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初尝炸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初尝炸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站在原地大口的咳着,心里却是万分的委屈,自己明明都是按照师傅说的步骤在做,为什么总也找不到那种行云流水一般的感觉。

    时间,手法,分量,几乎分毫不差,可是丹炉里的药液就是会烧焦,这已经是他炼废掉的第七炉丹药了,即便是最普通的回气丹,那也是价值不菲的。

    看着已经瘪了的两个储物袋,他仰天发出一声长叹,那两个侍卫看到他这般模样,笑也不是,询问也不是,只能装作没看到。

    楼乙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这么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用嘴咬着手指,跟自己较着劲,这可难为了这俩侍卫,两人面面相觑,身体有意的的往外挪了挪,背对着楼乙站立,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又过了一会,楼乙突然一拍大腿,吓了两人一跳,他们转身之际,楼乙已经又回到了炼丹室内,其中一人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道,“刚才那是陆楼主吧?”

    另一人也擦了擦冷汗道,“是,是吧……”

    两人同时叹了口气,左边那人说道,“哪个王八蛋说在这里站岗油水足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听说的,我被选来这里的时候,我还高兴的一宿没睡着呢,可这现在唉!”另一个人苦着脸哀叹道。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担心今天看到的一切,会不会被陆楼主秋后算账,他们可是好不容易通过的面试,成为了问仙楼的一员,好日子还没来得及享呢,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两人正说着呢,就听到背后的门,再次被推开,一股浓烈的焦糊味道,伴着楼乙剧烈的咳嗽声,一同传了出来,两人壮着胆子回过头去。

    咣当……

    早前说话那侍卫看了一眼楼乙,一下子没站住直接坐倒在地,另外一个也是一脸惶恐不知所措,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把跌倒那人扶起来。

    楼乙此刻整个人就像是个煤球,如果不是咧着嘴露出一嘴的大白牙,恐怕谁也看不出来这是个人,他身上散发着焦糊的味道,冒着丝丝黑色的烟气。

    那侍卫跌倒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与刚才的大猩猩相比,此刻的楼乙更像是一个魔族,怎么能不让他感到恐惧。

    “我滴妈啊,我再也不来炼丹处执勤了。”那侍卫丢下这句话就逃了,另外一个也是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看起来他要比刚才那人镇定的多。

    楼乙自然也听到了那名侍卫的惨叫,他嘬了嘬嘴唇,然后又剧烈的咳嗽几声,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另外一个惊魂未定的侍卫说道,“你,对!就是你,去找几个人来收拾一下!”

    那侍卫连忙点头,转身快步离开了,楼乙给自己贴了一张净衣符,洗去一身的黑色药渣,他皱着眉头站在原地,不时来回挪动脚步。

    过了一会两个新侍卫一脸疑惑的走了上来,身后跟着五六个仆从,两人安排那几个仆从进去打扫,他俩则取代了之前两人的位置。

    看来那个侍卫也被吓跑了,这两个新来的还一脸的疑惑,要知道这炼丹处可是一处肥缺,如果伺候得当,这些丹师总会赏赐点药散。

    可是今天却有些奇怪,当值得两名侍卫,一脸恐慌的去了侍卫处,说死了都要求换岗,那侍卫长还以为两人闯了什么祸事,这才排了两个信得过的属下过来查探。

    结果两人的带人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问仙楼的楼主陆大人,一脸愁眉不展的模样,这更让两人疑心不已,觉得是刚才那两个侍卫做了什么让大人不高兴的事情。

    “楼主!”两人上前抱拳道。

    楼乙正在思考炼丹的事情,突然被两人的声音吓了一跳,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两人同时吓了一跳,扑通跪倒在地,连忙说道,“楼主息怒,楼主息怒……”

    楼乙回过神来,看着面前两个不断告饶的手下,开口问道,“你俩人做什么呢?”

    此时这两个侍卫满脑子都是浆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完全理解不了了,两人心虚的站了起来,一声不吭的站在楼乙身边,这时里面打扫的几人走出来了,看了一眼楼乙,眼神之中明显有着一丝异样的表情,而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的侍卫。

    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楼乙出声叫住了几人,“你们先别走,待会说不定还会需要你们帮忙。”

    几人跪地回道,“是,大人!”

    不过他们站起来的时候,两名侍卫明显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异样的神色,正准备出声教训几人,却听到楼乙说道,“没你们什么事了,先下去吧……”

    两人连忙抱拳道,“是,属下告退!”

    两人回到了应该守卫的地方,楼乙叹了口气,又一次进入到了炼丹室内,在接下来的五个时辰里面,这两名侍卫总算是明白了为何那两名侍卫,哭着喊着也要离开这里了。

    先不说炼丹室里冒出的滚滚浓烟,就是里面发出的巨大声响,也让两人感到胆战心惊,好歹两人也有筑基期的修为,却仍然惊的心脏都快要停摆了。

    再加上楼乙时不时的从炼丹室内逃蹿出来,每一次的样子都不同,更加刷新了两人的恐惧,如果不是上头下了命令,他二人职责所在,恐怕早就跟之前那俩侍卫一样,抱头逃蹿了。

    当楼乙最终停止炼丹的时候,不知为何两人同时长出一口气,感觉这难以言喻的煎熬终于过去了,岂料楼乙的一句话,又让两人坠入了绝望的深渊,“你们去一趟列药堂,让孙掌柜按照我之前所要的药材,每样再来一百份。”

    两人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走下了炼药处,磨磨蹭蹭小半个时辰,才一脸惶恐的赶了回来,此时楼乙已经洗净身上的污秽,从二人手里接过储物袋,又一头钻进了炼丹室。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同时叹了口气,而后回到了站立的地方,不久后炼丹室再次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而且比之前更加剧烈,两人甚至能够感受到,脚下的地面都在颤动。

    其中一人忍不住问身边的那人,“牛哥,咱们楼主这是在炼丹?”

    这名被称为牛哥的侍卫,使劲摇了摇头道,“我看不像,可能是某种爆弹吧……”

    那人又问道,“可是楼主用的是灵药啊。”

    姓牛的侍卫说道,“你见过这么炼丹的?”

    那人使劲摇了摇头,两人又各自叹了口气,回头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炼丹室,心里别提多恐慌了。

    而此刻楼乙窝在炼丹室内,仍然按照之前所观摩到的手法,再进行着改良,既然不能让端木家的炼丹手法暴露,他就只能想办法简化这些,他要做的只是希望,在人前施展的时候,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又看不出其中的门道。

    如此一来就必须去掉一些东西,再掺杂上一些东西,之所以失败这么多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曾经询问过端木青,有没有可能改动炼丹的手法,对方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他告诉自己,每一代的端木家子弟,都会恪尽职守的保持传统,但是也会孜孜不倦的精进技艺,同最初的炼丹技艺相比,如今的端木家已经发展出了十几个流派,但是端木青的嫡系流派,依旧沿用的是最正宗的炼丹手法,而且是一脉相承。

    端木青告诉他,正因为如此,改动起来非常困难,稍有不慎就会毁丹,重则炸炉,目前为止楼乙都处在毁丹的状况之中,还没有混乱到炸炉的地步。

    那是因为他一直在进行着细微的改动,不过这样一来收效甚微,而且浪费了大量的灵药,虽然都是一二品的药材,可是其价值也已经有数万下品晶石之多了。

    他现在虽然稍有起色,但是也没有富裕到能拿几万下品晶石挥霍的地步,所以他决定兵行险招,进行一次大胆的改动。

    他先将周围的人遣散,几人如释重负,急匆匆的就离开了,楼乙想好的说辞都没来的及说,他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回到了炼丹室。

    他决定先从手法上改动,要改变手法,首先需要的就是要拿捏好时机,只要变动的方式,不影响丹药整体的构成,就算是成功了。

    楼乙运用风之灵气,如同一道青色幻影,快速的游走在丹炉四周,原本的一十八掌拍击,被他硬生生的减少到了九掌,而指尖的点击,却被生生的提高了三倍。

    他的精神始终笼罩在丹炉之上,尽量保持着丹炉内的灵气趋于稳定,可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丹炉内的气息震动。

    结果虽然灵气是稳定的,药液也在按照既定的情况融合,可是炉内的气压却在急速增高,那丹炉上册的六处开口,同时发出刺耳的声响,楼乙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但是现在想要补救已经为时已晚,玉盘内的药液瞬间被蒸发,地火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汹涌起来,结果直接导致丹炉内的气压急剧增加。

    终于丹炉不堪重负,炉身之上遍布裂纹,那六处排气孔同时炸裂,随后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炼丹室内的禁止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将丹炉之外的一切都保护了起来。

    可是剧烈的爆炸还是惊动了整个炼丹处,许多人赶来查看情况,楼乙衣衫褴褛的从那爆炸的炼丹室内爬了出来,而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