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开始炼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开始炼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端木青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而楼乙此刻仍旧沉浸在参悟其炼丹手法以及炼丹禁术之中,直到那香炉内的黑色块状物燃尽后,楼乙才好像如梦初醒一般醒转过来。

    他迷茫的看着四周,似乎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很真实,端木大师去了哪里?刚才明明还在自己身边来着,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有些头重脚轻呢?

    “咦,为何……”

    咣当!

    楼乙只感觉天旋地转,脚下毫无力气,两眼一黑昏死过去,他倒地的声音,被守在外面的护卫听到,推开门后大惊失色,连忙去通知了李家兄弟。

    两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炼丹室,当他们看到炼丹室内昏倒的楼乙,面色异常苍白,额头不断有汗水流下来,身上就如同被人丢进水里一样,李敢附身摸其额头,发现异常的冰凉。

    当他看到炼丹炉内那三十粒淡金色的丹药,上面那清晰的三道丹纹,李敢立刻让其他人马上离开,同时询问了楼乙昏倒时发生的全部事情。

    当他确认对方并没有看到丹炉内的丹药之时,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翼翼的取了一个白色瓷瓶,将丹药收进瓷瓶之中,而后塞进了楼乙的储物袋内,又跟李闯两人把楼乙送回了他的房间。

    楼乙这一睡就是整整七天,期间端木青曾来过两次,确认他只是精神耗费过度,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看着躺在床上吃沉睡的楼乙,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觉得自己无意中做了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很可能为这个娃娃招来杀身之祸,然而他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上次的事情让他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来都在为了端木司命,却忘记了自己始终没有一个衣钵的传承。

    当他看到楼乙身上的巨大潜力,他内心的那份悸动,不小心就被点燃了,他想让这个救了自己的娃娃,继承他的衣钵,这样即便是自己死了,自己的侄儿司命,也会有人照顾了。

    虽然这看上去很自私,但是没有办法,他过不了自己这道坎,因为端木司命是真正的端木家的嫡族血脉,有一个秘密只有嫡系的族人才能开启,可偏偏这端木司命,对于炼丹一道毫无天份,即便是他武道一途再怎么通顺,也无法继承端木家这块金字招牌。

    端木家的那些族老,是不会允许一个不学无术的总族子弟,来执掌端木家的神农令的,他姐姐也是有鉴于此,才会让端木青带着端木司命离开家族,因为她很清楚,失去了继承权,她的儿子将成为傀儡,受那些分家子弟的掌控,未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结果他才刚刚带着侄儿离开,就遇上了不明身份之人的追杀,如果不是他命大,恐怕现在两人早就死在了路上,也不会还好好的活在这里。

    当初他被救时,就在考虑如何才能报恩,他曾想不若留下来帮助他们炼丹,可是当他真正炼丹的时候,他才想到一个问题。

    端木家的炼丹术何其神奇,明眼人一眼就能认得出来,如果问仙楼以他炼制的丹药外销,很可能被端木家的人获悉,到时候这里的人将在一夕之间被抹掉,那他这么多年的努力还是化为泡影。

    所以他才有了传授楼乙丹术的想法,只是他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问仙楼楼主,竟然还是个万中无一的炼丹奇才,精神力十分的浩瀚,于是鬼使神差的将传给了他。

    原本他还心存一丝侥幸,觉得这小子不可能会掌握,可是当他看到楼乙如今的惨样,那一丝侥幸也烟消云散了,他会如此就是因为神农散手,虽然看上去只是几个动作,但是里面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变化。

    而楼乙之所以会昏倒,就是其在脑海中不断推演的结果,仅仅只是推演神农散手,就让他浩瀚如海的精神力消耗一空,足见这神农散手多么神秘莫测。

    七日后楼乙缓缓醒来,当他张开眼睛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此刻的他浑身酸痛,肌肉都显得十分僵硬,当他看到李家兄弟以及孙思药等人那担忧的神色,开口问道,“我怎么了吗?”

    李敢将七天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楼乙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不醒了整整七天,难怪浑身都不舒服,他醒来的一瞬间,肚子就发出了抗议,李闯连忙差人为其准备饭菜。

    此刻其他人都出去了,只剩下端木青站在一旁,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复杂,楼乙从床上下来,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端木青的面前,咣咣就是三个响头,这才开口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端木青神色复杂的让他起来,而后叹了口气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师傅,有些话我还是要提前告诉与你,以免日后酿成大祸。”

    端木青将前因后果,个中利弊全都说了一遍,楼乙自始至终都很平静,等端木青说完后,他才抱拳道,“师傅,其实这些我在推演您最后施展的手法时,就已经猜到了。”

    端木青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往外走去,来到门口时回过头来说道,“我虽不能帮问仙楼,却可以帮助你和命儿,那炼丹室的丹炉品质太差,我回去允你一张图纸,你找人照着再打造一尊吧。”

    楼乙点了点头,端木青离开了,楼乙重新坐回床边,开始分析目前他所面临的所有事情,直到李闯等人带着吃的进来,他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

    美味的菜肴,饿的咕咕叫的肚皮,可是吃到嘴里应该异常鲜美的食物,竟然变的索然无味,楼乙整个人的心思,都沉浸在了端木青所说的事情上面。

    他倒不是可惜端木青不能为他带来财富,而是对于端木司命的命运感到惋惜,虽说他答应了端木青,以后会照顾司命,可是同样的,他知道端木青恐怕不久之后就会离开。

    他不想让自己这位师傅出事,就必须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一会功夫,面前的菜肴全部被他干掉,他还不自知的用筷子夹着已经空了的盘子,让一旁服侍的下人不知所措。

    楼乙眼中精光闪烁,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举动,苦笑着说道,“好好的一桌菜,没怎么细品,唉,就这么草草的祭了五脏庙咯……”

    想来想去得出的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自身的实力太弱了,不仅是修为方面的,更有影响力方面的,他开始考虑如何才能在浩雪宗一展拳脚,毕竟这清平县名以上还是浩雪宗的的地盘。

    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以修为展露,这是最下成的办法,毕竟自己只不过是个内门弟子,修为不过筑基五层,跟他一样的弟子比比皆是,甚至很多天骄,比如甲天下,恐怕早已入亲传之列,这条路走不通。

    那么他想来想去,最可能引起宗门注意的,就只有两条路,一个是灵田种植,一个是刚学到的炼丹术,不过这两条路都有弊端,前面一条路跟宋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恐怕只要他一展露出来,宋家就会找机会干掉他,夺取他的秘密。

    而第二条路牵扯到端木家族,不过楼乙考虑到,如果在人前尽量不展露端木家的炼丹术,只是借用其炼丹时所呈现出来的韵律,相信一般人都看不出来。

    这也是楼乙认为暂时唯一能够引起宗门重视的办法了,不过这件事还需要跟端木青商量一下,找一个折中的办法出来,看如何才能瞒天过海,骗过众人的眼睛。

    至于端木青的问题,楼乙倒是暂时有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改头换面,说简单点就是跟他一样,弄一个面具戴在脸上,既然不能轻易示人,那么这个办法既能保证不被人认出来,又能增加几分神秘感。

    不过气息这东西,是每个人特有的,能够遮盖气息的面具,需要炼器师高超的技艺,这种东西楼乙也十分需要,毕竟他不能总是靠面具示人,总会被人认出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楼乙想到了之前李闯曾经跟自己说过,好像是打听到了某位炼器师的消息,楼乙决定解决了炼丹的事宜之后,立刻动身去寻找那位炼器师,看看对方的水平,以及试试能不能将其拐到问仙楼来。

    楼乙命人将桌上的空盘子收走,他则动身去了端木青所在的房间,在里面呆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后,出门就直接前往了列药堂,回来的时候腰里别着十几个储物袋,看来他是准备开炉尝试炼丹了。

    楼乙先是来到了那些列药堂药师们炼制丹药的地方,这里一共有十间,楼乙先找了一间没人使用的,而后就一头扎了进去。

    一个时辰后,他灰头土脸的回到了端木青所在的地方,又呆了大约半个时辰,再次回到了之前的那间炼丹室,随后就听到里面传来如同炒豆子一样的声音。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这次出来的楼乙,吓了外面守卫一大跳,还以为炼丹室里蹦出来一只金刚大猩猩,如果不是楼乙发出的咳嗽声,恐怕他俩都要直接动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