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众矢之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八章 众矢之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花舞月身边跟着一位漂亮的女孩,一身碧绿色长裙罩身,头上插着一根五彩花簪,腰上系着一条百花丝带,脚蹬一双血梅碎花靴,左手上缠着一串琉璃喇叭花吊坠,丁零当啷的发出悦耳的声响。

    虽然几年没见了,可是楼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花如眉,花长老的宝贝女儿,当初自己一掌将其震落擂台,心里还十分的后怕,以至于这些年来,他每每来到药园的管事处,都害怕碰到这两母女。

    可是今天看来是躲不掉了,楼乙刚走过来,那道红色身影就来到了他的面前,指着他鼻子说道,“你果然不是个好人,你这个无耻的小贼!”

    看着花如眉气鼓鼓的样子,楼乙觉得十分委屈,自己还来得及说话,就先被这刁蛮小丫头数落一顿,让他忍不住想打她屁股,可是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当初了。

    花如眉如今出落的落落大方,亭亭玉立,只是那份刁蛮的劲头,似乎不减当年,楼乙对于这样的女孩,是能有多远就想躲多远,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让花如眉更是不爽,刚要开口呵斥,就听到一旁的花长老开口道,“眉儿,你看看你,成何体统。”

    花如眉扁了扁嘴,狠狠的瞪了楼乙一眼,这才又回到花舞月身边,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乖巧的不得了,而此时楼乙看到阚冬一脸黑黑的走过来,楼乙连忙上前行礼,“师傅!”

    “哼!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出去乱转,有时间多多用来修炼!”阚冬不满的说道。

    楼乙知道阚冬的脾气,知道这次自己又给师傅添麻烦了,这时花舞月带着花如眉走过来,对阚冬说道,“阚长老息怒啊,小孩子嘛,总是比较贪玩的。”

    阚冬冷哼一声,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其实他是气自个没用,上次别人夺了他的洞府,本身就积累了不少怨气,没想到这次为了一条什么银纹管蛇,竟然又来一群人堵着他的洞府。

    要知道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他好歹也是一位实权长老,真当他好欺负是怎么的,这一次他是下定了决心,谁的面子也不给,到了他洞府的东西,就是他阚冬的。

    阚冬看了一眼楼乙,说道,“你先回你自己的洞府去,这里有我这个老家伙在,我看谁敢硬闯我的洞府!”

    楼乙心里一暖,当初他被宋楚瑜的人设计陷害,结果阚冬无能为力,当时楼乙其实心里是有怨气的,可是他也明白师傅也是无能为力,现在阚冬摆明了是要护着他,心里自然感到暖暖的。

    “多谢师傅,徒儿先告退了。”楼乙说完转身进了谷里,而这时花舞月对着女儿使了个眼神,花如眉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不过还是快步跑向了楼乙。

    阚冬看着花舞月开口道,,花长老这是何意?”

    花舞月无视了阚冬的怨气,笑着说道,“年轻人嘛,有时就应该多交流交流,你说是吧阚长老。”

    阚冬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其他人,大声说道,“三息之内离开我洞府范围,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众人惊若寒蝉,纷纷快速离开,当然也有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此刻就有一位长老走上前来,抱拳道,“管季见过阚长老。”

    阚冬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这不是长老阁的管长老吗?老夫可不记得跟管长老有什么交情,恕不奉陪了!”

    阚冬转身就想离开,可是管季却将他拦了下来,掏出一个蓝色的绸卷在他面前晃了晃,而后淡淡的说道,“阚长老的心思,管某明白,不过您现在所住的这片洞府,可是当初从管某人这里取走的。”

    阚冬气的胡子都歪了,吼道,“放屁,老夫之前的洞府如果不过你们撺掇着收走了,我会稀罕你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你当我阚冬是什么人?乞丐吗?需要你来施舍?!!!”

    阚冬气的吹胡子瞪眼睛,就差指着管季的鼻子跳脚骂娘了,这管季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热脸贴个冷屁股这种事,本身也不光彩,毕竟当着这么多人,他阚冬也太不给自己这个长老会成员面子了。

    管季将手里的绸卷展开,旁若无人的宣读道,“经长老会一直决定,对于阚冬长老所居之地,出现罕见灵兽一事,着管季长老连同乾珲长老,赵喜长老,冯海长老,马裕长老等五人一同勘查,望阚冬长老全力配合。”

    阚冬听到这里,一把将蓝绸卷轴夺了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要扯毁,这时花舞月上前阻拦,同时在阚冬身后一旁,有一个声音传来,“阚冬长老真是豪气干云,看来并没有把长老会放在眼里的意思啊。”

    “哪个藏头露尾的王八蛋,躲在后面嚼舌根子!”此时的阚冬已经气糊涂了,他现在可是有些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给面子的架势。

    可是这里毕竟是浩雪宗,宗内势力错综复杂,即便他是实权长老,可是毕竟也是被人捧上来的,有人能让让他主管炼丹阁这个肥缺,自然就有人能让他下来,他只是一个外来的长老,能发挥的能量有限。

    只见一个华服男子,从容的从后方走上前来,抱拳道,“弟子宋楚瑜见过阚冬阚长老。”

    阚冬看着眼前这彬彬有礼的男子,很难将他与之前说话之人联想到一起,猛的他想到了什么,冷笑道,“原来如此,宋家真是下的一手好棋啊。”

    宋楚瑜面不改色,淡淡说道,“阚长老说话之前要想清楚,毕竟都是同宗同气,可别伤了宗门和气。”

    阚冬懒得跟他废话,将卷轴丢回给管季,冷声道,“你们还有谁想跟着进去看看啊?”

    他的目光很冷,但是架不住人性的贪婪,那些留下来没走的,基本上都是背后有人撑腰的,他们可不在乎阚冬的威胁,即便他身为炼丹阁的长老又如何,吓唬吓唬那些没根没底的还可以,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在乎。

    阚冬眼里带着失望之色,转身就要离开,这时花舞月上前想要安慰他,也被阚冬婉言拒绝,他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萧瑟,花舞月看在眼里,忍不住也发出一声叹息。

    浩雪宗如今已经今非昔比了,想要在这里生存,单凭一己之力,无异于螳臂当车,这浩雪宗势力错综复杂,你没根没底就会受到排挤。

    当初阚冬之所以能当上炼丹阁的管事,也是因为诸方势力都想要染指,权衡之下才让他这个没有跟脚的外来长老顶了这个缺,现在阚冬已经看明白了,自己的位置很快就要不保了,有人要将他踢走。

    这从另外一方面也预示着,他需要做出抉择了,到底是加入哪一方的势力,在这浩雪宗里,他想要独善其身,显然是不可能的,一旦他失去了炼丹阁管事长老一职,等待他的将是无情的打压。

    这些年他阚冬得罪的人不少,只不过碍于他的地位,矜矜业业这么些年,却落得如此下场,阚冬怎么能不心灰意冷,所以他说宋家下的一手好棋,自然是另有深意的。

    不过他又能怎样呢,即便是今天他逆了长老会的意思,那也不过是把自己更快的从位置上拉下来罢了,所以花舞月很理解此刻阚冬的心情,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众人随着管季来到了这片原本宁静的区域,为这片区域带来了嘈杂的声音,最早发现银纹管蛇的几个人,也混在了人群之中,就是他们的不甘心,导致了如今的场面。

    原本空旷的区域,如今几乎水泄不通,大部分人都聚集在楼乙的洞府门前,管季带人来到他的洞府门前,开口道,“里面的弟子听着,马上打开洞府禁止,接受宗门长老的盘问!”

    过了好一会楼乙门前的禁止才缓缓开启,管季等人正准备进去,楼乙却挡在了入口处,淡淡的问道,“请问诸位长老,是以何种理由搜查我的洞府?”

    管季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晃了晃手里的蓝绸卷轴,开口道,“这就是理由,赶紧让开,耽误了长老会发布的任务,你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担待的起吗?”

    楼乙仍然站在一旁,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这可气坏了管季,之前被阚冬羞辱也就罢了,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也敢不听他的话,管季上去就准备动手,就在这时一道银光嗖的一下窜出,同时在空中高速旋转。

    紧接着数百道银芒呼啸而出,全部射向正欲动手的管季,后者神色一变,周身闪耀着蓝色的光膜,那银芒全部被挡在了外面,随后消失无踪。

    “大胆,你竟敢,你”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吃惊的张着嘴巴,因为他看到一条筷子大小的银纹管蛇,亲昵的缠绕在楼乙的手腕之上,用脑袋轻轻的触碰着他的手背。

    这一幕自然引起了众人的惊呼,楼乙神情一如刚才,淡淡的问道,“这位长老我再问一次,你以何种理由搜查我的洞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