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十四章 冷静求生(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四章 冷静求生(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原本也没察觉到什么,但是似乎他遗传了他父亲的机警,四周微微压抑的气氛,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

    抬头看向白茫茫的山脊,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此时他才意识到,似乎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听到鸟叫声,按照以往的时候,此时正是雪雀争鸣之时。

    它们通过鸣叫来吸引异性,可是今天事情明显有些反常了,他深吸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看来要抓紧时间了,外面似乎不太平啊……”

    而此时跟在他后面的三人,看到楼乙突然停了下来,心中咯噔一下,生怕对方察觉到什么,可是随后发现楼乙突然加快了速度向着山腰行去,李姓仆役连忙道:“快跟上他,这小子别是发现了什么,咱们计划了这么久,可别让煮熟的鸭子再飞咯。”

    几人也明显的加快了速度,不过仍旧跟楼乙保持一定的距离,以防对方发现他们。

    楼乙一路并没有休息,等到半山腰的时候,嘴中已经开始泛起白色雾气,有些气喘吁吁的,期间他屡次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劲,但是他觉得自己只要手脚麻利些,应无大碍。

    此时身处半山腰,已经能够看到不少樵夫砍树后,遗留下来的木桩子,其中也有一些枝条稀稀拉拉的躺在雪地里,楼乙将身上的麻绳解开,开始捡拾地上的树枝,而危险也正一步步的接近了。

    周边树枝很快就都被他收集起来了,但是似乎数量太少,这让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要知道砍柴需要选一些枯萎的树木,最好是枯死多时的,这样的死树砍的柴火,不用再回去晾晒,可以直接劈开使用。

    一来这附近是樵夫仆役常来之地,说句不好听的,那些枯死的树,早就被一些好逸恶劳之人砍光了,楼乙摇了摇头,活动了一下关节,拖着绑着柴枝的麻绳,向着更高处走去。

    半山腰往上只有一条蜿蜒的盘山道,宽度不到一米,平常樵夫都是一个跟着一个走,彼此之间有个照应,比较雪地比较湿滑,两旁多峭壁尖石,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尸骨无存。

    此时楼乙身后跟着的三人,速度明显提了上来,因为羊已入套,他们也已无需再做隐藏了,几乎同一时间,楼乙前方不远处,突然冒出两个脑袋,随后从雪里慢慢站了起来。

    他俩手里都拿着一柄羊角叉,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寒光,楼乙抬头看着他俩,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他认出了其中的一个,正是负责砍柴的一名仆役。

    而另外一个虽然并不认识,但是此时此刻两人出现在这里,偏偏这个时候挡在自己前面,这山腰处道路陡峭,平常除了几个砍柴的之外,连猎户都不愿意来,这俩人埋伏在这里,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目的可想而知了。

    与此同时身后也传来脚步声,并伴着一阵刺耳的笑声:“嘿嘿嘿,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李姓仆役带着两人从背后截住了楼乙的退路,这一次可以说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不过楼乙此刻还算镇定,内心不断思索,他要想办法从这五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手里逃走,因为他很清楚对方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楼乙转过头来,嘴角挂着微笑,开口道:“看来你们果然是没安好心,还好我早有准备,刘管事很快就会过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几人吓了一跳,看到楼乙如此镇定,还真以为他提前做了准备,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最先盯着楼乙的那个仆役,不屑的说道:“都别听这小子胡扯,根本没有的事,我看着这小子从柴房里出来,根本就没跟任何人说过话。”

    楼乙眉头微微一皱,知道这个办法行不通了,既然吓不走他们,就只能想想其他办法了,这时他用余光看了看自己两旁,结果让他失望的是,四周都是一些山石,连个可以依靠的树木都没有,这样他就不能用麻绳逃离包围了,而此时李姓仆役说道:“小东西,任你百般狡猾,今日也必死在此处,到时候我们会好好照顾你余下的一切,你就安心上路吧!”

    他用眼神知会其他人,就看到上下两边同时有一人向着他走了过去,而剩余的则堵在路上,他们觉得一个七岁的娃娃,两个成年人还不是分分钟解决掉的吗。

    楼乙见两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脑子快速转动,在想能够脱身的办法,上面一人手里拿着羊角叉,自己个子太小,力气也没对方大,硬拼恐怕吃亏,甚至会被对方直接杀死。

    而下面一人虽然赤手空拳,但是他身后还站着两个人,先不说自己并无把握对付此人,就算能够对付他,那上面的家伙,也会趁机要了自己的小命。

    楼乙看了看自己,他现在手里有一把柴刀,几十根拇指粗细的树枝,一根粗麻绳,再无其他东西可以用,他又发现脚边不远处有几块碎裂的石头,想来可以捡起来投掷。

    脑中快速将这一切结合起来,想着解决的办法,此时上面一人已经越来越靠近了,楼乙猛的抬起头来,心中已经有了注主义,只见他将裤子解开,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小解,水遇冷气迅速冻结,在湿滑的路面上冻出一层浮冰。

    楼乙将裤子提好,捎带手将脚边的石头摸了起来,脚步往后退了几步,将背上的柴枝卸了下来,他用柴刀快速削去柴枝上的树结,让它们变的比较圆润光滑,砍成几十个二指长短的木棍,放到了一旁。

    同时他从麻绳上取出两缕麻线,又取出一些将它们绑在一起,随后他将制作好的麻绳折叠起来,又将一颗石子放在其中,做了一个简易的飞蝗石。

    昨晚这一切的楼乙,长出一口气,他身子再次向后走了几步,同时眼睛看向上方刚才小解的位置,他在心中默默计算着对方的步子,同时抓过一把木棍丢向自己的身后。

    木棍顺着山坡往下滚去,很快下方一片地方就被这些东西给覆盖住了,下面来的那个仆役不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鬼,但是明显也提高了警惕,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嗖的一声,一颗石子极速飞过两人同时吓了一跳,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下一沉,想借此避过去。

    石子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上方那人左脚脚踝处,对方吃疼差点从上面摔下来,吓出了一身冷汗,呲着牙咧着嘴喊道:“小兔崽子你等着,待会爷爷非弄死你不可!”

    楼乙并未理会他,而是一转身,手中甩动的麻绳再次飞快甩动,嗖的一声再次响起,随后一声惨叫响起,下方那人更惨,左眼结结实实的中了一颗石头,当时就血流不止起来。

    原来这人看到对方用石子打了上面那人的脚踝,琢磨着他可能是想拖延时间,为自己争取时间,于是自作聪明的跳了起来,岂料这一切都在楼乙的算计之中,他跳起的高度,恰巧让飞来的石子正中面门,也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那人双手捂着眼睛,疼的嗷嗷直叫唤,下方李姓仆役看不下去了,开口骂道:“真是废物,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老五你去替换他,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对方应了一声,从背后掏出一柄柴刀,举着它向上走去,刚才的一幕落在他的眼里,让他对楼乙已经有了几分戒心,他决定那小家伙,也许并不像看上去的这般简单,不然不会不动声色就伤了他们其中两人。

    而此时楼乙也已经看到对方又上来一人,但是他并没有过多关注,他此刻在心中默默念叨着:“还有十步九步八步”

    当他默念到一的时候,猛的回头一甩,手中的麻绳连同两颗石子,呼啸着就飞了出去,原本上面一人见楼乙注意力都在下面,他觉得自己有机可乘,于是强忍着左脚的疼痛,悄声摸了下来。

    谁能想到对方不按套路出牌,只听嗖的一声,他就觉得什么东西快速缠在他两条腿上,身子不受控制的摔向下方,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楼乙小解的地方。

    就听到刺溜一声,紧接着一声惨叫响起,那拿着羊角叉的家伙,身子翻滚着摔向了左侧的峭壁,随后就不见了踪影,只能听到深谷回荡着他那惊恐的叫声。

    这一幕瞬间震慑了其余几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了,而且是死在一个七岁的娃娃手里,说出去任谁也不可能相信的啊,可是这一幕就这么发生在了他们眼前,几人看楼乙的神色当时就不一样了。

    而楼乙神色却并没有放松,反而变的凝重起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才是关键所在,因为对手已经开始重视他了,这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哥!大哥阿!”

    上面另外一个拿羊角叉的男子痛苦的喊道,死去的是其拜把兄弟,在这纷扰的杂役处,两人一直相互扶持,可以说比亲兄弟还亲,现在他大哥死了,是被眼前这个孩子给害死的,他的眼圈都红了,举起手里的羊角叉道:“小畜生,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