清平县,楼乙看着自己曾经打拼过的地方,暗暗发誓自己终有一天还会回到这里。

    孙思药没有一同跟着离开,楼乙猜测应该是赵玉颖的意思,虽然孙思药委婉的表达了想要将列药堂赎回去的意思,可是楼乙却装了一次糊涂,因为他很清楚,赵玉颖根本不懂得运转,到时候列药堂只怕会成为牺牲品。

    他告诉孙思药,虽然问仙楼离开了清平县,可是列药堂名义上还算是问仙楼的产业,不过现在他要求列药堂打着花家的旗号,如此一来在清平县也无人敢针对他们。

    这一切也得到了花舞月的认同,毕竟她们也是需要为灵药灵草寻找一个销路,不费一兵一卒就在清平县站住了脚跟,花家那些长老自然也是无话可说的。

    问仙楼将暂时隐姓埋名,同安居安乐县偏欧一角,一切都将重新开始,好在这次虽然损失惨重,精锐却保留了近七成,这是楼乙唯一感到庆幸的。

    花家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了乾家这几年经营的所有利润,也就没有过多的怨言,楼乙虽然觉得这次大出血伤筋动骨,可是他却没有后悔自己这么做,些许的利益丢失了还能再赚回来,问仙楼没了的话,一切就都不复存在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