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十五章 万没想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五章 万没想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想也不想赶紧站起来,拉着黄翰走到通道尽头,抱拳对白头翁道,“前辈这次相救,大恩不言谢,日后如有机会,楼乙必当报答!”

    只是白头翁根本就没有在意,是啊,一个褪凡期小鬼说的话,对于他们这种混迹世间许多年的好怪物,似乎没有一点分量可言,只是楼乙这话却是发自肺腑之言,一言出则必会实现它。

    楼楼乙上道通道上方,再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再次见到明媚的阳光,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整个人也变得轻松起来,不过马上他的脸色再次凝重起开。

    因为此时此刻这片北城区,已经完全被封锁起来,城主府的卫兵将这里团团围住,正在同血虎堂的人进行厮杀,到处都是尸体,有血虎堂的也有城主府的。

    几个修为筑基期的修士,此刻正在上方天空缠斗,丝毫不顾及周围,强悍的能量将四周建筑毁坏,周围一片狼藉如同台风过境一般。

    武德天跟刘炳二人,此刻正在于血虎堂的二三当家互相厮杀,双方都是满身伤痕,武德天的一条左臂不翼而飞,只剩下半截袖管耷拉在一旁,可是他丝毫不惧,反而更加凶狠,右手的宣化斧纵横劈砍,逼得对方两人疲于奔波。

    刘炳在旁策应武德天,他身上伤口极多,甚至还有两处致命伤,手中长枪如毒蛇吐信,枪影弥漫四周,填补武德天攻击上的漏洞,看来两人之前的战斗必然极其惨烈,不然也不会伤的如此之重。

    这里并没有看到刘行的身影,楼乙认为他可能凶多吉少了,至于赵三喜此刻正与一个面色白净的中年人以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一同,三人在高空对战一个背负双手的年轻男子,这人看上去二十出头,却能够同时对付三人,而且还稳稳压了他们一头,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楼乙对黄翰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的靠近武德天他们所在的位置,等靠近了才发现,这里已经尸横遍野,堆在这里的尸体竟然不下两百具,真不知道这俩兄弟是如何办到的。

    楼乙也很庆幸,如果不是他们在外面拼命,恐怕他在里面也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同时也为刘行感到悲哀,刘行吸引了很多人,这才使得两人能够潜入到血虎堂中,可是现在他却生死不明,这让楼乙心里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他对黄翰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几乎同时往前猛冲,所不同的是黄翰一冲过去,举起重锤就砸向地面,而楼乙则趁机制造狂风,使用掩风术遮盖住自己的气死,两人咋一出现,就引起了对面的注意,不过黄翰的暴力一击,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而楼乙则乘机消失不见。

    虽然对面两人心生疑惑,可是他们现在面临的是双重夹击,根本没有时间多想,血虎堂的老三,分出手来抵御黄翰制造的冲击波,这让武德天两人更加得心应手,打的血虎堂二当家是节节败退。

    猛的一股危险的预兆降临,一道青光诡异的出现在他两人中间,二当家头皮都炸了,身子猛的一沉,青光自他头顶穿过,可是老三却没那么幸运,被一刀劈断了胳膊,同时在左腹部留下一道深深的伤。

    原本楼乙是打算,将两人一块解决掉的,但是对方修为远高于他,偷袭虽然得手,可是效果却差强人意,不够老三已经被废,剩下血虎堂老二孤掌难鸣,很快就落了下风,一番厮杀之后,两人饮恨于此。

    武德天跟刘炳大口喘着气,掏出丹药拼命恢复灵气,他们连一句话都没说,显然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凭着一口气才坚持这么久。

    过了没一会武德天先睁开眼睛,开口问道,“孙管事人呢?”

    “孙管事他受伤了,被人堵在血虎堂堂口那里了,是炼魂谷的人做的,他掩护我们离开,自己却留在原地了。”楼乙如实说道。

    武德天叹了口气道,“这次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原本以为区区一个县城的地痞组织,我们哥几个轻松就能搞定,谁成想这里面还牵扯了炼魂谷,这次算是崴了泥了,妈的老子这条胳膊算是废了,以后双武侯要改改名字了。”

    这时一旁的刘炳也睁开眼睛,长出一口气骂道,“狗屁的双斧武侯,就你那鬼喊鬼叫的臭德行,叫双斧鬼吼还吃还是不多,哦对了,你现在只剩一条胳膊了,以后改称独臂鬼吼吧……”

    武德天瞪了他一眼吼道,“滚,少来消遣老子!”

    随后两人畅怀大笑起来,之前的嗜血刚毅之气,顿时变得柔和起来,两人笑完后又都同时叹了口气,此刻他俩可算是死里逃生,共患难的好兄弟,刘炳腹部两处伤极重,即便是用药暂时压制了伤口,日后成就恐怕也有限了,而武德天断了一条胳膊,等于废了一半修为,如果日后没有机缘,恐怕也会泯然众人。

    他们都明白自己的处境,不免心生黯淡,叹气也是无奈之举,不过两人似乎也想开了,武德天抬头看着楼乙跟黄翰,拍了拍两人肩膀,开口道,“我们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这次多谢你们这俩小鬼了。”

    刘炳接着说道,“这就是鲁莽的代价,你们还小,以后记住,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脑子发热,不然我俩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日,懂了吗?”

    俩人同时点了点头,武德天站起来对身边的刘炳说道,“你先跟他们走吧,先回浩雪轩呆着,这里有我顶着,暂时不会有太大问题。”

    刘炳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他的伤确实太重,留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于是在黄翰跟楼乙的搀扶下,慢慢离开了,而武德天又服下一枚丹药,提着手里的金斧,冲向了那些还在赴欧顽抗的血虎堂手下。

    楼乙将刘炳送回浩雪轩后,就再次离开了,而黄翰却被留下来照顾刘炳,虽然这家伙看上去伤的不重,可是之前的伤,很可能造成隐疾,万一日后复发,恐怕会影响其前途。

    而浩雪轩的管事,也极力劝阻,不让黄翰离开,看来这小子在浩雪宗也是有背景的,这点从他身上带的生肌散的品相就可窥一二,不过楼乙不想深究,毕竟再怎么说,那也是人家的本钱,跟自己没多大关系。

    楼乙将破烂的衣衫换下,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便装,就再次杀向北城区,三里巷这里已经完全被封锁了,血虎堂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剩余的也只是依托地下通道,再做最后的挣扎。

    楼乙赶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武德天,不过却在一处倒塌的建筑里,发现了刘行的尸体,他是跟四五个黑衣人倒在一起的,刘行身中数十刀,刀刀致命,而他的右手掐在一个黑衣人的脖颈处,手指都扣进了对方喉咙里,另外一只手握着匕首,插进另外一个黑衣人的胸口。

    而这两个黑衣人,手里的兵刃同时刺入他的身体,三人就这么一起倒在下面,另外三人则是早已死去多时,楼乙心里难受,将刘行的尸身抱了出来,背着他再次返回了浩雪轩,管事亲自为他收敛,并夸赞楼乙做得好。

    带着沉重的心情,他再次返回到了三里巷,只是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那些城主府的卫兵,正在打扫战场,搜刮血虎堂手下的尸身,同时收殓他们自己人的尸体。

    之前在半空中打斗的人都不见了,楼乙一番询问后才得知,炼魂谷的人,被众人围攻,已经逃出城外,往北方向逃走了,楼乙告诉这名府兵那些女孩被关押的位置,就头也不回的出了北城门。

    出了北城门,入眼处只有一条大道,两旁都是树木,远处一座大山的轮廓若隐若现,楼乙找准这个方向追了过去,他担心炼心怡的安全,总感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是。

    沿着树林一直往前走,期间到处都是被毁坏的痕迹,甚至有几处沟壑超过百丈,到处都是断裂的树木,碎裂的山石,看起来战况异常激烈。

    楼乙不仅加快了速度,终于行了大约半个时辰后,前方一处山沟内,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楼乙屏住呼吸悄悄靠近,看到山谷里一共有十个人,其中炼魂谷的四个人,楼乙全都见过了,他们以那青年为首,另外三个则护卫在身边。

    另外一边赵三喜跟孙启胜还有武德天三人围攻手持血色链条的男子,而白头翁对付当初追杀自己的黑衣人,老妪对付赤炼,薛辅仁这个城市,则死死的盯着对面的青年,眼神中充满了忌惮之色。

    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冷眼看着围绕着他展开的厮杀,楼乙感觉心跳都快要停摆了,这些人的战斗实在是太恐怖了,山谷被整整消去好几层,到处都是裂痕,整块巨大的山岩,因为他们的争斗而粉碎,一人环抱粗细的大树,如同麦秆一般被成片放倒。

    楼乙倒吸一口凉气,他慢慢的打量四周,终于在几棵树木的中间,发现了炼心怡的踪迹,他屏住呼吸,悄悄的摸了过去,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们都放了,可是就在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几道黑影从天而降,将炼心怡等三个女娃叼走了,而楼乙因为距离很近,也被盯上了,没来得及反抗,就感觉一股巨力懒腰将他抓了起来,接着他感觉自己一飞冲天,就疼晕了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