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十章 问鼎榜首(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章 问鼎榜首(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为了能够战胜金屠,楼乙曾经不止一次模拟过战斗的场景,将自己所有的手段全部用上,也只有不到五成的胜算,可是实际战斗之后,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战斗的胜率恐怕不足三成。

    所以楼乙尽可能的多战斗一会,而不是选择直接使用自己的底牌,多了解敌人一分,就越容易分析出敌人的实力,金屠无疑是极强的,所以楼乙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视,反而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加以应对。

    然而即便如此,他现在的狼狈模样,还是让他心里非常没底,不过已经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要试一试,不然恐怕就没机会了。

    金屠的攻击越来越狂暴,金斧的声音呼啸在整个场地之上,释放出来的恐怖气旋,伴随着金色的锋芒,让楼乙身上的伤痕多了一倍还多,他不断的游走在擂台的各个角落,有计划的将蔓藤的种子撒落在擂台之上,只是同之前对付廖飞不同。

    金屠是金系灵脉,可以说天生就是木系的克星,即便是他手里的王牌蛇藤草,恐怕也抵挡不住对方一斧的威力,他手里只有十颗蛇藤草的种子,如果要出手,就必须保证对方挣脱不开,不然一切都就结束了。

    金色的风暴席卷在擂台之上,到处都是刺耳的金属啸声,金屠眼中满是冷漠,对于楼乙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即便对方满身伤痕,即便对方无比狼狈,但是这一切又管他什么事。

    在他眼里这一切都是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自己找的,而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认清楚什么是现实。

    突然他眉头一挑,脚下突兀陷落下去,一个流沙陷阱出现在了他的脚下,并且还有十几根蔓藤缠绕在他的腿上,想把他拖入泥沼之中,金屠冷哼一声,嘴里喝道,“雕虫小技!”

    抬腿用力一扯,金色的灵气覆盖在虎头履上,一道金色虚影飞出,将蔓藤切的四分五裂,同时金屠一脚踏过泥沼,冲着楼乙吼道,“这就是你想的办法?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是赶紧认输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楼乙看着他道,“好戏才刚刚开始,你这么说是不是太过自信了一些。”

    金屠冷哼一声道,“看你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似乎被楼乙的话激怒了,他的动作陡然加快起来,巨斧化作道道虚影,环绕在楼乙四周,后者几乎将速度提高到了极致,才能勉强从这斧影中摆脱出来,然而即便如此那些暴风席卷的斧芒,还是让他避无可避。

    眼看着自己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虽然不重,可是如果继续累积下去,对他而言也绝对非常不利,更何况伤势牵动精神,会极大的阻碍他全神贯注面对对方的攻击,稍有不慎恐怕就会酿成大祸。

    楼乙以符篆配合陷阱拉开与金屠的距离,同时不断用蔓藤来牵扯对方的注意力,只是这样收效甚微,他自己灵气的消耗却是与时俱增的,他知道这样下去得不偿失,必须要再想其他办法才行。

    突然他想到了廖飞使用的枪术,既然风灵气可以包裹水滴,那么是不是意味着,风灵气也可以包裹其他的东西,楼乙脑中豁然开朗,他曾经创造出流沙铠甲,知道灵气之间的融合,需要达到一个平衡,只有这样才不会引起剧烈的反应。

    再比如灵气之间可以相生,绝对不能相克,只有灵气相生才能够融合,比如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又生水,五行相生循环往复。

    而风灵脉是独特的存在,虽然它是由水灵脉变异而来,可是从本质上却是另外一种相性,对于风来说它更多的是包容,同大地不同,风的包容只是将其包裹住,而不是分解融合,这样的包容不会破坏包裹在内的元素。

    就如同那些被风卷起的大树,风停之后大树依旧是大树,又比如被风卷起的沙尘,即便是土克水,可风沙过后,沙尘依旧存在,而且会比之前威力更大,这足以证明风的相性,风的包容。

    楼乙像是开启了一条新的道路,一个个新的想法不断的出现在脑海之中,举一反三之下,一路通路路皆通,他之前局限于自己所学的知识,可是当这一切被打破之后,楼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愚蠢,险些把自己给堵死了,他开始改变自己的战斗方式。

    而最直观感受到这一切的就是金屠,原本横扫一切的他,突然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了,四周的风开始变的诡异起来。

    开始一道风快速掠过自己,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注意,可是这阵风中,突然诡异的出现几个青色的光珠,他下意识的将其搅碎,结果却看到橙色纸符,从粉碎的光珠中出现,因为他力量的破坏,变成无数的泥浆喷流而下。

    这还不是最诡异的,那些原本对他毫无威胁的蔓藤,却诡异的发生了改变,竟然会从蔓藤的残肢之中飞出风刃,甚至是寒光逼人的飞刀,如果不是他的感知够强,恐怕已经吃了亏了。

    之后金屠面临的这种情况越开越严重,土椎符释放之后,竟然飞出上百条蔓藤的纸条,泥沼中竟然飞出十数道风刃,空无一物的风刃,突然爆出大量的风信子花粉,这一切的一切,搞得金屠有些焦头烂额。

    他引以为傲的实力,被楼乙这诡异的招数,弄的无从发挥,他开始变得焦躁,性情开始更加暴躁,这虽然让他的实力进一步提高了,斧头的威力也更加强,可是却也因此失去了原本的理性,开始变的暴躁易怒,一个人一旦失去了理性,那么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而这却是楼乙想要看到的,如果金屠不管这一切,继续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即便自己招数再诡异,也总有用完的一刻,而且对方的实力远在其之上,他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耗的过他。

    可是现在不同了,对方失去冷静,就意味着会犯错误,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无限放大他所犯的错误,只有这样他才能赢,他才能看到胜利的希望。

    此时在下面观看的弟子跟那些观礼台上的长老,也已经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金屠陷入到了他的陷阱里,这些人却清楚的知道楼乙想干什么,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接下来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大量的陷阱已经布置好了,就等着金屠跳进来,他故意设计大量的陷阱诱导他攻击,蔓藤无穷无尽,不时还会射出风刃跟暗器,虽然这些并不会伤到金屠,却让他更加烦躁。

    他怒吼着冲了过去,挥动着斧头横扫一切,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正步入楼乙为他设置的更大陷阱之中,很快金屠就陷入狂暴之中,当他踏入到陷阱的中心位置后,楼乙终于开始了收网的行动。

    四周大量的蔓藤同时出现,数以百张的纸符同时发出光芒,一瞬间四周铺天盖地充斥着风刃与土椎,蔓藤无孔不入,从四面八方冲向金屠。

    金屠挥动着斧头横扫四周,却还是无济于事,数量上的优势,压倒了实力上的差距,金屠开始有些气喘吁吁,他手里的斧头也不如之前那般锋锐无匹。

    加之他现在的两只脚都被泥沼吞噬,虽然这不妨碍他的实力发挥,可是同样也限制了他的行动,终于地面上的蔓藤残肢之下,传来细细嗦嗦的声响,大量紫色的蔓藤突然从四面八方同时出现,瞬间将金屠的手脚以及武器完全禁锢起来。

    金屠发出愤怒的吼声,想要凭借蛮力挣脱出来,只是这一次楼乙可是孤注一掷,十颗蛇藤草同时催化,即便是金屠全胜时期也不会好受,更何况他之前那么距离的消耗,此时就算再想拼命,也已经为时晚矣。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斧头被蛇藤草卷走,而自己被五花大绑的固定在地面之上,左右脚死死的困在淤泥之中,下面有蛇藤草禁锢着,同时左右手各有四条蛇藤草拴着他,让他无法挣脱,同时脖子上也缠着两根,只要楼乙愿意,随时都可以将其五马分尸。

    金屠不甘心的发出怒吼,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输的如此儿戏,输的如此可笑,楼乙出现在他的面前,流风短刃顶在他的心口上,淡淡的说道,“你可曾想过这一刻,你的确非常强,可是你不该轻视你的敌人,如我这般的人,也可能如现在这样要了你的性命。”

    楼乙收回了他的灵气,蛇藤草开始从金屠的身上脱落下来,而金屠站在原地全身颤抖,他紧咬着牙关,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可是现在他却输给了对方,他抬起头来看着楼乙,狠狠的说道,“下次,我不会再输!”

    楼乙没有转头,而是开口说道,“如果你还是这般鲁莽,下次你依旧会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