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十七章 拜师学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七章 拜师学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早晨接到了灵植处的通知,让他尽快去一趟,楼乙饭都顾不得吃,就急匆匆的赶到了灵植处。

    此时灵植处口站着三个人,一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者,两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那老者衣衫简朴,但是神情高傲,脸上似有些不耐烦,双手背与身后来回踱步。

    楼乙没有多想就快步走上前去,正准备推门进屋的时候,跟随老者的其中一个弟子挡住了自己,一脸桀骜的打量自己,不客气的问道,“你是楼乙?”

    老者也抬头看了他一眼,楼乙能够从他眼神中,明显的看出对方对自己的不爽,只是这老者双目炯炯有神,脸型消瘦,面相朴实,不像是嚣张跋扈之人,可是他还是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非常不悦。

    楼乙转头看向面前拦着自己的弟子,抱拳道,“在下正是楼乙,见过这位师兄。”

    那弟子还没开口,一旁的老者就说道,“小小年纪不学好,一点规矩都没有,真是岂有此理!”

    楼乙真的是感到一头雾水,首先自己并不认识这位老者,其次自己刚才的举动,也算是彬彬有礼,怎么就没规矩了,怎么就不学好了

    楼乙抱拳道,“外门弟子楼乙,见过这位前辈,敢问前辈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误会了,我自问并无过错,前辈为何出口伤人?”

    老者冷哼一声没有搭腔,而楼乙对面的弟子冲上前来,想要去抓他的衣领,被楼乙闪身避过,对方看自己竟然失手,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喝道,“好个混蛋,看你还躲!”

    一股沉重的气息扑面而来,楼乙感觉周身突然被一股大力所慑,身形顿时有些缓慢起来,而那弟子手中泛着橙光,一股浓郁的土灵之气扑面而来。

    对方还是一把抓向自己,只是此次用上了灵气,楼乙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一阵狂风扫过,他的身影顿时消失,出现在了五步开外的位置上,那弟子再次落空,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他。

    “大力,算了!”老者开口阻止了那名弟子的胡闹,只是看向楼乙的神情更加厌恶了几分,这让楼乙感到非常冤枉,就在这个时候灵植处的大门开了,一个中年汉子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你们几个当灵植处是何地?难道想让我把你们全部交给执事处吗?”中年男子开口喝道。

    同时他看向那老者,叹了口气道,“郝伯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倔,那块灵田是管事处批下来的,这事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楼乙这才明白了原因,原来是因为他使用的那十亩灵田,楼乙之所以能够丰收,很大一方面也是拜着灵田的功劳,毕竟他是亲自试验了自己洞府外那一亩灵田跟这些灵田差距的,无论是灵具的品质还是灵谷的品相,那都不在一个等级上。

    只是这事是管事处安排下来的,这也是看在刘元的面子上,他虽然知道,但是却并没有推辞,现在想想自己确实有些不太厚道。

    那郝伯瞪了他一眼,毫不示弱的说道,“管事处批下来的,哼!谁不知道老夫我早半年前就申请过一次了,当时就是这个小子占了老夫名额,我也没有说什么,可是你看看现在!”

    郝伯气的浑身发抖,身边两位弟子赶紧上前帮他数你,那灵植处的总管也帮着上前劝说,还不时看向自己这边,楼乙哪里还不明白,连忙开口道,“郝伯您消消气,此事的确是我的不对,我这就去管事处重新换一块田。”

    郝伯看他态度诚恳,没有那些世家弟子的跋扈架子,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他来,楼乙现在不到十岁,身形消瘦,全身上下也没有什么像样的首饰,除了腰上挂的一个储物袋外,竟然找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

    而储物袋他的两个徒弟也有,这算不得什么稀奇之物,心中气顿时消了一半,本来他以为楼乙是什么世家子弟,仗着自己身份特殊,就走后门搞小手段,这种事情他这些年碰到的多了,所以非常痛恨。

    但是他看着眼前这谦和有礼的小家伙,实在无法同那些世家子弟挂上边,于是问道,“你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楼乙于是将管事处看在刘元管事的面子,将这十亩田交给自己租种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这时候郝伯才真正明白过来,他叹了口气道,“刘元师侄是个好孩子啊,可惜了,可惜咯……”

    郝伯抬头看了楼乙一眼,上前拍了拍他热肩膀道,“好孩子起来吧,这件事是郝爷爷先入为主了,错怪你了。”

    “郝爷爷您别这么说,这件事楼乙的确有错,您在这稍等,我去去就回。”楼乙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郝伯挡了下来。

    “好孩子算了吧,郝爷爷只是有些气不过,见不得这好田被那些弟子糟践,你是个好孩子,这地啊就用吧,郝爷爷不要了,不要了……”郝伯看他的眼神已经明显不同了,没有了之前的厌恶。

    这时之前动手的那名弟子,快步上前抱拳道,“师弟对不起,是师兄刚才鲁莽了,希望你不要见怪。”

    楼乙赶紧上前道,“师兄哪里话,这事的确是师弟有错在先,师兄气不过也是应该的。”

    那弟子挠了挠头显得很不好意思,此时另外一名弟子上前道,“大力师兄就这个脾气,师弟不要见怪,我跟大力师兄是郝师傅的弟子,跟着他学习种植灵田,郝师傅可是咱们浩雪宗数一数二的灵植大师,我看师弟也接了种植的任务,不如你也加入我们,以后咱们一起跟着郝师傅干!”

    楼乙顿时心动了,有一位灵植大师教自己,那以后灵田的收益肯定会蹭蹭蹭的往上窜,而且他自己也有许多地方不明白,如此好的一个机会,如果错过了,恐怕再想碰到,可就不容易了,于是赶紧跪在郝伯面前道,“郝爷爷在上,请收下弟子,从此端茶递水,劈柴扫地,弟子一律亲力亲为。”

    郝伯其实也有此意,毕竟愿意种植灵田的弟子本来就不多,何况他现在看着楼乙也比较顺眼,于是上前扶起他道,“老夫其它本事没有,唯独对这种植之术,颇有几分心得,只要你不怕辛苦,以后就跟着老夫吧。”

    楼乙心中一喜,连忙拜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话音刚落就听到楼乙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这时郝伯将他拉起来,指着那俩弟子道,“这俩不成器的家伙就是你的师兄了,这性格鲁莽的是你大师兄高大力,这性格沉稳的是你二师兄宋楚瑜。”

    楼乙上前抱拳,“见过大师兄,见过二师兄!”

    两人连忙上前,三人抱在一起,互相拍了拍,这事灵植处的主管,笑着说道,“恭喜郝伯再添一徒,以后可要好好教习才是,这小家伙是可造之材,上次灵谷一亩可是产出了一千七百斤呢,而且还有三百斤的中品灵谷。”

    郝伯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对楼乙说道,“还有这种事?你可愿意带为师跟你师兄一起进去看看?”

    楼乙自然是应允的,拜别了灵植处的总管,楼乙就带着郝伯以及两个师兄去了自己的灵田,结果一去就是一整天,郝伯将他看到的许多问题一一讲解,同时他的两个师兄也亲自示范,交给了他许多很好用的小技巧,这一天他可是受益匪浅。

    最后郝伯带着高大力跟宋楚瑜离开了,离开之时还特意叮嘱他,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去找他,并将他们住的地方,告诉了楼乙。

    楼乙回到家里,将一天的心得默默牢记在心中,然后放空自己,又开始研究符篆之道,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画符之中。

    现在他每天都过的很充实,高大力时常会来拜访自己,看着他的洞府内还开有一亩灵田,不由得羡慕不已,要知道有灵性的泥土,不是随便就能碰到的,他就现学现用,交给他一些更实用的技巧。

    而高大力时常来的原因还有两个,一个是当初楼乙施展的掩风术,让他知道自己的师弟竟然是异风灵脉,所以时常来找楼乙切磋学习。

    至于第二个原因,那就是惦记楼乙饲养的芦花灵鸡了,楼乙答应他只要灵鸡蛋里孵出小鸡仔,他第一时间送给他一只,高大力为了报答他,将他田里捉来的灵虫,全部塞进了鸡棚里,导致这些芦花灵鸡每天撑的走不动道,要不是楼乙及时阻止,恐怕这几只灵鸡全部都要被撑死。

    三个月后楼乙迎来了灵米的大丰收,一亩产量超过九百斤,这让他信心大增,觉得可以在十亩灵田里试试自己的本事了,这一日高大力来到他这里,帮着自己将灵田收割完毕,临走之时楼乙送给他一个布包,里面装了一些他这几个月来画出的符篆。

    这让高大力异常的高兴,如获珍宝一般捧在手中,送别高大力后,楼乙回到屋子里,将灵米安置在新买的储物袋内,看了看四周,自言自语道,“是时候再出去打猎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