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尴尬面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尴尬面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沉浸在修炼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许金铃的变化,时间不知不觉中流逝,楼乙的修为也在逐步提高,不知过去了多久,楼乙的丹湖传来震动,丹湖的湖壁出现破碎的声响,这是修为再次提升的现象,经过飓风之眼的帮助,以及之前修为上的沉淀,楼乙终于突破筑基四层,修为达到了筑基五层。

    而且因为飓风之眼的缘故,丹湖拓宽后形成的空湖,也在不知不觉中继续被填补,精纯的灵气在高速旋转的丹湖中被融合,闪耀着晶莹的光泽,楼乙忍不住发出一声欢呼。

    可是他突然感觉不对劲了,因为身上的重量突然减轻了,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不及再去体验修为提升的愉悦,就赶紧睁开了双眼。

    结果正看到许金铃背对着自己,悉悉嗦嗦的换着衣服,楼乙张开双眼之际,她也恰巧转过头来,两人四目相对,场面瞬间尴尬起来。

    楼乙挠了挠头,几次想要开口,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说,只能尴尬的背过身去,身后再次传来许金铃悉悉嗦嗦的声响,过了好一会才听到许金铃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好了,转过来吧……”

    楼乙一脸尴尬的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接,同时低下头去,楼乙抢先说道,“师姐对不起,当时你那个我哎呀”

    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告诉对方,她几乎光着身子死死的黏着他不成?对方还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这种事情怎么好说出口。”

    许金铃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师弟,我明白的”

    楼乙深吸一口气道,“师姐,如果你觉得难堪,我我会负责任的。”

    许金铃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我不怪师弟的,再说你也没对我做什么,反而是救了我一命,谢谢你”

    楼乙看着她,心里五味杂陈,他看了对方身子,而且有了肌肤之亲,按照凡间的习俗,男方这么做,就必须要对女方负责,可是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凡人,但是那种世俗的念头,始终影响着他,听到许金铃这么说,不知为何他悄悄的松了口气。

    自己心中已装了人,虽然对方并不知道,可是他的心却不会改变,不然当初那妖女赤炼那么诱惑他,他都无动于衷,甚至在外门的时候,他也是生人莫进的样子。

    即便是当初在狼脊背山脉碰到的司徒小小,他也能够保持克制跟清醒,都是因为他的心里只有公孙霓裳,只因当初在外门前,那一抹惊艳的画面,那宛若仙女般的驾临,那一声神仙姐姐道出了他的心声,也烙印进了他的心中。

    楼乙微微有些愣神,许金铃看在眼里,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怪怪的,当初这位小师弟进到山谷之时,自己看他年纪小可是好好的戏弄了他一顿,可是当再次看到他时,原本稚嫩的小师弟,却已经变的不同了。

    容貌的轮廓虽不及冯玉俊朗,然而眉宇间充斥着坚毅,眼神中透着睿智的光芒,一身白袍穿在身上,更添几分出尘,年仅十五岁却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再加上之前抱着他时的那种触感,结实的肌肉,滚烫的温度,阳刚之气外放,让她一张俏脸不由得又滚烫起来。

    楼乙回过神来,却看到许金铃有些呆呆的,一张脸红红的,显得十分娇媚,楼乙不由得心头又是一阵火热,他赶紧转过脸去,暗暗的道了一声,“师姐的功力又进步了,好可怕……”

    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未发一言,就这么静静的待在原地,耳边的风呜呜转动,由于楼乙停止了汲取风罩内的灵气,那飓风也慢慢恢复了原状,不过四周的灵气依旧浓郁,每吸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

    楼乙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感受着灵气在体内的涌动,比之前更强的实力,更强劲的灵气脉动,他在想如果现在再碰到姑苏木棉的话,恐怕一式龙战八方,就能够把对方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进步了,对方也不可能毫无寸进,恐怕等再次相遇的时候,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了,自己不过才筑基五层,要走的路还很遥远,一刻也不敢懈怠啊……

    两人各怀心事,反倒让尴尬的气氛慢慢平息了下去,楼乙再次抬起头来,看着许金铃问道,“师姐,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我遇到了钱贵师兄。”

    许金铃明显的身体一颤,虽然她极力的掩饰着,可是还是能够看到她的矫躯微微在颤抖,楼乙眉头微锁,究竟这钱贵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让许师姐怕成这个样子。

    楼乙开门见山的问道,“师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许金铃掩饰道,“没,没什么”

    楼乙叹了口气,“师姐,林熊师兄说了一些话,我大概知道其中一些,剩下的我希望师姐亲自告诉我,师弟也许能够帮得到你。”

    许金铃眼圈瞬间红了,声音也有些哽咽起来,眼泪在眼眶中转动,更添几分凄美之色,她抽泣了几声,才缓缓道出了原委。

    原来许金铃家世代都是钱家的仆役,到了许金铃这一代,终于出了她这么一个修仙者,只是这也是拜钱家的关照,许金铃的祖祖辈辈为钱家服务,钱家为修真世家,自然平日里能多接触一些仙家之物。

    眼界开拓了,想法自然也就多了,于是到许金铃爷爷这一辈开始,他们就想办法想要摆脱凡人的束缚,有朝一日也能出一个仙人。

    于是他爷爷用毕生的时间换取了一颗造化丹,原本造化丹这东西都是要靠机缘的,很难说一粒就能够有效果,而钱家之所以能够成为修真世家,除了造化丹之外,还有一样传家之宝,名唤三足金蟾盏。

    这三足金蟾盏乃是一只酒器,可是却不是一般的物件,钱家并不是北州土生土长的家族,而是当年为了寻找神树,从中州赶来的,后来因为那场浩劫,钱家逐渐没落,随后只能留在北域。

    然而瘦死的骆驼终究比马要大,因此钱家很快就在这贫寒之地站稳了脚跟,硬生生的从一无所有挤进了世家之列,成为了十三世家之一,且钱家老祖手腕颇高,各大宗门几乎都有涉猎。

    钱家财大气粗,手底下的弟子自然也是嚣张跋扈,吃穿用度极尽奢靡之态,钱贵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一点楼乙可是亲眼所见,可想而知能被钱家奉为传家之宝的这三足金蟾盏,该是一样多么珍贵的宝物。

    此盏据说能以清水化灵酒,效果比使用灵晶修炼更加明显,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还没有后顾之忧,而钱家也是凭借它,稳稳的占据着十三世家前三的地位。

    想当初赵家也不过只是钱家的附庸,可想而之钱家的势力到底有多大,楼乙的眉头越皱越紧,如果只是灵晶的话,他倒不为难了,毕竟扫平了四个清平县的势力,灵晶他还是有很多的。

    可是听许金铃的意思,丢失的是赵家的传家之宝,价值无法估量,而丢失的人正是许金铃的父亲,因此才被赵家讹上,可是这事情未免有些奇怪。

    如此宝贵的宝贝既然丢了,为何钱家并没有大的动作,要知道这颗兽传家之宝,如果是他的龙形小树丢了,恐怕他连自己洞府都能掀了。

    怎么可能只是要求许家将许金铃赐给钱贵当丫鬟,这实在是说不通,许金铃的眼睛都哭肿了,梨花带雨的颇为让人心疼,楼乙暂时想不到解决的办法,不过他心里暂时有了一个方向,于是问道,“师姐你先别哭,钱家给的最后期限是何时?”

    许金铃香肩微微抖动,半晌才开口道,“这个月的月底”

    楼乙摸了摸下巴,也就是说自己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可以做准备,他决定等这次事情结束后,去列药堂一趟,想办法让孙思药去钱家探探口风。

    他深吸一口气道,“师姐这件事也许我能够帮的上忙,不过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做准备,你可愿意相信我?”

    许金铃全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楼乙,问道,“真的吗?”

    楼乙笑着点了点头,许金铃终于破涕为笑,似乎心里的石头落下来不少,虽然她并不完全相信楼乙能够办到,但是至少给了她一丝希望,如果到时候小师弟做不到,大不了她再死一次就是了,反正许家现在也就只剩下她一人了……

    她所谓的一人是因为,许家上下已经把她跟她爹驱逐出去了,觉得是他们两个害得钱家迁怒与许家,结果许金铃的父亲受不了刺激撒手人寰,只留下许金铃一人孤苦无依,这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将自己暗恋冯玉的事情说了出来。

    可是冯玉一心问道,丝毫不想牵扯儿女私情,许金铃万念俱灰之下,才强闯禁地,心想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岂料却稀里糊涂被楼乙所救,她甚至都开始怀疑这是命运的安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