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九十四章 被迫切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四章 被迫切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跟高大力平静的看着地上的遗骸,而此时姑苏木棉却看着他,楼乙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抬起头看着他问道,“姑苏兄可有话要说?”

    姑苏木棉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可知道他们发生了何事?”

    楼乙眉头微微一皱,对方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直接就以上位者的姿态询问他,这让楼乙有些不悦,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做过多的计较,于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而这个时候姑苏木棉却再次开口道,“你说你不清楚?可是之前我却看到,那两人是跟着你的方向去的,现在他们出了事,你却说这事跟你没关系?”

    楼乙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原来这个姑苏木棉明明知道这两个家伙想要对他们不利,却并没有告诉自己,这种人实在是太自私了,而且有些无情。

    姑苏木棉看到楼乙冷冷的看着他,心里非常的不悦,一个筑基期二层的废物,也敢这么看着自己,当真觉得有人在,他就不敢动手吗。

    锵的一声伴着寒光,一柄三尺长剑萦绕青光,笔直的指向楼乙,同时姑苏木棉冷声道,“你这么看着我,是想跟我动手吗?”

    高大力几乎同时就要上前跟他理论,却被楼乙挡了下来,这时徐樱开口道,“姑苏公子,想必这一切都是误会,不如”

    结果姑苏木棉根本就不给她面子,打断她道,“在我眼里没有什么误会!”

    徐樱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其他两人拦了下来,这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司徒小小,却开口说道,“木棉哥哥别这样,他是个好人……”

    司徒小小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更激起了他的嫉妒,虽然他脸上没什么表现,可是眼神之中已经多了一丝杀意,楼乙感到脊背一阵冰凉,对方修为高自己四层,在这里打起来的话,还会牵连到自己的师兄,而且对方是剑修,打起来恐怕没什么胜算。

    一番计较后,楼乙决定息事宁人,于是抱拳对姑苏木棉说道,“姑苏兄你的确误会了,我并不知道他们两个是跟着我的,而且你也看到了,他们出事我跟师兄是第一时间赶过来帮忙的。”

    楼乙指了指四周堆砌的疣皮兽尸体,按照他说的情况,以及现场的情况,自然是非常有说服力的,但是姑苏木棉摆明了就是要杀杀他的威风,如果可能的话给他安上个图财害命的罪名,这样就能正大光明的解决掉这个麻烦了,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这个未婚妻似乎对这个叫做楼乙的家伙,有着特别的感情。

    姑苏木棉指着地上的尸体道,“你说你不知道,可是谁又能证明,我只知道这两位雪狼谷的朋友,是在此地死于非命的,而你们两个是距离这里最近的,这件事不会这么巧吧?”

    姑苏木棉的话句句诛心,就连徐樱也有些开始怀疑了,楼乙开口道,“姑苏兄说的有道理,这件事的确蹊跷,既然如此为了证明在下跟师兄的清白,也不得不冒犯两位道友的遗骸了。”

    楼乙说完话直接动手,丝毫没有给姑苏木棉机会阻止,他将两人的遗骸翻转过来,一股异样的气味从尸体下方传来,几位女孩同时掩住鼻子,吴倩更是出声说道,“这是什么味道啊,这么难闻。”

    楼乙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却故意装起了糊涂,同时俯下身去,用手指涂抹了一些黄绿色的液体,这些自然是那些黄绿色的烟雾,只不过此时此刻已经液化了。

    楼乙将手指举到显然的位置,让大家都能看到他手指上的液体,然后疑惑的询问道,“不知诸位谁可认得这是何物?”

    几人的注意力自然全部集中到了他的手指上,而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姑苏木棉眉头一皱,知道恐怕无法冤枉楼乙了,而此时金妮上前一步,指着他的手指说道,“这东西掺着不少东西,不过里面大部分的物质好像是疣皮兽的腺素,我师傅曾经教过我的,所以这东西我有见过。”

    很快这件事情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雪狼谷的两人,想要投机取巧猎捕大量的疣皮兽献殷勤,至于对象是谁不言而喻,只是期间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导致了悲剧的发生,楼乙的嫌疑暂时被洗清了。

    楼乙见姑苏木棉眼神闪烁,就明白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于是趁着他还没有想到其他办法的时候,开口说道,“既然这件事情搞清楚了,那我跟师兄就不多做打搅了,这里的疣皮兽已经受到了惊吓,再想找它们已经不容易了,我想跟师兄回去交任务,就此别过吧。”

    楼乙想的是以退为进,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对方必定会顾及司徒小小的情绪,从而暂时的放过他,只要他们平安的离开了,对方再想为难他,也绝不会轻易的再找到他的。

    司徒小小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是她没有开口,而姑苏木棉却在此时开口道,“你这么急着离开,难道是心里有鬼吗?”

    众人顿时又愣住了,如果说之前的怀疑是合理的,姑苏木棉要对付楼乙那是有情可原的,可是现在事情都已经搞清楚了,这姑苏木棉还紧咬着不放,任谁也知道这姑苏木棉是故意在找事了。

    楼乙的脸色再次冷了下来,直接开口问道,“你待如何?”

    姑苏木棉冷笑道,“东西都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

    高大力一听登时就炸毛了,开口吼道,“凭什么?这是我们辛苦猎杀的!”

    姑苏木棉冷哼一声道,“找死,凭你也配与我说话!”

    话音刚落姑苏木棉直接出手,剑若惊鸿青光一闪,直接刺向高大力的喉咙,不过这一切其实都只是表面现象,而楼乙的神识何其敏锐,对方的剑看似是冲着高大力,可是他却知道这一剑的目标却是他。

    楼乙心里愤怒,一次次的忍让却换回了对方的咄咄逼人,而且他也明白了,无论自己再怎么想息事宁人,都不会有结果的,唯一安全脱身的手段,就是打败对方了。

    他随然也想过直接干掉对方,可是他知道这不可能,先不说对方修为远高于自己,就算自己有机会也不能这么做,毕竟这里还有四个寒玉宗的弟子,他很快就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给甩到了脑后,手一招一打风刃符直接出现在他的前方,五张为一排以风灵气御使,挡在了姑苏木棉的面前。

    然而姑苏木棉根本速度不减,剑尖一道青光一闪,面前的风刃符随即全部化为碎屑,丝毫没有发挥作用,而楼乙也乘机带着高大力往后退去,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姑苏木棉冷哼一声,眼中带着不屑,长剑一指楼乙开口问道,“你当真要阻我?”

    楼乙看着他,说道,“既然怎么都躲不过,那就让我领教一下姑苏道友的本事吧。”

    此时楼乙已经不再以兄称呼,而是将为道友对待,而其他人听了这话,更是一脸错愕,这楼乙竟然要跟姑苏木棉切磋,两人差了四层境界,这不是找死吗?

    如果放在以前的话,楼乙的确不会这么傻,但是现在有些不同了,他原本就处在筑基期二层巅峰,仅差一丝就能达到筑基期三层的修为,而就在刚刚他感觉到突破在即,随时可以临门一脚。

    如果说之前他丝毫没有把握的话,那么现在他至少有了两成的希望,当然这只是在切磋的情况下,如果对方要痛下杀手的话,情况又该另算了,所以楼乙才抢先开口,他料定对方不敢明着杀他,因为他要顾及自己的名声跟地位,同时还要顾及到寒玉宗的态度,毕竟寒玉宗跟浩雪宗是很亲近的。

    这样就相当于给了姑苏木棉一个动手的借口,也不用他再费心算计自己,只要自己小心他下黑手,应该就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姑苏木棉看着楼乙,心底发出一声冷笑,心想,“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其实他的目的跟楼乙想的差不多,只是他低估了对方的狠辣,因为在姑苏木棉看来,楼乙不过只是一个浩雪宗的内门修士,修为才不过只是筑基二层罢了,这个修为在飞极宗比比皆是。

    更何况他看到楼乙的这身打扮,就知道他不是什么有背景的家伙,再加上十三世家里也没有一个姓楼的家族,他身为姑苏家未来的希望,干掉一个普通的浩雪宗弟子,也就不是什么大事了。

    如果到时候浩雪宗真的兴师问罪的话,一来他有师门在背后撑腰,要知道飞极宗的排名可是在这浩雪宗之上,而且浩雪宗看上去很强,实则外强中干,宗门充斥着尔虞我诈,宗门几乎落入到了家族的掌控里,而浩雪宗宗主对此不闻不问,可想而知这样一个宗门,会为了一个区区筑基期二层的修士,而同时跟飞极宗还有姑苏家为敌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