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仁者无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仁者无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面对楼乙的发声,对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乾晚秋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自乱阵脚,她大声的说道,“任你纵有千万伎俩,今天也叫你插翅难飞!”

    她手中多了一个铁挂盘,同当初孙启胜的六角挂盘相似,但是却多了两个角,上面刻画着周易八卦,内蕴乾坤五行八卦,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这东西是乾回宗阵法大师廖无涯送给他儿子的见面礼,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阵盘,而这次乾家图谋甚大,所以将此物从其子那里要了来,以供乾晚秋主持大局。

    只见挂盘之上,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八门逐一亮起,一股神秘的力量瞬间笼罩整个问仙楼,楼乙只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要被吸入到挂盘之中,他嘴唇微启,似乎对着身边之人说了些什么,然后身体化作一道光,消失在了阵盘笼罩的光柱之中。

    于此同时乾晚秋对着身边之人说道,“大家助我!”

    众人纷纷施展修为,将灵气注入到上方悬空的八卦阵盘之中,随着光芒越来越亮,高大力等人也消失在了光柱之中,挂盘内出现了一个八角形的空间,每一个空间之中各有八条通道,却隐隐能看到一条若有若无的线,将这八个空间串联到一起。

    而此刻被吸入其中的几人,分别处在一条通道之中,只是与最初进入其中的楼乙不同,后来进入的几人,全都保持着一动不动,挂盘内只有代表楼乙的那个光点,在不停的走动。

    此时楼乙正处在一片被云雾环绕的奇特空间之中,周围处在一片朦胧之中,且神识受到极大的阻碍,竟然无法顺利释放,他最先进入这里,先尝试着走了几圈。

    他发现这里通道四通八达,每个空间大概只有百米范围,但是连接的通道却似乎无穷无尽一般,至少他按照一个方向全力奔跑,发现只是穿过一个又一个一摸一样的空间,丝毫看不到尽头的样子。

    于是他开始停下来仔细分析,这里看上去并没有危险,那就排除了属于杀阵的可能性,加之周围的环境,遮盖五识应该是幻阵跟困阵的几率更大一些。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他不想轻易去下结论,他的耳朵有一只青光闪闪的小虫,这是当初楼乙在野枷子山平原上,从那邪恶铁片上获得的面纹瓢虫,当时这些家伙背上背着白色的骷髅面纹,而如今这只小虫身上背着的却是一个青色的图腾面纹,这面纹上的面孔耳朵奇大无比。

    这种面纹瓢虫叫做听风虫,乃是楼乙从骨书那些前辈们记载的心得体会中,找到的唯一一种暂时能够培育的灵种,其它更高级的面纹瓢虫,他手头没有资源,这听风虫只需要风铃草就能够培育,算是最划算的方式了。

    此虫的唯一用途就是传音,说白了就是充当传音符来用,只是它的功效要远胜于传音符,因为你只需要对着它讲话,那么所有佩戴听声虫的人,都能够听到你所说的话,当然前提条件是,这些听声虫出自一人之手。

    楼乙看了看四周,然后慢慢的蹲了下来,在地上画了一个八角形的图案,并依次标注上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的位置,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是八门金锁困阵的一种。

    那么按照阵法的总述,只要按照这个顺序走,就能够走出这个困阵,那么按照这个推断,他必须先要找到休门之所在,想要找到休门就必须要辨别出挂盘的八个卦位。

    乾、坤、离、坎、震、巽、艮、兑乃是由演变而来,而易经出自人族三圣之手,最初由伏羲人皇所撰,后经人王姬昌加以注释,以周易之法加以解释,而后又经人圣孔丘编撰,辅以十易之法。

    演变至今内容浩瀚如渊,只是易经原本已经消失数百万年,流传下来的也多是孤本残章,自成一派体系,而诸多阵法大家对此也是趋之若鹜,每每听到有易经的消息,必然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根据易经记载,乾为天,坤为地,坎为水,而休门所对应的正是坎位,所以只需要在这无尽的空间之中,感知到水灵气的所在,就能找到休门之所在。

    天道虽无情,却也冥冥之中留有一线生机,所以无论是当初的伏羲也好,后来的姬昌也罢,在阵法的布置上,都要遵循天道的意志,因此之后诞生的所有阵法,哪怕是杀伐恐怖的杀阵,也必有一线生机,这是为了致敬天道,为自己积攒一份阴德。

    楼乙快速的穿梭在一个个空间之中,同时让身在此阵其他通道内的人,一起帮忙寻找,众人拾柴火焰高,没多久就有人感受到了一丝水灵气,于是透过听声虫,开始召唤大家。

    虽然他们各自处在不同的空间之中,但是楼乙的听声虫并不是普通的听声虫,他根据无影跟无踪两种灵虫的特性,进行过多次研究,当初跟踪并救下高大力的时候,他曾经就用过一种异虫,那就是研究后的成果。

    现在他将研究的理论付诸了实施,楼乙另外一只耳朵里,也隐藏着一只面纹瓢虫,此刻正指引着楼乙前行,而此时外部世界里,乾晚秋正一脸错愕的看着天空,她发现所有的光点开始朝着一个方向剧集,而聚集的方向之中,正是休门所在的坎位。

    “这这怎么可能?!!”乾晚秋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话的声音都激动起来,显得格外的尖细,而其他人不懂阵法,可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恐怕不想预想的那么顺利,一颗心不免沉了下去,甚至已经有人后悔来趟这趟浑水了。

    他们觉得当初那两人来到清平县的时候,大家就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可是这乾婆娘仗着自己是乾家之人,背后又有宋家的支持,执意要对问仙楼动手,现在引火烧到了自己身上,他们也要跟着遭殃,不免心中多了一丝怨气,手底下也不那么卖力了。

    这样的结果间接的帮助了楼乙,需知道困阵越是人多,形成的空间也就越多,反之则会变少,他们减少灵气的注入,自然会减少里面的空间,而楼乙带着众人也就更容易通过这些空间。

    乾晚秋还处在震惊之中,一时间也没有察觉到这些,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楼乙已经来到了开门的所在地,众人面前乃是一道光门,看上去像是一层水幕被困在一个弧形的拱门之中。

    楼乙毫不犹豫的迈脚走了进去,剩余几人也跟着走了进去,一阵光芒闪动,楼乙几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挂盘所笼罩的空间之外,楼乙抢在对方反应之前,将悬挂在问仙楼上方的挂盘强行收走,如此宝贝绝不能回到乾晚秋之手,否则万一再出个什么意外,他们就全输了。

    此时外界的大战正进行的与火如荼,联合势力的人数虽然众多,却彼此互有猜忌,大家谁也不想成为牺牲品,因此看上去十分卖力,实则大部分人都在敷衍了事。

    而问仙楼这边却不一样,这是一场生死之战,输了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绝境之下这些人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加之之前楼乙做足了充分准备,各种陷阱禁止从出不穷,丹药更是每人准备了十份。

    而这些丹药在一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只不过李家两兄弟都是根据楼乙的指示,与暗中不断累积,并且由两人亲自操持,以防被有心之人洞悉,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此消彼长之下,问仙楼凭借着少量的人员,却取得了极大的战果,街道上到处都是各个势力的人员尸体,虽然问仙楼也有损失,可是与之比起来实在是九牛一毛,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切都得益于楼乙的提前安排,每次战斗参加人数不会超过十个,而且多以偷袭混淆视线为主,可是参与策应的人员却有三倍之数,一旦有人受伤或被围困,这些隐藏的人员,就会出现救人,这极大的降低了人员的损耗。

    再者每条街道都有监视符文,只要发现对方人数过百,问仙楼的手下就会提前躲开,而对方眼瞎耳聋神识受到限制,在这方面可谓是吃了极大的亏。

    于是很多人开始抱怨,这几乎是拿他们的生命在赌,而且几乎看不到赌赢的希望,更多的人开始萌生退意,兵败如山倒,那些暗中指挥的各势力副将,虽有心阻止,可是想要逃走的人员实在太多,场面根本不受控制。

    恐慌带来的结果就是,更多的人死在了这片区域之中,他们自己设下的禁止,成为了阻挡他们逃生的高墙,无数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外面的世界,带着懊悔死在了禁止屏障之下,他们死不瞑目却又无可奈何。

    楼乙的再次出现,也让这些势力的头领,萌生了退意,原本是为了来分一杯羹,谁能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结果,眼前的这个锦袍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让他们这些见惯了生死的老手,也感到不寒而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