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烽烟万里 > 第299章 徐州破曹(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9章 徐州破曹(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曹操头风初愈,便又接到了车胄阵亡的消息,而如今济阴郡诸县已经尽数被韩炜攻占。

    一丝痛楚稍纵即逝,曹操皱眉隐忍,看来并没有复发。

    接着叹了一口气:“唉,韩炜果然善战!今番济阴已然失守,兵力锐减,恐不能久战。若其再强攻琅琊、东安等郡切断我军退路,后果不堪设想。”

    程昱谨慎的说道:“不若退回泰山郡,在做他图?”

    曹操一斜眼,盯着程昱:“嗯?退守泰山?”

    一向沉默寡言的陈群,此时开口:“仲德兄此举,莫不是劝主公退兵?”

    曹操听到“退兵”二字,心有所动,但却笑了笑说道:“呵呵,今取徐州近在咫尺,却要无功而返。大军消耗之巨,想必二位先生了然于胸,若此时退兵,军心必然涣散,韩炜若乘胜追击,焉能不败?”

    曹昂躬身施礼,说道:“父亲,与其退兵,倒不如将所有兵力集中于东海郡,与韩炜一决胜负!”

    曹操见儿子还真有魄力,心中很欣慰,可决战哪有这么容易?

    故而佯装愤怒,呵斥道:“哼,竖子!只懂匹夫之勇,尔焉知韩炜就期盼着与我军决战?如今东海富庶,我军粮饷充足,可那韩炜却不然!并州征刘备、豫州抗袁术、宛城御刘表,今又新降五万屯田兵,想必粮草已然消耗殆尽,恐怕他迟早要放弃徐州。”

    曹昂恍然大悟,说道:“如今便使一个‘拖’字决,徐州可定!”

    曹操这才笑道:“正是,孺子可教也!仲德,郯县粮草用度如何?”

    程昱听闻,额头上汗就下来了,吞吞吐吐,支支吾吾。

    曹操凝视程昱少时,即刻问陈群:“长文,你素来直人快语,如实讲来!”

    程昱、陈群相视之后,二人双双下跪,不敢言语。

    曹操拍案而起,质问道:“到底如何了?”

    程昱这才哭丧着脸说道:“昨日曹仁将军催促,前日里夏侯惇将军亦是如此。今晨已将最后一批军粮送至两位将军处,而郯县粮草只够大军维持五日用度。”

    “什么?!因何至此啊?”曹操一头雾水,惊愕问道。

    陈群补充道:“以朐县为首,各县从主公攻下郯县起,便不再纳粮,别说缴纳,就是高价征收也购买不得。因主公头风发作,不曾报之,恐主公有恙……故而……”

    曹操脑袋“嗡……”的一下子,直觉头大如斗,按耐住怒火隐忍不发,咬牙问道:“内中详情可曾调查清楚?”

    程昱回禀说道:“校事府派人已然查清,是那朐县糜氏所为。其故意哄抬粮价。不光如此,但凡是大量购粮一律拒之不售。”

    曹操自然有所耳闻,接着问道:“什么?糜氏?可是号称:‘徐州巨贾’的糜家?”

    程昱频频点头,接着说道:“正是,这朐县糜氏在徐州手眼通天,几乎掌控整个徐州的财源命门。更甚者,糜家常年救济百姓,邀买人心,百姓们也是有口皆碑,赞誉有加。就那陶谦老儿对糜氏兄弟都颇为忌惮,礼让三分。”

    曹操怒骂道:“陶谦老儿也忒无能了,酒囊饭袋!连一个商贾之家都无法掌控,白白在徐州混迹这许多年!命曹纯带虎豹骑前去,给我荡平朐县。”

    程昱急忙劝阻:“主公,若攻朐县恐怕万难。那朐县城内糜氏族兵足有万众,若曹纯将军贸然入城,恐怕有去无回。还是等曹洪将军归来,再作打算。”

    “唉!也只好如此了。”曹操大袖一甩,无奈叹息。

    朐县,糜氏府邸。

    糜家二家主糜芳披盔戴甲,拿着军报匆匆来见兄长糜竺。

    “大哥,武成公已然攻下济阴,我等是否要动手,强攻郯县,手刃曹贼?”

    糜竺接过军报,细细观之,抚须言道:“看来陈元龙所言非虚,这徐州确实要易主了。哼哼,我说他信中话里话外都在褒韩贬曹,恐怕这厮已经投靠了韩孟炎。”

    糜芳听后,显得有些急躁:“大哥,战机稍纵即逝,此番若一举破曹,正是在武成公面前立功的好时机,只要倚靠了武成公,我糜家依旧在徐州可以覆手**!若让武成公打到郯县,咱们便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了。”

    糜竺毕竟是智谋之士,他岂能不知兄弟糜芳所言?遂言道:“曹操非等闲之辈,我等不可贸然动兵,若败,那便是灭顶之灾。且再看看吧!”

    “可……”糜芳直接被打断。

    “子方(糜芳表字)不必再言,愚兄自有打算。徐州的商路?还是太小了!你说曹操若被凉公所退,那徐州牧该当何人居之?”糜竺问道。

    糜芳很自然答到:“自然是陶恭祖那老儿咯!”

    糜竺摇了摇头,不以为然,说道:“唉,贤弟所说的是现在。若凉公兵驻徐州,那这州牧之位可轮不到陶谦老儿。”

    糜芳接着说道:“那定然会是武成公心腹。”

    糜竺接着摇头:“不然,凉公一贯任用各州本土之人,所谓:徐州事,徐人治。你说,陈元龙有无可能?”

    糜芳愕然道:“哎呀,陈登这小子如此早的依附,原来早就筹谋周全了。”

    糜竺叹了一口气,对这个弟弟有些失望,谁让他的理想是做一名大将军呢?可糜竺清楚,就糜芳那点手段,是无法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将的。

    他又说道:“子方,你要多读些书才好呀!这陈元龙有机会接掌徐州,那愚兄我有何不可呢?论名望,那广陵陈氏确实压我等一筹。但若说民心,却不及我等万一呀!”

    糜芳看着糜竺的野心颇大,不敢恭维,遂言道:“兄长,说句不中听的话。我糜家世代从商,这出身恐怕是……不妥吧!”

    糜竺自信一笑,说道:“凉公超凡脱俗,岂会在意此等小节?子方不见郭奉孝等寒门子弟,不都独受凉公之器重?”

    听闻此言,糜芳看了看自己的盔甲兵刃,仿佛重拾了信心。感觉自己身手不凡,用兵如神,定能受韩炜青睐。

    糜竺又补充道:“当然,这都不够,若能与凉公攀上亲戚,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糜芳一下子明白了,他们弟兄还有个妹子呢!若能嫁于韩炜为妾,那就真的可以成为凉武成公的亲戚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