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十九章 初入外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九章 初入外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经过刘元的一番讲解,楼乙总算明白了人脉究竟有多差劲,自己是三色杂脉,地,木,风,各占三成,水脉占一成,因为风脉乃是从水脉变异而来,所以水脉不显,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三色杂脉还不算最糟糕的,至少比起四色杂脉跟五行废脉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楼乙经过短暂的失落后,他又振作了起来,至少他成功的踏过了凡人这道门槛上,从此之后他就是一名修士了,只要自己肯努力,也未必不能腾云驾雾,逍遥天地之间。

    一百多个孩子里,他算是资质较为平庸的,继紫衣少年之后,金缕少年也引起了老者的惊呼,他是金土小天脉,金系九成九,仅差一线就是天脉,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受到了老者的重视,俗话说土生金,他那一丝土脉,不但不会妨碍金脉的发挥,相反的还会增加金脉的威力,而且金主杀,术法威力仅次于雷。

    不过金屠似乎并不满意,一脸别人欠他几百灵晶的样子,边走边自言自语的唠叨着,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人得到了大家的关注,而这几人都是之前老者点头示意过的,比如高宏光,土脉纯度达到八成,再比如李飞燕,风火双脉各占五成,再比如张思齐,水脉纯度七成,陶迁木脉纯度六成水脉四成

    几乎所以被关注的都是单色脉以及双色脉,因为只有这样的人,修炼才快,也越有机会冲击巅峰,不过还有一个人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个叫石楼的孩子,竟然拥有比天脉更为稀有的隐脉,如果不是老者注意到四周灵气不断被其吸入体内,很可能他就会被判定为不合格。

    几家欢喜几家愁,一百多个孩子虽然全都通过了测试,但是所谓天道眷顾,各安天命,大部分人都跟他一样是三色人脉,甚至还有两个是四色杂脉,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凡人县城招募而来,初始通过后,被送到这里来的。

    如果当初清平镇的浩劫没有发生,那么他自己也会是这些人中的一员,由此可以看出,虽然同为北域之人,出身与地位的不同,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这是人力却不能及的。

    紫衣少年与其他被点名的几人留了下来,由老者亲自护送去了长老们所居住的巨灵峰,而楼乙等其他人则直接被集体带往绕灵峰外门所在地。

    可想而知之前表现扎眼的几人,一旦被巨灵峰的长老们收为亲传弟子,到时候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吗,不过这些现在都不是楼乙所在乎的,他现在更想的是见到自己的哥哥。

    自从肖爷爷去世之后,楼山也已经有几年没有来看过他了,虽然刘元伯伯每次来看他,都说哥哥很好很努力,可是不亲眼看看的话,他还是无法放心的下。

    看着绕灵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心情也慢慢高涨起来,除了想念哥哥,他有时也会去想,不知道何时还能见到神仙姐姐。

    楼乙等众人被带到了一处大殿的门外,负责带路的是一位中年人,看上去比刘元还要小上几岁,但是他看上去凶巴巴的,不苟言笑不说,身上还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此人名叫刑风,在整个外门执事之中,素有冷面阎罗之称,专门负责一些外门弟子的刑责,心思缜密,手段颇高。

    他转身看向他们,开口道:“这里就是外门执事所在的执事堂,平时就专门负责外门的一切事务,现在你们一个跟一个排好队,叫到谁,谁就跟我进去,听明白没?”

    “听明白了!”众人异口同声道。

    “嗯,第一个,管兴!”

    “在!”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走了出来,跟着刑风走入了执事殿的大门,在众人的眼皮底下,两人一起消失不见,原来这执事殿的大门还下了遮盖气息身影的术法,外面看不见里面有什么,而里面却能看到外面的一举一动。

    楼乙一脸好奇的看着这座古朴的大殿,心里想着这里面究竟有些什么,来时刘元曾经告诉过他,执事殿与外事堂是两个不同的地方,外事堂主要负责外门事务,比如对外的招募以及素日里的一些交易,还有灵田的管理等等,属于杂事比较多的部门。

    而执事殿却不同,任何弟子犯了错,都会交由执事殿处理,即便是他们管事犯了错,也一样如此,是外门中说一不二的权力机构。

    楼乙看着一个个进去的人,出来手里都多了三套浅灰色的长衫,两双黑色长靴以及三张颜色不同的符纸,还有一个小口袋,缝隙处散发出丝丝灵气,以及一个白玉瓷瓶。

    他们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这也让其他还没进去的孩子,表现的格外兴奋,不过也有一些孩子,脸上带着不屑的神情,甚至还嘲笑诸如楼乙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想来他们对这些东西都是司空见惯的,应该都是世家子弟出身,眼界非他们这些平民可比。

    终于刑风喊到了自己的名字,楼乙连忙答应一声,三步并作两步随他走进了那扇期盼许久的大门,只见一道光从他身体闯过,楼乙感觉自己似乎被一层薄膜包裹,身子用力一挤就从薄膜之中穿了过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棵巨大的梅树,看上去足有几百年光景,树干歪歪斜斜向着四周蜿蜒,树皮苍老布满裂痕,树根错综复杂布满四周百丈范围,它的树冠上面开满了白色的梅花,看上去银装素裹格外庄严。

    周围的建筑都是围绕着它而建立,长长的廊子环绕在它四周,里面有不少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进进出出,看上去很是忙碌。

    楼乙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紧紧的跟着刑风的脚步,两旁的建筑风格奇古,看上去也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粗大的横梁,古朴的门窗,宽大的青石板,稀散的阳光,让这里平添几分神秘色彩,多了一抹压抑之色。

    刑风带着他走进一个个关闭的房屋,这些房子样式几乎相同,只是里面的人与功能不同,楼乙从各个房间出来,手里也多了同他们一样的东西,他没有细看,就跟着刑风原路返回,从执事殿大门走出去了。

    出来的时候,楼乙很有礼貌的对刑风聚了一躬,就如同他在执事殿对其人做的一样,这让刑风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并未说什么,随后去叫下一个人。

    楼乙连同另外九个人在一个外门管事的指引下,来到了位于绕灵峰山脚下的一处地方,楼乙打眼看去,四周环境幽静,几十个洞府伫立于此,每个洞府大约相隔数百步,拥有一个独立的院落,门前有一根立起的柱子,柱子上镶嵌着一盏灯,不过此时灯是熄灭的。

    管事告诉他们,这里所有的洞府,他们可以随便挑选,看上哪个洞府后,只需要将身份腰牌插入灯下方的凹槽,就可以完成契约签订,如果他们不能更进一步的话,那么这里就将是他们的终身居所,当然如果他们身亡的话,宗门会收回这些洞府,给其他新来的弟子居住。

    唠唠叨叨一大堆后,看这些孩子实在是有些比不住了,这管事也就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去挑喜欢的地方了,孩子们嗷嗷叫着冲了出去,直奔心仪的目标而去。

    楼乙选择了左首最下面的一个洞府,压下心中的激动,将腰牌缓缓的插入其中,一道淡淡的蓝色光芒闪过,腰牌瞬间消失在了插槽之中,同时那原本熄灭的灯开始发光,柔和的白色灯光笼罩四周,将周围的一切笼罩起来,楼乙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原来这洞府开启后,也具有遮盖视野的本事,这让楼乙非常高兴,他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小院子,里面有一块亩许的灵田,一口尺许的灵泉,以及一些工具。

    每个洞府的院子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变,楼乙心想这洞府之前的主人,定然是在这里种植了灵谷和灵米,他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所以也就没有去改变院子的布局,他月例里面就有灵米,他只需去学习一下如何种植,那以后每隔半年,他就会多一份收入,对他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意犹未尽后,带着莫名的激动,推开了洞府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三丈左右大小的空间,除了一个雕花的柜子,以及一张圆桌三把椅子外,什么都没有。

    他迈步走过这里,拐弯处还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像是杂物间,里面有几个闲置的架子,第二间似乎是卧室,除了一张床之外,其它啥也没有。

    最后一间房内,地上有两三个蒲团,周围横七竖八的多了许多痕迹,有掌印,有拳印,还有刀砍斧剁后留下的痕迹,这里似乎是一件练功房。

    最大的练功房大约五丈长,四周布满了符文禁止,最小的是卧室,大概只有五六米的样子,而杂物间比练功房稍小,大概四丈左右大小。

    虽然与楼乙期望的有些出处,但是总体他已经很满意了,看着这个独属于自己的住所,卸下一身负担的他,一头扎在床上,呼呼的睡了过去,这一日对他来说太过激动,此时放松下来,精神颇为疲倦,倒头就睡也就可以理解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