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十一章 初窥门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一章 初窥门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女子给楼乙推荐了四套功法,分别是,,以及一套。.

    基本都是最普通的功法,原本楼乙还期盼着得到什么厉害的功法,不过现实显然是残酷的,但是他也没有太失落,毕竟这是宗门免费给的福利,就不要指望能得到什么好东西了。

    很快楼乙就从典阁走了出来,按照宗门的规定,典籍功法只能任选其一,于是楼乙选择了小疾风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显然逃命比什么都重要,而且女子告诉他,小疾风术不光可以用于逃生,还能配合武器进攻,只是他现在没有趁手的兵器,无法发挥小疾风术的这个附带能力。

    至于土壁术跟草木决却被他给放弃了,他本身体格也不健硕,土壁完全是一种耐打的功法,他不喜欢被人打,所哟果断放弃。

    至于另外一项草木决,其实他是非常喜欢的,据说练到极致可以草木皆兵,一切草木皆为他所用,但是有利就有弊,草木决的弊端就是及其耗费灵力,而且前期修习需要耗费大量的草木种子,这可是一笔不菲的花销,最终楼乙只能将其放弃。

    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符篆入门是可以免费带走的,原本他也没有想到这一层,只是因为之前太尴尬,他才突然想到自己会基础的画符本事,另外他也对那避尘符等颇感兴趣,所以多嘴问了一句,谁知道女子二话不说就将这本书给了自己,还告诉他这本免费,更高级的符篆进阶就需要耗费贡献值了。

    临走的时候,女子又给了他一本浩雪宗的吐纳之术,名字叫做的书,说是每个弟子都有,通过这本书可以吸取天地间的寒灵气,转为本身所需的灵气,可以壮大内息,提高自身修为。

    楼乙现在整个一个什么都不懂,刘元也没有告诉他这些东西,最终他只能紧紧的捂着藏在胸口的三本书,跟之前他看到的那个弟子一样,急匆匆的离开了典阁。

    而恰在他离开的时候,那被他发现的酒鬼,突然又出现在了典籍之上,手里拎着一个湛蓝色的葫芦,咕咚咕咚灌了几口,吧唧吧唧嘴道:“有点意思……”

    不过这一切楼乙却并未发现,他此刻正火急火燎的赶去外门管事处,去找刘元帮忙,当他赶到的时候,恰巧看到刘元从管事处出来,于是赶紧跑了过去,将三本书都拿了出来,摊在手上说道:“刘伯伯你快帮我看看,这些典籍好不好,还有你得教教我怎么练习,我对此一窍不通。”

    看着一脸激动且有些焦急的楼乙,刘元摸了摸他脑袋道:“走,去伯伯家坐坐,我慢慢跟你说”

    楼乙赶忙将书又揣了回去,捂着胸口跟着刘元去了他家,两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讨问了。

    刘元告诉他,寒息九转只是浩雪宗的入门法诀,只能用以修炼到褪凡期圆满,而想要继续修炼,就必须要筑基,一旦筑基成功后,就会自动晋升为内门弟子,到时候可以去内门领取筑基期吐纳所用的。

    而更高层次的吐纳术,则只有各长老的亲传弟子才能修行,那也是浩雪宗的核心功法,名曰,据说此决来历颇为神秘,只有宗主才知道内情。

    不过这些都是刘元听来的,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且此生恐怕也没有步入筑基期的可能,所以对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知道的也就这么多,毕竟现实是现实,理想是理想,不可混为一谈。

    他告诉楼乙,其实这三种吐纳术的方式都是相同的,只是可以修行到的境界不同,寒息九转是说让修士以身体为媒介,引寒气入体洗髓伐体,寒气化为灵气绕体一周为一息,当修士能够成功让灵气在体内循环九息之时,就表示此人已褪凡期大圆满,可以尝试冲击筑基期了。

    看上去引寒气入体转化为灵气,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可是要让寒气源源不断入体,还要将它们转化为灵气,又要让灵气绕周身经脉循环往复一周,这可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一个岔子就可能让修士受伤,一旦留下隐疾,是会影响日后修炼的,所以随着功法进步,修炼的难度也就越大,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楼乙将刘元所说的一字不落的全部记在心里,不过让他遗憾的是,筑基期的吐纳术,刘元并不清楚,只能等他日后筑基成功后,自行去修习了。

    刘元对于小疾风术知之甚少,他是土、水、火三色杂脉,虽然风脉是水脉的变异,但是两者之间可是千差万别,所以他只是告诉楼乙,多练习才是王道,因为勤能补拙,熟能生巧,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最后关于符篆入门这本书,刘元只是告诉他,现阶段不要尝试去制作符篆,因为符篆需要灵墨跟符纸,这两样东西,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看着楼乙似乎有些失落,他又告诉楼乙,他以前做的练习可以继续去做,有机会的话,他会介绍小家伙去符篆堂,前提是他必须将符篆入门里的所有符印全部熟练掌握。

    这对于楼乙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大工程,他之前每日临摹的图案,也不过只是基础图案里的最基础的五行符印,与整本符篆入门比起来,还差的远呢。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能够阻挡住楼乙的热情,他深深的对着刘元一鞠躬,然后起身告辞回自己的住所了。

    他几乎是跑着回去的,回到住所的时候,已是满头大汗,将腰牌再次插进凹槽内,他一头扎进院子,头也不回的就直奔练功室。

    找了一个蒲团坐下,将三本书放在一旁,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然后将寒息九转抄了起来,打开书的第一页,就看到了一副小人的图画,上面标注着一些吐纳的要点,楼乙反反复复确认了数十遍,又在脑海中过了数遍后,这才将书放回原处。

    只见他将腿盘到身下,双手平推向前,以舌尖顶在上颌之上,双眼慢慢闭合,嘴中念念有词,不多时一缕淡淡的蓝色丝线出现在了空中,这丝线乃是由寒灵气构成,顺着楼乙的嘴跟鼻子,慢慢的被吸入他的身体之中。

    小楼乙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太冷了……

    实在是太冷了,这是他的第一个感受,而接下来则更为痛苦,寒气一入体就开始向四肢百骸进发,小家伙的身体很快就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寒冰,鼻子与嘴角不时有白色的雾气进进出出,他一张小脸也冻的有些苍白了。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盏茶的时间,虽然很短却绝对痛苦,有一刻他甚至认为,自己会就这么被冻死,不过随后奇妙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些进入身体的寒气,开始被体内的灵脉吞噬,将它们转化为灵气反哺自身。

    原本已经快要冻僵的楼乙,突然感觉身体重新变得温暖起来,这个过程虽然缓慢,但是却是真实发生的,这让他十分的开心,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在体内凝聚灵气,只要自己能够让体内的灵气在身体循环一周,那么他就将踏入一个新的层次。

    褪凡期是最容易突破的一个修行等级,但是即便如此,大部分人也是花了很久才到达顶峰,只因每个人的天赋不同,灵脉纯度越高,自然越容易突破境界,反之则境界会停滞不前,楼乙就属于资质平平这类的人,他其实并不知道,自身转化灵气的速度有多缓慢。

    要知道寒气是在不断进入身体的,它无时无刻不在破坏他的身体,而灵气的多寡直接影响到他的安全,越多的灵气,自然速度越快,就越不容易被冻僵,相反来说,你灵气聚集越慢,耗时越多就越容易发生意外,这样的事几乎每一届的新晋弟子里,都会发生被冻伤,甚至是冻死的事情。

    只不过一个宗门想要进步,是需要优秀弟子支持的,这些将自己冻伤甚至冻死的弟子,实在是太过渺小,本身也不受宗门重视,即便是死了,也不会引起多大的注意,顶多会给其家人一笔抚恤,将事情草草了结掉。

    此刻楼乙的情况就有些不好,起初的温暖,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慢慢消失,他的身体再次变的冰凉起来,身上的冰晶也逐渐多了起来,他的意识也开始逐渐涣散,他知道自己到达极限了,再这样下去会有危险。

    楼乙不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他果断了终止了修炼,活动了一下身体,将身上的冰晶抖掉,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同了,虽然没有突破,但是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他感觉身体暖暖的,像是有一道温流绕着身体转动,五感似乎比之前更聪颖了,而且他觉得自己的力气也大了许多,身体变的更为轻快,整个人觉得精神抖擞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