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十二章 小疾风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二章 小疾风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身体带来的变化,让楼乙感到欣喜若狂,精神也为之一振,目光看向身边,将写有小疾风术的典籍拿了过来,捧在手里仔细瞧了瞧。^^%^''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书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让他很舒服的气息,就如同微风拂过脸颊,轻柔而舒缓,让楼乙禁不住呼吸都变得深沉起来。

    他讲书慢慢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这样几句话,“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这似乎是一首诗,是一个叫做李峤的前辈所书,据说此人乃是领悟风之真意的大能,这几句诗是其对风的四季感悟,有他对风的诠释。

    风飘渺,轻柔

    风高亢,狂烈

    风烂漫,百转

    风高傲,凛冽

    风虽无固定形态,却如空气般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小到微风让人不觉其踪,大到狂风卷天摧枯拉朽,想要了解风,首先必须感知风之律动,以身心融入风之律动,人如风,风亦如人,无影无踪却又无处不是其踪。

    楼乙细细品味这些话中的意思,不过旋即挠了挠头,这句话让他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什么叫无所不在,什么叫无影无踪。

    叹了口气,慢慢从蒲团上爬起来,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走出了屋子,百无聊赖的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出现在了院子之中。

    缓缓抬头望向天空,此时天空之上布满了白云,天看上去很高,梯田一样的云团遍布其上,他感觉到耳边有风经过,但是脸上却感觉不到风的存在。

    不过当他用心去感受四周的时候,却终于察觉到了风的存在,它不是没有,而是存在感低,因为风的强度低,所以让人感觉它似乎并不存在,楼乙眼神中泛着一丝了悟之色。

    这时他抬头看向天空,此时云团突然开始加速,在空中快速向着东南方向疾驰,原本天空上的梯田云,也被狂风吹的四分五裂,这一幕也让楼乙有所感悟。

    恰在此时一阵狂风扫过,他的身体被猛的一带,衣衫被狂风席卷,耳边传来急促的呼呼声,凛冽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气,刮在脸上如同刀子一般,楼乙不由自主的喃喃说道:“人如风,风亦如人”

    他感觉自己似乎抓住了很要紧的东西,于是赶紧又跑回了屋子,回到了练功室中,一屁股坐到蒲团上,将那本小疾风又捧了起来,神情专注的看了起来。

    时间匆匆而过,楼乙待在练功室一呆就是一整天,他闭着眼睛感受四周,同时将书中的一切牢记心中,小疾风术虽然是一本关于风之力的初解,却系统的涵盖了许多层面,比如将风之力融入身法之中,亦或者将风之力融入术法之中。

    风灵脉本身就是一种辅助灵根,其作用就是全面提升修士自身各种状态,别看他的风灵根纯度直有三成,如果他运用得当的话,也能提升非常可观的实力。

    此时楼乙四周充斥着淡淡的青色光芒,如同一小股旋风紧贴着他的身体,随着楼乙胸口的起伏,忽快忽慢的转动着。

    楼乙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感受到了风之律动,虽然还无法让其离体,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悟性这东西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着,而楼乙从小聪颖,双眼似可洞悉神魂,当他集中精神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大约又过了盏茶时间,他身上的青色光芒缓缓消失,楼乙呼出一口气,眼睛慢慢睁开,他叹了口气道:“好难啊,每每只能坚持五息左右的时间,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难道真的是我资质有限吗?”

    眼神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却又被坚毅的神情取代,他对自己打气道:“勤能补拙!笨鸟先飞……”

    咕噜

    正当他准备再次一鼓作气之时,肚子传来了抗议的声音,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摸了摸已经饿扁的肚皮,起身向着杂物室走去。

    不一会功夫,一锅香气诱人的灵米粥就做好了,他用力的吞咽着口水,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也不顾灵米粥还滚烫,舀了一勺就塞进了嘴里。

    “呜呜呜噢嗷哟……”

    小家伙烫的嗷嗷直叫,但是满脸却洋溢着幸福的神情,要知道他以前吃的米粥,都是掺杂了其他的东西,而现在他迫切的希望能够尽快提升境界,只是他没有多余的灵晶可供修炼,而这灵米所熬的粥,就成了他唯一可以提升自己的办法了。

    感受到灵米进入体内后,所化作的滚滚暖流,一天的疲惫与饥饿,顿时荡然无存,他引导者这股暖流进入自己的经脉之中,沿着寒息九转的运功路线,将这些灵米转化的灵气,注入到了身体之中。

    四肢百骸都发出欢欣鼓舞的声响,感受着身体内灵气的涌动,感受着修为在不断的提高,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相信用不了几天,他就能够突破褪凡期二层,到时候再修炼小疾风术,恐怕可以坚持的更久一些。

    不一会功夫,一锅米粥就全部下肚,体内轰鸣不止,这一次他可是着实奢侈了一把,足足用了三两灵米,是其做仆役时的几十倍,灵米不同于普通的大米,每一粒大约有五厘米大小,晶莹雪白,看上去就如同一枚漂亮的玉坠。

    不过灵米也分几个等级,楼乙他们所发的灵米,都是下品灵米,再往上还有中品灵米,上品灵米以及极品灵米,不过至今他还都没见过,据说一斤中品的灵米就能卖到一百个符钱,十倍于下品灵米的价格。

    楼乙虽然也想尝尝什么味道,但是苦于自己囊中羞涩,每一分钱都应该用在刀刃上,将锅碗收好后,他又回到了练功室,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虽然身体不疲惫,精神却怎么也集中不起来,每每想要强行运功,脑袋都会发出嗡嗡的声响,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他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极限了,过犹不及的道理,楼乙还是明白的。

    离开练功室回到床上,没一会屋里就传来他打呼的声音,即便是在睡梦之中,灵米所化的灵气,依旧无时无刻不在改善他的身体。

    次日清晨楼乙被一股怪味道给熏醒了,起来以后感觉全身酸不溜秋,有一股子臭咸鱼的味道。

    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全身湿黏湿黏的格外难受,翻身从床上下来,急匆匆的就直奔院落而去,清晨的温度还很低,但是他丝毫不觉得冷,一阵细细嗦嗦的脱衣声,随后就听哗的一声,楼乙就这么一丝不挂的站在院子里洗上了。

    身上那股难闻的味道被洗净后,粘稠的感觉也没有了,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呼吸之间感觉浑身舒泰,他不自觉的就用上了小疾风术,身体表层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青色光芒,只听唰的一声,人已横移两丈有余,这可把他高兴坏了。

    又在院子里试了几次,直到自己气喘吁吁之后,才意犹未尽的回到了屋子,煮了一锅灵米粥后,端到桌上上,盛了一碗就急匆匆的吃了起来。

    不过吃完之后他砸吧砸吧嘴,自言自语道:“粥虽好,可惜食之无味啊。”

    灵米粥很香甜,但是除此之外却并无味道,以前楼乙都是混着野菜,山蘑,有时候还有野兔肉之类的打打牙祭,肉香扑鼻,山蘑鲜美,配上灵米粥自然是色香味俱全。

    想到这里他决定抽空出去打打猎,正好也锻炼一下小疾风术,毕竟闭门造车不如多实践,只有在对抗中磨炼,才能够赚取实战经验。

    将锅碗收拾一番,就急匆匆的来到了练功室,这会神清气爽精神也足,运行寒息九转获得的效果好了很多,不过依旧还是达不到一周天,但是坚持的时间却至少长了一倍,这已经让他喜出望外了。

    寒息九转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将精力全部放在感悟风之律动,同时思考如何将对风的感悟,融入到自身之中,他现在只有一把柴刀,他考虑抽空去器阁看看。

    就这样三天一晃而过,楼乙过的非常充实,终于在黄昏来临之际,他感到全身经脉陡然一颤,就好像是堵塞的河流,突然被疏通开了,灵气的运转突然提高了倍许。

    楼乙禁不住张口一喝,一缕寒气从嘴中喷吐而出,随后他周身灵气运转,面色由之前的青紫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

    站起身来活动活动关节,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原本瘦弱的身体,看上去也充实了几分,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喃喃自语道:“终于踏入褪凡期二层了。”

    这时他尝试着运用小疾风术,就听嗖的一声,身子瞬间冲上天空,紧接着砰的一声撞在了屋顶上,然后跟麻袋一样又掉了下来,疼的他是直咧嘴,揉着脑袋摸着屁股,不过半响后,练功室却传来了悦耳的笑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