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十六章 坠入深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六章 坠入深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知过了多久,楼乙只感觉全身剧痛无比,耳边呼啸着风声,刺骨的寒风让他几乎窒息,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吓得他差点尿了裤子。

    原来此刻他置身于万丈高空之上,而之所以感到身体剧痛,是因为他此刻正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捉住,他抬头一看魂都差点吓没了,这是一只体长足头五六丈大小的山雕,那眼瞳比他这个人还要巨大,一张嘴可以轻松将他撕成碎片。

    此雕全身覆盖着灰褐色的钢羽,鸟喙跟爪子都呈金黄色,只是喙尖跟爪尖都是黑色的,散发着摄人的气息,它悬浮在空中,每股过一刻钟就扇动一下翅膀,那时速度就会急速提升,其余时间则滑翔在空中,如果不是被抓在利爪之下,楼乙倒是觉得这样感觉很好。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让他感觉到绝望,他看着从峦叠嶂的山峰不断被甩到身后,看着飘渺的云团极速从身边向后飞去,感受着山雕身体内涌动的恐怖能量,想要反抗的他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不觉得自己能够战胜对方,即便是战胜了又如何,难道他还能从这万丈高空纵身而下?那样还不是一样要粉身碎骨,想到这里楼乙只能心中暗叹一声,拼尽脑汁思考应该如何脱身。

    时间不断过去,耳边的风声忽远忽近,渐渐的楼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耳边的风似乎同之前不同了,至于为什么他说不上来,似有一种玄而又玄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感受之中,他拼命想要去捉住这种感觉,却怎么也不得要领。

    突然他抬头看向上方,此时他感受到气流从山雕的两边翅膀下快速掠过,承载着山雕庞大的躯体,而山雕则不断摆动自身的羽毛,撑着身体滑翔在这狂风之中。

    楼乙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明悟,他的精神开始高度集中,死死的盯着山雕的一举一动,它羽毛的每一个变化,都被牢牢的记在脑海之中,不断的进行推演,以期掌控那一丝玄妙的顿悟。

    渐渐的气流在他的眼中出现了变化,原本无处不在的风,竟然在他的眼前展露出了实体,四周到处都是青色的光丝,无数的光丝汇聚成一条庞大的光流河,它们咆哮着向前飞奔,似乎什么都不能够阻挡它们的脚步。

    而这时楼乙更清晰的感受到了山雕挥动翅膀时的每一个细节,羽毛包裹着这些光流,拼命使它们按照山雕的意志运行,双方在博弈中,山雕明显占据上风,因为它只是汲取部分光流为其所用,剩余的则利用它们为自己提供动力。

    而这一部分**控的光流,恰恰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依托于此山雕才可以乘风破空,翱翔于九天之上,楼乙渐渐明悟,他似乎掌握了一丝御风的奥妙。

    他本身就具有风灵脉,感受风之律动,以及掌控它们为己所用,本来就是他所要学习的,因为掌握了小疾风术,所以他的身法得以提高,因为掌握了掩风术,所以他能利用风来隐藏自身,这些都是对风的一种理解,或者说是对风的一种感悟。

    曾经有一位神族大能,自号风神子,他生于风之脐,天生风灵天脉,掌控风之律动,后以神韵养出本命风袋,据说可兜天下所有风,也可释放最恐怖的飓风,据说能够吞噬星空,造成的破坏力难以形容。

    也有人说现在世界上的风,都受风神子的掌控,不过只是无人能够证实罢了,而现在楼乙领悟了一丝玄而又玄的风之奥秘,眼中的世界顿时变的更加精彩起来。

    原本凛冽的寒风,竟然变的柔和起来,那寒冷刺骨的感觉,却开始变的温暖,风之灵气不断顺着他的毛孔渗入到身体之中,滋润着他周身经脉,让楼乙几乎要忍不住放声大呼。

    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忍耐,如果现在表现的异常,恐怕会引起山雕的注意,于是他凝神静气放空自己,沉浸在了这玄妙的境地当中,修为开始慢慢的提高,同时身体也得到风灵气的改造,变得更加轻灵,肌肉的线条也越发流畅,甚至感觉身高都增长了起来。

    山雕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猎物,发现楼乙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疑惑的查看了一番,在确认无事发生后,继续向前飞行。

    也不知飞了多久,楼乙感觉似乎飞了五六个时辰,可是实际上从他被捉到现在,只不过才过去不到一个时辰,之所以觉得漫长,也是因为心理原因的问题。

    很快楼乙周身一颤,一股精纯的灵气席卷全身,他的修为终于再进一步,进入到了褪凡期八层,而他得到的远不止这些,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消失了,这让楼乙多少有些遗憾,不过他知道能够感受到并从中获益,已经是老天对他最大的赏赐了。

    他慢慢张开双眼,看到下面依旧是茂密的丛林,只是森林的颜色变的更为深邃,有一种墨绿色的诡异感觉,而且在原处,楼乙感应到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一个模糊的巨大影子,似乎矗立在那里,而他的这种感觉,就是从它身上传递来的。

    只是楼乙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脱困,现在他掌控了一丝风之奥秘,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形成,他尝试着活动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至于是哪里不同了,他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他此刻如果愿意的话,轻易就能够挣脱这利爪,楼乙深吸一口气,猛的一用力,身体以诡异的角度,扭曲着从利爪中抽了出来,趁着山雕不备,用流风短刃一刀劈在它的左边翅膀上。

    这一击他可是用尽了全力,青光斩在羽翼之上,借着风的力量,在山雕庞大的翅膀上留下一道两三丈长的伤痕,紫色的禽血从天而降,山雕发出凄厉的鸣叫,身子不受控制的掉落下去,不多时就消失在了楼乙的视线当中。

    而此刻的楼乙紧紧抓着一根山雕的翎羽,拼命鼓动风之力驾驭着它往下降落,只是他的修为实在是有限,往往是风在左右着他的方向,吹着他跟那翎羽渐渐向着那巨大的影子飞去。

    楼乙虽然拼尽全力,却始终无济于事,最后他也只能随波逐流,心里想着只要能够活下去,总会有办法离开这里的,他在空中足足飘了个把时辰,才终于落到了地面上,而且还是狠狠的撞断了七八棵大树,从上面摔落下来的。

    他也顾不得查看自己有没有摔伤,就快速的窜上了一棵大树,几乎瞬间就窜上了树梢,他是一个猎人,经常出没与丛林之中,对于未知的丛林,最好的办法就是登上制高点,至少这样会减少他遭遇猛兽袭击的概率,这些都是他总结出来的经验。

    四周的气息十分诡异,让他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里的树都长着一个样子,似乎是一种高山雪松树,这种树能够长得非常的巨大,据说曾经有一颗雪松刺穿了苍穹,成为连接人间与天界的桥梁,人皇伏羲就是凭借它才登临天界。

    最后这棵雪松被尊称为建木,意为世界之树的意思,只是后来据说被伏羲给伐倒了,具体的原因不明,只是听说是因为人类太过贪婪的缘故,使得人皇震怒,降下天谴将建木击毁,从此断绝了人类与天界的桥梁。

    只是这个故事太过玄妙,到底真相如何谁也不知道,可是楼乙现在看到的确这种树,的确非常的庞大,他现在身下的这棵,就足有数百米高,得十几个人才能抱的过来,而远处比它还高的树木也有不少,甚至在更远的地方,那耸入天穹的黑影,似乎也是一颗树,只是楼乙不敢去想罢了。

    一路上提心吊胆,让他精神高度紧张,现在终于安全了,睡意也就接踵而至,楼乙为自己搭了一个简易的树床,他以前外出的时候,经常这么干,倒也没有什么难度。

    只是这吃饭的问题可算把他给难住了,这里虽然到处都是树,可是却异常的坚硬,最惊人的是,他凭借着自己手里的短刀,竟然砍不断小拇指粗细的枝条,就连那些树上的松果他也摘不下来,这就让他比较郁闷了。

    不过老天总算开眼,让他在树上找到了特有的美食,原来他在寻觅松枝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几枚成熟的松果,这些松果透着紫色的光芒,虽然不能摘下松果,但是他还是用手里的短刃,撬下来数十个松子。

    这些松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每一个都足有脸盆大小,楼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敲开其中一个的外壳,里面的果肉闪耀着金色的光华,浓郁的生机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这让楼乙食指大动,直接抱着它就啃了起来。

    一口下去满嘴留香,饱满的果肉带着浓郁的松香,难以形容的滋味刺激着他的味蕾,果肉非常绵软,就如同在吃麦芽糖一样,而且果肉入口即化,沁人的清香回荡在口齿之间。

    楼乙高兴的直捶大腿,如果不是这里太过安静,他真的想纵声长啸,他感觉源源不绝的生机之力注入到身体之中,让他感觉对于四周草木的感应力更加清晰了,这让他震惊不已,他知道天地间有宝物宝财,能够扩宽人的经脉,甚至能够改变灵脉的纯度,而他此时此刻的感觉,就是自己的木系灵脉纯度似乎提高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