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九十五章 战斗突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五章 战斗突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姑苏木棉出手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一上来就是杀招,打了楼乙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攻势极为凌厉,丝毫不给楼乙喘息的机会,转瞬间楼乙身上就多了几处伤痕,血顺着伤口流出,染红了衣袍。

    “混蛋,你这是要杀人吗?!”高大力愤怒的吼道,甚至想冲上去帮助楼乙,却被楼乙传音给制止了,他停在原地,双拳握的死死的,甚至嘴角都咬碎了。

    而寒玉宗这边的四人,司徒小小皱着眉头,一双粉拳握的紧紧的,刚才她已经清楚知道姑苏木棉的想法了,她终于明白姑苏木棉为何要这么做了,一切都是因为她,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才导致楼乙被牵连。

    她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发声了,不然以姑苏木棉的性格,真要是疯起来,恐怕连她们也要遭殃的,其余三人也是脸色煞白,徐樱紧紧攥着拳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金妮吓得直哆嗦,而吴倩则是眉头深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场中姑苏木棉追着楼乙,剑尖光滑璀璨,如同一道流光,绕着楼乙的脖子转动,楼乙如同一道幻影,以小疾风术游斗,然而境界上的差距实在是太明显了,而且姑苏木棉似乎修炼有身法,他的脚步十分的玄妙,明明看似没动,眨眼间就出现在楼乙的身边。

    这种神出鬼没的身法,让他十分的无奈,想到自己加入内门后,除了一个十字杀的铁卷外,竟然什么都学不起,再看看对方的这一身行头,对方的身法,对方的剑诀,深深的感到世间的不公平,不过他也释然,毕竟人家生的好,这一点也无法改变。

    他能做的就是坚持不懈,以数倍于他人的努力,来缩小与这些人之间的差距,虽然起点不如别人,但也没什么好自卑的,毕竟没有走到最后,谁又敢言自己一定赢。

    与姑苏木棉对战的感觉,跟金屠对战的感觉差不多,只不过对方修为要远高于自己,所以冒险是不可取的,而且楼乙已经明白自己大错特错了,这个家伙就是要杀他,出招没有一丝犹豫,招招都是奔着要害而来。

    青色的剑灵之气刮得楼乙浑身刺痛,青光不断在眼前舞动,他感觉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颤动,灵气不断从丹湖内涌出,顺着经脉流经全身,覆盖在身体外侧,形成一层又一层护罩,抵御着剑灵气的侵袭。

    然而即便如此,这些间剑灵气也是无孔不入,明明没有被伤到,可是剑影掠过,楼乙就会感觉周围的皮肤就如同被针扎一样,异常的刺痛。

    楼乙知道这必定是飞极宗的某种功法,所以他丝毫都不敢大意,木灵气固本培元,水灵气疗伤镇痛,土灵气巩固自身,三色灵气萦绕在皮肤表层,交替抵御着对方的攻击。

    而他自身则拼命施展小疾风术,靠速度勉强拉开一丝与对方的距离,同时想办法适用掩风术,让自己暂时脱离对方的视野。

    然而修为进入筑基期,修士战斗更多的是依靠神识,目力有所不及,所以这个阶段的修士,很少以肉眼对敌,因为会被欺骗,因此修士都是靠的心眼在战斗。

    因此楼乙这么做收效甚微,根本没办法让自己脱离险境,而此时他手中的纸符,成为了唯一能够克敌制胜的方式。

    只见楼乙身影时隐时现,周围狂风大作,风中夹杂着风刃符,原本以姑苏木棉的速度,要追上他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因为这些纸符的牵制,每当他刚追上楼乙,四周的风刃符就会被激活,如果只是一张两张的话,他根本不会顾及。

    可是每当他出现,周围十数张纸符就会同时爆发,数十道风刃从四面八方袭来,这就让他非常的难受,如果他出手攻击楼乙,对方会受伤但不会死,而自己承受数十道风刃攻击,也同样会受伤。

    如果他防御风刃符的攻击,那楼乙就会趁机离开,与他保持安全的距离,所以到现在他都鲜有机会能够出手攻击,这让他十分的窝火,也慢慢的失去了之前的冷静,打发越发的激进,这对于楼乙来说自然是个机会。

    不过现在楼乙全身滚烫,灵气在经脉中比之前流动的更加快速了,寒灵九转按着周天运行,将这些暴躁的灵气倒入丹湖内,丹湖因此也开始沸腾,丹湖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熔炉,开始向外散发着滚滚灵气波动。

    灵气向外翻涌,不断撞击着楼乙的丹田,让丹湖的丹壁剧烈震颤,楼乙承受着痛苦,可是神情却十分专注,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是应该要专注,要集中精神来应对突发的情况,丝毫不能乱了自己的节奏。

    此时他已经不仅使用上了风刃符,其他几种辅助符也被其贴在了身上,因为现在灵气十分宝贵,楼乙只能依靠符篆进行防御,看着对方野蛮的将自己的护罩切割开来,一次次让自己身处险境,楼乙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让修为赶紧突破,因为只有这样,才有一线生机。

    他师傅赠送的玉佩,已经使用了两次,还只有一次的试用机会,而当初几位师兄赠送的灵器护腕也已经用过了,现在光芒都已经完全黯淡下来,只能够起到最基本的保护,在姑苏木棉的剑下,丝毫没有半点作用。

    此时如果姑苏木棉再疯狂一些的话,拼着自己受伤也要干掉自己,那后果就非常难说了,要知道天才都自负,不屑于使用一些自身以外的手段,比如符篆跟陷阱,对于他们来说,崇尚的是自身的实力,借助外力让人不齿。

    但是楼乙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天才,对于他来说,一切能够利用的条件,他都会去考虑,命都没了尊严有何意义,都说死得其所,那也只能是在所有办法都用光后,再进行最后的一搏,最终死了也就死了。

    灵气形成的灵雾顺着表皮渗透出来,楼乙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送入烤炉的鸭子,那种内外煎熬的感觉越发强烈,体内灵气鼓动沸腾,外面敌人攻势凌厉霸烈,让他只有招架的份。

    他很清楚用不了多久,他就再也抵抗不住,他拼命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同对方周旋,然而姑苏木棉也是风灵脉,纯度丝毫不比他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不是符篆他现在已经死了。

    司徒小小紧张的看着两人在半空中游斗,四周的那些黑色岩石碎裂一地,原本就不多的植被被风横扫一空,周围一片狼藉,只能够看到两个青色身影在来回窜动。

    “我的天哪,这个楼乙实在是太厉害了,那可是木棉公子,姑苏家的天才,就算是在飞极宗也是数的上的天才,这简直是是”徐樱说到后面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因为楼乙这边再次出状况了。

    一股惊人的气息突然从楼乙的身体内爆发出来,形成一股气流直接将姑苏木棉给吹飞了出去,同时他的气息开始节节攀升,一股比之前更强的力量从体内爆发出来。

    “突突破了!我的天哪!!!”金妮惊讶的尖叫道。

    司徒小小脸上也露出意外的表情,眼底露出一抹惊喜,不过她掩饰的很好,并没有被其他人看到,至于吴倩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高大力却早已激动的跳了起来。

    “师弟好样的!”高大力为楼乙而欢呼。

    修为突破带来的畅快感觉,很快就体现在了身上,楼乙的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一分,要知道他的风灵脉纯度可是地灵脉中最高的,拥有六成的纯度,而那姑苏木棉也不过只是才四成,只是修为远高于楼乙,所以在速度上才压制了他。

    修为的提升使得楼乙终于可以在速度上超过对方,同时一些手段也可以展开了,只看他掏出一沓纸符,在一瞬间展开,以风灵气御使,呈扇形打开,将姑苏慕容笼罩在内,无论对方破坏多少,就会有更多的纸符补充进来,同时风刃也逼迫着姑苏木棉身体不断向后退。

    这一次轮到姑苏木棉感到被动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风灵符充斥了整片空间,他震惊于楼乙的精神力,竟然可以同时控制如此庞大数量的纸符,他知道再打下去,他只能吃亏了,可是他又非常的不甘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位于后方的纸符,突然开始蓄力,不断向着前方蔓延,将灵气注入到前面的纸符之中,越来越多的纸符从空中撒落变成一张废纸,而前面的纸符却越来越明亮,惊人的能量波动从其中释放出来。

    姑苏木棉整个人都呆住了,这到底是什么招式,竟然还可以叠加威力,而且他感到冥冥中自己已经被锁定了,只要自己再有动作,这些纸符将同时爆发,到时候自己能不能顶住十分难说,而就在这个时候,楼乙开口道,“姑苏道友可认输吗?”

    姑苏木棉一张脸憋的通红,将剑收回剑鞘,冷哼一声道,“算你厉害,他日木棉自当再登门讨教,还望道友到时候不吝赐教!”

    楼乙眉头微微一蹙,他知道这家伙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于是抱拳回道,“静候大驾光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