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十二章 我要自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二章 我要自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只是对于富甲等人来说,这一个时辰犹如末日。

    太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空气清新,小鸟啼鸣,露水打湿了地面的青石,几个身影迎着阳光而来,缓缓走进了这院子之中。

    为手一人手持一杆大烟锅子,几缕烟丝袅袅顺着烟嘴上浮,此人看上去五十有二,一身青色大褂,头发略短显得干练,耳垂略长,似是有福之人,只是嘴唇略薄,看上去不太好说话。

    身边跟着两个年轻人,不过却都穿着浩雪宗的弟子服饰,看来都是外门的弟子,其中一个身型略胖,不过年岁略小,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另外一个身影偏瘦,但是个头很高,看上去跟根竹竿一样。

    “钟管事,你说这肖师兄也真够背的啊,白白的就送了性命。”

    这时身边的胖弟子嘬着牙花子,从牙缝挤出这么一句话来,还不时用尾指掏掏牙缝,看来早晨这顿吃的挺丰盛,身边的瘦高个,眉头微微一皱,但是却没说什么,一张脸面无表情,看上去怪吓人的。

    “吉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小心使得万年船。”

    这钟管事嘬了两口烟锅子,脸上露出惬意的神色,嘴还砸吧几下,似在回味一般,随后开口道:“赶紧办完你哥交代的事情,咱们也好早早回去,我可不想跟这些凡人呆在一起,染上一身的晦气。”

    瘦高个的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不过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吉柯转头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高麻杆咋滴?你有话要说?”

    此人姓高名启明,只是为人自恃清高,不愿同他人同流合污,平日里没少受两人挤兑,只是两人都是有后台的,他的性格又木纳,于是就有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麻杆。

    钟管事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似是有些不满,吉柯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就听边上钟管事说道:“这富甲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这都卯时三刻了,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架子真是大的很啊。”

    “兴许是有些喜出望外,多喝了几杯吧,不行咱们先进去待会,这次他可是上贡了不少好东西,我哥那边也交代了,就让他得瑟一回吧。”一旁的吉柯淡淡的说道。

    高启明暗自叹了口气,抬头瞥了一眼来时的路,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又舒展开来。

    “算了算了,咱们先进去吧,等事了了,再好好敲他一笔。”钟管事摆了摆手,迈步走进了院子。

    吉柯似笑非笑的舔了舔嘴唇紧随其后,高启明叹了口气,正准备进去呢,就听到里面咣当一声,似乎是钟管事手里的烟锅子掉地上了,紧接着就听到吉柯猛吸一口冷气。

    高启明知道里面准出事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最先出现在眼前的是倒在花丛里的黄八,双手扶腰满脸黑泥,脑袋上顶着一个鸡蛋大的包,嘴里哼哼唧唧的。

    紧随其后的就是还昏迷不醒的马三跟刘丙两人,两人仍保持着头朝下屁股朝上的架势,而真正让钟管事吓得烟锅子都掉地上的原因就是,他们刚才嘴里念叨的富甲,此时一身是血的倒在草丛里,左手手掌钉着一块脚铁,右手戳着三根钢针,屁股之上三个血窟窿,还在往外飙血,要不是因为他胖,恐怕现在血早流干了。

    “这这什么情况……”钟管事脸上表情不可谓精彩万分,就连吉柯脸色都吓白了,只有高启明看了看四周,过了会说道:“他们似乎是中了禁止陷阱。”

    “嗯?你说什么?”钟管事瞪着他。

    “不不可能,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明明没有!”吉柯紧跟着说道。

    眼见两人不信,他也没说什么,俯身从地上摸起了一个红色果子,递到两人面前,这时两人才看到上面刻着的符文,只不过此时光纹早已黯淡下来,没有了半分作用,同时他又向前走了几步,在一个青石前停下,同时用脚点了点那块青石。

    两人跟着走过去,低头一看,那青石之上隐隐约约可见,淡淡的光纹流动,显然这也是被下了禁止的,而且似乎还未失去作用的样子,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这事实在是有些诡异了。

    先不说富甲几人,就单单是这还未消失的禁止就够诡异的了,一旁的吉柯打着冷战,看向四周,小声道:“妈的,不会闹鬼了吧?”

    钟管事皱了皱眉头,看向一旁的高启明,显然是想听听他怎么说,高启明叹了口气道:“这里除了肖管事之外,不是还有一个孩子吗?”

    这时钟管事才反应过来,对啊,这次他们来的目的,就是办理这孩子的交接问题,一个五岁的娃儿却顶着乙等杂役的月例,这事在浩雪宗里也算独一份了,不然也不会让富甲这么惦记了。

    他抬头望向主屋所在的位置,猛的吼道:“楼乙!楼乙你给我出来!!!”

    声音刚落就听到房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小孩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阳光下伸了个懒腰,看上去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用手揉着眼睛。

    吉柯盯着他问道:“你是楼乙?”

    小家伙嗯了一声,小跑着就来到了三人面前,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动,显得格外灵动,其实在他们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小家伙就已经知道了,只是他不敢乱动。

    毕竟他们三个都是修士,神仙一样的人,万一被发现了,后果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看着小家伙一脸纯真的样子,三人实在是无法将其跟富甲他们几人的凄惨样子联系到一起去,钟管事冷哼一声看向高启明,似乎是在无声的质疑他,高启明面无表情的看着楼乙,眼神中有着别样的光芒闪动。

    两人瞬息目光交织在了一起,彼此心中都是一凛,楼乙是感觉高启明似乎看出了些什么,而后者则是觉得这小娃娃绝不简单,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错开目光。

    “昨夜可曾听到什么声响吗?”高启明问道。

    小家伙摇了摇头,高启明又指着富甲问道:“这人你可认识?”

    楼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随后就躲到了高启明的背后,这让钟管事最后的怀疑也消失了,一个五岁的娃娃,怎么可能办得到这样的事情,撇开他凡人的身份不说,就是那两个仆役,也能轻松收拾这小娃娃了。

    “行了启明,这事就交给刑堂处理吧,时辰也不早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做。”钟管事明显是不想浪费时间了,高启明还想说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家伙,感受到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他心中微微一叹,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触动了,手放在他脑袋上揉了两下,小声道:“好了,没事了。”

    楼乙这才松开小手,不过却不敢抬头去看高启明,他突然再次看向富甲所在的位置,小声说道:“我认识这个胖爷爷”

    这一开口几乎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那钟管事跟吉柯是没料到,而高启明却是想不明白,刚刚才放过这个小家伙,他怎么又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楼乙可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这次开始他的一次机会,一次摆脱富甲的绝好机会,他是断然不会放过的,再加上他看得出来,高启明是想放过他,如此机会绝对要好好把握住。

    “这个胖爷爷还有这两个人,昨天来过。”小家伙脆生生道。

    钟管事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你好好说说!”

    “昨天这个胖爷爷带着他们两个过来,说肖爷爷驾鹤去了,呜呜呜”楼乙边说还边哭了起来,让人看着心疼,但是接下来他说的话却让三人神情各不相同了。

    小楼乙把富海昨天来此的目的,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比如他觊觎肖管事的钱物,以及自己的月例等等事情,其实这些大都是他编撰出来的,虽然富甲的确是这个意思。

    钟管事跟吉柯同那富甲蛇鼠一窝,小楼乙说的他们自然信了九成,而高启明却有自己的想法,他早前就知道这小家伙不简单,此刻索性也不点破,就看他接下来还怎么演。

    楼乙看到高启明没有言语,心里顿时定了下来,只听扑通一声,小家伙就跪了下来,哭着说道:“我谁也不跟,我自己能照顾自己,肖爷爷不在了,我要给肖爷爷守着这里。”

    钟管事跟吉柯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他们知道此事有些麻烦了,心中暗恼这富甲愚蠢至极,横生着许多事情出来,此时若是真捅上去,后果不堪设想,两人心里都在盘算着什么,只有高启明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暗道这富甲算是完了。

    事情最后也如其所料,富甲被刑堂收押后抄没所有,随后被赶出了浩雪宗,黄八作为策划者同那两名仆役一道降为丁级杂役,素日里跋扈惯了的他们,在失去了富甲这个靠山后,日子会如何可想而知。

    小楼乙是自由了,但是住处却还是被收回了,毕竟他太小,以他的地位也绝不可能保得住肖管事的住所,不过他的目的却达到了。

    因为他还小,所以宗门并没有剥夺他乙等仆役的待遇,同时给他安排了一份工作,负责照顾一名杂役管事的日常起居,小家伙也没说什么,自然是点头应承了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