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十六章 残酷厮杀(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六章 残酷厮杀(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借势就第一滚,避过了接连而来的第二击,此刻他的后背犹如撕裂一般,寒气不断顺着掌印游走在他的身体之中,他明显的感觉到自身灵气的运转开始变的缓慢,身体所能使用的力量,也开始慢慢倒退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一旦他速度慢下来,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刚刚偷袭失败,对方必然提高了警惕,再想出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更何况对方只是被自己擦伤,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害,而自己却结结实实中了一掌,这实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总结了自己的不足,楼乙开始继续游走,跟他想的一样,聂金叶提高了警惕,每当楼乙躲到树后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向后退上两步,这一切都落到了楼乙的眼中,他开始盘算新的计划。

    与此同时刘元跟孔武打的异常暴躁,他们周围的一切几乎都被毁了,不过此时刘元略显被动,因为它他手里没有武器,全凭一双手掌在跟对方过过招。

    起初的时候,他还能讨到便宜,可是随着孔武挨了他两下之后,这家伙就掏出了一柄流星铁锤,这东西看上去足有五十斤重,上面布满了尖刺,猛一挥动发出呜呜呜的声响,而且孔武灵脉主土,势大力沉,每一次攻击都让刘元不得不赞避锋芒。

    流星锤带着橙色光芒,砸在地面之上,就会产生一道震荡波,这也让刘元颇为被动,四周的草皮树木,也大都遭了孔武的毒手,到处都是一片狼藉,看上去颇为凄惨。

    此时两人身上都有伤,孔武双臂以及胸前有三道伤较深,血也一直流个不停,而刘元比他好不到哪去,起先被偷袭受了一拳,刚才又挨了对方两拳,腿上因为流星锤的缘故,也被溅起的石子伤到了小腿,此刻有血顺着裤管流下来。

    然而这是生死之战,同刘元紧皱的眉头不同,孔武一脸的疯狂神色,手里丝毫没有放松,不断挥动手里的武器,逼迫着刘元,压缩着他的战斗空间,加之他力气太大,每一次刘元与他对抗,都是他比较吃亏的。

    不过好在他经验更丰富一些,每每遇到险情总能化险为夷,只是他此刻担心楼乙的安慰,多多少少有些分身,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刀猛的刺进了孔武的身体,然而他却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暗道一声糟了。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就看到呼的一声,一个橙色的影子朝着他的脑袋就飞了过来,罡风刮的他脸生疼,电光火石之间,他猛的催动体内灵气,在自己的头顶架起一道冰盾,随后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冰盾瞬间破碎,一股大力将他直接抽飞,同时手臂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原来孔武感受到刘元的冰刀虽然风力,速度也快,可是威力却并不大,他铤而走险决定以伤换命,岂料对方经验实在老道,这必死的情况下,还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不过即便如此,刘元的右手也已经废了,刘元挣扎着站起来,看着自己右臂不正常的扭曲着,上面血次呼啦的出现了三四个血窟窿,正不断往外淌血。

    他忍着痛运气将右臂伤口冻结,让自己不至于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厥,此刻他就是楼乙唯一的护盾,他倒了小家伙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他偏头看向楼乙所在的位置,此刻小家伙还在与那中年男子周旋,他看得出对方乃是褪凡期五层,而小家伙只有褪凡期二层,而且还已经满身伤痕。

    他恨自己没用,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孔武,而此时孔武看到刘元的眼神,竟然心里泛起一丝寒意,但是他面上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冷冷嘲讽道:“老狗,眼神再凶也没用,还不是一样要死!”

    刘元对着地面啐了一口血唾沫,周身灵气再次鼓动起来,冷冷说道:“拼命这种事我也会,就怕你呆会尿了裤子!”

    孔武不屑的冷哼一声,挥舞着手中流星锤再次杀了过去,而刘元这次一改保守的打法,竟然也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形式瞬间逆转,孔武被打的慌忙招架,刚才的狠劲早已不知哪里去了。

    而楼乙这边好不容易又撑过了一轮对方的攻击,此时他勉强得以喘息,背后的伤依旧很疼,撕裂着他的背部,不过寒气却已经被驱散掉了,身体再次恢复过来,只是他此时体力却已消耗的七七八八,躺在树后大口喘气。

    “小东西不要再挣扎了,今天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聂金叶威胁道。

    此时他的状态也很不好,长时间的消耗,让他体内的灵气也已消耗的差不多了,如果不是他有回神丹撑着,此刻恐怕也早已是空了的油瓶,又一粒丹药吞入肚中,它将空了的丹瓶丢在了地上。

    聂金叶手往后腰一摸,一张皱巴巴的黄纸出现在了两根手指之间,嘴里默默念道几句,手指一指西南方向,嘴里小声道:“去!”

    符纸自行舒展后飞了起来,瞬间贴向西南方向的大树,聂金叶眼中带着残忍,手掌运行寒冰掌,呼的一掌拍在楼乙藏身的树干之上,紧接着黑影一闪,楼乙快速向着一旁躲闪。

    一道寒气打中树干,让其晃悠几下,聂金叶闪身追去,罕见的没有再动手,楼乙顿觉有些不对劲,这家伙之前的手法,他已经完全掌握了,而他现在改变策略,就只有一个可能,刚才自己躲在树后的时候,他肯定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楼乙脚下猛的一踩地面,身体跃起足有两米高,这次没有躲在树后,而是飞身跳上树干,蹭蹭蹭就消失在了树梢之上。

    聂金叶没反应过来,等他察觉的时候,脸上顿时浮上一摸寒霜,骂道:“够了!”

    显然聂金叶已经被楼乙耍的气急败坏起来,听到他愤怒的声音,楼乙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周身运行小疾风术,一抹淡淡的青光笼罩他的身体,手中的流风短刃也跟着散发出蒙蒙青光,如水一般延展四周。

    楼乙此时高度集中,周围的一切尽在掌控,他的呼吸慢慢变的深沉,周围突然变的安静下来,仿佛此刻只有他的心跳跟呼吸还在耳边环绕,紧接着这些他也听不到了,周围落针可闻,他陷入了绝对的冷静当中。

    这时看楼乙的眼睛会发现,他的眼瞳中似乎蕴含着一种光芒,这种光芒似乎能够让他洞悉所有虚妄与虚幻,一缕异样的气息出现在了左后方,他转身看去,竟然发现了一张符纸,那异样的气息是从上面传出来的。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总觉得那东西很危险,不过他也知道这肯定就是聂金叶做的后手了,眼神微微一动,心里明白自己的机会到了。

    一阵噼里啪啦砍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引起了聂金叶的注意,他抬手就是一掌,寒气裹着冰霜印在上面杂乱的树枝之上,将它们打落变成碎渣,紧接着是第二掌,第三掌,而楼乙对应的办法就是从上面往下丢枝矛。

    一根根削尖的树枝被从树上丢下来,从不同的位置落向聂金叶,这让他气不打一处来,楼乙竟然用凡人猎野猪的办法对付他,实在让他更加气愤,不过他现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将楼乙引向西南角的那棵树,只要他触发了符纸,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张符纸是他早前出外的时候从一个邪修的尸体上捡来的,他本身也不懂符篆之术,再加上他觉得这东西邪乎,所以一直也没敢用,这次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不过好在他只要将对方给逼到符纸所在的位置,相信一切就都结束了。

    聂金叶加大了对楼乙的压迫,而对方却始终只是以树矛做对抗,聂金叶不敢贸然上去,于是有了短暂的僵持,但是很快大树就承受不住聂金叶的摧残,树干整个被冻裂,向着右面方向倒去,聂金叶双掌齐动,一股惊人的寒气从掌内喷涌而出,对着树冠位置笼罩而去。

    这时就看到一个黑影嗖的一声,向着右侧闪去,聂金叶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赶紧追了上去,一掌拍向树的左侧,一掌拍向树干上的符纸,一道黑光从符纸上蔓延开来,迅速笼罩周围并不断向外延伸,周围的一切开始枯萎腐烂。

    这一幕把聂金叶吓到了,这到底是什么符,怎么这么邪恶这么恐怖,他此时精力全被符纸吸引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之前树干位置上,一道青光极速出现,聂金叶此时惊觉已为时过晚,只听噗的一声,流风短刃直接穿透其脑袋,将他钉死在了地上。

    而此时一个异常虚弱的身影,慢慢从树叶笼罩的位置爬了出来,不是楼乙又会是谁,只是他现在全身哆嗦个不停,身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霜。

    他知道自己正面无法对抗聂金叶,就只能用这种以伤换死的方法,不过他没有料到对方竟然双掌齐动,让自己受了重伤,他现在手脚冰冷,几乎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那诡异的黑光快速向着自己这边蔓延过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