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十二章 处子之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二章 处子之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女孩手持两把圆环,修为褪凡期六层,男孩手持一杆长枪,修为也是褪凡期六层,裁判一声令下,两人同时展开对攻,男孩手中长枪如蛇一般舞动,枪身覆盖着淡淡的金色光华,不断的进攻,压迫着女孩不断向后倒退。^^^^^^

    只是楼乙却知道这个男孩可能会输,因为女孩随然一直在后退,可是她的气息却并不紊乱,非但如此她双手的圆环还散发着一圈圈的蓝色光晕,楼乙随然没在台上,却也感受到一股寒冰刺骨之意。

    果然没过多久,男孩动作开始迟缓,干净的服饰上开始凝结冰爽,而此时女孩突然发难,趁着对方一枪刺空之际,贴身上前,一环抡在那弟子的胸口,男孩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一口气没缓过来,直接昏了过去。

    女孩也没有再做动作,裁判手一挥,面无表情的说道,“九号李湘胜,一百八十一号马钧入败者组”

    楼乙站在台子下面,聚精会神的看着一对对选手在台上比拼,同时在脑海中推演,自己与对手之间的差距,当自己带入到比赛之中,思考如果自己遭遇这个危机,他应当如何化解。

    同他这么做的人还有很多,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过也有一些弟子对此无动于衷,他们大部分人面无表情闭目养神,还有一些冷眼旁观眼中带着蔑视。

    突然位于最东边的一号台子传来阵阵惊呼声,这吸引了楼乙的注意,他抬头看去心顿时不争气的跳了起来,因为此时在台子上争斗的是公孙霓裳和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青年,青年手中持一两柄镔铁重锤,每一柄足有三百斤重。

    青年身材魁梧,身高超过两米,一身肌肉怒张,青筋遍布两臂,显得孔武有力天纵神武,只是此刻一个俏皮的红色身影,在他身边快速舞动,就如同一簇火苗在柴堆上跳舞,台上不时传来轰鸣声。

    那都是一锤接着一锤落在台子上所发出的声音,每一锤的落下都会引起众人的惊呼,这不是他们大呼小叫,而是此人的气势实在是太强,那锤子落地竟然能够震动整个比武台,可想而知此人力量究竟有多强。

    然而公孙霓裳并不与之硬碰,每每对方的锤子落下,她都会巧妙的出现在其不远处,就好像故意在耍弄对方一般,这让此青年异常的郁闷,却有又一点办法没有。

    楼乙的心也不觉的提到了嗓子眼里,在为公孙霓裳的行为,捏上一把汗,只是没过多久,似乎是公孙霓裳有些玩够了,手中的红纱突然急速翻滚,一条变做千百条,只一瞬间就将大个子青年捆的跟粽子一样,扑通一声摔倒在台子上,再也动弹不得。

    随后周围观看的人发出阵阵欢呼声,而楼乙一颗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了回去,此时观礼台上公孙弘笑逐颜开,之前的不愉快似乎烟消云散,捋着胡须说道:“不愧是我公孙弘的宝贝孙女,长脸啊……”

    而此时一旁喝的醉醺醺的薛忘情,抬眼瞄了过去,不咸不淡的道,“中品灵宝炎阳绫,对付航昆这头蠢牛,能输也就奇怪了”

    公孙弘一听这话,当时就想发飙,可是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薛忘情咦了一声,嘴里说道,“这小家伙褪凡期五层了吗?有点意思……”

    公孙弘顺着他的眼睛看去,发现此时十七号台子上站着两个孩子,其中一个看起来十来岁,修为褪凡期七层,而另外一个就是薛忘情所说的褪凡期五层的孩子,只是让公孙弘纳闷的是,这孩子怎么看资质都算一般,只是要后面别着的短刀有点意思,似乎是一把接近中品灵器的短刃。

    他不知道薛忘情究竟觉得他哪里有意思,忍不住也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而此时十七号台子上的正好是楼乙与之前曾经有过矛盾的那名弟子。

    他在感叹命运弄人的同时,也不得不认真起来,毕竟对方比自己修为高了两层,轻敌是蠢货才干的事情,狮子搏兔尚且拼尽全力,更何况自己还是弱势的一方。

    而此时他对面这名弟子,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碰到楼乙,他其实之前就很不爽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孩子,一直憋着一口气准备教训他,没想到命运竟然如此眷顾于他,第一场就碰到了楼乙。

    他嘴角泛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笑着说道,“冤家路窄啊……”

    楼乙平静的看着他作揖道,“楼乙,师兄请赐教!”

    对面那个弟子嘿嘿一笑,手中多了一根狼牙铁棒,不屑的看着他道,“蝼蚁吗?那就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毕竟蝼蚁只是用来拍扁的!”

    话音刚落对方一棒抡了过来,速度极快下手极狠,恨不得一棒将楼乙直接棒杀,然而就在此时他脚下光芒一闪,一道青色光影瞬息离开原地,狼牙棒轰的一声砸在台子上,发出阵阵巨响。

    楼乙身影刚刚出现,就感觉脚底有些震颤,让他有些站不稳脚跟,而一道劲风扫过,对方已经再次冲了过来,狼牙棒上缠绕着橙色光芒,楼乙知道对方是以力见长的土系灵脉者,此灵脉以力见长,同时又兼具极高的防御。

    一般土系灵脉大致分为三类,一类以力破巧,讲究力破万法,一类以守代功,讲究持久守恒,还有一类侧重困敌锁敌,多是作为辅助灵脉的弟子选择。

    而此时这名弟子,手持双手狼牙棒,招式凶狠大开大合,肯定是以力破巧型,楼乙很快分析完毕,同时精神高度集中,开始收集他的速度,力量,爆发力与反应力等等数据。

    他采用的办法类似于李湘,但是却与之不同,李湘走的是困敌致敌虚弱之法,而楼乙水脉不显,没办法长时间锁困对方,更何况对方修为高自己两层,这根本就不现实。

    好在他对自己的小疾风术颇为有信心,深信自己的反应力绝对超过对方,一道道青色的虚影环绕在那名弟子的身边,让他的狼牙棒始终打不到他,这使得那名弟子异常愤怒,连连咆哮不已,而这一切也正是楼乙想要的。

    当一个人失去理智的时候,往往就是破绽快要出现的征兆之一,楼乙将手伸向背后,手掌慢慢落到了流风短刃之上,俗话说天下武功唯快不败,极致的速度能够带来更大的胜算,毕竟你打的着对方,对方却拿你没办法,本身也是一种胜利的因素。

    楼乙看准时机,在对方一棒砸向身后,中门大开之际,他猛的深吸一口气,喝道:“就是现在,给我躺下吧!”

    一道璀璨的青光从他手中爆发出来,他的速度至少比之前快了一倍,几乎瞬间就来到了那名弟子的面前,而对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楼乙来到身前,他只觉得眼前青光一闪,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时裁判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那名弟子,又看了一眼楼乙手中的短刃,面无表情说道,“七十一号楼乙胜,七十二号侯赛雷入败者组”

    楼乙对着裁判一鞠躬,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昏倒的弟子,喃喃自语道,“侯赛雷吗?好奇怪的名字”

    而此时位于看台上的公孙弘收回目光,脸上面无表情,就这种弟子外门几乎一抓一大把,这种人能够引起这薛忘情的注意?他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扭头看向薛忘情,却发现对方竟然睡着了,嘴角还有一条晶莹的哈喇子,公孙弘气的吹胡子瞪眼,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却没看到此时薛忘情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没过多久他身后左侧的十六号台子附近,传来阵阵惊呼声,楼乙循声望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此刻十六号台子上面道道雷纹涌动,一名同他年纪一样的男孩,手持宝剑立在场中央,周身散发着一股舍我其谁的霸道气息,压迫着一名褪凡期圆满的弟子。

    原来此人正是之前同公孙霓裳一起手拉手过来的甲天下,当时楼乙看到他俩手拉手,还内心酸酸的,心想要是霓裳拉着他的手该有多好,可是现在楼乙完全惊呆了,因此此时的甲天下实在是太帅太霸道了。

    原本甲天下就长得好看,此时傲立当场,手中宝剑紫气东来,对手被其压迫竟毫无还手之力,雷纹环绕整个台子,这里似乎成为了甲天下的地盘,任何人胆敢挑衅,下场都将是凄惨的。

    楼乙暗暗将自己与对方做了个比较,结果绝望的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其对手,先不说甲天下修为高他两层,身上宝贝无数,就单单是这一手御雷之术,自己也是万万不及的。

    他叹了口气,喃喃说道:“如此天骄,换作是我也会喜欢的吧……”

    甲天下毫无疑问的战胜了对手,结果下一场,楼乙再次遭受到了打击,因为这次出场的是金屠,而他的对手也是一名褪凡期圆满的修士。

    不知是不是金屠受到了甲天下的刺激,楼乙总感觉他心里憋着一口气,金屠此刻手中金斧狂暴无比,斧刃散发着璀璨金光,将他整个人映照的如同金甲战神一般,压得对手喘不过气来,几乎没用多久,就被金屠一斧劈落擂台,轻松获得了胜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