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十章 灵道封印(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章 灵道封印(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松神在叙述昆仑的时候,明显心怀虔诚恭敬,它将昆仑比喻为万山之祖,将其称之为万灵之守护,可见其对昆仑的推崇,楼乙似乎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壮阔的画面。.

    一座宏伟的山脉屹立于天地之间,仙气缈缈神秘而壮丽,灵泉飞瀑自山脉流淌,漫山遍野的灵药珍萃,吞吐日月之精华,有灵兽在山间嬉戏,有仙人御空飞翔,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山间云雾缭绕,一派仙家福地。

    甚至楼乙幻想到了松神矗立于昆仑之巅,仿佛连接着天与地,化为其桥梁,就如当初的神吾建木一般,诸天万灵踏树而上,那场面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松神似乎能够感应到他的情绪,树枝发出沙沙沙的声响,似乎是在迎合着楼乙的想象,也许这也是松神心中所愿吧,只是它现在大限已至,这份愿望恐怕只有来世再续了。

    突然远处再次传来巨大的轰鸣声,这一次更为恐怖,四周禁止同时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正东方向的禁止首先被攻破,楼乙看到从禁止中飞出来数以千计的修士,这些修士穿着着华丽的衣饰,散发出不下于结丹的强悍修为,分成数十个小团队,望向松神所在的方向。

    一道碧绿色的光环将楼乙遮盖起来,松神传音道,“小家伙你该离去了,不过在此之前,吾还是希望你能见证这一切,这对于日后吾之魂的苏醒,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楼乙感到自己的身体不断的拔高,同他一样的还有之前的那三个光团,楼乙发现自己口不能言,身体也完全不能动弹,心里虽然万分焦急,却什么都做不了。

    远处那些冲破禁止的人类修士,开始分散开来,楼乙注意到这些修士之中,也有属于他们浩雪宗的修士,他心里感到难过,他很想劝这些师叔师伯们不要这么做,可是他这种卑微的身份,即便能说话,又有谁能听他的呢,这不得不说实力弱也是一种悲哀。

    修士们疯狂掠夺着这里的东西,他们肆意进行着破坏,松神的子孙进行着反抗,天空到处都有打斗的迹象,五颜六色的法宝在空中碰撞,碧绿色的能量在空中炸裂,到处都在爆炸,到处都在战斗。

    外面的禁止依旧在轰鸣,可是松神此刻却显得万分平静,它的身体散发着碧绿色的光芒,可是楼乙却感到松神正在快速衰弱,它正在加速死亡,松神的身体发出噶啦嘎啦怪响。

    而这时似乎有修士注意到了这里,他们嗷嗷叫着冲了过来,人人眼中都只有贪婪,一点怜悯之情都没有,楼乙不禁流下了泪水,他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故事,松神的无奈,松神的孤独,在这一刻萦绕在他的心里。

    楼乙目光变的坚定起来,在内心暗暗发誓,等自己成长起来,一定要改变这残酷的命运,一定要改变这无情的世道,这是他的第二个目标,而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实现剩余所有的目标。

    很快禁止再次被攻破,这次出现的是那只三首虎兽,它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庞大的身子,将周围的雪松全部扫飞,它快速游走在这片广袤的松林之中,寻找着能够提升它力量的天财地宝。

    紧随其后的是一只三色巨蟒,它竟然头生有一根碧绿色的独角,身体由青,红,黑,三色组成,一张嘴大量的黑色毒雾喷涌而出,方圆数里内,所有的雪松全部凋零。

    一只身高足有百丈的巨熊,脑袋火红,身体则是黑色的,张嘴喷吐烈焰,恐怖的烈焰焚烧着周围的一切,将它身前整片松林全部点燃了。

    妖兽如同兽潮一般涌入其中,有十数丈长的寒霜恐狼,有月纹剑齿獠,有金环紫瞳豹,它们不断的侵入这片宁静的松林,破坏这里的一起,掠夺着它们看中的一切资源。

    随后这里发生了乱战,人类修士同妖兽战斗,一朵艳红的五瓣小花成为了导火索,此物名为赫连火蕊,是高达四品的灵花,可以炼制抵御劫火的赫连灭炎丹,价值异常珍贵。

    另外一方面妖兽之间也是纷争不断,大量的灵才被发觉,后来的看到有人捷足先登,毫不犹豫的就会出手偷袭,有些猝不及防的,要么被杀要么重伤逃遁,场面既混乱又血腥。

    而冲向松神所在的区域的人与妖兽,也是越来越多,松神异常的巨大,让他们既敬畏又亢奋,试问一棵如此庞大的雪松,它所在的区域,将会存在何等惊人的宝物,人类的修士疯狂了,他们红着眼冲了过来,而那些妖兽更是肆无忌惮。

    它们摧毁着面前所有的阻碍物,甩动着庞大的身躯,杀向松神所在的位置,掠夺与杀戮仍在继续,松神的子孙正遭受着一场浩劫,然而没有人或兽在意这些,他们眼中只有贪婪,根本没有怜悯二字。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浩雪宗的这行人,因为生于北域,自然明白松神在这里代表着什么,他们保持着克制,没有去破坏这里生长的雪松,但是同样手脚不慢,搜集着这里出现的天财地宝。

    这里的宝物实在是太多了,储物戒指装不下了,他们竟然也拿出了许久不用的储物袋,只是这种东西空间有限,眼看着遇到的宝贝越来越多,只能将一些价值比较低的,全都取出来丢掉,即便如此越往里走,灵药的品阶越高,他们就如同黑瞎子掰苞米,左手摘右手丢,舍不得这个,却又不得不丢弃。

    楼乙在高空中看着发生的一切,他突然有了一种悲伤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修士的世界?为何如此残酷如此无情,他想起了自己出生的山村,村民乐善好施,打到猎物总是一起分享,谁家开饭总是招呼邻里一同享用。

    而他现在看到的这都是什么?除了无尽的贪婪与杀戮,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人性怎会如此丑恶,认让楼乙感到不寒而栗,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悲愤,为身为他们中的一员感到悲哀。

    松神似乎感受到他的负面情绪,传音道,“孩子,贪婪只是人性中的一部分,万物有正亦有邪,这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不要为此感到悲哀,需知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好好体会其中的道理吧,孩子吾时辰已到,该上路了,记住你对吾的承诺……”

    一道庞大无比的光柱,同时笼罩整片丛林,松神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大虚幻起来,大量的碧绿色光团从它的体内飞出,慢慢渗入大地之中,它的身体开始不断变小,而整片大地却再次变的生机盎然起来。

    道道光束笼罩着这些闯进来的冒险者,那些破坏丛林杀戮其子孙后代的修士以及妖兽,在光柱中悄然分解,化为养料伴着光束融入大地之中,剩余那些人或兽,全都在光束中消失,被传送了出去。

    松神身上的光芒越发黯淡,它将一身的精华全都回馈给了这片让其生长的大地,正应了它那句尘归尘土归土的话语,松神变的毫无生气,枝叶完全凋零,化作一棵只有三丈左右的死树,静静的矗立在空旷的土地上,在其身边有一个庞大的松树图案,释放着玄妙无比的气息。

    从这一刻起,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们发现,神树不见了,广袤的松林不见了,圣山依旧同之前那样,只是神树却再也找寻不到了,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此后百年无数人来此探秘,搜遍了圣山的每一个角落,却再也没有找到神树的踪迹……

    楼乙被传送之后,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圣山的山脚下,这里距离寒松镇并不远,他叫醒了身边仍在熟睡的炼心怡等人,一起向着城镇所在的方向赶去。

    途中他再次来到当初被山雕叼走的地方,这个山谷已经完全被毁了,楼乙叹了口气,带着三个女孩,快速的离去了,他心里想的是,经过这几天的时间,不知道孙管事他们是否还留在浩雪轩,万一他们离开了那该怎么办。

    经过大半天马不停蹄的赶路,楼乙几人终于回到了寒松镇,让楼乙没想到的是,孙启胜几人并没离开,不仅如此浩雪轩内,还多了许多的浩雪宗弟子,楼乙认出其中一位年纪大的老者,正是当初他在松林那里看到的,浩雪宗一行人的领头者。

    孙启胜看到几人回来,都感到十分震惊,匆忙通知了城主府,没过多久,白头翁以及那老妪赶到了这里,将各自的亲人带到一旁,仔细询问一番后,全都疑惑的看着楼乙。

    楼乙站在原地,看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不由得多少有些心虚,他可不敢把实情给说出来,面对着宗门的询问,他只能说几人被山雕掳走,然后山雕突然不知为何离开,然后他急中生智把她们救了之类云云乱扯一通。

    虽然看上去这话漏洞百出,可是众人眼中都有光芒在闪烁,显然楼乙说的让他们想到了什么,最后白头翁跟老妪上前对他表示感谢,每人送了他一件灵器,以及百枚下品灵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