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十六章 残酷厮杀(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六章 残酷厮杀(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聂金叶手中的这只虫名曰无影虫,因其速度太快,让人捕捉不到,所以才有此称呼,而那之前放出去的三只虫名唤无踪,因其飞行时无声无息,让人察觉不到,所以才有此称呼,而这两种虫合称为无影无踪。

    这两种虫都属于灵虫,多为宗门追踪之用,是冯铿偷偷从外门执事堂带出来的,他是执事堂负责照看灵虫的,所以懂得一些基本的驱虫之术,只是他修为太低,无法真正使唤这两种灵虫,所以只能凭借着它们之间的彼此感应,来锁定楼乙二人的位置。

    此刻聂金叶与孔武二人正沿着标示快速接近楼乙他们,聂金叶修为褪凡期五层,孔武则是褪凡期圆满,而刘元乃是外门管事,修为同样是褪凡期圆满,这也是聂金叶为何要改变计划的原因,他可没有自信在刘元的眼皮子底下将寒萤草夺走。

    不过现在有孔武对付刘元,他只需要解决掉楼乙就可以了,之所以如此拼命,是因为他是水土金三系灵脉,而水系纯度达到四,他卡在褪凡期五层已经十几年了,如果再无突破,恐怕此生也无希望了。

    从一个受人关注的孩子,到现在步入中年,几十年受尽冷眼旁观,这种日子太难熬,他迫切的希望突破,而寒霜草可以做到这一点,只要得到寒霜草他自信能够突破褪凡期六层甚至达到褪凡期后期。

    这让他有了希望,也让他决定铤而走险,一个没有背景的新入门弟子,资质平平还不如他,死了只能证明他是弱者,是蝼蚁,是应该被踩在脚下的,世界是残酷的,世界是留给有实力之人去征服的,这是他这么多年的领悟,只不过他所了解的这个现实太过残酷而已。

    楼乙带着刘元沿着路标前进,很快就来到了当初发现药草的地方,此时雾气弥漫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太阳刚刚升起,天空泛着鱼肚白,楼乙绕到枯桐树后方,果然没有发现寒萤草的踪迹。

    树洞之内黑漆漆的,哪里还有半分寒萤草的踪迹,如果不是他了解到了寒萤草的习性,恐怕他真的会以为,寒萤草被别人取走了。

    不过好在四周的雾气还在,虽然感觉上很微弱,但是他还是感觉到寒萤草此刻正在缓缓的苏醒,用不了一个时辰它就能够变成之前的样子,此时他们只需耐心等待就可以了。

    楼乙不想放弃这难得的机会,于是找了一块还算开阔的地界,开始舞弄手里的短刃,此刀入手极轻却非常锋利,可谓是与小疾风术相得益彰。

    刘元之前说他动作僵硬,也是因为以前的时候,他只舞弄过柴刀,那家伙事说白了就是劈啊砍啊,只要有力气就行。

    但是现在不一样,风侧重轻灵,速度即为力量,楼乙虽然没有办法做到掌控风之律动,可是也算是有了一丝雏形。

    练习的时候,不需要运气用刀,动作上难免没有之前那么流畅,可是他却乐此不疲,一遍遍的挥动着手中的短刃,刘元不时在一旁指点一番,帮他找出身法上的破绽。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楼乙此刻停止练习,正在运行寒息九转,将四周的寒气引入体内淬炼灵气,因为此时寒萤草已经开始吞吐寒气,此时四周的空气弥漫着淡淡的灵气丝,楼乙觉得这么好的机会,自己一定不能错过。

    刘元守在一旁为其护法,大约又过了盏茶的时间,冰雾开始慢慢收缩,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一旁传出,“看了好半天的猴崽戏,现在也是时候送你们上路了!”

    刘元只感觉身侧一股巨力涌来,想也不想连忙运气防御,砰的一声刘元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在了后方不远处的树干上,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而楼乙此刻才睁开眼睛,迎面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跟一个壮汉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楼乙看着中年人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而聂金叶也根本不跟他废话,一股寒气从其手掌中喷涌而出,楼乙只感觉周身血液似要凝固,身体条件反射的滑向一侧,堪堪避过这致命的一击。

    “你竟然要杀我?!!”楼乙此刻才发觉,对方不光想要抢夺寒萤草,而是还打算杀死自己,身体瞬间寒毛炸起,精神高度集中起来。

    “嘿,你褪凡期五层竟然偷袭还让一个褪凡期只有两层的废物给逃了,难怪你练了几十年还是个废物了。”孔武毫不客气的羞辱着聂金叶,可是对方却什么也不敢说,聂金叶将这口怨气发泄到了楼乙的身上,下手越发重了。

    聂金叶拿手的是寒冰掌,此功法阴寒,中掌之人全身血脉冻结,可以凝结周遭寒气为己用,形成寒冰领域,修为高深之人使用,甚至能够冻结整片空间,是一门非常霸道的功法。

    然而聂金叶随然拥有地级水灵脉,悟性却并不高,十几年来此功法也仅仅入门而已,可是他毕竟是褪凡期五层,对付楼乙这种褪凡期二层的小鬼,还是打的他只有招架之力而无反击的本事。

    刘元擦去嘴角的血渍,掏出一粒疗气丸吞服下去,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对着孔武说道:“滚开!”

    孔武看了他一眼,讥讽道:“老东西,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这小杂碎是吉爷点名要杀掉的,你不想死的话,就最好乖乖一边呆着。”

    刘元当即也不废话,一记手刀直接劈出,空气中一股寒流瞬间凝聚,化为一柄冰刃,呼的一声斩向孔武,后者冷哼一声,显然对他敢对自己动手非常不满,双拳泛起橙色光芒,脚下用力踩踏地面,一抹橙色光芒画作盾牌挡在了他的身前,冰刃与土盾碰撞在了一起。

    刘元的冰刃将土盾斩裂,继续向着孔武杀去,后者冷哼道:“老狗也有几颗牙,不过犯在我孔爷手里,就让你老狗变死狗!”

    孔武双目圆睁,一拳隔空轰向刘元,一道橙色拳印,呼啸着飞了过去,刘元闪身避过,拳印轰在他身后的大树之上,海碗粗的大树,顿时被打断,树干处更是木屑翻飞,打成了筛子。

    两人运用灵气展开互攻,他们都是褪凡期圆满之境,彼此下手都是全力以赴,只不过刘元经验更为丰富,而孔武则仗着年轻力壮好勇斗狠,一时间倒也打的难解难分。

    而楼乙这边就几乎是被聂金叶压着打,他此刻只能尽力避开对方的杀招,同时在思考如何才能破具,他知道对方不会让他们活过寒萤草吞吐完毕,这样自己就有可能会毁掉寒萤草,而来个鱼死网破,那么他断定眼前这个中年人,毕竟会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内,不惜一切代价杀死自己,并阻止自己靠近寒萤草。

    想到这里他开始快速环顾四周,周围树木一共有九棵,刚才那个大块头打烂了一棵,现在还剩下八棵,不过有三棵在大个子跟刘元的争斗那边,也就是说,他现在能够利用的树木就只有五棵,他不确定聂金叶拥有多高的修为,只能通过对方出手,来计算他还剩余多少灵气。

    根据他的判断,他每发出一掌所消耗的灵气,大约是自己现有灵气的三分之一,他是褪凡期二层,每进步一层,灵气量会提升一倍,他发觉对方没次拍出二十七掌左右,就会略微调整一下,再根据他的年龄,楼乙大致能够判断出他的修为为褪凡期五或者六层。

    如果是六层对方可以击出六十四掌,他只用二十几掌可能是为了诱他攻击,然后出其不意杀死自己,也可能是他褪凡期五层,只能发挥出这样的水平,不管是哪一种,他都必须多加小心。

    虽然自己可以提升身体素质,但是境界的差距,是不可以简单靠提升身体素质来改变的,更何况他此刻也在不断的消耗着灵气,当自己灵气耗尽之时,凭他现在的身体,是绝对不可能逃的掉的。

    楼乙开始可以绕着五棵树木转动,吸引对方的攻击,此刻这几棵树多多少少都覆盖上了冰爽之气,只不过聂金叶修为有限,也不如孔武这般霸道,树木随然中掌,却依旧坚挺,这让楼乙获得一瞬间喘息的机会,他可以思考如何进行反击。

    再次用树躲过攻击,楼乙从树后窜出,一道青光极速在聂金叶眼前出现,让后者惊出一身冷汗,他偏头一闪,刀尖擦着他脖子掠过,刀刃将他脖子划出一道一寸多长的伤口,血登时就冒了出来。

    楼乙原本是想用一击要了对方性命的,毕竟这一击他计算了很久,然而自己修为太低,对方的反应也快,偷袭随然让对方受伤,然而他也在此刻暴露在了对方眼前。

    聂金叶被吓的不轻,这小鬼人不大心性却太吓人了,隐忍这么长时间,突然出手就是杀招,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恐怕脑袋此时已经搬家了。

    然而机会稍纵即逝,现在小东西出现在了自己身边,这种绝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一股寒冷的气流裹着他的手掌,就听砰的一声,楼乙背部结结实实的挨了对方一掌,虽然有些仓促,可他毕竟高出楼乙三个境界,只一掌就打的他喷出一口鲜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