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尔虞我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尔虞我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雷霆霸道的手段,总是最能震慑人心的,现在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而那些喊着交易的修士,也没之前那么疯狂了,但是他很清楚,人的贪欲是不会因为恐惧而减少半分的,不然会还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各种绝地寻求机缘,关于这一点无论哪个时期都是一样的。

    人类也终因为自己的贪欲,才会被各个种族联合对抗,最终输掉了第二次的灭世大战,结果引得六道不稳,天道崩裂,诞生出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楼乙对着高大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以接着进行了,高大力随意的从身上摘下几个储物袋,将其扯开洋洋洒洒的抖了起来。

    顿时周围珠光宝气灿霞映天,惊人的各色灵气将整片区域包裹在内,伴着丁零当啷的声响,人群中发出阵阵惊呼之声。

    “我的天哪,那是什么?!!”一个男子瞪大双目喊道。

    “那那好像是,好像是血玉髓!”一个老者激动的指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矿石,矿石内有一条血线,绕着矿石不断的游动。

    “这么大一块”那汉子耸了耸肩,一脸震惊的模样。

    “这里还有曦铁、钣铜、银硅、琉璃金、紫晖锡,这这是成套的五行圣料啊,我的天哪!我一定是疯了……”一位年轻的男子,两眼含泪的看着几块各色闪耀的矿石,抱头号啕大哭。

    楼乙让高大力丢出来的,矿石的等级都超过过五阶,就算是北州这么大的地界,这些东西也绝对都算是顶级的,想来这些东西也都是那南宫家的少主收集而来,想要为自己打造一件本命法宝,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终稀里糊涂的死在了北州这边,倒是便宜了高大力。

    这些东西一放出来,楼乙就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他清了清嗓子,上前几步挡在了这些散发着五光十色宝贝的面前,顿时将他们与矿石隔绝开来。

    有人愤怒的喊道,“你这是在干什么?赶紧闪开!”

    旁边有人碰了碰他,这吼叫之人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带着面具的楼乙,惊出一身冷汗来,楼乙也不生气,手中玉扇打开,一股淡淡的佛性悄然散开,佛音最能渡人,楼乙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让除了高大力在外的所有人,全都痴傻的望着自己。

    此刻的他光辉熠熠,看上去就如同佛陀转世,身上有一股难言的祥和之气,人们不自觉的想要与之亲近,仿佛他之所在,就是极乐之途。

    “各位请听在我一言”楼乙说的轻飘飘的,似乎没有力气的样子,可是众人听在耳中,却是另外一番模样,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如同是佛音一样,萦绕脑海之中,久久不愿散去。

    于是人群再次安静下来,周围竟然没有任何声音,所有人连大气都不喘一下,生怕破坏了这静怡的气氛,楼乙开口道,“我知道诸位的想法,大家都是提着脑袋在活着,哪一天没了,谁也说不准。”

    有人开始共鸣,毕竟能够来此交易的,大部分都是穷苦的修士,再者说了不穷为何会被挑唆,会被人当枪使?那怎么可能,那些家世殷实的修士,自不会自降身价来做这种事情。

    楼乙算准了这一点,加大了对他们的攻势,这种人既然容易被利益驱使,那么自己这边给出利益,自然也可以反驱使,利用这些人反将一军,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久后这些人全部从问仙楼离开了,一个个红光满面,都是一副得到宝贝的模样,看着四周空荡荡的交易处,高大力问道,“这么做真的会有用吗?”

    楼乙神秘的笑着说道,“放心,山人自有妙计……”

    高大力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储物袋,叹了口气道,“万一”

    楼乙抢先道,“只要咱们胜了,就绝对没有万一!”

    他说话间眼神已经冷了下来,被人当成砧板上的肉,这本身就足够耻辱了,而且他们还想败坏问仙楼的名声,既然对方如此厚颜无耻,那他也不需要再讲什么情面了,这一仗无论如何也要胜,而且要以雷霆之势。

    很快李家两兄弟就来了,楼乙与两人单独密谈一会,随后两人就离开了,楼乙出来后直接带着高大力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换了一身行头跟面具,他准备开始着手报复了。

    同一时间一处暗宅之中,五六个衣着华贵的修士聚在一起,其中一个体态丰腴的妇人,一脸愤怒的拍着桌子,其余几人或冷漠或低头不语,又或脸色赤红,看上去也是一副极为恼怒的模样。

    妇人低头看着其中一个默不作声的中年修士,冷声道,“孙大掌柜,你如此做派,可是对我乾家不满吗?

    那默不作声的修士皱了皱眉头,随后开口道,“孙某不敢,只是这问仙楼底细尚未明朗,咱们的探子也都被杀了,从那些出来的修士嘴里得到的讯息来看,这问仙楼的靠山似乎硬的很啊……”

    这妇人乃是十三世家乾家之人,名叫乾晚秋,是乾家这次明面上的主事之人,背后有乾回宗作为靠山,原本并不属于这片区域,而这一次乾家之所以这么大张旗鼓,就是看中了浩雪宗这次下的血本。

    那开口回话的汉子名叫孙思药,乃是列药堂的大掌柜,这列药堂跟钱家关系有旧,祖上相过几门亲家,钱家虽然也是十三世家之一,可是原本依附的赵家,因为赵宝乐的死,而一下子陷入到了低谷,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始终被宋家打压,对于浩雪宗的掌控,已经日渐式微。

    别人也许不知道浩雪宗的情况,可是乾家却非常的清楚,因为乾家跟宋家世代联姻,而宋家在这浩雪宗内,可是仅次于公孙家的存在,所以他们也想要来分一杯羹,而钱家也想要分一杯羹,可是宋家从中作梗,而乾家又太强势,搞得孙思药左右为难,只能选择沉默。

    清平县目前的局势虽然并不明朗,许多世家碍于宋家面子,也不好过多的把触角伸过来,毕竟各大世家同气连枝,踩了谁的地盘都不好,而这乾家可不吃这一套,毕竟他跟宋家关系近,虽然浩雪宗并不算他的势力,却也想要背靠大树好乘凉。

    而这件事也是宋家默许的,明面上宋家不敢直接霸占清平县,毕竟这样会引来非议,毕竟浩雪宗是不是他们宋家的一言堂,上面还有公孙弘还有浩雪宗的宗主,虽然这个宗主并不怎么去管这个宗门,但是宋家不想冒险,他们战战兢兢这么多年的努力,可不想为了一个清平县而葬送掉。

    所以默许乾家也有试探浩雪宗的意图,摸一摸浩雪宗其他势力的底线,一旦等时机成熟了,这清平县还是会落入他们宋家的掌控,毕竟嘴边的肉不吃白不吃。

    而乾家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吞并周围势力,也是宋家私下里默许的,而现在横空出来一个问仙楼,底细原本摸的差不多了,可是现在突然横生枝节,来了两个神秘人,偏偏身份搞不清楚。

    自己派去的人,直接就被干掉了,这足以证明这俩人有持无恐,要知道在这北州北域,他们十三世家就是地头蛇,如此打草惊蛇却毫无顾忌,这里面蕴含的意义就不那么简单了。

    而这也是乾晚秋如此生气的主要原因,连自己敌人的真正底细都摸不透,万一真的冲突起来,尺度一旦没有把握住,很可能为乾家招来灭顶之灾,可是筹划了如此之久,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现在一旦她选择了避让,就会给外界传递一个不好的讯息,那就是乾家怕了这问仙楼,那对乾家日后掌控清平县,绝对是一场灾难,徒增更多的变数。

    “诸位怎么说?难道此时就此作罢不成?!!”乾晚秋强势说道。

    有一人拍案而起,对着众人说道,“乾二娘说的有道理,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汉子,前怕狼后怕虎的,以后如何做一番大事,这次事成了,以后这清平县就是咱们的,要风得风要雨的雨,只要跟着二娘干,就绝对没有问题!”

    此人曹猛乃是统管清平县马运行当的把头,自己组建了一个漕马帮,干着护送运输的买卖,手底下弟兄众多,也是最先被乾晚秋收服之人,一切以乾晚秋马首是瞻。

    曹猛修为筑基后期,修为算是这些人里面比较高的了,不过草莽之辈修为虽高,终究实力有限,之前同李家兄弟多次冲突,均没讨到便宜,所以才会被乾晚秋收服,更是这次针对问仙楼的主要推手之一。

    另外三人并没有立刻表态,他们也都是趁着清平县重建之际,自本地崛起的新势力,能够坐到这个位置,谁也不是傻子,同享福可以,却绝不能充当炮灰。

    你乾家要收拾问仙楼可以,我们帮忙在一旁打打秋风,可是现在局势不明朗,你乾家现在造势,让他们表决心,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曹猛虽然说的很大声,三个当家的却全当耳旁风,丝毫不为所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