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背后隐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背后隐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的突然举动,着实吓了对面一跳,言梦依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差点从木栈道上掉下去,一张俏脸吓得失去了颜色,小嘴微微颤抖着说道,“你你怎么怎么动了!”

    楼乙深吸一口气,强行平复下自己的情绪,要知道言梦依给他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恐怕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公孙霓裳了。^^^^^^

    然而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公孙霓裳虽美,可是对他几乎不假辞色,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而这言梦依瞳术实在太强悍,配上这绝美容貌,试问天下有几个男子能抵抗的了。

    楼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个女孩,她实在是太美了,精致到过分的五官,皮肤白皙如雪,微微起伏的胸口,暗藏着诱人的雪白丘陵,纤细的蜂腰,挺翘的屁股,紧实富有弹性的双腿,修长而笔直。

    她头上插着一根琉璃色的簪子,头发乌黑浓密,看上去宛若黑色的瀑布,额头之上有着一个小小的印记,看上去像是一朵小花,小花分成九瓣向外延展,可仔细看又好像是九条尾巴,她一身洁白的长裙遮盖着若隐若现的躯体,更增添几分神秘之感。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眼神中都充满了忌惮,只不过楼乙更多的是心虚,而言梦依则是震撼了,她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这瞳术可是族中至宝,虽然她只是略通皮毛罢了,但是也不是这些人类能够抵抗的。

    “你到底是谁?”

    “你是什么东西?”两人几乎同时发问,言梦依想知道他是何人,而楼乙则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生物,要知道妖兽只有元婴之后,才能够化为人形,可是眼前这美丽女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拥有元婴期修为的老怪物。

    楼乙见到对方如此警惕,又想起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于是叹了口气道,“我是谁并不重要,只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言梦依看着他,撅着嘴显得十分俏皮可爱,同她之前的形象大不相同,她转身往回走,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的童趣十足。

    楼乙跟在她背后,一步步的走到木屋所在的位置,言梦依走进木屋,过了一会从里面取出两把折凳,将其中一把丢给楼乙,自己则坐在另外一把上,托着腮看着他说道,“说说看,我可以帮你什么?”

    楼乙眼角有些抽搐,他花了那么多钱,现在竟然坐在折凳上与人对话,连杯茶水都没得喝,要是让李家兄弟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他呢。

    楼乙咳嗽了一声,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说给她听,结果这言梦依只是看着他,并不发表意见,直到过了好一会,她才将手从腮边移开,慢慢的放在地上,一圈圈的绕动着。

    楼乙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能默默的等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她才抬起头来,看着楼乙说道,“我也有一个忙,不知你能帮我吗?”

    “言姑娘不妨说说看,只要我能够做得到的话,一定尽力而为。”楼乙认真的说道。

    言梦依幽幽的叹了口气,环顾四周后,才徐徐道来,原来她之所以会出现在十香楼,是因为三年前她贪玩,从族群中偷偷溜了出来,结果碰上了钱家的狩猎队,她实力不济被掳了回来。

    钱家人知道她不是人类,又懂得魅惑之术,所以将她囚禁于此,帮助钱家敛财,她曾经无数次想要逃离这里,可是暗中都有人盯着她,更在其身上下了禁止,她无法离开这十香楼的范围。

    她也曾向很多人求救过,然而这些人只是贪恋她的美色,嘴里说着承诺,心里却是龌龊的想法,再加上后来那个叫钱富的胖子,三番五次的来寻她。

    原本她是想借着对方的身份脱离十香楼,可是这胖子实在是太窝囊,经历了几次失望之后,言梦依也就渐渐的绝望了,可是这钱富却因此无法自拔,发誓说要带她离开。

    楼乙心中默默一叹,这言梦依并不是人类,即便是那钱富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会成功,钱家如果可以允许一个异类嫁入钱家,那哪还轮得到他,恐怕钱贵第一个就下手了。

    由此可见这一切恐怕就是钱贵搞得鬼,利用这言梦依的魅惑之术,将钱富的魂都勾走了,原本的斗志也是烟消云散,这样一来他就失去了一个对手,同时也让自己的家族长辈,对钱富失望至极,一石二鸟之计,着实阴险了些。

    楼乙开口问道,“那我怎么才能帮你?”

    言梦依想了一下,从头上将那琉璃簪子取下,一头如瀑长发登时披散下来,让她显得更加明艳动人,楼乙的眼神再次微微凝聚,心跳不争气的加速起来。

    不过好在他有极强的克制力,仅仅只是一瞬间就恢复如常,言梦依观察着他的表情,看到他瞬间恢复过来,心里也不免燃起了希望。

    她将簪子递到楼乙面前说道,“我希望你能带着它离开,与月圆之夜赶往赫连山脉,将它高高置于天空之上,我族之人自会出现,到时候你只需告诉赶来相见之人几句话,许此生此世一双人,唯愿君心似我心,依君似君终不悔,不负这相思意。”

    楼乙仔细琢磨着这几句话的意思,思考这里面会不会隐藏着别的意思,言梦依看着他,又开口解释道,“这几句话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是为了让对方知道我的身份,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楼乙点了点头,将簪子握在手中,而就在这时簪子突然发出淡淡的荧光,一缕奇异的气息,瞬间钻进了楼乙的体内,楼乙心头暗惊,险些将簪子丢掉,而言梦依也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看他的眼神怪怪的,楼乙心里就如同十五个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不过很快言梦依就恢复了正常,两人互相有了约定,言梦依帮他搞定钱富,而他承诺会在月圆之夜前往赫连山脉,帮她呼唤其族人。

    楼乙告辞离去后,言梦依呆呆的坐在折凳上,小声的嘀咕道,“难道缘分真是天注定?可是为何会是他?”

    楼乙在离开十香楼顶层的时候,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顺利带着簪子离开,要知道之前很多人都尝试过带消息出去,可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这就证明十香楼里有高手坐镇。

    他必须像一个办法蒙混过关,只有这样他才能顺利带着簪子离开,一路思索一路往下走,他的神识果然感应到下方有人在等他。

    楼乙换上一副色迷迷的神情,就如同外面那些登徒浪子一样,一步三晃的走下了楼梯,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拿着簪子,用簪子的前端剔着牙,就好像有东西塞在牙里了一样。

    走到拐角处后,就看到两个年龄超过六旬的老者,如同石像一般立在两侧,这时楼乙突然感觉识海一颤,心里顿时一惊,这两个老家伙不简单啊,竟然懂得搜识之术,修为必定十分强悍。

    楼乙的识海有金莲庇护,又有净水加持,即便这两个老家伙再强,还能强的过佛家念力吗,楼乙像是没事人一样下楼,同时在脑海中拼命想着一些龌龊的事情。

    只是他从来没有干过那些,想来想去也都是拉拉手,摸摸脸这些最基本的东西,两位老者并没有为难他,也没有阻止他离开,楼乙提着一颗心就这么离开了他们身边。

    等他下到第八层后,那左手边的老者面露疑惑之色道,“奇怪,实在是奇怪。”

    右手边的老者说道,“是有些奇怪,不过咱们的职责只是抹去此人对于那妖女的请求,至于其他的就随他去吧……”

    左首老者点了点头,捋着胡子说道,“不过这小东西实在有趣,脑子里想的都是牵牵手这样的事情,看来是个还没经人事的雏。”

    右首的老者笑着说道,“遥想当年的我啊……”

    左首老者不等他说完,立刻阻止道,“你少来,谁不知道你三岁开始就偷看隔壁李寡妇洗澡!”

    右首老者瞪了他一眼,随后两人一同消失在了原地,而此时楼乙已经顺顺利利的离开了十香楼,他临走之时将三足金蟾盏交给了言梦依,让她有机会将消息放出去,同时引诱钱富上钩。

    事情该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就静静地等着钱富自投罗网吧,只要消息传播出去,那钱贵必然不能置身事外,到时候许金铃就可以脱离他的讹诈,同时楼乙也有机会收回这三足金蟾盏,毕竟这是他大师哥赠予之物,价值无法想象。

    楼乙三人找了一间客栈住下,等待着事情的发展,不知为何他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于是将那根琉璃簪子取了出来,握在手心之中。

    簪子在夜光中闪闪发光,楼乙就这么看着它,它总感觉这簪子不是无缘无故发光的,这里面必定隐藏了什么,只是他研究了一夜,也没有找出什么毛病,只能将它又收了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