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六十章 邀买人心(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章 邀买人心(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许金铃的离去,让楼乙倍受打击,以至于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他都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之中。

    他十分的纠结,不知道当初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都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只是自己没有想过后果会是这样,他只有期盼着许金铃在外诸事顺心,不要碰到危险才好。

    半个月之后,楼乙重新振作精神,此时他来到了阚冬居住的地方,这半个月来,自己的这位师傅,似乎也是心灰意冷,竟然一直没有去炼药阁,看来是准备放弃了。

    可是这对于他来说,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阚冬为炼药阁管事长老,即便不会有什么便利,至少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害他。

    可是一旦阚冬放弃了这个位置,那么其他势力必然会插手,从阚冬这次的态度来看,似乎对方来头不小,很可能就是宋家,不然不会让阚冬这么憋屈。

    楼乙站在阚冬洞府门前,深吸一口气而后触碰了洞府门口的禁止。

    过了好一会,里面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进来吧……”

    面前的禁止悄然退却,楼乙迈步走了进去,原本楼乙以为,身为宗门的长老,住的地方必然会有所不同,结果却是让他大吃一惊。

    阚冬住的地方确实够大,可是竟然什么装饰也没有,一切都跟他当初分到洞府的样子一般,到处空空荡荡的。

    一个略显萧瑟的身影,就那么安静的坐在廊子旁的长椅之上。

    楼乙走上前去,送完弟子礼后,对阚冬说道,“师傅,您难道真的就打算这么放弃吗?”

    阚冬自嘲的笑了笑,落寞的说道,“不放弃又能如何,如今的浩雪宗完了……”

    楼乙平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同他一样看着前方,而后说道,“如果我说我可以改变这一切呢?”

    阚冬突然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转头看着他说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楼乙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您是否还有抗争下去的决心。”

    阚冬看着自己这个小徒弟,他似乎从来没有认真的了解过他,当初他收楼乙为徒,也不过是看上了他外门榜首的身份。

    然而他这个小徒弟却险些被人害死,而害他的人九成九就是宋家的人,他深知宋家在这浩雪宗内的势力,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帮他讨还公道。

    这也导致他选择刻意的疏远与这个小徒弟的距离,时不时就选择闭关,而现在事情又一次摆在了台面上,只是这次对方要对付的人换成了他自己。

    阚冬深感无力应付,宋家这些年到处打压他人,俨然已经将浩雪宗当成了自己家的产业,几方势力虽有钳制之意,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渗透,宋家已经渐渐遏制不住。

    如若不然的话,宋家又如何会冒着被其他势力阻挠的情况下,还敢打炼丹阁的注意,显然他们早就筹划许久了,阚冬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胜算。

    现在自己这个小徒弟,却在问自己有没有抗争下去的决心,说实话他真的没有,可是不知为何,阚冬感觉自己这徒弟的眼神异常坚定,清澈见底。

    他的心微微的震颤了一下,问道,“有又如何?”

    楼乙笑着说道,“如果师傅愿意拼一次,希望师傅尽量守住您现在的位置,至于其他的交给徒儿来办就好了……”

    “你凭什么?”阚冬问道。

    “请恕徒儿暂时不便透露,不过我可以保证,即便你我失败了,咱们也能全身而退。”楼乙说完这话,手轻轻的拍在了饲育袋上,只见十数条银光闪烁,一条条银纹管蛇出现在了阚冬的面前。

    阚冬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幕,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楼乙趁机说道,“这只是我的一个小秘密而已,师傅可愿意放手一搏?”

    阚冬的神色看上去有些异动,楼乙知道自己需要更加刺激他一下,于是问道,“师傅的洞府内可有炼丹室?”

    阚冬看了他一眼,而后说道,“南厢那边有一处。”

    阚冬带着楼乙走去南厢,一个时辰之后,两人走出了炼丹室,阚冬满脸的难以置信。

    “你到底是什么人?”阚冬问道。

    楼乙神秘的笑了笑,回答道,“我是谁并不重要,只希望师傅您能答应徒儿,下定决心放手一搏。”

    阚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说道,“好吧,老夫这一辈子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岂料到头来却被这些小人欺压,既然徒儿有办法改变这一切,那老夫又何惜这条老命。”

    楼乙笑着说道,“师傅您放心,一切有徒儿在,不会让您出事的。”

    阚冬挥了挥手,楼乙起身告辞,等楼乙离开之后,阚冬抬头看了看天空,苦笑着说道,“就算是骗骗自己也好,总也要留下点念想才是啊”

    楼乙虽然出了阚冬的洞府,但是他也很清楚,阚冬并不信他能改变浩雪宗的现状,毕竟宋家经营多年,浩雪宗上上下下几乎都被其渗透了,而且宋家更掌握着两大权力机构之一的长老会,除了公孙弘之外,无人能够制衡他们。

    楼乙现在想要做的第一步就是瓦解宋家刚刚伸出手,还没有得逞的这几处地方,他心里已经有了几个目标,于是他从阚冬这里离开后,径直就去了灵药园。

    他有一笔大买卖要跟花舞月谈,如果这件事成了,那么第一步也就算成了,花家虽然不是十三世家,可是却也是仅次于它们的存在。

    而且在来之前李敢曾经跟自己说过,说有一个家族取代了钱家的地位,楼乙思来想去,目前能够发挥这么大能量的,恐怕就只有花家了吧。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就跑去跟花家谈交易,总得准备一份大礼不是,楼乙相信自己准备的这份大礼,对方肯定喜欢,而且还无法拒绝。

    灵药园历来都在花家的掌控之中,甭管是谁都别想把手伸进灵药园,即便是公孙弘或者宋家都不行。

    花家在浩雪宗的代表就是花舞月,她可是花家嫡系实权人物,她夫君过世的早,只留下了一个女儿,所以她对这个女儿可算是捧上了天。

    浩雪宗不少人都曾经打过花如眉的主意,不过最终的下场都很凄惨,花家十分排外,灵药园基本都是花家的人,即便有几个外来的长老,那也都是向着他们一家的。

    因为阚冬掌控炼丹阁,所以花舞月也不是没打过他的主意,只是这阚冬一副牛脾气,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让她几番都碰了灰。

    不过花舞月与其他人不同,她欣赏阚冬的执着,同时也为他感到悲哀,灵药园跟炼丹阁同气连枝,互相属于依托的关系,所以花舞月平时对阚冬也是关照许多。

    只是这些年情形有所变化,钱家的突然覆灭,使得浩雪宗内残留的钱家人,在钱贵的带领下,都并入到了宋家的名下,这也让宋家的势力进一步提高,从而也压制了花家跟其他一些势力。

    楼乙准备了甜枣与大棒,他要让人明白什么叫做唇亡齿寒,什么叫做兔死狐悲,同时又提供诱人的条件,让他们倒向自己这方。

    而他自己现在人微言轻,根本不会让人信服,所以他才要让阚冬当这根定海神针,毕竟阚冬的为人,大家都是清楚的,跟着阚冬肯定不用担心自己吃亏,更何况他还掌控者炼丹阁。

    如果能够说服花家加入,那么浩雪宗的一条生命线,就将完全掌控在他们的手里,到时候在面对宋家的压迫之时,也就有了自保的本钱,毕竟你无论做什么,身边总是需要丹药的。

    楼乙抬头看着前方云雾弥漫的山峰,灵药园三个大字就刻画在山壁之上,山壁上爬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走近一看地面也是如此,山花烂漫花香扑鼻而来。

    楼乙暗暗咂舌,心道这花家还真的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可是随着他往前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这里所有的布置都是阵法的构成部分,无论是花的色彩还是香气,以及它们的位置都是有深意的。

    就在他准备稍稍研究一下的时候,一道倩影从灵药园内飘然而至,直接落到他的面前,随后声音接踵而至,“楼师兄,你怎么来了?”

    红色的衣裙随着花海起伏,勾勒出纤细的腰肢,"shu xiong","qiao tun",雪白细长的双腿,乌黑的发丝随风轻轻飘动,鹅蛋一般白皙的脸上,脸颊微微泛红,一双大大的眼睛,透着几分喜悦之情,正盯着他看。

    楼乙顿时感觉到了一种青春洋溢的活力扑面而来,心里不免有些微微悸动,不过他很好的掩饰了下来,开口说道,“花师妹,这次我是来找花长老谈些事情的。”

    花如眉原本有些欣喜的脸上,不免露出一丝失望,她的食指搅动着发梢,而后说道,“楼师兄你随我来吧,我娘此刻正在议事厅,同宋家的人在谈事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