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十九章 问鼎榜首(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九章 问鼎榜首(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苦战廖飞胜利,几乎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众位长老也再一次将目光转向了他,一个毫无背景,完全靠自己努力获得六连胜,这个出身以及这份实力,就足以让很多的长老动心。^^%^''

    当初花如眉的娘亲,花长老此刻也是一双美目不断的打量着他,而花如眉还是一副气不过的表情,只是眼神也慢慢发生改变,这么多场比赛下来,即便是她也明白了,自己输的绝对不冤,而且对方手下留情了。

    只是女孩的面子很重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打下擂台,这本身就够丢人的了,一想到自己当初的狼狈,她就紧咬贝齿,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一口泄愤。

    同时长老中还有一人,看上去同其他人一样,关注着楼乙,可是却能从他的眼中看到异样的神采,他似乎对楼乙隐藏着敌意,只是隐藏的很深,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众人期待着楼乙接下来的表现,只要战胜其他九人,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外门榜首,可是同剩余其他两人相比,楼乙面对的最大的困难却是金屠,金屠拥有仅次于甲天下的小天脉金脉,而且纯度达到了九成,这意味着他日后很大程度上可以晋级为天脉金脉,到时候十成威力的金脉,锐不可当恐怖异常。

    即便是现在的金屠也是一路横扫,无人能够阻挡其道路,黄翰也在刚才被其横扫,此刻正在下面疗伤,呲牙裂嘴的很是狼狈。

    金屠极为自负,当初跟甲天下过不去,也是因为不爽对方一副超然物外的冷傲个性,加之原本他就喜欢被人关注,可是自从甲天下的出现,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却渐渐被对方夺走,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对方还一副不稀罕的臭德行。

    所以他才需要发泄,不仅是发泄对甲天下的不满,更是为了让别人看看,自己才是这浩雪宗最有前途的弟子,其他人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事实也证明他的确做到了,他横扫了整个比赛场,无人是其对手,目前唯一能够与之一战的就只剩下楼乙,当然这还要对方能够再胜两场的情况下。

    金屠心里有些烦躁,不愿意继续等待,期盼着抽签能够早些抽到楼乙,这样就能赶紧结束比赛,将榜首提前收入囊中。

    不过事与愿违,楼乙的第一个对手是他的手下败将,金屠冷哼一声别过脸去,等待着比赛的结果,大约半柱香后,裁判宣布楼乙获胜,金屠不屑的嗤了一声,用这么久才结束战斗,让他嘲笑楼乙的弱小。

    楼乙胜得并不困难,而且右手的伤势也终于治好了,之所以拖延的久了一些,是为了趁机对恢复一些灵气,对手的确不强,至少在这十人里面,属于垫底的存在,这么好的机会,楼乙自然是不会放过的,至于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他可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有些意外,可能是迫于周围人群的压力,接下来的一位对手,直接宣布认输,还没打就认输,让楼乙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也暗自庆幸,幸好自己上场比赛使用了拖延战术,否则在灵气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对战的金屠,只有被虐这一种可能。

    重头戏终于来到了,楼乙跟金屠都是以八胜的完美战绩登场,场下人群沸腾了,虽然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楼乙,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热情,毕竟接下来将诞生外门第一跟第二,无论哪一个,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楼乙跟金屠站在比武台上,金屠看着他,眉头微微一皱道,“我们见过?”

    楼乙点了点头道,“三年前我们同一时间入门,只是当时你的注意力都在甲天下那里。”

    楼乙平静的诉说着这一事实,金屠慢慢回想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原来是你,当初拒绝了我的那个小鬼,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有机会站在我面前,真是隐藏的够深的。”

    金屠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话中有话,当初他邀请过楼乙,让其加入他的势力,只是楼乙拒绝了,后来金屠也就再也没碰到过楼乙,他的身边都是优秀的弟子,楼乙这几年名声不显,可想而知天赋必定不怎么样。

    不过现在楼乙站在了自己的对面,就证明他的实力是很强的,所以他才觉得对方可以隐藏了实力,这种做法很多人都用过,毕竟木秀于林对于没有背景的弟子来说,是祸不是福。

    他们要的就是在这里一鸣惊人,然后拜入那些厉害的长老们下,从此平步青云,只是这种做法金屠不屑一顾,他记得这是一种懦夫的行为,他认为大丈夫顶天立地,畏畏缩缩的算什么男人,于是对楼乙这边就更加轻视了。

    金屠一身金甲,头戴虎头盔,脚蹬虎头履,此刻虎目圆睁,比起当初看到他时,更添了一份霸道,身高也比他高了一个头,明明同自己一样只有十一岁,可是怎么看都比一般十五六岁的孩子还要威猛一些。

    他手中金斧释放出刺目的金光,金芒似乎都要灼伤楼乙的双眼,金斧比之当初更加庞大,如同一道门板一样,楼乙知道这斧头必定不是一般的宝物,竟然还能随意改变大小,而且上面涌动的恐怖金色灵气,让他都感到皮肤被刺痛,眼睛根本不敢直视其光芒。

    突然楼乙感到全身寒毛竖起,一股强力的危机感油然而生,他身体猛的向后快闪,一道金光擦着他的外门弟子袍横扫而过,险些将其一分为二。

    楼乙冷汗直冒,这金屠下手未免太狠了一些,如果不是自己反应迅速,恐怕此刻已经重伤了,他赶紧凝神静气,让自己的精神高度集中起来,此刻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对方实在是太强了。

    他还是低估了金屠的实力,恐怕自己能够战胜对方的概率不超过三成,这还是自己能够完全发挥出实力的情况下,金屠挥动巨大的门板大斧,就好像再挥动蒲扇一样,丝毫没有吃力的感觉。

    可是楼乙这边却吃尽了苦头,那恐怖的金色斧芒几乎无孔不入,松涛掌根本丝毫阻挡不了对方,楼乙最值得自傲的杀手锏失去了作用,还被对方不断压缩着躲避的空间。

    这金屠就根本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一味的压着他打,就连他自傲的速度,也在对方狂暴的攻击下,变得不那么顺畅起来,这个时候楼乙才真正感受到金屠的恐怖。

    他不禁暗叹天才就是天才,果然不可同日而语,只是如果让他轻言放弃,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逼着自己苦修三年,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怎么可能只是对手强,他就要否定自己的努力,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一边快速的躲避对方的攻击,一边思索应该如何才能摆脱现在的窘境,金色狂暴的灵气,使得楼乙看上去如同一个乞丐一般,衣袍变的破破烂烂,身上到处都是伤,虽然极力躲避对方的攻击,可是还是会被那狂暴的气流影响。

    而金屠就像是一道狂暴的飓风,扫荡着沿途阻挡他的一切事物,就连台上的裁判,也不得不抽身躲避到处肆虐的金色斧芒,眼中带着些许忌惮之色。

    要知道一个褪凡期的修士,能够让筑基期的修士忌惮,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可见楼乙现在面对的问题到底有多么严重。

    金屠将楼乙逼入墙角,动作登时快上三分,斧头从左、上、中同时发动攻势,想直接封死楼乙所有的逃脱空间,逼迫他自己跳下比武台,楼乙手按在储物袋上,甩手丢出十余张青色的符篆,同时在身上贴了两张防御符。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青色的风刃跟金色的斧芒,胡乱的从冲击发生的位置飞出,飞射在擂台四周的护罩之上,发出刺耳的声响,爆炸过后楼乙已经不见了身影,而金屠站在原地,手中巨斧依旧散发着刺目的金光。

    台下观看比赛的弟子,不少人吐了吐舌头,被其狂暴的姿态吓的不轻,而观礼台上的长老们,兴奋的指着他,不停的交流着,每个人的眼睛都透露着火热的目光,就连在花长老身边的花如眉,此刻也是一脸花痴的看着他,可想而知金屠的表现有多么的抢眼了。

    楼乙一脸狼狈的出现在了擂台的另外一角,迅速的往嘴里丢了两粒回灵丹,虽然比赛并没有规定不可以服药,但是大家一般都是心照不宣,比赛中嗑药,只能被认为自己实力不济,所以那些自命不凡的天才们,根本不屑于此。

    不仅这样,他们甚至不屑于使用一些小手段,比如暗器啊,再比如符篆,所谓天才只重视自身的实力,如果要靠这些小道获胜,那简直是侮辱他们自个。

    只不过楼乙从来没有拿自己当做天才,他知道自己原本天资就不好,为了能够弥补这一点,他不在乎使用一些手段,当然那些阴毒的手段他也不屑于去用,他所使用的手段都是光明正大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