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璇狐族(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璇狐族(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楼乙将琉璃簪子举起的一瞬间,天空的圆月突然开始发生变化,它的周围云雾环绕,圆月一点点的转化,竟然化作了一只眼睛,一只妖兽的的眼睛。

    周围的云雾开始聚集,很快形成一个巨大的身躯,楼乙精神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白狐,那圆月就是其眼睛,而这眼睛正盯着他,皮坎子山的气氛开始诡异起来。

    原本刺耳的兽吼声消失了,风也消失了,仿佛此刻所有的嘈杂的声响,都一同进入到了静怡之中,山下那鹤发老者第一次露出惊骇的神情,虽然他们已经成功的控制了祸斗。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老者的手在颤抖,似乎抓不住手里的骨笛,就连那两个长老也是一脸惊骇的看着天空。

    云团构筑出一只九尾白狐,异常的庞大,眼睛就是那轮明月,此刻正无情的看着下方的这片天地,皮坎子山巅之上,一道璀璨光柱直冲天际。

    一个弱小的身影屹立于山巅之上,那老者眼力何其惊人,一瞬间就注意到了楼乙的存在,同时开口喝道,“快点阻止他,否则我们全都得死在这里!”

    那两大长老,一瞬间修为爆发到了极致,化作两道流光,只一瞬间就接近了山巅,而老者此刻坐在祸斗身上,周身散发着远超过结丹期的修为,他竟然是一个元婴期的老怪。

    祸斗此刻双瞳内被印记完全充斥,对于老者的命令言听计从,它黑色的尾巴来回甩动,震碎周围的山石,岩浆涌现扰动四周。

    老者一脸凝重的看着天空,能够搅动天地,改变星辰走向,那可是传说中大乘期的本领,现在他竟然看到了日月星斗在变幻,这是何等的惊人。

    莫说这北域,就算是整个北州也见不到几个,可是这小小的北域偏远之地,怎么会有大乘期的妖兽存在,如果这个消息传回本宗,恐怕整个驭兽宫都会震动。

    上次遇到大乘期的妖兽,已经是两千年前的事情了,而现在那只妖兽成为了驭兽宫的镇宗神兽,而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极其惨痛的,驭兽宫半数长老死于非命,化神期长老战死十九人,大乘期老宗主重伤,到现在都没能恢复。

    虽然最终收服了神兽,却也因此使得驭兽宫元气大伤,休养生息了两千年,才在新晋宫主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了历史的舞台之上。

    大乘期的妖兽,灵智极高,一旦它认定别人对其有敌意,后果是难以想象的,当初护宗神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杀入了驭兽宫之中,酿成了巨大的惨剧。

    鹤发老者浑身在颤抖,他虽然没有见过当年的惨状,可是他的祖辈曾经经历过这场浩劫,而祖辈的叮嘱仍旧历历在目,他此生都不敢忘却。

    世界是残酷的,驭兽宫反天道而行,行的是逆天之道,要与天夺命,自然会受到天道打压,而妖族历来随性而为,如果今天他们的举动为驭兽宗再次招来灾厄,那他察霍樽就是驭兽宫的罪人。

    他现在恨不得亲手宰了这几个后辈,竟然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就带人来围了这皮坎子山,同时他准备去找钱家的麻烦,因为据说就是这个家族,联络的他们。

    他现在心情十分复杂,无论如何他也要阻止那小家伙召唤,否则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而大乘期的妖兽,会通过血肉寻找到需要的讯息,甚至能够搜魂摄魄,寻找它们感兴趣的答案,妖无情,残忍,嗜杀……

    楼乙此刻处在精神崩溃的境地当中,他感受到的压力实在是太巨大了,这不是肉身的压力,而是来源于精神,有什么东西想要强行进入他的识海,他此刻正拼命的抵抗着这股意志。

    然而随着月光更加明亮,他的意识开始慢慢涣散,他的瞳孔甚至都开始失去光泽,眼耳口鼻七窍流血,浑身也在颤抖,却偏偏右手高高举起,凭借着本能的意志,高高的举着那枚琉璃簪子。

    可能是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他嘴角带着苦笑,自言自语道,“果然如此吗……”

    他曾经感觉自己来到这里,必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原本还准备了很多后手,可是在如此天威之下,他忽然觉得一切都是徒劳的,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差距,这是天堑难以逾越。

    就在他要陷入昏迷,意识完全涣散之际,那骨喉跟那美妇终于冲了过来,骨喉大吼一声,拼尽全力将手中那根黑色的兽骨丢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兽骨砸在了月光形成的柱子之上,光柱开始剧烈的震颤,形成紧密的水波纹,同时那美妇水袖狂甩,每一次都准确的落在兽骨之前打击的位置,将其再次扩大。

    同时鹤发老者也一并赶到,手里捏着一根奇怪的兽骨,看上去像是一节什么妖兽的指骨,猛的全力丢了出去,元婴期的恐怖修为,加持在了这一小块指骨之上。

    指骨还未靠近,月亮形成的光柱,就在力量的挤压下扭曲变形,随后指骨撞击在了光柱之上,将它无限的向内拉伸。

    受到冲击的光柱,恰巧撞击在了楼乙的身体之上,将他直接打飞了出去,胸骨不知道断了几根,眼看整个人就不活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之声,突然从楼乙手上戴着的腾蛇玉戒中传来。

    随后一道碧绿色的光影一飞冲天,化作一条一丈长短的生物,这时下方传来骨喉那吃惊的声音,“龙!是龙啊!!!”

    美妇也难掩惊骇之色,哆嗦着说道,“苍龙,是是苍龙……”

    鹤发老者此刻脸色煞白,脸上哪里还有半点血色,龙可是传说中的生物,是灵族至高无上的存在,现在他竟然看到了一条活生生的龙翱翔在半空中,那倒在地上的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身下的祸斗本能的畏惧中龙散发出的气息,使劲将头埋在双腿之间,浑身哆嗦个不停,虽然眼前这条小苍龙还十分弱小,可是等阶上的差距,血脉上的差距,让它生不起半分反抗之色,即便它是灾厄妖兽,也不例外。

    苍龙仰天长啸,似乎是在威胁那云团化作的九尾狐狸,一道月化从天而降,化作一头通体赤色的火狐,火狐在一道火光的笼罩下,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

    如果楼乙意识还清醒的话,必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少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与那言梦依一般无二,只是她的眉间有一个鲜红色的火焰印记,而言梦依的额头是一个九条尾巴模样的白色印记。

    少女眼神冷漠的盯着小苍龙,一开口声音却十分苍老,“老身天璇狐族族老,你身为孟章的娃儿,竟然不识得老身吗?”

    小苍龙死死的盯着她,一副你是谁的神情,这让那红衣少女感到十分不解,很快她就发现哪里不对了,老气横秋的说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

    她没有再难为小苍龙,也没有把它的威胁放在心上,径直的落在地面上,这时骨喉跟那美妇哪里还敢放肆,乖乖的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那鹤发老者同样如此,他已经从祸斗的身上下来了,恭敬的站在一旁,祸斗此刻仍旧颤抖不已,一点都不敢把头抬起来。

    少女冷哼一声,祸斗浑身一颤,眼中的印记瞬间碎裂,鹤发老者面色一阵潮红,一口血禁不住喷了出来,这是受到反噬的结果,对他来说伤害颇大。

    可是他却连哼都不敢哼一下,他很清楚,现在他们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全都掌控在对方手里,只要对方不高兴,他们随时尸骨无存。

    不过好在红衣少女对他们并没什么兴趣,直接将他们给无视了,径直来到楼乙的身边,此时小苍龙从天而降,扑向红衣少女,结果被对方随手一挥,就禁锢在了半空之中。

    “小东西,你可知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老身,会有什么后果吗?就算是你父孟章见了我,也要尊称一声天璇狐姬。”

    不过她随后又想到了什么,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老了,脑子有些糊涂咯,竟然忘了你这小家伙已经不同了,看来你对这小家伙还挺依赖的,难得难得啊……”

    龙族历来厌恶人类,因为人类的贪婪是无休无止的,可是显然小苍龙表现出来的一切,让这位天璇狐姬都觉得难以理解。

    她俯下身看着楼乙,眉头不由得微微一蹙,摸着胸口说道,“为何我心会产生一丝涟漪,难道他就是我寻了十万年的应劫之人?”

    少女看着楼乙,这个并不怎么出众的人类少年,实在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要说唯一有些吸引她的,就只有那双眼睛,这双眼睛十分干净,十分纯净,让人看着十分的舒服……

    红衣少女素手一挥,在这皮坎子山周围的所有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利用自己的神通,将他们送离了这里,只是她却为此为楼乙引来了巨大的麻烦,只是现在这个麻烦还没有出现罢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