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十七章 身份悬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七章 身份悬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夜无事安然度过,不过小家伙却也是强撑着度过去的,他不确定自己如果再睡过去的话,还会碰到什么别的东西,于是一晚上就这么抱着柴刀,靠在树梢上。

    晚风很冷,他后悔没有将那裘袄一并带来,就这样蜷缩着熬到了次日清晨,当天空出现一抹白线之时,楼乙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山里的动物一般都会昼伏夜出,一是为了躲避人类,二是为了方便偷袭,大白天是很少见到捕食动物的。

    楼乙劫后余生,心里是百感交集,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脚步声,楼乙心里高兴,知道这次自己有救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头顶突然出现一片红霞,只见两条红绫从天而降,紧接着一个如同仙女一般的女孩踩着红绫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仙女姐姐!!!”

    楼乙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喊出声来,虽然距离上次看到这神秘女孩之后,已经过去两年的时间,而楼乙却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就是当初自己看到的神仙姐姐。

    虽然对方个头长高了一些,模样也更水灵了,但是那脸蛋还是那么好看,尤其是她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前一摸一样,透着属于上位者的傲气。

    “原来是你这个好色小鬼,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来了,哼!”

    红衣少女冷冷的看着他,而楼乙也抬头看着对方,这一刻似乎整个世界都定格在了这一瞬间,少女一身火红色的行装,脚下如红云一般的纱绫,在四周白色无暇的雪景映照下,宛若一朵绽放的海棠花,再配上那如瓷娃娃一般的容颜,楼乙感觉自己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不过他很快就移开了目光,他很清楚上次的遭遇,对方是仙而他只是一介凡人,更何况她脚下之物可以御空,这东西可是连刘元伯伯都没有,可想而知这女孩地位必定非凡。

    而且她身上有着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冷傲气质,霸道而凛冽,如同那冬日的风暴,将人拒之千里之外,楼乙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一身破裂的裘袄,上面沾满了血渍,而且此时还有一股怪味传出。

    身上大大小小伤口几十处,背部更是有一处非常严重,很可能骨头都折了,而且自己乃是一介凡人,蝼蚁一般的渺小生命,对方挥手间不知道能灭杀多少,想到这里他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本能地就想要靠近对方,哪怕远远的看着她都是一种满足,可是自己与对方的距离有着天壤之别,加上刚才女孩那冷冷的语言,让他感觉心里异常难受,索性低下头攥着自己衣角,不敢再去看对方了。

    而此时女孩也很奇怪,对方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刚才看到自己的时候还那么激动,为什么现在突然沉默了,这落差让她很不高兴,于是又开口道:“喂!小鬼怎么不说话啊?”

    楼乙身体微微颤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不敢抬头去看对方,而是小声回道:“我不叫小鬼,我叫楼乙”

    女孩俏眉一横,霸道的说道:“就叫你小鬼,你不服吗?”

    楼乙没敢吭气,只是叹了口气,这更让小姑娘不开心了,这个臭小鬼竟然敢无视她,手中光芒一闪,那条随身携带的软鞭就握在了手里,而同一时间,小楼乙抬起头来,倔强的看着她,眼神清澈而坚毅,大声道:“我本名楼悦,现为杂役处乙等杂役,编号楼乙!”

    小女孩登时愣住了,看着对方的眼睛,心里竟然有了一种做错事的负罪感,那双眼睛实在是太清澈了,有一种洞穿心灵的感觉,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当初为何会将他跟那些孟浪小人归为一类。

    小姑娘第一次开始认真打量他,她发现这个凡人除了眼睛之外,其它各方面都太过平凡了,个头不高,样貌平常,穿着朴素,身无长物,怎么看都跟普通人没有区别。

    可是偏偏对方身上却有着一种气质,一种不服输的气质,铮铮傲骨可勘日月,双眼有神可窥心灵,看着楼乙清澈的眼睛看着他努力挺直的腰板,小姑娘再次说道:“好吧,好吧,蝼蚁就蝼蚁吧……”

    此时她的声音明显弱了许多,不似之前那般咄咄逼人,不过随后她又小声嘀咕道:“什么楼乙嘛,这么难听,还不如小鬼好呢……”

    楼乙又开口解释道:“楼是竹楼的楼,乙是甲乙丙丁的乙,不是你说的那个蝼蚁。”

    不过说完这些,他似乎也有些底气不足,在这些人眼中,自己何尝能说自己不是蝼蚁呢,看着楼乙说完又消沉下去的样子,女孩也不言语,芊芊玉指对着他一指,嘴里喝道:“起!”

    那红绫通灵一样,随着她话音落下,猛的向外延伸,将楼乙一下子托了起来,带到了女孩身边。

    楼乙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浮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让他感觉格外的新奇,一双眼睛不断的打量着红绫,眼睛此刻都更加明亮了。

    眼见于此女孩心中不免得意起来,手一直上方,再次喝道:“疾!”

    话音刚落红绫嗖的一声直冲上天,瞬间离地数百尺,在她的指挥下绕着这片区域疾驰,楼乙初始还很好奇,可是现在去吓得不轻,脸色都白了。

    他只感觉四周景物变换太快,耳边风呼呼的吹,犹如钢针一般扎在脸上,非常的难受,而且剧烈的疼痛让他冷汗直冒,两眼一翻竟然昏了过去,身子猛的从红绫上跌落下午,径直向着地面坠落。

    女孩正在兴头上,突然看到楼乙掉下红绫,心里吓了一跳,连忙驾着红绫将他带回了地面,而此时看到楼乙竟然昏过去了,撇了撇嘴道:“真没用,竟然吓晕了……”

    随后意兴阑珊的她带着昏迷的楼乙往来时的地方行去,很快就跟外门几个出来一起寻找楼乙的外门弟子汇合了,小姑娘将他丢给其中一人,而后头也不回的驾绫而去,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红霞,煞是好看。

    楼乙与三日后终于醒来,期间刘元来看过他几次,见他未醒,就嘱咐几个杂役照看好他,另外宗门也有人前来询问过,因为除了他之外,还有五个杂役不知所踪了,他们只在半山腰以及楼乙昏迷的地方发现一些血迹,然后线索就断了。

    楼乙醒来后只字未提,前来询问之人,只当他年纪太小被吓坏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其实楼乙之所哟不说,是因为他不想事情闹大,他还有半年多就要考核了,此时他必须要保持低调,不然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他现在的力量太弱了,低调就是他最好的防护。

    此事很快就过去了,死几个仆役的确没什么值得关注的,甚至很多人连死的是谁都不知道,这就是凡人,命比蚁还贱,谁会闲的无事关注他们。

    然而生活仍然要继续,转眼半年时间匆匆而过,而楼乙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生命最重要的时刻,他八岁了……

    这意味着他从今天开始,可以接受宗门的测试了,只要通过测试,从此之后仙凡有别,他将过上不一样的生活,脱离奴籍,正式成为一名修士。

    带着忐忑的心情,小家伙认真的梳洗一番,然后跟等待许久的刘元一起,向着当初测试资质的那个广场走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外门的门口。

    楼乙盯着当初自己画符的地方,心里莫名浮现出那一抹惊艳的嫣红,心里暗暗想道,不知何时还能再见仙女姐姐一面,要是自己通过测验,以后岂不是就能经常看到她了?

    想到这些楼乙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不论如何他也要成功,他要成为一名修士,成为一名可以飞天遁地的仙人。

    似乎是感受到了楼乙的些许变化,刘元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看着这个小家伙,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他当初三岁时的样子,而后感慨的说道:“小家伙也长大了,肖师兄你在天之灵,可一定要保佑他啊。”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当初测试的确广场,楼乙发现这里竟然有百十来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其中有几个一看就是身份很不一般的,他们的气质与穿着,跟自己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楼乙看了看自己,今天虽然他好好收拾了自己的行装,但是他的衣裳是破的,上面打着补丁,靴子是旧的,甚至都已经洗的发白,全身上下没有一样首饰,甚至连根像样的腰带都没有,腰力系着一根麻绳,这就是他全部的行头了。

    而那些仪表非凡的孩子,全身上下都透着贵气,甚至还有好几个背后都背着兵器,隐隐闪耀着奇异的光芒,而自己只有一把柴刀别在背后,这让他多少有些心理不平衡。

    他甚至在想,早知如此,就让刘伯伯帮自己去买身好一些的行头了,自己这几年挣的月例,可不少呢,只是楼乙怎会知道,那些世家子弟身上的这身行头,即便是他再工作几十年,也是穿不起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