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万界大盗系统 > 第五百零八章 往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八章 往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五百零八章往事

    一连几日,张小凡闲暇时便去看看《天书》,而碧瑶却是常对着石壁上的她称为《痴情咒》的文字怔怔出神。

    《天书》第一卷之中,其实并无什么实际修炼法门,通篇艰深文字,可算是总纲,但张小凡习得佛、道两家真法,对这段文字还能看懂,不过也只是看懂而已。

    对《天书》中所说的佛、道合为一体的境界,却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心中却是忍不住想到,难道是说要他把“太极玄清道”与“大梵般若”,这两大真法同时融会施展么?

    不过,二人终于想起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们所带的干粮,吃完了……

    修真炼道之人,虽可上天入海,但终究也是**凡胎,传说中道行高深的前辈行辟谷之术,不饮不食,却是无人见过。

    而从进入这山洞之后,张小凡的干粮便已丢失,虽然万幸这洞中还有清水可饮,但干粮却只有碧瑶一人带得,又哪里够吃?

    纵然二人一再节省,也是很快吃完了。

    “苏大哥,你身上还带着多余的干粮么?”

    无奈之下,张小凡只能硬着头皮,找到了正在石室内打坐的苏子墨,带着几分赧然,道。

    “张小兄弟,这你倒是为难我了。”

    望着张小凡那不解的眼神,苏子墨却是摇头道:“实不相瞒,其实我早已到了餐风饮露的境界,自然不需要干粮这等东西,实在抱歉……”

    “这……”

    听到这话,张小凡第一个念头便是怀疑,但转念一想,三人在这石洞内相处了数日,似乎的确真的没有见到苏子墨吃过任何东西,更是滴水不沾……

    但望着眼前之人,却是觉得对方似乎比青云门那些首座,更为深不可测。

    “原来如此……”

    “怎么,莫非张小兄弟有什么难处?”

    看着张小凡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眼中更是带着几分焦虑之色,苏子墨心中已然猜到了对方此刻的处境,不由暗暗发笑。

    他知道,滴血洞之行,乃是张小凡和碧瑶二人互生情愫的开端。

    也正是因为二人身处在绝境之中,将彼此当成了依靠,才会互诉衷肠。

    “苏大哥,我和碧瑶……小姐,之前被黑水玄蛇追赶,误入山洞之中,之后更是不小心来到了这滴血洞,但那处山洞已经被黑水玄蛇所毁,若是没有食物的话,又没法离开此处的话,恐怕我们活不过几日……”张小凡道。

    “如此,倒也真是个难题。”

    强忍着笑意,苏子墨点头道:“不过若说是食物的话,在下倒是有半分解决。”

    “可是,苏大哥你刚才不是说……你身上并没有多余的干粮么?”张小凡愕然道:“若这样的话,又如何能够找到食物,难道这些东西还能凭空变……”

    还未等他说完,却见苏子墨挥了挥手。

    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室内,出现了一堆食物和清水。

    “这些……够了吗?”

    看着张小凡惊愕的样子,苏子墨淡笑道。

    而此时,张小凡却是忍不住心道,莫非自己面前的这位苏大哥,真的是神仙不成?

    若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解释这些凭空出现的食物呢?

    要知道,诛仙世界之中,虽说有着各种各样的神兵利刃,还有黑水玄蛇这样的上古异种,但却是没有空间类的法宝,更没有墟鼎这种法诀。

    是以,张小凡才会是这样一副神色。

    …………

    如此又不知在洞中呆了多久,张小凡与碧瑶二人便是忍不住有些发愁。

    虽说解决了食物的问题,但如今三人在这滴血洞之中无法离开,除了苏子墨每日依旧是在石室之中,纹丝不动的闭目打坐。

    无论是张小凡,还是碧瑶,都在寻找离开的办法。

    然而……却是徒劳无功。

    “唉!”

    碧瑶坐在那平台之上,旁边就是那堆枯骨,却丝毫没有不适感觉,看来魔教女子,果然还是和平常人不大一样的。

    不过现如今,她却是一副愁容。

    而张小凡的病情好得很快,除了身子还有些无力外,其他的也没什么大碍了。此时他听到碧瑶叹气,转过头向那魔教女子看去。

    映入他眼里的,是那一身水绿衣裳的女子正坐在平台边上,一双脚搭在半空,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连带着她腰间的那只合欢铃“叮叮当当”地响着,若不是在这种环境下并且知道她的身份,张小凡几乎要以为这还是个天真无暇的少女了。

    “我们困在这个山洞之中,恐怕是再也出不去了。”

    仿佛是在这生死关头,碧瑶的心情有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只见她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脸上浮现出一种张小凡从来不曾在她身上看到过的畏惧。

    然后,她重重地甩头,似是要甩开什么念头。

    “你知不知道,一个人等死的滋味,是怎么样的吗?”碧瑶低声道。

    张小凡怔了一下,隐隐发觉,她似乎另有隐情,好奇心起,道:“什么?”

    碧瑶眼角的肌肉仿佛抽搐了一下,竟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怀,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丝朦胧与空洞:“我六岁时候,娘亲带着我回‘狐歧山六狐洞’看我姥姥,不料那时你们正道来袭,其中‘天音寺’的普方恶僧,用法宝‘浮屠金钵’将整座六狐洞震塌,生生把我和娘亲还有姥姥三人活埋在地底。”

    张小凡身子忽然抖了一下,一丝不好的预感,甚至是一种恶寒,从他心头泛起,从头顶凉到了脚底。

    碧瑶此刻仿佛已完全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语气平淡而空洞,带着最深的痛楚:“那时,我吓得嚎啕大哭,害怕极了。那里是一个小小的山洞,因为有几块大石撑着,我们才能苟活下来,但姥姥伤势过重,不久就去世了。娘亲带着我在那一片漆黑中痛哭一场,就把姥姥埋了。”

    “我们被埋在地底深处,除了岩石间有滴几滴水来,周围便是一片坚硬冰凉的岩石。我很害怕,但娘亲一直告诉我说:小瑶不怕,爹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张小凡此刻屏息凝神,仔细地听着,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怪异与隐隐的畏惧,仿佛感觉到什么事,就要发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