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勇者不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九章 勇者不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敌惧则势衰,敌胜则势旺,这也是兵法之中对于士气的一种诠释,现在楼乙对面的这些人,就处在势衰的境地之中,原本浩浩荡荡赶来十数人,没成想曹猛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被传去了何处,剩余的这些人也并非一条心。

    三个本地势力的头领各有各的小算盘,谁也不傻谁也不笨,乾晚秋想利用他们,他们又何尝不在利用对方,现在她的狗腿子曹猛废了,而那列药堂的孙思药明显就不想趟这趟浑水,如果他们三个再抽身的话,这娘们就只剩个光杆司令了,到时候什么下场自然可想而知。

    三人互相看了看对方,面上都带着笑容,而乾晚秋却觉得这笑容十分突兀,让她意识到坏事情要发生了,果然下一秒三人同时上前一步,抱拳说道,“某家秦凯,某家华盛,某家白服见过问仙楼两位大人!”

    楼乙心底一声冷笑,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没有开口应答,一切事先他都教给高大力怎么去应对,现在就看他怎么表演了。

    高大力晃了晃手上的戒指,珠光宝气壕气十足,他连看都没看三人,而是用手指搓了搓它们,就好像上面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他往上面哈了几口气,然后微微抬眼看了对面一眼,自顾自的说道,“你们都是什么东西?一个个歪瓜裂枣的,也配与本少交谈?”

    三人内心气的都要炸了,心想我们都已经放低了姿态,称你一声大人,这鸟人还真当自己是大爷了,修为不过才筑基四层,难道就不担心在这里阴沟翻了船,实在逼急了他们,大不了一并宰了而后亡命天涯,这种事他们几个多少都干过。

    秦凯俨然是三人中位份最高的,其他两人也以他为主心骨,不过这也只是因为他修为最高,在三人里地盘最大,人员最多,下手也最狠。

    在这清平县里,这三人最初也是打过交道的,慢慢的也凑到了一起,他们很清楚,自己势单力薄,合则共赢,分则被逐一蚕食,兔死狗烹的道理,他们都懂。

    现在情况虽然有变,但是他们自持自己的修为跟实力,绝对能够成为谈判的筹码,但是他们错了,而且错的十分离谱,楼乙固然不会赶尽杀绝,但是那只是对待乾家,至于这些本地的小势力,他可丝毫不会心慈手软,因为这些人跟自己一样,没有靠山可以撑腰,此时正是吞并他们的最佳时机。

    高大力的蔑视让三人心中不爽,秦凯以为对方只是想要抬高自己的身架,他倒不妨做个低姿态,让他沾沾自喜一回,于是开口道,“大人远道而来,初临贵宝地,期间多有误会,不如小的做东,摆一桌和头酒,把这误会给揭过去吧,您看如何?”

    高大力又擦了擦手上的戒指,说道,“也好,不过”

    三人见此事有门,不免有些欣喜若狂,而乾晚秋跟孙思药这边,却已经皱起眉头来了,这不过二字在他们的脑中,反映出来的意思各不相同。

    秦凯三人以为他们得到了谅解,只要赔偿点财帛外物,就能够打发过去,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一切照旧。

    而乾晚秋心底却是一阵冰凉,她是主谋也是始作俑者,对方断然没有放过她的道理,这不过二字,简直就是一道催命符,恐怕接下来对方就会动手除去自己。

    而孙思药心里却是一阵哀鸣,无论结局是什么,列药堂都别想在这清平县混了,他有没有命离开这里还是个未知数,只怕上头交代下来的事情,也是无法完成了,他是哀莫大于心死,头耷拉下去,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然而三方的想法,却全都猜错了,楼乙需要平衡诸方势力,就不能够赶尽杀绝,否则十三世家就有理由大举进犯,到时候他孤掌难鸣,问仙楼十死无生,一切努力皆化为泡影。

    而那三个家伙想要把自己摘出来,却也是痴心妄想了,因为楼乙接下来,就要拿他们杀鸡儆猴,至于孙思药以及他坐镇的列药堂,与十三世家的钱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更甚者列药堂是赵家的产业,而当初的清平县就是在赵家的掌控之中。

    结果后来发生了清平浩劫,赵家之人大部分死的死逃的逃,主心骨赵宝乐也同韩家老祖一起以身殉宗,追究起来当初楼乙还被赵宝乐舍身救过,虽然现在赵家式微,可毕竟也算是浩雪宗的功臣,如果自己不讲情面吞并了列药堂,相信浩雪宗里总会有人替赵家出头,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更何况楼乙怎么可能去做这忘恩负义之事,加之孙思药明显是受乾晚秋这个娘们胁迫,等此间事了,相信问仙楼只会多一个盟友,绝对不会多一个敌人。

    秦凯满脸堆笑,打着圆场道,“既然大家一场误会,喝了酒就都是朋友了,二位大人请吧?”

    秦凯作势邀请他跟高大力两人,而两人无动于衷,高大力吹了吹自己手上的戒指,慵懒的说道,“凭你也配请我喝酒?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秦凯满脸笑容的脸,顿时黑的如同锅底一样,他冷冷的说道,“你刚才是在耍我?”

    高大力嗤笑道,“凭你也配?”

    三人同时上前一步,同时说道,“非要鱼死网破不成?”

    高大力这边也上前一步,歪着头说道,“你们在我眼里连沙子都不算,更何况是鱼了,少说废话,要动手尽管来,解决了你们还要回去吃酒。”

    秦凯冷哼一声道,“欺人太甚,动手!”

    三人以及几个副将,同时杀向他们四人,而乾晚秋也趁机带着自己人杀了过去,只有孙思药待在原地未动,嘴里喃喃自语道,“小姐,是老奴没用,葬送了赵家最后的救命稻草哇……”

    李敢,李闯两兄弟想要打头阵,却被楼乙传音制止,随后两人离去,向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楼乙跟高大力两人被十几人团团围住,而且比他们修为高的共有五人,都是筑基期五层六层的修为。

    只不过现在的他俩早已不是当初的牛犊,高大力挥动羽扇,褐红色烈焰环绕四周,逼得他们无法太靠近,乾晚秋手底下的一个副手,不信邪的硬闯,当场被火焰烧的连渣都没剩,剩下的人脸色大变,那可是筑基期四层修为的修士,瞬间化为乌有,这火到底有多恐怖。

    众人心中忌惮,自然不敢真的强攻,而楼乙跟高大力可不管这些,虽然修为不如对方,但是一颗无惧之心,却敢于迎接任何挑战。

    楼乙不方便透露浩雪宗的功法,因此很多后手没办法施展,龙涛十五式也不适合在此施展,于是他就取出了当初从王猛那里夺取的骨笛,吹奏起了驭兽口诀。

    一道道银光从饲育袋内飞出,瞬间周围银华闪烁,楼乙在来之前将灵田以及药园内的银纹管蛇全都收了起来,就是为了应对今天的局面。

    这些银纹管蛇经过他一年多的悉心照料,早已脱离了异兽的范畴,已经进化为二阶的灵兽,在驭兽决的指挥下,能够联合御敌,更能够施展阵法,这也是目前他最大的依仗之一,至于他最终极的依仗,目前还躺在储物戒指当中,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想拿出来赌。

    楼乙乍一拿出骨笛就听到乾晚秋惊呼道,“你是雪狼谷的人?!!”

    楼乙没有去回应,而是直接吹起了骨笛,骨笛发出隐晦的声响,是人类无法用耳朵去听取的,然而这并不影响灵兽的听觉,它们随着笛声此起彼伏,忽而化作扇型展开,忽而化作一条银线笔直向前。

    大量的银芒射向四周,银纹管蛇的银芒具有极强的穿透性,虽然只不过牛毛粗细,却可以轻易洞穿修士的身躯,更何况这些银纹管蛇都是二品灵兽,对付这些筑基期四五层的修士,无异于探囊取物。

    很快白服就被射成筛子,饮恨与此,同时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五六个人,浑身也是插满了牛毛一般的银丝,这些银丝除了锐利之外,还具有一定的麻痹功效,这也是楼乙从骨树上学习到的心得。

    高大力主要负责掩护,操控火焰阻挡对方鱼死网破,而楼乙主杀伐,运用驭兽决对抗群敌,不久华盛也步了白服的后尘,秦凯被杀怕了,主动跪地投降,但是楼乙丝毫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最终秦凯依旧被杀,剩余之人眼见于此,早已再无拼杀的斗志,纷纷四散而逃。

    然而外围早就被问仙楼的三百精锐包围,很快外面传来几声惨叫,随后便再没了声音,楼乙看着乾晚秋,淡淡的问道,“你可后悔?”

    乾晚秋一张脸憋的通红,她也受伤了,但并不致命,她死死的瞪着楼乙,开口说道,“算你狠,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我们乾家早晚会来讨还今日之耻!”

    而就在这时远处两道身影疾驰而来,片刻就来到了楼乙身边,伴着噗通一声,一个血次呼啦的人头被丢在了地上,正是这之前早被传送走的曹猛的人头。

    楼乙上前一步,将骨笛端在嘴角,他周围环绕着六七条拇指粗细的银纹管蛇,无数银芒环绕四周,他抬起头来平静的看着乾晚秋,淡淡的说道,“吾辈修士何惧一战,就怕你乾家承受不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