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十四章 身体异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四章 身体异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生气归生气,但也明白现在还不是算账的时候,对方既然要置自己于死地,那么想来一定料定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他现在绝对不可以露面,这样一来可以迷惑对方,二来则可以想办法恢复修为。

    他庆幸自己没有死于筑基失败,他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既然上天给了他再来一次的机会,那自己必定要牢牢的抓在手心里才对,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活着也不容易啊……”

    他盘点了一下自己还剩余的东西,灵米还有万斤左右,足够支撑自己日常食用,灵蔬跟兽肉需要节约一些,否则恐怕难以支持,他现在是不能离开洞府去补充的,不过好在有芦花灵鸡蛋可以补充一下,倒也没多大的差别。

    灵晶方面还有两千多块,如果他想快速恢复修为的话,这些恐怕还远远不够,楼乙叹了口气,刚到手的财富,转瞬就又要不见了,自己为何会这么穷。

    然而楼乙还是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他的院子里有三亩灵田以及一分药田,他将身上剩余的种子取出后,分别种植在了灵药田里,然后取出一些灵米,站在灵田外面发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郝伯交给自己的杂植之法,原本他是不打算自己使用的,他的理想就是修仙,目的只为长生,不再做一只蝼蚁。

    可是现在自己似乎没有选择,想要尽快恢复修为,就必须要有大量的灵气来汲取,可是他现在灵石只有两千块,而那些灵米如果放在平常倒也罢了,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些下品的灵米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灵气的恢复。

    一想到自己灵脉出现了问题,楼乙就觉得脑袋疼,不过好在现在有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如果他能够成功种植出中品灵米,那么基本上一顿饭就相当于食用了一颗下品灵石,再配合灵鸡卵的话,勉强足够支撑自己再回到褪凡期巅峰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必须要再想办法搞到一颗筑基丹,这东西只能靠贡献来兑换,以他现在的情况,其他的任务都做不了,只能靠灵植这一条路,哪怕暴露了自己身怀的种植之术,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根据郝伯的杂记,楼乙每一个步骤都做的有条不紊,他知道欲速则不达,而且作为实验的灵米种子,也不是什么好种子,所以只能从细节上着手。

    由于修为降低了,楼乙这三亩灵田种下去,足足用了五个时辰,累的他一点都不想动弹,竟然就这么躺在田边睡着了,次日清晨门外禁止突然传来声响。

    楼乙迷迷糊糊爬起来,往外一看,嘴角不由的挂上一抹冷笑,因为他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带自己去丹阁取药的那名弟子,对方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楼乙索性也不起来,对着门外喊道,“这位师兄有事吗?”

    楼乙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时候,对方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然后马上恢复如常,他对着禁止喊道,“没事,只是师尊让我来看看,师弟是否已经筑基成功了。”

    楼乙嘴角的冷笑更深了,他自然明白这家伙是来探风的,如果没有估计错,他们现在一定以为自己服用了寒萤丹,那么现在他来就是为了确认自己死掉了。

    如果自己没有回答,就表明自己死掉了,那么等过上个十天半个月他们再来一次,就可以假惺惺的去外门管事处,宣布自己的死讯了,而到时候证据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自己则会被扣上一个筑基失败,身死道消的悲剧命运。

    楼乙冷冷的看着外面,嘴里却像没事人一样说道,“多谢师兄的关心,只是师弟现在境界还有些不太稳,想再修炼一段时间,何况师弟最近正在研究一门功法,三五个月内恐怕还抽不出时间。”

    对方有一句没一句的套了半天话,都被楼乙巧妙的搪塞过去了,最后只能离开了,说之后还会来拜访自己,俨然一副跟他很熟了的样子,楼乙嘴角挂着冷笑,转身起身回屋去了。

    现在重中之重就是赶紧解决灵脉的问题,他感觉到自己灵脉就好像是被什么给塞住了,所以导致汲取灵气的速度慢了不止十倍,就好像一下子被打回到了当初刚刚修行寒息九转时一样。

    他贴了一张静心符,然后盘膝坐在练功室的地面上,慢慢的运行寒息九转,同时开始根据灵气在体内的游走,来感知自己目前身体的状况,结果得出了三个结果。

    好的结果就是自己的经脉不知什么原因,被拓宽了足足十倍有余,完全超过了一般的筑基修士,甚至接近结丹期修士的水平,而不好的结果是,经脉里面上三叉的窍穴堵塞严重,共有十三处之多。

    而下三叉的经脉里,左腹部有四处损伤,右腹部有七处,双掌的经脉也各有损伤,导致整体经脉不畅,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另外他还发现了一个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解释的问题,那就是他身上的灵脉似乎碎掉了,他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经脉的存在,这种感觉很像是当初松神帮他遮盖木系灵脉时的情况,这意味着他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废人了。

    因为他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身怀绝脉的修士,五行绝脉是比五行废脉更加可怕的事情,而他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楼乙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一度让他感到绝望。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因为如果是绝脉的话,是感受不到周围灵气的,可是他分明能够感受到空气之中蕴含的灵气,并且能够通过寒息九转来汲取这些灵气,那自己到底是废了,还是发生了其他不可预知的问题。

    经过一夜的调息与静养,总算是勉强恢复了一些灵气,可是这不足以支撑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于是他取出两枚下品灵晶,无比肉疼的吸收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看着两只手掌指尖滑落的晶粉,他都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可是他目光却格外坚毅,无论如何路是自己选的,只有咬牙坚持下去。

    好整以暇就这样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楼乙总算是把双掌的窍穴给疏通了,结果他发现自己在疏通了这两处窍穴后,体内的灵气明显的充裕起来,这一发现让他欣喜若狂。

    他明白了那些堵塞经脉窍穴的,很可能就是当初冲击自己身体的狂暴灵气,只是经过一番折腾后,灵气与灵气冲撞,混杂着其他的气息,一股脑的塞进了窍穴之中,这才导致了淤积,使自己的经脉不畅。

    想明白这件事情之后,他更加卖力的冲击这些堵塞的窍穴,修为也因此提高了一层,恢复到了褪凡期五层,但是灵脉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他还是感受不到自己灵脉的存在,他想着等自己修为恢复之后,去衍灵台好好检测一下。

    经脉被拓宽了带来的好处就是能够储存更多的灵气,不仅如此最重要的是,他施展术法的速度明显的提高了,威力也更为强悍,这让他感觉自己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虽然修为没了,但是终究还是可以练回来的。

    外门带回来的那部铁卷,让他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遍,闲暇之余也尝试着在脑海之中推演,结果越是推演,他越觉得这东西的价值恐怖,就越感到那典阁的主事之人绝非一般人,这部铁卷很有可能不是外门典阁之物。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一个月,楼乙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又又三处窍穴被撑开,他感觉灵气运转的速度快了许多,而且堵塞在窍穴中的灵气,被疏通后注入到经脉之中,让他的修为再次得到提高,虽然还未达到褪凡期六层,不过也相去不远了。

    院子外面的灵米呈现出三种截然不同的状态,有的灵米抽穗很高,长势喜人,有的则生长缓慢,只有大约三寸左右,而有的则看上去奇奇怪怪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们不光颜色不同,甚至长短粗细也完全不同。

    楼乙每天都会将郝伯的杂记在脑海中过一遍,然后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修正,这耗费了他不少的时间,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根据宗门的规定,位于山巅的弟子,只有一年的时间可以用来闭关,剩余的时间必须外出执行任务,而楼乙现在的情况,肯定不能就这么出去,所以对他来说,他只剩下十个多月的时间来提高修为,否则他就会把自己筑基失败的事情给暴露掉。

    不过好在现在他有了一个很大的助力,那就是那些淤积在体内的灵气,这些东西一旦被冲开,会极大的提高他现有的灵气,那对于修炼来说,可是极大的好处。

    所以他现在一点都不担心,决定潜下心来好好利用这宝贵的十个月,把自身修为恢复过来,对此他有信心办到,毕竟有志者事尽成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