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八十一章 废寝忘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一章 废寝忘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原本楼乙是准备直接干掉宝宏规的,可是他突然改了注意,如果自己现在干掉对方,似乎是一了百了,可是高大力的问题还是无法得到解决,他知道就算宝宏规被带去执事处,也绝对不会供出是受谁指使的,甚至还有可能会反咬自己一口,不过为了高大力,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没过多久几道流光就呼啸而来,当前一人正是外门执事处最严厉的执行人邢风,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执事,不过楼乙并没有见过他们。

    邢风落地后先是探查了一番现场,查看了这些弟子的死因,然后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楼乙,随即问道,“是你传信给执事处的?”

    楼乙抱拳道,“禀告邢执事,的确是弟子传的信,只因我师兄被人掳走,我才跟过来的,谁知道他们几个自己黑吃黑,互相打斗,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邢风若有所思的捋着胡须,楼乙又指着昏迷不醒的宝宏规说道,“禀告邢执事,此人名叫宝宏规,是这些人的大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亲手杀了这个叫黄坤的家伙,而黄坤之前又杀了另外四人。”

    邢风眉头皱起来,另外两名执事走到他左右,附耳说了几句话,邢风轻轻点点头,然后看着楼乙说道,“你身为浩雪宗弟子,看到同门自相残杀,为何不出手制止?你身为内门弟子,以你的实力,应该能够阻止这一切发生的吧。”

    楼乙抱拳道,“邢执事明鉴,这些人是要杀我师兄的,我赶来的时候,这个叫黄坤的弟子,已经动手了,而我当时害怕他伤害我师兄,所以晚了一步。”

    邢风眉头微微一皱,又问道,“那这个黄坤被杀的时候,你又为何袖手旁观?”

    楼乙叹了口气道,“我那个时候是关心则乱,这个叫宝宏规的家伙太狡猾,我看他要杀我师兄,情急之下就出手了,可是谁知道他的目标不是我师兄,而是师兄身边的黄坤,他还对我说什么人都死光了,秘密也就守住了之类的话,我想这件事背后一定还有隐情,所以我就把这个人给打晕了,然后通知了你们。”

    楼乙这话说的可谓是滴水不漏,邢风虽然怀疑,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最后只能让楼乙跟着他们一同回宗门,同宝宏规对峙,而楼乙也不反对,就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了。

    随后高大力醒过来了,然后说是被几个人给堵住,然后在自己家洞府门前被打晕了,剩下的他什么也不知道,而他这话恰巧就给楼乙解了围。

    而宝宏规醒了之后,就说是楼乙跟这些人串通一气,想要谋害高大力,而他是想救对方,结果没成想高大力看到宝宏规,就将当初的事情说出来了,而且还认出了其中有两人就是这宝宏规的手下。

    宝宏规冤枉不成,只得闭紧了嘴巴,邢风自然也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楼乙趁此机会要求宗门,将高大力交给自己保护,申请带着高大力离开外门,带到自己内门居住的洞府。

    然而邢风开始是不同意的,说这坏了宗门的规矩,然而楼乙又说出了高大力是郝伯的大徒弟,当初郝伯的死奔来就有诸多疑点,可是宗门上层却不让邢风着手调查,直接盖棺定论说他是病死的,这让邢风十分懊恼。

    听到高大力是已故大师的徒弟,终于答应这事会向上级申请,楼乙知道这事不一定能成,但是总是要试一试的,即便是不成,他也可以要求外门执事处给高大力换一个地方居住,同时派人保护他。

    事情告一段落后,楼乙跟着高大力回到了他住的地方,高大力明白是楼乙救了他,可是他的内心还是无法原谅楼乙,他对宋楚瑜是恨,而对楼乙更多的是怨。

    毕竟当初是师傅先把楼乙赶走的,而楼乙不去拜祭他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可是他就是绕不过这一点,他总是告诫自己,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觉得即便是师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人都已经死了,难道就不能赶过来拜祭一下吗,所以这个心结一直在他心里,每每想到就十分的痛苦。

    两人坐在桌子前,面对面却一句话都不说,过了好一会,高大力终于憋不住了,开口问道,“为什么救我?”

    楼乙看着他说道,“因为你是我师兄,我不能看着你死。”

    高大力自嘲的笑着说道,“你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这句师兄我实在是受不起。”

    楼乙平静的看着他,对他说道,“我知道你在心里怨我,只是我也是有苦衷的。”

    高大力瞪大眼睛,看着楼乙,拳头紧紧的握着,楼乙甚至能够听到指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愤怒的吼道,“你有苦衷!你有什么苦衷!师傅他老人家都仙逝了,你有再大的苦衷,就不能赶来上柱香吗?!!”

    楼乙叹气摇了摇头道,“我真的不能去,否则不光我会死,你也一样会死”

    高大力突然愣住了,楼乙的话让他觉得莫名其妙,死死瞪着楼乙问道,“告诉我为什么?!”

    楼乙又摇了摇头,他不能把原因说出来,不过他却掏出一本泛黄的书籍,轻轻的放在了高大力激动的拳头前,高大力看着这本书,突然浑身一颤,整个人都显得格外激动,看着他问道,“这本书怎么会在你这里?”

    楼乙平静的说道,“这个是师傅交给我的,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得到它,你只需要知道,师傅从来没有觉得你笨,反而认为你是我们三人之中,最适合继承它的人,因为你拥有最宝贵的赤诚之心,师傅把你当成亲生孩儿一般,这是他临终前托我交给你的东西。”

    高大力颤巍巍的把书捧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捧着书,砰砰的磕着头,嘴里还念叨着,“师傅啊,是大力无能啊,师傅啊……”

    楼乙不忍看他头破血流的模样,上前制止了他的自残行为,高大力抱着他是嚎啕大哭,仿佛要将这两年的委屈与心酸全部发泄出来一样。

    足足哭了一个多时辰,直到他自己眼泪都流干了,嗓子也哭肿了,一双眼肿的跟核桃一样,可是脸上还是挂着悲伤至极的表情,可见他对郝伯的感情之深,让楼乙都记得于心不忍。

    楼乙不停的安慰着他,同时也在激励着他,他让高大力一定要振作起来,同时隐晦的告诉他,师傅的死事有蹊跷,而想要查明真相,必须先让自己有足够的自保的能力。

    高大力就算再笨,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高大力那双哭肿的双眼,布满了血丝,可是他的眼神却格外锐利,他对着楼乙摇身一拜,说道,“师弟,我高大力从此之后,就是你的人了,你让我当牛做马都行,只要你不嫌弃我。”

    楼乙连忙上去扶他,可是这家伙倔的很,非说楼乙不答应的话,他就不起来,搞得楼乙实在是没办法,于是就答应了下来,高大力这才慢慢站了起来。

    楼乙看着他,知道从此之后高大力将变的不同,因为心里有了目标,而且有血海深仇要报,这样的人是最可怕的,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也会更加的狠,只是楼乙现在自身资源都不够,实在也想不到如何给他快速提升修为。

    不过好在高大力不在乎这些,他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埋头在了那本杂记之中,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这让楼乙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郝伯,为了农植可以放弃一切,楼乙自认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楼乙很佩服自己这位师兄,同时也对郝伯的眼光大加赞赏。

    高大力的事情结果最终下来了,楼乙的建议没有通过,这点楼乙自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楼乙提出了第二个方案,那就是给高大力换住处,而且就在山脚下,不超出外门的范围。

    这一点邢风同意了,楼乙让高大力搬去了自己之前的住的那座洞府,里面有一亩灵田,方便高大力自己做研究,同时楼乙又送了他许多的灵米种子,都是当初他研究过的,总共多达九十几种。

    他留给了高大力自己身上一半的中品灵米,大约有一千余斤,这让高大力有些不知所措,说什么也不肯收,结果楼乙板着脸说不收的话,以后就别跟着自己,最终高大力服了软,乖乖的把灵米收了起来。

    楼乙还告诉他,不用省着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还说会定时过来检查他的修为,让他别光顾着研究杂配之法,抽空多提升一下修为,尽快把修为提升上来,到时候他就能跟自己搬到一起住了。

    原本高大力是不在乎这些的,可是一想到能搬到楼乙所在的山谷居住,自己身边就多了一个亲人,平时也能一起探讨灵植之法,这让他顿时兴致大增,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楼乙这才安心的离开了,同时叮嘱他不管发生什么事,在修为没提高之前,哪也不许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