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一章 仙凡有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章 仙凡有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清平县,一个坐落于群山山脚的县城,东西南北占地七十余里,在整个寒谷国来说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县城,清风村是清平县辖下三个村子中的一个,坐落于鸡乌山脚。

    这一日村子中格外热闹,因为又到了八年一次的比武选举之时,村中凡是处在八岁的孩童,皆可以赶赴清平县参加选比,村口已经密密麻麻聚集了不少村民,微笑看着场子中央百十来个虎头虎脑的小子。

    “小兔崽子站好咯,冒冒失失的万一惹了祸,看回来后我不打死你!”一个粗旷的汉子冲着一个身着黑棉布裘袄的孩子吼道,虽然他看上去凶巴巴的,可是眉羽间分明写满了宠爱。

    另外一侧一个身穿花袄的村妇,眼含着泪水,手摸着一个看上去略显羸弱的孩子脑袋,小声的交代道:“万事都听你楼大叔的,知道了吗?”

    那孩子一双眼睛明亮,轻轻的嗯了一声,偷偷的抬眼看了娘亲身边站着的那人,此人身高足有七尺,膀大腰圆,双瞳泛着精光,一身肌肉线条分明,透过褐红色的皮肤,能够感受到里面蓬勃的力量。

    这名大汉乃是村中猎户之首名楼穹,家境殷实,在这清风村人望颇高,而楼家在清风村算是大户,而且家风严谨淳朴乃是积善之家,在这清风村百年岁月里,赈济过不少有困难的村民,而他身边这位刘嫂就是其中一户。

    在这大汗的脚边站着一个三岁大小的娃娃,生的是虎头虎脑皮肤白皙,一双眼睛滴溜溜转动,手指含在口中,嘴角往下流着晶莹的涎液,顺着他眼睛的方向看去,能够看到一个身穿青色长袄的孩子,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两个小家伙跟这旁边的大汗极为相像。

    年纪稍大一些的孩子名叫楼山,小一点的孩子名叫楼悦,他们是兄弟两人,此时哥哥手里正攥着一根烤熟的野鸡腿,吃的满嘴冒油,弟弟一脸的艳羡,吧唧着小嘴流着哈喇子,楼穹低头看了一眼楼悦,伸手摸了摸他脑袋问道:“想吃吗?”

    楼悦想也不想连忙点头道:“想、想、想!”

    嘴角的口水都随着这三个想字流得更快了些,楼穹哈哈大笑着将小家伙举起来,然后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后面,仰着头说道:“想吃就多努力,等你八岁了也跟你哥一样参加选比,这样就能吃得到了。”

    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咂巴了几下手指,看着哥哥手中的鸡腿,奶声奶气道:“好!”

    周围顿时笑声,笑声此起彼伏,似乎都被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给逗乐了,楼悦看着大家笑,也没心没肺的跟着笑了起来,声音清脆空灵颇为讨人欢喜。

    这次护送孩子们去清平县一共有十几个村民,楼穹因为常年来往于村县之间,加之他身为村中猎户之首,手上功夫了得,所以这领头人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在一番嘱托与期盼下,楼穹扛着楼悦带着众人踏上了前往清平县的路程,从村子出发到清平县要途经两座大山,山中常有猛兽出没,派人护卫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与其他几个村子一样,清风村也自幼习武,只是凡人的体魄不行,百人之中能有那么一两个脱颖而出的,就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在楼穹身后的这些人中,能有几个被选中还犹未可知,被选中的可以留在清平县,教习三年后等待修真门阀的查验,一旦被选中,那么从此仙凡有别,踏上另外一条不同的道路。

    村民心中都清楚这一点,虽然万般不舍,却期盼着自己的孩子能够被选上,从此不用再碌碌无为这一生,不用再受这俗世蝼蚁之苦,可以超脱尘嚣跃然而上九天。

    一路上倒也没遇到什么危险,有几只懒纹豹躲在树梢,看着他们经过却也不从下手,树丛间猕猴翻腾,禽鸟叽叽喳喳被撵的到处躲藏,初冬的雪洒落在林间路旁,到处白莹莹一片,楼悦小嘴呼出白色的气雾,小手兴奋的拍打着父亲的脑袋。

    楼穹笑着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问道:“悦儿冷不冷啊?”

    小家伙咯咯笑着道:“爹爹不冷,我不冷。”

    楼穹眼中满含慈爱,将目光转向身后开口道:“大伙打起精神,出了前面这座山咱们就能歇歇啦。”

    众人齐声附和,加快步伐向前行去,可是谁也没有看到,天空一朵血云一闪而过,似乎看它前进的方向,似乎目的地正是他们要去的清平县。

    修仙者首先要做的就是褪去凡胎,所以判断其与凡人第一个评断标准就是看其能够修炼到褪凡期,褪凡期分十层,前三层为下乘,中三层为中乘,上三层为上乘,而第十层是通往更高修为的分水岭,也是当前修为层中的圆满修为。

    达到褪凡期圆满的修士,就要开始筑基,而筑基期是评断你是否能够成仙的一个最低标准,如果说褪凡期是评价你与凡人的不同,那筑基期就是评断你是否有仙缘的标准,无数的修士修为定格在了筑基期,拥有修仙的资格跟能够修仙是有本质区别的,褪凡期的修士,只能汲取周围的灵气孕养己身,而达到筑基期的修士却可以使用周遭灵气为己用,施展最基础的法术,着可是一个质的飞跃。

    而那一抹血云,很明显是一种腾云驾雾的奥妙手段,这种手段也只有在修士凝结金丹之后才能够办到,而结丹期也是筑基期的下一个大境界,如果说每一百个褪凡期产生两三个筑基成功的修士,那么能够结丹的修士恐怕需要一千个筑基修士才能出现一个,且筑基失败还有两次机会,而结丹失败就意味着要从头再来,甚至有可能命丧黄泉。

    所以结丹非常危险,而为了度过这个危险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当然危险也伴随着成就,一旦结丹成功,则不必再依靠外物腾空,从此天高海阔任飞翔,不用再束手束脚,可以探索更多的灵山宝地,得到更好的修炼资源,寿元也会大幅度的增加,实在是好处多多,诱人向往。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有,只有结丹后才能够追求更高层次的修为,化丹为婴踏入元婴之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上天入地只手遮天,这种只有神仙才能体会到的好处,是每个修士的梦想,也是追求长生的第一步。

    再往上一步就是大乘期,修行到了这一步,世间大部分的事情,已经很难令他们心动,只有那些偶尔出世的绝世宝物,才值得他们出手,大乘期的修士一般都会开辟洞府,广纳四海修士,授业解惑为自己积累功德业力,功德业力冥冥之中影响着修士本身,能够白日飞升成仙,功德业力将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至于飞仙后的世界,却甚少有人知道,只听闻传言天有九重高,横跨三千大世界,而最上一层的九天之中有真正长生不死的秘密,谁能够参透就能够与天地同寿,甚至能够改变世界,颠倒阴阳轮回,重辟寰宇昆仑。

    只是这些东西距离凡人实在是太过遥远,心虽向往却也充满无奈,人的资质有限,能够鲤跃龙门就只有这一次机会,所以大家都不想错过这难得的机会,而清平县也是他们能够成为人上人的关键所在。

    一般来说腾云之术多为洁白无瑕的白色,亦或者淡淡的青蓝色,而刚才众人头顶的云朵却呈现血色,这分明是魔道之术的手法,这群凡人的命运会如何,可就不得而知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终于走出了大山,映入眼脸的是三条弯曲的道路,道路的尽头连着一条笔直的大道,大道深处浮现出一个城镇的轮廓,在云雾笼罩之下若隐若现。

    众人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楼穹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你带队,上次一别有一年多没见了吧,这次可得好好聚聚才是。”

    只见一个粗旷的汉子带着百十来个人从旁边一条道路上走出,络腮胡子上挂满了白色的雪花,大汗名叫管洪,是另外两个村子里寒雪村的猎户,与楼穹一样常来往村子与县城之间,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络了,这次看到带队的是楼穹自然有些喜出望外。

    “哈哈哈,我当是谁,这不是管大哥吗?咱哥俩真是有缘分呐,等到了清平县酒水管够,咱兄弟不醉不归!”

    “好!有楼老弟这句话,那老哥我可就不客气啦。”说着管洪同楼穹狠狠的抱在了一起,用力拍打了几下对方的后背,楼悦伴着震动前后晃动,嘴里发出清脆的笑声。

    “哎?这莫不是老弟去年曾提到的小机灵鬼吧,我记得叫楼悦是吧?”管洪嘴里说着,一把将楼悦从楼穹的脖子上抱了下来,用自己粘着雪花的胡子蹭了蹭他的小脸。

    小家伙被胡子扎的有些难受,偏又被雪花融化的雪水打湿了脸庞,加之管洪逗弄与他,顿时再次咯咯笑了起来,众人听着这纯真的笑声,看着远处的清平县,心中充满了希望,两伙人并作一伙人,说笑间踏上了前往清平县的道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