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十七章 血拼吉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七章 血拼吉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无奈的闭上了双眼,继续坐在原地静思打坐,同时不忘往嘴里丢两粒回灵丹,此时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黄翰输给他之后,下一场战胜了对手,这样黄翰基本上确认了前十的地位。

    每一个人都不想输,除了丰厚的奖励外,他们更重要的是为了表现自己,要知道这是他们人生非常重要的一个舞台,尤其是对于那些本身没有背景的弟子,被一个有实力的长老选中,就意味着以后的道路会顺风顺水,要是做不到这一点,就会慢慢被其他人超越,最终泯然众人。

    战斗开始变的血腥而残酷,楼乙又经历了两次战斗,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可是就算这样他身上也是每次都挂了彩,第一个对手是他的老熟人宝宏规,两人见了面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就使出全力攻击对方。

    楼乙被他的刀风所伤,而宝宏规则直接被他三掌轰飞出了擂台,与当初费尽心力才战胜对方来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这宝宏规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之所以能够伤到楼乙,还是多亏了符篆的帮助,他使用了两张神行符,三张火球术,三张风刃咒,加上三张金剑符,再加上这家伙的刀芒,这才让楼乙吃了暗亏。

    从这场战斗中,楼乙吸取了教训,不要轻视任何人,因为自己对面的这个人,很可能在下一秒就会被对手翻盘,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声。

    第二场的比赛有些不温不火,对手木系小天脉,以消耗战打败了另外两名对手,同自己比较,对方的灵脉纯度更高,如果真的如对方那样消耗,楼乙铁定是要输的。

    不过楼乙可不仅仅只有木系,他最得意的还是风系,六成的增幅让对手疲于应付,即便整个比武台都是对手布设的植物陷阱,只要抓不住他,一切也都是徒劳无功的。

    更何况楼乙本身就熟悉这些草木决的手段,虽然有一些是连他都没有的珍稀灵种,但是木系修士在筑基期之前,是无法使用天地灵气的,只能依靠自身的灵气,即便是纯天脉的木系修士,也无法支撑撒豆成兵或者草木皆兵的木系奥义的,所以楼乙才能如此有持无恐,最终迫使对方投降。

    他很清楚任何时候,自己都要用他擅长的地方,去打击对手不擅长的区域,如果一味跟着别人的节奏去走,那吃亏的还会是他自己,这一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

    楼乙恢复之后,下一个对手终于轮到了吉柯,这可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刘元的死是吉川造成的,而他这个弟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楼乙还在杂役处的时候,这家伙就仗着自己是吉川的弟弟,狐假虎威联合富甲等人想要谋夺自己的月俸。

    当初自己是多么的无助,如果不是刘元的帮助,恐怕他现在早就死了,而且他怀疑当初那几个杂役想要杀他,也是这个吉川搞的鬼,这几年他虽然一直都在隐忍,但是这份仇恨他可是一日都没有忘记。

    吉柯看着楼乙,不屑的说道,“不要以为收拾了几条杂鱼,你就能和我平起平坐了,在我眼里你连条狗都不如。”现在的吉柯比之当年更胖了,身高没长体宽至少增加了一倍,尤其是那一张胖脸,他不说话的时候,几乎看不到五官,他那一双眼睛都被肉塞住了,只能勉强露出一道缝隙来。

    不知为何楼乙很想狠狠的用脚去踩他这张脸,尤其是这家伙笑起来的表情实在是太贱了,让楼乙看着就生气,恨不得撕烂他的嘴。

    楼乙没有说话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回应,直接施展全力冲向了吉柯,可是对方根本就不跟他正面接触,这家伙身上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简直可以说是一个移动的宝库。

    只见他那两只胖手,不断从身上的储物袋里掏出大把的符篆,拼命贴在自己身上,五颜六色的光罩笼罩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就如同一颗会发光的珍珠,只是这珍珠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

    楼乙不断近身攻击,松涛掌一掌接着一掌,连绵不绝落在对方身上,只是这家伙如同一只缩在壳里的乌龟,硬的不是一星半点,就连他手里的流风短刃,也根本破不开他身上的防御。

    更让楼乙闹心的是,这混蛋除了一身防御符外,还掏出大量的攻击符,铺天盖地的风刃、火球、冰锥夹杂着土椎跟蔓藤,密密麻麻充斥着擂台的每一个角落。

    而且这家伙手里的纸符似乎无穷不尽一样,楼乙即便是拼命躲避,身上也还是挨了十多下,如果不是他也有防御符跟流沙铠甲,恐怕早就被对方给干掉了。

    台下看着的人大都咂舌不已,这吉柯显然是非常的有钱,知道一些内情的人,自然明白他这些东西是怎么得来的,还有一些弟子,眼里含着怒火,看来他们也是被吉川这些人敲诈勒索过的。

    其实吉柯这些纸符,大部分都是其他弟子的,每个月的第一天,外门中很多人都会很识时务的将东西送来,而那些不怎么识时务的,要么缩在自己洞府里一辈子不出来,要么寻求另外的势力庇护,不然一旦被吉川手下发现,等待他们的将是惨痛的教训。

    吉川靠着这种手段,勒索大量的外门弟子,而他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这些符篆对于他来说意义已经不大,所以为了自己这个弟弟能够胜利,就将这些东西一股脑的都送给了他。

    吉柯的天赋远不如他哥哥,所以平时多依仗外物,他之所以这么胖,那都是强行进补的结果,就是一头猪,天天用灵药灵米灵石催着,也能修炼到褪凡期圆满之境。

    吉柯一只手甩着攻击符,另外一只手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丹药,虽然符篆消耗要小得多,可是他这种不要钱似的使用方法,还是让他的灵气有些接续不上。

    与之相对的楼乙的境地就更加难堪了,长时间的运用小疾风术,让他的灵气不断的被消耗,即便是有藤蛇玉戒跟木心的帮忙,这种情况也还是越变越糟,风刃不断从空中飞来,火球术从天而降,狂风夹杂着冰刃,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更何况比武台上到处都是流沙陷阱,时不时冒出一两根土椎,或者七八条蔓藤,稍一不留神就会被缠住,然后紧接着就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轰炸。

    楼乙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用钱也能砸死人,这就是现实版的教学,实在是太憋屈了,这根本就是一种无耻加无赖的行径,你攻不破对方的防御,还要被动承受无穷无尽的攻击,好在这个败家玩意手里没放什么像样的宝器,身上带的也大都是防御性的灵器,不然楼乙可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除了这一点之外,另外一点让他欣慰的就是,这个蠢蛋并不懂得系统去整合这些纸符,他只是胡乱的往外去丢,这样符篆之间总是有先有后,楼乙在观察许久之后,发现自己可以利用这一点。

    只是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如何攻破这家伙的防御,每当看到他那发光的身体,他就想冲上去一脚给他踹到茅坑里,实在是太可气了。

    他之前试过松涛掌,结果完全破不开对方的防御,更何况这家伙一旦发现防御罩少了,就会立刻在掏出一些贴在身上,他这种战斗方式,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攻破的。

    不过楼乙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不断的游走在吉柯的身边,同时手中一颗颗紫色的种子,被他巧妙的按在擂台之上,同时一缕生机之气伴随着种子被一同埋下,他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同时鼓动全身灵气,准备发出致命的一击。

    就在吉柯幸灾乐祸看着楼乙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四处逃窜之际,地面突然同时传来啵啵啵的声响,紧接着一片五颜六色的光芒从地面升起,它们穿透厚厚的流沙陷阱,拱出被蔓藤覆盖的区域,在擂台上绽放出它们美丽的身姿。

    大量的风信子同时绽放花蕾,花粉瞬间弥漫整个比武台,吉柯掏出大量的攻击符想要灭掉这些风信子,可是楼乙却先他一步冲了过来,吉柯看着楼乙如同鬼魅一般,无视所有的攻击符,几乎瞬间就靠近自己,心中不由得一突。

    而就是这一瞬间的不察,他沾染到了风信子的花粉,花香顺着他的鼻腔,慢慢进入他的身体,然后沿着经脉弥漫至整个身体,他的大脑被暂时麻痹,身上的护罩也在这一瞬间全部黯淡下来。

    就看到吉柯的身上,那些防御纸符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般,呼啦啦的从他身上掉落下来,在其脚下堆起厚厚的一摞,楼乙积蓄已久的灵气从掌中喷薄而出,松涛掌前所未有的被释放了出来,而此刻吉柯身上的一件首饰发出柔和的光芒,将第一波冲击给阻挡了下来。

    紧接着他身上再次亮起光芒,第二道,第三道,足足十几件首饰发出光芒,形成一道又一道护盾挡在他的面前,楼乙眼角都不紧抽搐起来,不过他这次是有心算无心,将这一切都已算计在内。

    一阵惊人的碰撞之后,那些首饰的光芒全部黯淡下来,而楼乙另外一掌却在这个时刻拍了出去,狂暴的力量顿时直接轰在吉柯的身上,可是与此同时一道红光从吉柯的衣服下面猛的发出,楼乙感觉右手一阵剧痛,他抬眼一看自己的右掌此刻血肉模糊,好像自己拍的不是人而是一只刺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