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十五章 进山取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五章 进山取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看着精美的刀鞘,知道这东西必然十分珍贵,虽然十分喜欢,却还是将它递了回去。

    “刘伯伯这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看到楼乙不收,刘元将刀取回,用手温柔的摸着它,缓缓说道:“孩子,这刀是刘伯伯攒了几十年的材料,原本是想给自己留个念想,期盼着自己能够突破筑基之时,让宗门打造一把灵器。”

    他低头看着刀,嘴角泛着一抹苦笑,又慢慢说道:“然而几十年过去了,你刘伯伯却始终卡在这褪凡期,一步之遥却让我七十年未有寸进,想来此生筑基已无望了”

    “不会的,不会的!”楼乙摇头喊道。

    刘元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将刀递了过去,见楼乙不收,又说道:“孩子,收下吧,刘伯伯一生苦修,膝下也无子嗣,我把你当成我的孩子一样,收下吧……”

    楼乙这才将刀收下,捧着刀给刘元磕了三个响头,刘元连声道:“好孩子,好孩子啊,起来吧。”

    楼乙将短刀抽出,心念御使小疾风术,一抹淡淡的青色光芒从刀侧那块奇特的石头中蔓延开来,使得整个刀刃覆盖上一层薄薄的青光。

    青光如同水波纹一般缓缓流淌,使得楼乙握着刀柄的手,感觉到一股股风之力反馈回来,让他感觉这刀不仅不重,反而刀成为了他手臂的延长,刀的每一个部位,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甚至刀刃划过空气时的阻力,也能清楚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刘伯伯这刀实在是太好了,给我用是不是浪费了。”楼乙还是觉得此物太过贵重,尤其是他在尝试后更是如此。

    不过刘元却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转身往外走,对着他招了招手,楼乙摸了摸后脑勺,将刀收回刀鞘中,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它。

    这可是他受到的最棒的礼物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刀算什么品级的灵器,但是此时也不在乎这些了,毕竟这刀比他的柴刀可是好了百倍不止。

    就在楼乙他们走出宗门的时候,有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悄悄的从后面跟上了他们,其中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人,手里托着一个黑色木花纹的盒子,盒子散发着一股奇异的药香味,只见他嘴中念念有词,猛的对着木盒一点,盒盖应声弹起。

    就在此时就看到三只黑褐色的虫子从盒中慢慢飞起,那中年男子猛的咬破舌尖,对着这三只虫子喷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三只虫子,在被血沾染之后,身上开始出现血色的斑纹。

    几乎一瞬间,它们身上就出现了三个怪模怪样的符文印记,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手指向着楼乙离去的方向一点,嘴里喝道:“无踪!”

    原本三只晃晃悠悠的虫子,此刻突然如同三道流光一般,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男子面色略显苍白,似乎是刚才施展术法,让他有些疲累,他身边一人身穿一件粗布麻衣,头戴一条方巾,下巴上挂着一块黑布,年龄看上去与矮个男子相仿,正是当初跟踪楼乙的中年男子。

    他对着矮个男子说道:“冯师兄这次真是有劳了,等那寒萤草到手之时,聂某答应师兄的事,必定尽快完成。”

    矮个男子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这件事你真的打算真么干吗?一株寒萤草而已,值得吗?”

    矮个男子说完又看了一眼他旁边的另外一人,此人身材硕长,身型强健孔武有力,一双眼睛泛着血气,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之感,此人名孔武,外门出了名的打手,知道他的人都知道,此人之所以目中无人下手歹毒,是因为背后有人罩着。

    这其实也是外门弟子通用的做法,实力是通过很多种途径累积起来的,修士既要想尽办法提高修为,又要收集大量的修炼资源,就需要扶植自己的势力,而那些甘愿依附于势力的人,自然也会得到庇护,这往往就是一种双赢的做法。

    当初楼乙去测试台的时候,那些趋炎附势的家伙,何尝不是在为自己的将来打算,而那些拼命展示自己的人,又何尝不是抱着创建属于自己势力的野心,同时将其他人收归己用。

    孔武之所以愿意帮助聂金叶,不是因为他聂金叶有势力,而是因为孔武的主子想要让楼乙消失,因为楼乙害的他在杂役处的狗被赶出了宗门,为了此时宗门已经有人暗示过他让他收敛一些,这让他非常的不满意。

    此后他又安排钟管事将此时偷偷告诉给了李姓仆从,谁知对方不仅没有干掉楼乙,还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了,好在这一次楼乙没有声张,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这一口气憋在心里难受,于是楼乙就成了卡在他喉咙里的一根刺,他是谁,外门耀眼的天才,一个蝼蚁一样的家伙,无权无势,资质平平,何德何能能让他觉得难受。

    恰巧这个时候聂金叶找人帮忙,原本并不是找的孔武,而是另外一位姓高的弟子,而这名弟子正好是他的人,于是他就安排孔武来帮助聂金叶,目的只有一个,杀掉楼乙,如果刘元敢碍事,就一起做掉。

    像刘元这种几十年还卡在褪凡期的废物,怎么可能会引起他的重视,只要自己尽快突破筑基称为内门弟子,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巴结他,即便是东窗事发,想来宗门也不会为了两个废物跟他翻脸,大不了实在不行就让孔武顶罪,最多多贴补一些资源给其家人就是了。

    然而冯铿却不是这么想的,他之所以答应聂金叶帮忙,是因为聂金叶是药园的弟子,平常负责搭理一块药园,而药园的弟子,都可以接触到药理典籍,聂金叶答应帮他收录内门典籍,他才同意帮助他走一遭的,可是现在看到孔武在这里,而且看到聂金叶这身打扮,自然是明白他们要做些什么,所以才好意提醒他。

    岂料就在这个时候孔武冷笑着走上前来,一把将冯铿提了起来,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威胁道:“吉爷的事情你也敢管?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聂金叶连忙上来打圆场,实际上他也不想把事情闹成这样,他原本的计划就是跟在他们后面,然后抢先一步抢走寒萤草,可是现在他是骑虎难下,孔武背后之人,他是万万得罪不起的,轻则打残肢体,重则直接让其消失,实在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魔头。

    他示意大事为重,孔武这才冷哼一声将他丢了出去,恶狠狠的威胁道:“你最好嘴巴闭紧一些,否则的话……”

    只听噗的一声,孔武手中一块石头,直接被捏爆开来,石粉从他的指缝中落下,他甩手一抖石粉漫天飞舞,吓得冯铿连连点头,将一个盒子交给聂金叶,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而此时楼乙与刘元正走在进山的路上,此时楼乙正挥舞着流风短刃同三只山猫搏斗,只见他身影忽左忽右游走四方,躲避着山猫一次次的扑袭。

    手中短刃如流光一般在空中翻飞,一刀青光闪过,短刃就将一只越过他头顶的山猫开膛破肚,另外两只见此转身想跑,楼乙甩手将短刃飞出,同时弯弓搭箭射向另外一只。

    就听到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随后两只山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楼乙高兴的赶过去收缴猎物,山猫肉发酸,但是其毛皮却很值钱,而且山猫的体内有一种体腺,是专门用来制造追踪符所需的原料之一,一块这样的体腺大概能够制作百余张追踪符,价值还是相当可观的。

    转眼三只山猫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一样,只剩下一身血肉,山猫的骨骼坚硬,适合用来做弓箭的箭头,这些也都被楼乙取下收了起来。

    刘元自始至终没有插手,看着他自己一人忙碌,眼中满是欣慰的神情,楼乙擦了擦汗,对着刘元说道:“刘伯伯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虽然八岁了,但是还是孩子的心性,小孩子自然是希望表现自己,然后得到大人的肯定与赞赏,这方面楼乙也不例外,刘元笑着说道:“还不错,就是动作太过生硬,还要勤加练习啊。”

    楼乙咧着嘴笑道:“也是,三只大山猫还是有些紧张,不认识你也不会这么狼狈了。”

    说着还特意用手摸了摸裤子,那裤子后面被山猫撕开了三道长约一尺的裂缝,此时寒风灌进里面,屁屁凉凉的格外难受,更重要的是,这个样子被刘元看到,他就更为尴尬了。

    一路沿着昨天的路线走,不知是不是昨天猎的太凶,今天除了那三张山猫皮以及其它几样东西,竟然再无别的收获,这让小家伙想要表现自己的热情,慢慢的又降下去了,百无聊赖之际,他只能边走边挥舞手中的流风短刃,在空气中劈出咻咻的声响。

    只是他俩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空中以及后方,此时有三个黑点正徐徐的跟在他们身边,如同三个小幽灵一般神出鬼没,这正是之前冯铿所放出来的三只虫子,而此刻聂金叶的手里也有一只虫子,不过它的颜色却是金色的,此刻它安静的趴在聂金叶的手掌上,在其前端有金色的粉末飞出,在空中形成一条金色的细线,不断向着前方延伸,而他们行进的方向,恰巧就是楼乙他们所走过的地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