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十章 心机沉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章 心机沉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看着对方离开,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对方身位长老,自己不过是个入门一年多的外门弟子,何况自己以后还要靠灵符堂精进技艺,只是对于这种人算不如天算的结果,他还是感到十分的无奈。^^^^^^

    将储物袋打开,楼乙发现里面有一百张各式纸符,还有一百颗灵石,跟之前他同胡汉堂约定的东西一样,楼乙叹了口气将东西收好,转身就准备离去,而这时之前的几人挡住了他,其中一人指着他道,“先给宝哥松开!”

    楼乙看着他,淡淡的说道,“十息后自然会解开,现在你们让开吧……”

    楼乙不待对方反应,直接推开其中一人,径直离开了,而台上束缚宝宏规的蔓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掉了,在他面前的地上,只留下一颗枯死的蔓藤种子。

    宝宏规跳下擂台,嘴角带着一抹冷笑,对其他人道,“去查查这小子的底细,我感觉哥几个点的好日子要来了……”

    于此同时楼乙离开比武台后,径直向着高大力所居住的地方赶去,说实在的他还是第一次去找高大力,因为以前都是对方主动来找自己。

    高大力住的地方比较热闹,同自己那种幽静的环境不同,他所居住的地方,洞府足有几十座,而且位置靠近上下山的道路,因此四周时常有弟子经过。

    他来到高大力所在的住所,看着灯柱上的灯亮着,就知道对方在家,他轻轻的触碰柱子上的禁止,然后静静地等在原地。

    不一会禁止光芒闪动,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面前,楼乙一愣不过随即抱拳道,“见过宋师兄。”

    宋楚瑜看到是楼乙,面上没什么变化,只是招呼他进去,这时里面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是谁来了?”

    楼乙一听就知道是郝伯,看来宋楚瑜来此的目的,已经不需要多说了,原本他还以为宋楚瑜跟高大力之间师兄弟情谊深厚,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也并没有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楼乙不动声色的打量四周,结果发现高大力所居住的院子,只能用贫寒来形容,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工具散乱的对方在边上,院子的一角圈出来一块位置,看上去是一个还未完工的鸡棚,想起之前他经常来自己这边,看来的确是对芦花灵鸡格外上心了。

    他迈步走进了高大力居住的屋子,看到的也是跟自己一摸一样的陈设,只是他这里的家具,明显要破旧许多,楼乙这才明白,自己住的地方,恐怕比他们住的都要好很多,想必这一切都是刘元做了安排的,想到这里他就觉得鼻子酸酸的,刘伯伯为了他连命都搭上了,他的恩情自己要怎么去偿还。

    就在这时屋子里走出一人,不是郝伯又是谁,只是他此时眉头紧锁,一脸心事的样子,楼乙连忙上前道,“弟子拜见师傅!”

    郝伯一愣,看了他一眼道,“哦,是楼乙啊,你来看你师兄吗?”

    楼乙微微一愣,这时他看到宋楚瑜走到郝伯身边扶着他,从这一系列的举动来看,楼乙似乎明白了什么,宋楚瑜没将自己跟别人比斗的事告诉郝伯,所以郝伯看到自己,并没有询问自己,再者宋楚瑜平时对郝伯恭顺有加,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告诉郝伯他的为人,这样只会让郝伯同自己产生嫌隙。

    想到这一些后,楼乙只能在心底里叹口气,他知道不光郝伯不能告诉,恐怕连高大力自己也不能去说了,不然事情的结果绝不会是自己希望看到的,此时宋楚瑜恭敬的样子,谁看到了不会感叹他孝顺懂理。

    楼乙收回心思,开口道,“师傅,大力师兄他怎么样了?”

    郝伯叹了口气道,“这混小子伤的很重,恐怕这半年他都得躺在床上了。”

    楼乙眉头紧锁,看来他之前的预测成真了,这是伤到筋骨了,这宝宏规下手果然极重,他快步走进高大力所在的屋子里,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来。

    楼乙看到地上到处都是沾血的纱布,还有几个盆子也是殷红一片,楼乙皱了皱眉,一拍储物袋,一张避尘符出现在了手中,他随手拍在了房门之上,一股光膜笼罩整间屋子,将气味与湿尘全部清扫一空,他又取出一张清水符,用他将地面清扫一遍,将盆子里的水化为清水。

    郝伯看着他转眼工夫就将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而且他这个便宜徒弟,似乎还懂符篆之道,不由得愣住了,而一旁的宋楚瑜却眼神闪烁,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高大力,发出一声痛苦的"shen yin",楼乙几步上前来到床前,看着他说道,“大力师兄,楼乙来看你了。”

    高大力粗重的喘着气,缓缓睁开眼睛,他脸色苍白,几乎没有血色,嘴唇也干裂,动了动嘴唇道,“师弟你来了……”

    楼乙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动,同时开始观察他身上的伤,楼乙看的是触目惊心,他这位师兄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到处都是伤口,尤其是胸部这里,有一道横贯胸前直到腹部右侧的伤口,而且伤口极深伤及肺腑,显然是那宝宏规手里的刀直接造成的。

    楼乙叹了口气,从腰上解下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对高大力道,“师弟无能,原本是想让那个胡汉堂当众道歉说出实情的,可是他师傅横插一杠,将我原本的计划打乱了,这是他师傅给你的补偿,师兄且收好了。”

    高大力打开储物袋一看,神情登时激动起来,结果扯动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的,他连忙道,“师弟你去找过胡汉堂了?这些都是他师傅给的?”

    楼乙点了点头,将经过简短的说了一遍,当说到他击败宝宏规的时候,高大力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别人不知道宝宏规,他可是亲身体会过的,这宝宏规有多凶残。

    他叹了口气,眼中带着泪痕,拍了拍楼乙的手道,“师弟啊,谢谢你了,师兄无能,差点连累师弟啊。”

    楼乙摇了摇头道,“这件事不怪师兄,都是师弟思虑不周,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人惦记上,都是师弟的错。”

    高大力还想说些什么,被楼乙用眼神制止了,他只得乖乖的躺在床上,楼乙走到郝伯面前,开口道,“师傅,弟子有一事相求,还望师傅答应。”

    郝伯点了点头,“说吧,何事?”

    “我想留下来照顾大力师兄,还望师傅应允。”楼乙开口道。

    其实他已经想清楚了,如果不是自己照顾高大力,恐怕就得宋楚瑜照顾他,而他在取下储物袋的时候,宋楚瑜眼底的一抹激动,让他读懂了很多东西,显然宋楚瑜虽然没看到里面有什么,却也已经猜到这是他跟胡汉堂打赌赢来的赌注,一百枚灵石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更何况高大力现在行动不便,半年内几乎没有任何收益,这一百枚灵石,可以说是他这半年的收入,断不能交给宋楚瑜这种城府极深之人,否则半年后即便是高大力好了,恐怕这些灵石也全都落到他的腰包里了。

    而宋楚瑜听到楼乙说这话,也连忙站出来道,“师傅,师弟刚入门不久,很多东西都需要学习,而我跟师兄两人在一起时间也长,更了解大力师兄的脾气,这件事还是让我来吧。”

    郝伯愣了一下,眼神中满是欣慰,他觉得自己收了两个好徒弟,不过他更倾向于宋楚瑜,毕竟他对宋楚瑜的了解,比对楼乙要多得多,而就在他准备做决定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高大力却开口道,“师傅,就让楼乙师弟留下来照顾我吧,我有很多话要对他说。”

    楼乙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很清楚宋楚瑜的打算,而他也知道郝伯会选择宋楚瑜,所以他已经在心里想好了集中对策,现在听到高大力这么说,自然也就明白这事成了。

    果然郝伯开口道,“既然这样的话,大力就拜托楼乙照顾了,楚瑜咱们走吧。”

    宋楚瑜眼底闪过一丝不甘,但是神色却很恭敬,跟在郝伯身边,两人一起离开了,楼乙松了一口气,来到高大力的身边,这时高大力突然说道,“师弟,你说留下来照顾我,是不是不想宋师弟留下来?”

    楼乙愣了愣,此时再看高大力的时候,眼神中突然多了些什么,显然高大力也不是那种一根筋的人,他心里也是有衡量的,就在这时高大力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我都明白的,宋师弟为人聪明,绝不像他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只是他对师傅恭顺有加,我也不好说什么。”

    楼乙点了点头道,“原来你一直都知道。”

    高大力苦笑着摇了摇头,仰头看着天花板道,“当初宋师弟来拜师的时候,他虽然表现的很恭顺,可是他的眼神却让人不太舒服,我根本搞不清楚他心里想些什么,所以我觉得他这个人心机深重。”

    楼乙目视远方,喃喃自语道,“只怕师傅现在还没蒙在鼓里,我只是不明白,他接近师傅到底是为了什么?”

    高大力叹了口气道,“这个我大概能猜的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