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命中注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九章 命中注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在梦里他一直举着琉璃簪子,大声的说着那几句言梦依交给他的话,“许此生此世一双人,唯愿君心似我心,依君似君终不悔,不负这相思意。^^%^''”

    可是无论他怎么喊,怎么叫,始终没有人搭理他,最终他喊累了,叫哑了,也就逐渐放弃了,而这时他却突然感到一阵白光晃眼,等他睁开眼睛再看的时候,发现自己仍旧躺在皮坎子山巅之上,不远处一道靓丽的赤色身影站在那里。

    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公孙霓裳,禁不住开口道,“神仙姐姐”

    这时那身影转过头来,楼乙惊出一身冷汗,这女子怎么跟言梦依如此相像,难道对方已经脱离了十香楼不成?

    但是他随后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恰巧这时那红衣少女开口问道,“你刚才管老身叫做什么?”

    楼乙愣了一下,如此美丽年轻的女孩,怎么一张嘴却如此老气横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还未想通,一脸的疑惑之际,对方再次问道,“老身问你话呢!”

    楼乙打了一个激灵,这红衣女孩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了,压的他根本喘不过气来,他连忙抱拳道,“对不起前辈,我一时失神,将您与我认识的一位姑娘给弄混了……”

    这红衣少女本能的想到,楼乙所说的神仙姐姐是自己的九世化身,而不是浩雪宗的公孙霓裳,不由得觉得他有些油腔滑调,可是听着却十分舒服。

    她两根手指捏着琉璃簪子,再次问道,“它为何会在你的手里?”

    楼乙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一位姑娘交给我的,她说让我拿着它,在月圆之夜来这里的至高处,就会有人出来迎接我的。”

    红衣女孩似乎并不满意他的回答,问道,“姑娘?”

    “呃,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总之是位年轻美丽的女孩”楼乙突然想到,那言梦依并不是人类,而他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所以只能选择如此回答。

    红衣女孩绕着他转了几圈,一脸不满意的表情,楼乙战战兢兢的待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红衣女孩心里嘀咕道,“难道真的是这小子?怎么看也不过只是个没前途的小鬼,唉难道真的是命?”

    红衣女孩抬头仰望天空,眼神之中充满了落寞,她看着悬挂高空的月亮,久久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楼乙待在原地,十分的郁闷,这叫怎么一回事,自己明明是来帮助言梦依的,而眼前这个女孩,虽然看上去十分年轻,可是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做派,就连声音也是如此,他可不想小命就这么白白的丢在这里,于是开口说道,“前辈言小姐托我带个话,她说许一世”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红衣女孩打断,“行了,我都知道了,你昏迷期间重复了几百次,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楼乙讪讪的吐了吐舌头,赶紧闭上了嘴巴,红衣女孩收回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头没脑的说道,“罢了,也许这一切都是命吧……”

    楼乙疑惑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她又问道,“她现在身在何处?”

    楼乙将如何与言梦依相识,对方如何请求自己帮忙,大抵的说了一遍,当然将当初约定之事一笔带过,他可不知道对方如果知道自己算计了言梦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月光如同一道幕帐洒落大地,四周静怡的落针可闻,风儿盘旋于高空,夜空万里无云,繁星点缀苍穹,处于山巅之上,能够感受到浩瀚星海的磅礴大气。

    红衣美女在侧,黑发如瀑,双瞳闪耀着奇异的光芒,俏脸如花儿,肌肤赛白雪,寒风吹拂青丝随风飘荡,楼乙竟然一瞬间神情恍惚,实在是太美了,美的惊心动魄,美的不能呼吸。

    这时少女转头看来,楼乙一颗心却又沉了下去,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充满了沧桑与孤寂,就仿佛眼前之人,生活在无尽的空虚之中,难道她真的是一个活了无数年的老妖精吗?

    楼乙的那些心思随后被掩藏了起来,他不禁想到,修仙修长生,长生了之后呢?自己如果也能跟她这般,是否也会如她一样如此孤独,那么修仙究竟为了什么呢?

    楼乙陷入了一种矛盾的情绪当中,莫忘初心,莫忘初心……

    一心只为求仙,可是现在女孩眼中的沧桑与孤寂,却让他觉得难受,他想到了逝去的父母,想到了逝去的肖爷爷,逝去的刘元、郝伯,想到了逝去的松神。

    他突然觉得世界真的太残酷了,人在红尘中苦熬,熬到最后却是一个孤独终老的结束吗……

    似乎注意到楼乙情绪波动强烈,红衣少女来到他身边,对他说道,“命运各有各的不同,老身之道未必就是彼之道,秉持本心即可……”

    楼乙如梦初醒,惊出一身冷汗,刚才他不知不觉间竟然陷入了迷惘之中,一旦陷入这绝望的漩涡之中,从此就再无闻道的可能,就好比自己把路给封上了。

    他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抬头看着清冷的月光,幽幽叹了口气,眼神再次变的澄明,淡淡的说道,“此道非彼道,此岸非彼岸,此月非彼月,此人非彼人”

    红衣女孩再次看了他一眼,喃喃自语道,“是啊,此人非彼人”

    两人说的话十分玄妙,让人捉摸不透,不过两人心里都如同明镜一般,红衣女孩伸手对他一招,开口道,“前面带路吧……”

    楼乙点了点头,如意菩提珠化为一张白色画卷,承载着他跟红衣女孩,向着安乐县所在的位置疾驰而去。

    红衣女孩看了一眼他的飞行法器,神色略显异样,似乎使得此物一般,自言自语道,“小东西机缘不浅啊……”

    “前辈您说什么?”楼乙没有听清她说什么,于是开口问道。

    红衣女子摇了摇头,示意他再加快一些速递,楼乙于是尽力催动灵气,一道流光在夜空中疾驰而去。

    初阳东升之际,楼乙终于在地平线尽头,看到了安乐县的轮廓,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赶路,明显气息有些虚浮起来,他的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

    那红衣女子也不管他,自己化作一道赤霞直接消失在了地平线上,楼乙累的直喘粗气,心里暗道,“这前辈也太会使唤人了,她飞那么快,带着自己一起该有多好……”

    不过抱怨归抱怨,路还是要赶的,他暗道自己命苦,吃了两粒回灵丹,驾驭着白色画卷飞向安乐县。

    等他到达安乐县的时候,周围一片狼籍,原本的城门被轰开一个巨大的窟窿,像是被什么野蛮的巨兽给轰碎了一样,不过看样子似乎不是红衣女子所为。

    因为楼乙从残破的城门上看到了凝结的冻霜,如果是刚刚被破坏的,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更何况周围也没有看到尸体,应该是清理过的。

    楼乙疑惑的进入到了安乐县内,原本繁华的街道上空荡荡的,竟然看不到一丝热闹的景象,楼乙快步走在大街上,看到道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像是被许多妖兽践踏过一般。

    楼乙心中若有所思,沿途看到许多破碎倒塌的建筑,还有一些巨大的沟壑,能看到原本隶属于钱家的甲士,正在忙碌的清理残骸。

    当楼乙望向远处之时,似乎隐隐约约感觉到钱家所在的位置,似乎有大事发生,不过这一切都不归他管,楼乙快步赶往十香楼所在的位置。

    就在他刚刚赶到十香楼的外围,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十香楼炸裂开来,整栋建筑化为乌有,无数人散落在倒塌的建筑四周,现场一片狼藉。

    楼乙甚至还看到两个老者,凄惨的倒在地面上,浑身抽搐着,而红衣女子正冷冷的看着他俩,她身边带着的正是言梦依,楼乙看着两张一摸一样的面孔,本能的觉得自己眼花了。

    如果不是那不同的衣饰与额纹,恐怕就算是他也分辨不清吧,楼乙暗自叹了口气,这女孩如此好看,简直祸国殃民,不知道多少男子要遭遇她们的毒手,难道这就是村里人常说的,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吗?

    “好可怕的老虎,还是两只”楼乙讪讪的说道。

    言梦依看到了楼乙,脸上登时露出欣喜的表情,不过他没有立刻走过来,而是将三足金蟾盏给取了出来,当着这里无数人的面,开口说道,“多谢钱富公子对我的一片痴心,肯将这钱家至宝赠与梦依,不过梦依已经心有所属,还望钱公子勿怪”

    此时钱富就在这里,只是他一直没有钱进入十香楼,突然听到言梦依这么说,又看到她手里的三足金蟾盏,再看到别人诧异的看着他,尤其是钱家的那些供奉,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